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实德的隐秘海外战线

贾华杰2012-04-07 00:01

经济观察报 记者 贾华杰 多方消息证实,3月末,实德集团总裁陈春国被调查。此前的3月12日,陈春国还出现在实德集团北京办公室。

工商资料显示,陈春国持有实德集团11.5%的股份。实德集团在2011中国民营企业500强中列第66位,年营业额为121亿元。

消息的扩散源头来自于3月20日下午的一则传言,据称银监会发出紧急通知,要求报送信托交易对手是大连或集团公司是大连的企业所有业务清单。

随后消息迅速传开,而越来越多的信息表明,庞大的多产业民营企业集团实德集团,2009年正式进入房地产开发行业之后,似乎正在面临着资金面上的巨大危机。本报记者经过十几天的调查发现,实德集团去年以来多方努力融资并未取得很好的效果,而实德集团的海外投融资平台高登国际(香港)投资有限公司(下称:香港高登)在调查过程中逐步浮出水面。高登公司在实德集团庞大的资本运作图谱中起到极其关键的作用。

3月30日上午,在实德集团党委书记杨宝善办公桌上摆着一份实德集团的现金流量表。但杨拒绝了记者采访,仅表示“公司目前运作正常”。此后,实德公司除非持有门禁卡,其他人一律不准进入。

谁的高登

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公司注册处网站上查询的信息显示,香港高登成立于2000年3月22日,总部位于香港湾仔骆克道160号越秀大厦802室。主要从事直接投、融资和业务咨询的跨国投资公司。

香港高登公司总裁黎明伟,董事和股东包括陈春国、徐明、徐斌和隋信敏,董事长为陈春国,财务总监为现任大连实德集团公司副总裁的姜岩。据了解,黎明伟为香港籍人士,曾在美洲银行供过职。

事实上,香港高登公司2000年成立之初公司名称为实德国际投资(香港)有限公司。2001年11月30日更名为现名。

可以佐证的是,凌云股份(600480SH)2005年年报披露的董事资料中,实德总裁陈春国为香港高登董事长,姜岩为高等公司财务总监。

据本报了解,香港高登管理着“实德系”约19家壳公司,此外负责为12家公司做全套会计账,处理16家公司的年报,为36家公司做年度预算。

香港高登不仅是实德集团的一家海外投融资公司,也是实德集团与国外公司进行投资合作的重要平台,据悉,实德的绝大部分与国外公司的合作项目都由黎明伟及其负责的香港高登出面商谈。

本报独家了解到,整个实德境外的架构已经整合成两大主要的投资主体:盛和地产集团和天实安德集团。但这两大投资主体的管理归口于香港高登。具体的方式是,香港高登以收费方式提供服务给它们,但据了解收取的只是象征性的费用。

盛和集团控股有限公司成立于2009年10月,是在开曼群岛注册的一家大型房地产集团公司。董事为陈春国、郝怀灏、贾月湘。公开资料显示,盛和总部设在北京,在北京、哈尔滨、大连、沈阳、重庆分别设有下属投资公司,进行住宅地产、商业地产、旅游度假地产的开发与运作,已有土地储备近600万平米,目前在建项目323万平米,项目总投资近100亿元。

本报了解到,目前盛和正在进行架构整合,除实德系公司外的股东已退出盛和,盛和亦更名为盛和集团控股有限公司。整个2011年,高登公司忙于为实德搭建这个名为“盛和集团控股有限公司”的海外架构,其目的是为了将数个国内地产项目注入该公司,以便在资本市场融资。这项工作去年一季度启动,但因实德缺乏资金不得不暂停。至第四季度,实德重新重组房地产公司架构,但进展不大。

而天实安德集团也是一家地产公司,据了解,2011年初,该公司启动了长兴岛、金石滩、普湾和北京等地的项目开发建设,但是中央出台的房地产调控政策,导致大兴土木的天实安德形势急转直下。有消息称,除长兴岛朗庭山项目之外,其他项目均处于停滞或放缓阶段。实际上,天实安德一直在试图通过融资方式继续推进普湾和金石滩的项目,甚至考虑与其他地产公司合作,但据悉并未成行。

实质上,香港高登是大连实德集团设置的海外公司管理架构公司。香港高登的体系主要包括房地产板块天实安德(中国)有限公司,以及工业板块的23家公司。

管理这么庞大的海外公司群,这项工作并不轻松,有高登员工曾抱怨,在内地经营的公司提供了与事实出入很大的报表,他们担心香港审计师追溯原始数据。另外,近期频繁的旗下公司架构调整也增加了工作量。

实德的海外平台

这是实德海外融资活动的一个插曲。

今年初,香港高登公司财务主管侯锦玲向蔡建初请求协助,并询问为何给 Amicable Bong Management Ltd汇去的17.7万美元未收到任何相关收据。蔡的公开身份是天实安德旗下天实和华公司的总裁。

杳无音信的17.7万美元,是在一年前汇出的。2011年3月高登国际旗下的天实安德集团,经过数番洽商后,与美国融资公司Amerex Invest-nent Corp达成融资协议,该公司承诺提供8.5亿美元融资。

香港高登向Amerex Investnent Corp支付了17.7万美元该融资的前期费用后,却一直没有下文。据了解,香港高登之后屡次与对方及中间人沟通,在这个过程中香港高登屡次被对方“忽悠”,直至今年2月份,这笔款项也没到天实安德的账上。希望越来越渺茫,17.7万美元的损失对天实安德并不算什么,但是8亿美元的融资却渐成泡影。

这笔巧遇“皮包”公司的融资只是香港高登积极运作海外融资中的一桩事情。事实上,香港高登一直在尝试接触各类能为实德集团国内房地产项目提供融资、投资的基金或者投行、银行,试图挽救自己在国内极度吃紧的地产项目。

据本报独家获悉,实德集团利用其海外融资平台,接触了数家机构。汇丰银行就是其中之一,据称汇丰的投行业务部门有意想把实德集团下的地产项目打包做辅导上市,另帮助其引进上市前的战略或者财务投资者。在解决实德集团地产项目燃眉之急的同时,也能在上市后大赚一笔。但是,有业内人士指出,实德集团内部地产项目整合需要一段时间,这个方案成行的难度不小。

另有消息透露,加拿大皇家银行和一家“四大”的会计师事务所,也一直在与实德方面接触,有意帮助实德从海外引进房地产投资基金。但是他们的要价奇高,据悉资金成本都在20%以上,明显有趁火打劫之嫌。

实德集团也在考虑以股权及项目质押的方式融资,改变目前的资金困境,目前天实安德公司旗下的大连普湾新区、金石滩以及东港项目都在考虑之列。另外实德可能也正在考虑用手中其他的股权进行抵押融资。但据本报得到的消息显示,目前均未有能解决实德地产资金困境的巨额融资谈拢。

为了节省现金流,实德集团的部分地产项目在对外求售。天实安德在北京亦庄综合体项目正在择机变现。该项目规划总面积在23万平方米左右。本报了解到,北京嘉捷集团已有意全部收购该项目,首轮报价4.8亿元。

实德集团2009年开始大举进入房地产业,到2010年实德已经在全国十几个城市铺投房地产项目。实德集团在扩张房地产的时候,尤其是在东北地区,往往以工业投资为先导,向当地政府拿到众多优质低价土地。实力强大的实德集团本来有机会成为地产行业的一匹黑马,但是中央严厉的地产调控政策出台后,实德集团的地产盛宴成为空想。2009年,在地产行业成本最高的时候进入的,但随后迎来了地产业的萧条,资金难以回笼,大量在建项目亟需输血,整个资金链条紧张起来,地产成为实德危机的罪魁祸首。

1.5亿那笔贷款

在向地产扩张的同时,实德集团又目标瞄准入股金融企业。早在2010年,大连实德旗下新蓝置业有限公司和北京富德投资有限公司就入股铁岭商业银行,取得27.1%的股份。

2011年6月,完成对铁岭市商业银行增资,是实德历史性的首次控股地方性商业银行。这也在陈春国2011年的内部工作报告中得到证实。在此之前,实德只是大连银行的股东之一。

2011年11月28日,大连实德给铁岭商业银行发函,要求铁岭商行为沈阳煤业集团提供1.5亿贷款。本报从实德内部了解到,贷款的申请人沈阳煤业提供的申请资料中尚缺少大量贷款要件:1.董事会决议;2.董事成员身份证明;3.贷款卡密码及企业信用报告;4.董事签字样本;5.资信等级证书。

但这笔贷款最终在实德的坚持下得以贷出。但是令人不解的是,铁岭商行副行长孙玉升却对本报表示,铁岭商行与大连实德集团并无任何关系。并且他强调,铁岭商行所有贷款都遵守严格的审批程序。

此外,去年下半年沈煤集团得到辽宁省国资委准许投资保险业。随后沈煤集团和实德关联公司发起设立的华汇人寿拿到了保监会准许开业批文。而此前,实德关联公司单独上报的华汇人寿的审批文件曾被保监会退回。2011年12月27日,华汇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正式开业,这是实德集团首次控股寿险公司。

不确定的未来

但是时至今日,据本报了解,实德还正在计划把旗下北京富德、大连三德、大连瑞德、大连万朋所持华汇人寿股权质押给相关机构。

另外,在医疗产业方面,实德正打算把手里的资源卖出。据悉,实德正在与华润集团探讨出售深圳龙珠医院,目前,双方已经完成了数轮协商。

从实德集团内部传出的信息称,陈春国在年终总结时,直言实德集团的投资体系针对集团属下资产采取变现、合作、投资等措施,来盘活资产、加强流动性。

自2004年,大连实德董事长徐明将行政总裁角色交给陈春国之后,开始保持低调。知情人士称,徐明将主要精力放在了投资领域。大连实德的投资生意,已经形成一个横跨化建、房地产、保险人寿、商业银行、医疗体系等诸多产业的多元谱系。

事实上,在实德集团庞大的产业结构中,投资巨大的化建产业是其核心产业,但目前整体盈利能力不容乐观。随着2003年原材料的大幅涨价,实德的化建产业利润率越来越低。

在这些背景下,融资都成为实德最重要的工作。由于国内都对地产项目贷款的严格控制,实德只能把融资的主要努力转向海外。据悉今年以来,香港高登公司在黎明伟的带领下多方接触地产投资基金,以期尽快融来资金。另外有消息称,实德也在积极寻找香港资本市场上的上市壳公司,希望用这种手段实现融资突破。

而陈春国在年底报告时也提出要增设三个投资公司,扩大人员队伍,以满足实德集团的投融资需求。但是这些事情目前进展情况都还不得而知。

本报从大连致公党委员会办公室得知,经过相关程序之后徐明已不再担任大连市致公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而本报向大连市公安局求证实德事件时,警方表示这件事情大连市公安局一直没有参与。但无论如何,随着实德高管被调查,整个实德集团的资金困境逐渐暴露出来,实德的未来充满变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