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本流出的秘密:半数并非外逃

欧阳晓红2012-09-15 10:15

经济观察报 记者 欧阳晓红 杨思柳 此前似乎很多迹象都在表明,资金流正在大幅从中国向海外流走。身边移民海外的人增多让感受更加明显,而国家外汇管理局公布的外汇收支平衡数据中,资本和金融项目逆差似乎也在佐证这一点。

但事实上,“逃离”中国的资金远远小于市场想象的状况。这个秘密在外管局9月13日发布的第二季度国际收支平衡表中“透露”了出来。

从其他投资项上来看,今年上半年依然呈现较大净流出。2012 年上半年,其他投资项下净流出 979亿美元,这比2011年同期净流入798亿美元有很大的增加。但是,二季度国际收支平衡表有一个数据显示,其他投资项下的货币和存款净流出639亿美元。

其他投资项是指,直接投资与证券投资之外,一国与其他国家之间的资金和资产往来,包括贸易信贷、贷款、存款。“秘密就在这里。”对外经贸大学兼职教授赵庆明说,“境内银行多出来的外汇存款要用出去,主要是存放境外同业和向境外放贷。”因此,这639亿美元并非真正的资金外逃。要知道这占据了今年二季度其它投资项目下资产净流出额1214亿美元的一半以上。

而央行数据昭示,8月份的外汇存贷形态已悄然生变——外汇存款增速相对放缓,外汇贷款提速,一改之前“资产外币化,负债本币化”的趋势。

“秘密”

事实上,上半年国际收支报告中表明,证券投资资金的流入在快速增长。今年上半年,证券投资项下净流入 204 亿美元,同比增长1.4倍。但证券类投资的特征是稳定性不强,即“来得快去得快”。

另外,二季度收支平衡显示,在资本和金融项目下的其他投资中,贸易信贷为-336亿美元,这是二季度资产净流出额1214亿美元的四分之一。

赵庆明说,这不难理解,稳出口,想让老外买东西,有时候还要向其提供信贷支持。也不乏境内银行将外汇存放于境外同业。此外是贷款项-251亿美元。事实上,这缘于自2012年以来,银行外汇存款的增长迅速——央行数据显示,上半年累计增加 1301亿美元,同比多增 994 亿美元。“人民币升值预期改变,外币资产、贸易信贷、存贷款等三重因素构成流出的主因。”赵庆明解释说,银行有大量外汇存款,但境内又缺乏合适的外汇投资渠道,因此,即便利差很小,也不得不存放境外同业。于是,在国际收支平衡表上的639亿美元体现为流出。但这并非真正的资金出逃。

这也是不久前中行、农行、工行下调外汇存款利率的原因之一。中行行长李礼辉在中报发布会上说,今年上半年中行净息差减少的重要因素是国际市场发生变化,大量避险资金进入银行体系,中行的外汇资金增加较多,而把有的资金放在中央银行,回报较低,由此也拉低中行的利差水平。为此,调整了外币存款的定价政策。

宏源证券固定收益首席分析师范为用“残差法”测算一季度流出1500亿。他说,根据货币区总财富理论、购买力平价、汇兑心理学、汇率目标区理论,均表明人民币已经不再被低估。资产配置的大背景从过去的“人民币被低估”转换为“人民币至少已处于均衡汇率”。

“处于均衡状态的人民币未来作为风险货币将出现在全球市场。”范为说。

此外,外管局报告分析,人民币升值预期减弱后,企业调整财务运作是主因,单纯积累外汇资产、看空人民币的现象不明显。

数据显示,2012 年上半年我国资本和金融项目顺差 149亿美元,其中第二季度为逆差412 亿美元。外管局认为,这主要是受国内外因素的共同影响,但不等于外资大规模集中撤离。理论上,经常项目顺差大于外汇储备增加额,意味着我国境内机构和个人资本呈现净输出(即国际收支平衡表中资本项目逆差)、对外净资产增多。

尤其是 “2012年4月份进一步扩大人民币汇率浮动区间,大幅减少央行外汇干预以后,更加强化了这种经常项目顺差、资本项目逆差的国际收支自主平衡格局。”报告称。

不过,央行最新数据显示,8月外币存款仅增加26亿美元,但贷款新增117亿美元,货币形态似乎发生逆转,一改自去年底至今年7月份的“资产外币化,负债本币化”态势。“这有外币存贷形式再次转向的迹象。”赵庆明说。

流动性拐点

微观方面,与日俱增的移民潮却又在昭示资金在流出。一位身价10亿元左右的民营企业家许少华欲分散配置其资产,准备移民澳洲。他打算在一年之内通过合法的方式转移5个亿出境。而所谓合法方式包括投资澳洲的矿业,届时定能获得外管局的购汇额度。因为支持企业“走出去”是国家战略。

其实,许少华的哥哥已先行一步,其在数年前投资澳洲,依靠其自身能力与实力成为当地颇具声望的商界精英,并拥有一定的社会地位。像许氏兄弟这样的移民故事每天都在发生。

就此,鹏海辰移民留学咨询公司总经理说,这是潮流,也是趋势。资金和生活资源、教育资源都在一个更宽广的范围内重新配置和流通。

但愈演愈烈的移民潮背后可能是中国流动性拐点已至的现实。报告表明,2012年第二季度,我国经常项目顺差537亿美元;资本和金融项目逆差412亿美元等,其中,直接投资净流入411亿美元,证券投资净流入111亿美元,其他投资净流出944亿美元。国际储备资产减少118亿美元(不含汇率、价格等非交易价值变动影响),其中,外汇储备资产减少112亿美元。

国际收支保持“双顺差”。2012 年上半年,经常项目顺差 772 亿美元,同比下降 12%;资本和金融项目顺差 149 亿美元,下降 92%。

尽管,国际收支依然是“双顺差”,但这却是自2006年来的7年里,这一顺差首次缩减为三位数,以往均是四位数。经常项目占GDP之比例也创出7年来的最低——2.1%。

事实上,一向受国际资本追捧的中国市场,包括人民币近来都有点受到“冷遇”。但就趋于改善的国际收支状况而言,这些未必是件坏事。

外管局认为,人民币汇率目前趋向合理均衡水平。在央行大幅减少外汇干预后,市场供求决定汇率、汇率调节市场供求的自主机制更加稳固。上半年,境内外远期市场人民币对美元汇率时升时贬、有强有弱,报告显示,当前人民币汇率处于市场认可的合理水平,不存在大规模看空人民币。

此外,外管局认为,我国资本流入具有较强的稳定性。报告称,外国直接投资是“金砖国家”最主要的资本流入渠道,我国尤为明显。在流量方面,2005-2011年,外国直接投资累计净流入1.15万亿美元,占同期我国资本净流入的120%,超过印度、俄罗斯、巴西流入总和;外国证券投资累计净流入1696亿美元,仅占我国同期资本净流入的18%,印度、巴西分别为31%、47%。在存量方面,2011年末外国直接投资占我国全部对外负债的61%,明显高于印度、俄罗斯、巴西(分别为32%、41%、44%),而证券投资的比重仅为8%,远低于上述三国(分别为24%、21%、44%)。“跨境资金流入以稳定性高的外国直接投资为主,意味着即使外部环境恶化,对风险最敏感、波动性大的证券投资撤离我国的影响也低于其他新兴市场。”外管局方面表示。

不过,对此不能过于乐观。数据显示,上半年证券类投资增长加快,同比增1.4 倍。似乎暗示流入中国的资金中,不稳定“分子”的比重正在增加。但这也可能与外管局稳步推进资本项目开放有关。

清华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金融系副教授何平认为,证券投资是短期投资行为,流动性较高,而直接投资是长期性投资,包括贸易信贷、货币、存款等也都是短期的,相信很多人是预期人民币贬值,通过贷款的形式和手段,在中短期卖空人民币。

“我们可能需要担忧的是——如果直接投资中出现了长期性的流出。”何平说。

 

经济观察报编委、首席记者兼金融市场部主任 长期关注宏观经济、金融货币市场、保险资管、财富管理等领域。十多年财经媒体从业经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