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贷“疯狂”

朱熹妍2013-01-12 08:20

经济观察报 记者 朱熹妍 去年实现业务50%以上增长的金融机构,除了信托就是小贷。

中国小额信贷机构联席会会长刘克崮预计,截至去年12月底,中国小贷行业机构数量已超过6000家,全行业贷款余额则超逾6000亿元,同比增长52%,高出同期人民币贷款增速37个百分点。

野蛮生长的小贷业务日渐引起监管层的注意。日前,有媒体称,央行在召开的年度工作会议上对上述小贷创新可能存在的潜在风险做出了警示,认为一些省份先后突破经营范围、融资比例等规定存在潜在风险。

6000亿向上的瓶颈

瓦德,南非华裔,2008年归国发展后一直在北京从事金融事务。2010年初他认为一个机会到来,便从原来的公司辞职。三个月后,他与朋友合开的小额贷款公司在北京开张,做纯信用贷款,针对的大多是金融行业、跨国企业的员工,营销主要是靠圈内传播。

“中国公司里的白领,信用卡的额度非常小,很难满足需求。但是除了银行,很难找到机构借钱给你。”瓦德说,“如果一切顺利,一个小时内就可以把20万的贷款发给你。”

像这样小范围经营的小额贷款公司近年来还有很多,创业者也是形形色色。

陈骏伟就是其中一员。他是佛山市南海友诚小额贷款有限公司董事长,他的公司一直以小额分散为主营业务,面向当地的三农,工商企业还有微型企业的群体,推广无抵押、无担保、纯信用的个人担保产品。成立以来,该公司累计发放的贷款15个亿,总共发放有6600多名。

在这股掘金潮中,小贷公司的数量和业务在蒸蒸日上。

中国小额信贷机构联席会近日发布的《2012中国小额信贷机构竞争力报告》显示,截至去年11月底,全国小贷公司数量增至5948家,贷款余额5637亿元人民币;去年前11个月,全国小贷公司新增贷款1721亿元,新增利润365亿元。

不过,这些小贷公司都面临着相同的发展瓶颈。

“问题很多,首先就是不公平。”陈骏伟认为,与其他金融机构相比,不平衡的监管、税收、融资、征信政策,制约了小贷公司的创新与发展,甚至安全。他希望有统一的监管并获得金融机构的合法地位。“我们从6个人发展到160多个人,整个人力资源成本是很大的,却只能按照一般的工商企业做一个登记纳税,正常经营里面不良贷款的核销渠道也是不畅通的。”陈骏伟说。

按照现行规定,小贷公司的主要资金来源为股东缴纳的资本金、捐赠资金,以及不超过两个银行业金融机构的融入资金,且从银行业金融机构获得融入资金的余额不超过资本净额的50%。

融资渠道单一、杠杆效率低下,让小贷公司资金成本高居不下。就连广州市万穗小贷公司董事长张化桥在一次行业会议上表示,“年化利率24%,并不是心狠手辣,而是降低利率会导致净资产回报率的降低。得不到公共资源的支持,也是小贷公司的一大烦恼。一位重庆小贷公司的负责人,每天早上起来第一件事就是给几个大额的借款人打一圈电话,确认其是否还在当地。“信用评级时,征信系统不好用、银行、工商部门也不让核查公司资产。”

小贷公司这种高风险快速发展引起了立法人员的关注。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吴晓灵一直呼吁,监管当局应正视小贷机构在金融业的地位,“在小贷公司和小额信贷的发展过程中,最主要的就是小额信贷组织的合法身份问题和为它们开辟资金来源的问题。这两个问题是近几年以来制约小贷公司发展的一个最重要因素。”

有望接入征信系统

小贷野蛮生长的态势开始引起监管部门的关注。目前各地创新的小贷融资方式包括:增加小额贷款公司融资银行的数量;小贷公司资产转让;通过信托方式融入资金;地方政府入股;小贷公司同业拆借等。一些省市甚至将小贷公司的最高融资比例升至200%以上。

不过,近日有媒体称,在日前召开的年度工作会议上对各地的小贷“创新”可能存在的潜在风险作出了警示。

不过,中国小额信贷联盟理事长杜晓山则认为,不应该盲目遏制小贷行业的创新,而应该是通过建立行业评级、接入征信系统、完善配套机制等基础性工作令小贷行业的发展更加透明、健康。

央行征信中心副主任王晓蕾在第三届中国小额信贷机构联席会年会上表示,目前央行征信系统正在研究接入金融改革实验区的一些小贷机构。“从政策层面上讲,小贷公司应当纳入到整个征信系统中来。”

不过,目前需要解决的是互惠原则、信息安全、数据的双向质量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