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的杨受成

李缘 甄佳佳2013-01-20 22:05

那些年的杨受成
 
by李缘 甄佳佳
 
  讲普通话时,杨受成的语速明显放慢,并让别人纠正他的发音。英皇自1986年始入内地市场,现在约有三成业务在内地,重头戏仍在香港。杨受成期望,将来这个比例可以是一半一半,甚至内地业务比重超越香港。“未来最重要的市场肯定在内地:人多、地大,市场一定很厉害。金融业现在受规管,但早晚一定会开放。开放以后,市场大得不得了,一定比纽约、伦敦、芝加哥加起来还大。我和我小儿子(杨政龙)讲,你是太幸运了,未来很多财富、很多钱都在中国赚,你一定要重视中国这个市场。”他的自传《争气》,年初在香港出了繁体版本,最近在内地推出简体版。
 
  撰写杨受成传记《争气》的香港才子陶杰在前言中写:“杨受成的出生、挣扎、发迹、挫败,然后由逆境中翻身冒起,与香港战后的手工商业城市到金融消费的蜕变同步,也从香港身为殖民地到‘一国两制’的政治特区巨变同期。此中有数不尽的喜怒哀乐。”
 
  今年恰好是英皇集团成立70周年,由1942年杨受成的父亲杨成创办表行开始,英皇集团从钟表珠宝发展到金融、地产、娱乐、酒店、传媒、家具、餐饮,在兰桂坊也有两间酒吧。公司业务多到每一个部门主管和杨受成讲10分钟,都已经好几个小时。杨受成起身去拿英皇的业务表,再次提到自己的年纪:“我会做很多前卫的事情,但其实我已经69岁了。”
 
  1972年,香港楼股起飞,从大厦保安到菜市阿婶,全民皆股,在钟表业如鱼得水的杨受成亦有了招股上市之心。翌年,“好世界投资”上市,主要业务为英皇钟表珠宝的商铺和4个住宅,资产值3152万,集资788万。利用上市整合了自己两家珠宝行和地产公司,杨受成有“秦始皇统一六国的满足感”。成为上市公司主席后,生意愈大,交际愈广,开始进军住宅。早年地产开发的得意之作,是向李嘉诚以600万买入地皮,开发成独立屋后出售,净赚1000多万。
 
  杨受成不避讳谈起挫折。1983年香港社会和经济剧烈动荡,银行发生挤兑事件,利息暴涨,高借贷的地产商重创。10月30日,在汇丰银行逼债的窘境下,杨受成的好世界集团破产,旗下资产被银行全权接管。走出汇丰时,他形容身上“除了一支手表、一套衣服和一副眼镜,便再也没有一件长物属于自己”。“争气这两个字支撑我走下去。”时隔近30年,早已东山再起的杨受成对那段经历毫不避讳,像武者炫耀身上一个已痊愈的疤痕。1990年的一张旧照片里,杨受成在办公室墙上挂的字样是“仁者不忧、智者不惑、勇者不惧”。那年他已从破产边缘走出,驰骋于金融市场,但当年因为过度投资而跌倒的教训,令他的营商策略趋向稳健:有100元资金最多投资70元,留下30元保存实力。
 
  什么是现在的香港精神?杨受成说以前的人只懂得工作,“毕业后我一年工作364天,除了年初一,一天都没有休息。”1983年遭汇丰限时还债后,杨受成每天从清晨7点工作至凌晨1点,似一个扭得过紧的陀螺。
 
  1993年,生意步入正轨,杨受成在街边一碗云吞面里吃出一只蟑螂——他惊呆片刻、说不出话来,继而热泪盈眶。牺牲休息戎马半生,杨受成悔恨对自己的刻薄:“沦为一具工作机器,赚那么多钱,什么是快乐,什么是幸福?”他决定之后将自己的时间平均分配给工作和享受,“有这么多工作,就要有这么多享受。”夏天出海,冬天爬山,不管平时应酬多么忙,周末一定要和家人一起。
 
  杨受成现在的办公室墙上挂着“知人者智,知己者明,知足者富”的草书,他说自己这么多年来不懂得装糊涂,得罪了一些人。“有一句话是‘人至察则无徒,水至清则无鱼’。如果有人来求我,我什么都给,但如果你当我是笨蛋,我就一定翻脸。这是我这四五十年,性格改得不够的地方。因为我看到也有很多人想骗其他商界的前辈,但他们没有当场揭穿,只是说‘好,我回去考虑下。’如果是我,我一定会当场说,你当我是笨蛋?我不懂得装糊涂,人家可能是逼于无奈才去骗你,但你让人家下不了台。”
 
  20岁出头杨受成刚发迹时,曾情迷捷豹2.4型车,但一手作价太高,机缘巧合下曾向谢贤当面洽购二手车,开启了和谢家的缘分。30年后,英皇签下16岁的谢霆锋,为英皇打造出来第一个偶像明星。其后,容祖儿、TWINS等相继成名,幕后推手杨受成在娱乐界异军突起。
 
  涉及娱乐业也是神使鬼差。1995年,杨受成52岁时,因友人欠下3000多万债务无法归还,将飞图唱片公司抵押还债,杨受成此后更成了外界眼里的“娱乐大亨”。他说,虽然自己喜欢看电影,但之前没有主动投资娱乐业的原因,是清楚这个行业不容易经营。到现在为止,娱乐占整个英皇集团的整体投资额不足10%,比重最大的两个行业一直是地产和金融。
 
  英皇集团历经7次金融危机,杨受成认为资产膨胀的大背景下,做老板的日子不会太难过,还可以利用低息环境借贷去开拓新业务。“但打工仔是最惨的。拿着钱,每天都在通胀,你不投资,钱天天缩水。特别是未来几年,贫富悬殊不会拉近,情况更麻烦。”从学校出来便自主当老板,除了偿债的那几年,杨受成从未当过打工仔,但他说每年给员工的薪金增幅都会高于通胀。
 
  若没有娱乐,“杨受成”这三个字的知名度会否低很多?他点点头:“是的。其实我希望低调一点,但做娱乐业要和明星在一起,高调是逼不得已。”

 

 

作者: 陶杰 杨受成 

出版社: 中信出版社

by李缘 甄佳佳
  讲普通话时,杨受成的语速明显放慢,并让别人纠正他的发音。英皇自1986年始入内地市场,现在约有三成业务在内地,重头戏仍在香港。杨受成期望,将来这个比例可以是一半一半,甚至内地业务比重超越香港。“未来最重要的市场肯定在内地:人多、地大,市场一定很厉害。金融业现在受规管,但早晚一定会开放。开放以后,市场大得不得了,一定比纽约、伦敦、芝加哥加起来还大。我和我小儿子(杨政龙)讲,你是太幸运了,未来很多财富、很多钱都在中国赚,你一定要重视中国这个市场。”他的自传《争气》,年初在香港出了繁体版本,最近在内地推出简体版。
  撰写杨受成传记《争气》的香港才子陶杰在前言中写:“杨受成的出生、挣扎、发迹、挫败,然后由逆境中翻身冒起,与香港战后的手工商业城市到金融消费的蜕变同步,也从香港身为殖民地到‘一国两制’的政治特区巨变同期。此中有数不尽的喜怒哀乐。”
  今年恰好是英皇集团成立70周年,由1942年杨受成的父亲杨成创办表行开始,英皇集团从钟表珠宝发展到金融、地产、娱乐、酒店、传媒、家具、餐饮,在兰桂坊也有两间酒吧。公司业务多到每一个部门主管和杨受成讲10分钟,都已经好几个小时。杨受成起身去拿英皇的业务表,再次提到自己的年纪:“我会做很多前卫的事情,但其实我已经69岁了。”
  1972年,香港楼股起飞,从大厦保安到菜市阿婶,全民皆股,在钟表业如鱼得水的杨受成亦有了招股上市之心。翌年,“好世界投资”上市,主要业务为英皇钟表珠宝的商铺和4个住宅,资产值3152万,集资788万。利用上市整合了自己两家珠宝行和地产公司,杨受成有“秦始皇统一六国的满足感”。成为上市公司主席后,生意愈大,交际愈广,开始进军住宅。早年地产开发的得意之作,是向李嘉诚以600万买入地皮,开发成独立屋后出售,净赚1000多万。
  杨受成不避讳谈起挫折。1983年香港社会和经济剧烈动荡,银行发生挤兑事件,利息暴涨,高借贷的地产商重创。10月30日,在汇丰银行逼债的窘境下,杨受成的好世界集团破产,旗下资产被银行全权接管。走出汇丰时,他形容身上“除了一支手表、一套衣服和一副眼镜,便再也没有一件长物属于自己”。“争气这两个字支撑我走下去。”时隔近30年,早已东山再起的杨受成对那段经历毫不避讳,像武者炫耀身上一个已痊愈的疤痕。1990年的一张旧照片里,杨受成在办公室墙上挂的字样是“仁者不忧、智者不惑、勇者不惧”。那年他已从破产边缘走出,驰骋于金融市场,但当年因为过度投资而跌倒的教训,令他的营商策略趋向稳健:有100元资金最多投资70元,留下30元保存实力。
  什么是现在的香港精神?杨受成说以前的人只懂得工作,“毕业后我一年工作364天,除了年初一,一天都没有休息。”1983年遭汇丰限时还债后,杨受成每天从清晨7点工作至凌晨1点,似一个扭得过紧的陀螺。
  1993年,生意步入正轨,杨受成在街边一碗云吞面里吃出一只蟑螂——他惊呆片刻、说不出话来,继而热泪盈眶。牺牲休息戎马半生,杨受成悔恨对自己的刻薄:“沦为一具工作机器,赚那么多钱,什么是快乐,什么是幸福?”他决定之后将自己的时间平均分配给工作和享受,“有这么多工作,就要有这么多享受。”夏天出海,冬天爬山,不管平时应酬多么忙,周末一定要和家人一起。
  杨受成现在的办公室墙上挂着“知人者智,知己者明,知足者富”的草书,他说自己这么多年来不懂得装糊涂,得罪了一些人。“有一句话是‘人至察则无徒,水至清则无鱼’。如果有人来求我,我什么都给,但如果你当我是笨蛋,我就一定翻脸。这是我这四五十年,性格改得不够的地方。因为我看到也有很多人想骗其他商界的前辈,但他们没有当场揭穿,只是说‘好,我回去考虑下。’如果是我,我一定会当场说,你当我是笨蛋?我不懂得装糊涂,人家可能是逼于无奈才去骗你,但你让人家下不了台。”
  20岁出头杨受成刚发迹时,曾情迷捷豹2.4型车,但一手作价太高,机缘巧合下曾向谢贤当面洽购二手车,开启了和谢家的缘分。30年后,英皇签下16岁的谢霆锋,为英皇打造出来第一个偶像明星。其后,容祖儿、TWINS等相继成名,幕后推手杨受成在娱乐界异军突起。
  涉及娱乐业也是神使鬼差。1995年,杨受成52岁时,因友人欠下3000多万债务无法归还,将飞图唱片公司抵押还债,杨受成此后更成了外界眼里的“娱乐大亨”。他说,虽然自己喜欢看电影,但之前没有主动投资娱乐业的原因,是清楚这个行业不容易经营。到现在为止,娱乐占整个英皇集团的整体投资额不足10%,比重最大的两个行业一直是地产和金融。
  英皇集团历经7次金融危机,杨受成认为资产膨胀的大背景下,做老板的日子不会太难过,还可以利用低息环境借贷去开拓新业务。“但打工仔是最惨的。拿着钱,每天都在通胀,你不投资,钱天天缩水。特别是未来几年,贫富悬殊不会拉近,情况更麻烦。”从学校出来便自主当老板,除了偿债的那几年,杨受成从未当过打工仔,但他说每年给员工的薪金增幅都会高于通胀。
  若没有娱乐,“杨受成”这三个字的知名度会否低很多?他点点头:“是的。其实我希望低调一点,但做娱乐业要和明星在一起,高调是逼不得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