上市公司股权“白菜价” 质押率低至2折

彭友2012-01-07 09:36

经济观察报 记者 彭友 岁末年初,流动性吃紧令不少手持上市公司股权的企业寄望股权质押以解决资金困局。然而,他们失望地发现,由于股市持续低迷,这些股权的质押率深受挤压,个别甚至低至2折。

质押率走低

近日,记者获得一份在小范围流传的《财富精品【40】号安妮股份股票收益权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发行规模为7000万至10000万元,预期年收益率为8%-8.6%。

上海某信托公司一位人士告诉本报,该计划所募全部资金将贷款给安妮股份第一大股东林旭曦,“具体用途我们也不是确切清楚,但包括用于设立雪佛兰4S店及流动资金等方面的内容。对于投资者而言,最重要的是收益率和风险控制。”

据了解,林旭曦本次质押的安妮股份达1800万股。该信托计划给出的估值时间是2011年11月16日,股票市值约为2.48亿元(按20日均价13.83元/股)。同时,还设定了警戒线为9.35元/股,平仓线为8.25元/股。

若按市值2.48亿元、募资7000万元粗略计算,此次股权质押融资的质押率仅有28%,即不到3折。

而在以往的信托产品中,限售股一般是3折以上,高的可以达到5折,可以随时变现的非限售股更是普遍在6折以上。

“我们对于这个信托计划不是特别看好,因为年化收益率只有8%,而其他不少产品的都在10%左右。”前述信托公司人士说,另一方面,则是13.83元/股的估值,该股近期股价剧烈下跌,最低至10.01元,距离警戒线已不遥远。虽然可以要求质押人补仓,但“未发先破”会让很多潜在投资人心存顾虑。

翻阅安妮股份公告可见,2011年11月28日、29日,林旭曦通过大宗交易分别减持425万股和475万股该股。此外,截至12月8日,林旭曦持有的公司股份中用于质押的股份数为2039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0.46%。

友衡咨询研究员胡晶透露,目前机构并不大热衷于为个人发行信托产品,一方面是个人可能拿不出足够的股权或现金进行补仓,另一方面投资决策、用途不像企业那样严谨,风险相对较大。

2011年12月7日,洋河集团将所持不超过508.27万股洋河股份质押发行信托计划。以洋河股份12月7日前20个交易日均价计算,该股均价为144.08元。以信托计划最低募资额1.5亿元计算,对该股的最低估值仅29.51元,为交易均价的20.48%。

上海一家信托公司机构部负责人告诉本报,此前,好几家券商为洋河集团股权质押融资的事找到他们,可见其融资需求迫切,“因为这个产品的成本比较高,加上我们侧面获知资金可能用于房地产项目,风险不大好评估,所以就没有做。”

谨慎估值

据悉,目前热衷于股权信托融资的企业主要是房企、PE及上市公司大股东。一项统计显示,2011年累计发行的信托产品可能超过10000个,这一数据在2010年是8090个。

运作一家上市公司,最大的好处是可以在股价高企时融资。然而,当股价低迷,却又资金紧张时,质押融资成为最可行的选择。根据同花顺数据,去年12月份共有246宗股权质押,涉及市值超过640亿元。其中,新湖集团持有的新湖中宝股份中用于质押的股份数为33.89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54.57%。

由于现在股市低迷且未来走势不明,“质押率普遍在3折以下,最低甚至只有2折,非限售股的质押率也不会超过4折。”招商证券销售部门一位人士透露。

上海钜浩资本研究总监鲁杰分析认为,信托产品的质押率不仅与市况有关,还与个股估值息息相关,“现在大盘持续弱势,个股高估值,又没有过硬的基本面支撑,很容易遭遇‘黑天鹅’,比如像最近的重庆啤酒一样,暴跌下来市值将急剧缩水,所以必须以低质押率来设置安全边际。”

据用益信托工作室不完全统计,12月12日-18日一周时间内,共成立46款信托产品,较上周减少13款,环比下降22.03%;成立规模约为48.56亿元,较上周减少13.06%。

此外,“若股价持续下跌,质押人又无力补仓,投资人的收益将大幅缩水,这对于追求稳健收益的投资人是难以接受的。”鲁杰对记者称。

2011年7月,丰恒胜达将所持华锐风电股权质押给新时代信托,预警线为22元/股,平仓线为19 元/股。而截至今年1月5日,该股已创下15.25元的低价,较仓线下跌了19.74%。

与之相反的是,去年最后一周发行的产品数据中显示,国投信托推出的“山西泰莱能源信托贷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华宸信托的“天雅1号·艺术品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一期)”和中诚信托的“2011年中诚信托红木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分别投资于能源、艺术品和另类市场。当投资人看不到股市的底部之时,他们正在涌入其他更为稳健的领域。

前述信托公司机构部负责人直言不讳地指出,当地产业火爆之时,土地质押融资是资金哄抢的目标,随着房地产风光不再,股权质押开始取而代之。在目前的市况下,虽然已经跌了很多,但腰斩之后再腰斩的历史依然可能重演,质押的大宗股权要变现,这种极低的流动性同样是巨大障碍。如此一来,作为中间人的信托公司,给出低质押率也就在情理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