扛债3万亿 钢企破产警报
导语:86家大中型钢铁企业总负债已超过3万亿,行业负债率达69.47%。破产,离钢铁业已经不远了?

经济观察报 记者 张向东 王赛 86家大中型钢铁企业总负债已超过3万亿,行业负债率达69.47%。破产,离钢铁业已经不远了?

中国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院长李新创说,也许用不了一年。钢铁业第一张倒下的多米诺骨牌,不是产能过剩,而是资金链断裂。

根据中国钢铁工业协会(以下简称“中钢协”)统计,截至6月末,全国86家大中型钢铁企业总负债已超过3万亿,其中银行贷款达1.3万亿。与之相对应的是,这些钢铁业上半年利润总共只有22亿。有35家钢厂在亏损经营,亏损面已达40%。同时,中国钢铁企业的资产负债率、应收账款、应付账款均在上升。

银行已经开始收口。一些钢厂此前拿到的授信已经失灵,新增授信更是难上加难;钢厂在还完到期贷款之后,能够拿到的新贷款也开始逐步减少。8月16日,河北宝信钢铁集团常务副总经理张哲义说,照这样下去,年底前就会有钢厂因资金链断掉而破产。

3万亿的总负债和1.3万亿的银行贷款,让钢厂和银行一起走上了一条不归路。全国重点钢铁企业的半年财务数据显示,若按照目前的经营状况,在银行贷款到期前,钢厂依靠自身还钱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银行贷款还只是钢铁业债务危机的冰山一角。以钢厂为核心节点,诸多相关行业形成了一个又一个庞大的资金链条。截至今年上半年,86家大中型钢铁企业,应收账款1156亿,应付账款4327亿;应收票据1861亿,应付票据4176亿。

中国实体经济的第一个系统性风险正在逼近。一年前爆发的钢贸商资金链断裂冲击波,终于袭至钢厂的门口。只是这一次,无论涉及资金规模还是产业波及面都远超钢贸危机。

3万亿债务重压

根据中钢协的统计,今年上半年,中国86家钢铁企业的负债总额为 3.0189万亿,行业负债率达69.47%。86家重点钢厂平均每家负债348.8亿。

3万亿意味着什么?这是今年上半年86家钢铁企业的全部销售收入的1.67倍,是这些钢厂利润总额的1327倍。

中国规模最大的前10家钢铁企业中,首钢集团负债2845亿,负债率超过72%;鞍钢集团负债1742亿,负债率超过60%;河北钢铁集团负债2354亿,负债率超过73%;宝钢集团负债2289.9亿,负债率45.6%;山东钢铁集团负债1394亿,负债率高达78.76%;武钢集团负债1613亿,负债率超过67%;华菱钢铁集团负债总额955亿,负债率高达82%。

中钢协副秘书长屈秀丽说,行业特性决定了钢铁业资产负债率整体偏高。通常情况下,60%-70%的资产负债率都属正常,但是如果超过了80%,就有问题了。

2013年上半年,全国有39家钢厂资产负债率超过80%,15家钢厂资产负债率超过90%。而资产负债率在50%以下的只有8家。

更为严重的是资不抵债的钢厂已经出现。目前,全国有5家钢厂资产负债率超过100%。分别为:首钢集团下属长治钢铁集团公司、河北新武安钢铁集团下属河北东山冶金工业有限公司、河北钢铁集团下属荣信钢铁有限公司、山东钢铁集团下属张店钢铁总厂、山西立恒钢铁有限公司。此外,未被纳入86家钢铁企业统计的中钢集团控股的吉林铁合金有限责任公司,资产负债率高达111.98%。

钢铁业3万亿负债中,银行贷款为1.3万亿。为此,全国86家钢厂在今年上半年,支付了406亿的银行利息,是钢厂上半年22亿净利润的18倍。

超过七成的银行贷款为短期贷款,达9371亿,长期贷款为3628亿。一个正在发生的变化是,最近两年银行对钢厂的长期贷款逐步减少,短期贷款却不断攀升。今年上半年银行对钢厂的短期借款同比增加1125.54亿,增幅13.65%;长期借款减少73.99亿,同比下降2%。

对中国重点国有钢铁企业,银行的短期贷款期限一般是1年,而对于民营钢铁企业则普遍在6个月,有的只有3个月。这意味着,按照目前钢铁业9371亿的短期贷款,最长在一年内都将到期。河北宝信钢铁集团常务副总张哲义说,如此短的贷款周期,让很多钢铁企业刚拿到钱还没能效益,就要还钱了。

借新债还旧债,是中国钢厂目前维持现金流的主要手段。但随着国务院对产能过剩行业调控政策的趋严,钢厂直接从银行贷款的通道正在被逐步关闭。

河北新武安钢铁集团董事长万喜河对经济观察报说,由于国家政策限制,企业一般都是通过钢厂提供抵押担保,由相关贸易公司进行贷款。但是这样的贷款一般周期都很短,利息也较高,银行其实很清楚这些公司的贷款都是拿给钢厂用的。

能够直接从银行拿到贷款,已算不错。有的钢厂则是借助信托、甚至高利贷等渠道拿钱。原本这些资金都应该用做补充钢厂的流动资金,但钢厂拿到钱之后,大部分都投向了新增产能。

就这样,钢厂与银行“合谋”,绕过国家相关禁令,分别通过违规使用流动资金、贸易公司贷款、提前垫付建设资金等手段,在产能与债务同时扩张的“玩火”道路上,越走越远。

扩张恶果

钢铁业走到今日“穷途末路”,与其之前的疯狂扩张有直接关系。首钢集团(以下简称“首钢”)当算是因产能扩张而负债累累的典型。

截止到今年上半年,首钢的负债率超过70%,总负债超过2800亿。其中银行短期贷款为728亿,增幅达18%;长期贷款780多亿,增长2.5%。巨大的债务负担,让首钢在上半年需要支付27.9亿的银行利息、超过31亿的财务费用。而首钢上半年累计亏损已达10亿。

首钢内部人士对经济观察报说,“前几年的扩张收购和搬迁让首钢背上了巨额的债务包袱,而连续几年钢铁行业的不景气所导致的亏损,更是雪上加霜。”

短短两年间,首钢先后收购或新建了山西、贵州、新疆、吉林、安徽五地的5家钢厂,并有一个大型钢铁项目投产。加上此前首钢的北京顺义冷轧厂、首钢迁安钢厂、首钢秦皇岛中厚板项目、首钢水城钢铁公司,2006年开始搬迁的首钢,只用了五年时间,就变成了一家拥有10家钢铁子公司、总产能超3000万吨的特大型钢铁集团。

粗略计算,若全部兑现当年收购上述钢厂的扩产承诺,首钢需要在2015年前花费超过600亿的资金投入。接连不断的投资和收购,让首钢债台高筑。

类似首钢的剧情,在其他大型国有钢铁集团身上也重复上演着。山东钢铁集团、河北钢铁集团、鞍山钢铁集团均属于此。

其中,山东钢铁集团下属张店钢铁总厂产能不过200万吨,但总负债已超过87亿,负债率达100.3%。山东钢铁集团整体亏损14亿;河北钢铁集团下属荣信钢铁有限公司负债总额达66.8亿,负债率达107%。河北钢铁集团上半年整体利润不足5000万。鞍钢集团下属成都钢铁公司,负债超128亿,负债率超过92%,而去年同期的负债率为78.9%。而鞍钢集团今年上半年亏损逾23亿。

2009年至2010年的两年间,是中国四万亿投资盛宴的高潮,也是中国钢铁业积重难返的开端。及至2013年,危机端倪显现。

中国钢铁行业过去多年来一直呼喊的兼并重组,效益未见,却已债台高筑。但即便如此,钢厂仍在继续往前冲,亏损不停产,因为停产就从银行拿不到钱了。在这场危险游戏的末尾,没有钢厂想第一个倒下。

大规模垫资的背后

中国钢厂的建设资金主要有五个来源:银行贷款、计提折旧、融资租赁、垫资以及建设移交(BT模式)。

中国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的专家对经济观察报说,钢厂负债增加表明前几年钢厂扩张太多。从债务类别上看,长期负债主要由于固定资产的基本投资建设形成;短期负债主要是为了补充流动资金。短期贷款迅速增加,说明企业是在拿流动资金借款来搞长期投资建设。这是目前钢厂为新上项目筹措资金的主流。

但最近几年垫资的情况越来越多,中冶唐山恒通项目、中钢山西中宇项目便是这种模式。

中冶唐山恒通钢铁项目始于2007年。当年,原本是钢材贸易商的河北商人梁士臣拉上中冶集团投资建设恒通钢铁项目。按照双方的打算,该项目原本计划建成中国最大的冷轧涂镀生产基地,计划投资超过100亿。中国冶金规划院的专家称,中冶作为前期建设施工方参与了该项目,但是采取的是垫资建设的方式。不过项目尚未完全建成,唐山恒通就已经连年巨额亏损。最终,中冶集团以债务入股的方式,控股了这家巨亏近50亿的钢厂。

这一故事的后续是:2009年年初,也就是在唐山中冶恒通冷轧项目开工建设两年后,河北商人梁士臣辗转至湖北宜昌宣布投资200亿、产能达1000万吨、产值达700亿的“亚洲最大超薄镀锌板基地”——三峡全通。这一次梁士臣的“战略合作伙伴”不再是中冶,而是中钢和中钢研科技集团。至2012年下半年,三峡全通陷入破产边缘,梁士臣再次隐身,留下包括银行、信托、财政等在内共计逾70亿的债务。

中钢集团山西中宇钢铁项目与唐山中冶恒通项目类似,中钢提前垫资建设,但最终也是无奈接手。到2011年,山西中宇钢铁有限公司停产,为中钢留下了近40亿债务。此后,山西中宇被另外一家民营钢铁企业山西立恒钢铁公司托管。次年,山西省经信委同意,中宇钢铁公司通过产能置换的方式,又投资上马两座新的1860立方米高炉。到2013年上半年,托管中宇钢铁的山西立恒钢铁公司,负债率达103.77%。

除山西中宇外,2007年中钢集团还无奈接收了吉林省国有企业吉林铁合金有限公司。至2013年上半年,吉林铁合金有限公司负债总额26.48亿,短期贷款超过12亿,应付账款6.8亿,负债率高达111.98%。

中冶集团是中国最大的冶金工程建设商和承包商,中钢集团是中国最大的钢铁贸易和工程科技与服务提供商。这两大央企之所以卷入钢厂债务泥潭,原因在银行。

前述中国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的专家说,中冶、中钢这些钢厂之所以能够垫资建设,是因为这两大央企握有银行上千亿的授信,根本花不完,所以才敢提前垫资。但没想到,最后收不回来了。

今年3月,中冶集团董事长经天亮在中冶董事会第四十八次会议上发表讲话时反思称,由于前些年大量承揽垫资项目,集团主要财务指标特别是公司经营风险与财务风险的指标从2009年开始持续恶化。

2012年经营业绩出现巨额亏损,是在2006年、2007年、2008年企业发展中各类矛盾和问题积累集中的体现。经天亮说:“依靠垫资承揽项目是一个公司缺乏竞争力、竞争优势,依靠旁门左道的低级做法。2013年集团及各子企业必须确保实现2013年的资产负债率的管控目标。同时,要严格限制垫资项目,严控BT工程。”

危局轮盘仍在旋转

仅从财务数据上看,首钢及其控股子公司要靠钢铁主业偿还银行贷款,几无可能。首钢今年上半年的吨钢利润为-66元。这意味着,每卖一吨钢,首钢平均亏损66块。其中最为严重的子公司贵阳特殊钢有限公司,上半年吨钢利润为-675元。

首钢下属长治钢铁集团公司负债总额达到了100.23亿,负债率106%。今年上半年,长治钢铁虽然开始减亏,但仍累计亏损2.7亿。长治钢铁目前的银行短期贷款为29.44亿,同比增加21%,而长期贷款却从去年的5.4亿,降至3919万元,降幅达92.8%。

长治钢铁集团销售处人士对经济观察报称,长钢亏损,原因不在销售成本,而是高企不下的生产成本和财务费用。今年上半年,长治钢铁集团在亏损严重的局面下,仍需要支付1.2亿的银行利息。

地方政府已经开始拯救“钢厂病人”。两个月前,长治钢铁集团太原市政府签下了市政工程大单。按照协议,太原市学校、医院、保障性住房、图书馆、道路建设等市政重点工程,将全部使用长治钢铁集团的钢材。

长治钢铁集团定下的今年全年销售任务是300万吨。但越多的销量,意味着越多的亏损。因为如果按照长治钢铁集团上半年的利润情况计算,每卖一吨钢材,平均亏损170多元。

还有比太原市更为极端的案例。河南、广东、辽宁、宁夏等地政府则直接为省内重点国有钢厂提供资金补贴。补贴的方式各有不同,有的以技术改造为借口,有的则直接提供贷款贴息,更有甚者则按照钢厂的钢材销量或产值等指标提供补贴,钢厂拿着政府补贴却在亏损运营。

今年6月,辽宁省凌源钢铁股份有限公司分别获得辽宁省北票市、朝阳市两级财政部门补贴资金3.818亿元。其中3180万元用于改善企业资金周转状况、1.5亿用于技术改造、2亿用于贷款贴息。而凌源钢铁股份有限公司的母公司凌源钢铁集团在今年上半年的利润总额仅为8247万元,拿到补贴的6月当月,凌源钢铁集团利润总额变成了2.7亿。凌源钢铁集团到今年上半年的负债总额累计近184亿,负债增长40%,利息支出高达3.4亿,增长47.59%。

中国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的专家说,全国钢铁企业去年一年从地方政府手中拿到的补贴高达60多亿。政府为钢厂补贴,不仅不符合国内相关政策规定,也不符合WTO的贸易规则。而这些补贴的资金来源也不清楚。

对于地方政府来说,钢厂,尤其是地方国有钢铁企业,不仅意味着就业和财税收入,也意味着投资和GDP。政府成为钢厂与银行之间的掮客,需要时依靠钢铁项目来带动经济增长,危机时则不惜直接用财政资金补贴钢厂的亏损黑洞。

政府、钢厂、银行共同推动的危险轮盘仍在旋转。

今年上半年,中国钢铁业投资完成3035亿,同比增长4.26%。但中钢协重点统计的86家钢厂,上半年完成投资额仅占全年投资计划的7.81%,其他企业的投资计划也仅完成年度的31.53%。如果全年投资计划能够执行,大量的投资将在下半年完成。

死保现金流

首钢的亏损还将继续。8月22日,首钢集团下属首钢股份发布今年半年报,上半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50.98亿元,同比降9.04%;净亏2.689亿。首钢股份预计,2013年前三季度公司净利将亏损3.3亿至4.3亿元。钢铁行业经营困境短期内难以改观。

首钢集团、辽宁凌源钢铁集团是中国钢铁业目前的一个悲观缩影。今年上半年全国86家大中型钢铁企业中,亏损的35家钢厂,平均负债率达78.78%,累计亏损116亿。

终于意识到危机来临的中国钢厂,开始采取措施死保现金流。8月19日,山东钢铁集团内部人士对经济观察报说,“集团今年的第一任务就是保证资金链的安全。目前看,现金流一断,肯定会有钢厂要破产。”

但在市场不景气、行业整体亏损的情况下,山东钢铁集团可以采取的措施非常有限。据介绍,山东钢铁集团正在通过减少流动资金占用、降低成本、对内挖潜增效等手段,来提高资金使用效率,以此保证银行的后续贷款。

山东钢铁集团这位内部人士说,尽管目前确实资金周转困难,但是国有企业应该不会有太大问题,毕竟涉及到就业、地方财政等大问题。

民营钢厂的遭遇就非如此了。曾经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为钢厂扩张提供资金的银行,已经开始收闸,民营钢铁企业首当其冲。

河北宝信钢铁集团常务副总经理张哲义说:“现在银行已经开始压贷款了。钢厂去找银行贷款,本来承诺的1000万,但是拿钱的时候银行就只能给800万,下次就变成600万。现在银行也不能直接停贷,直接停止贷款的话,钢厂就倒闭了,银行损失更大。”

万喜河说:“钢厂的市场环境和经营状况都不好,银行停贷的话,相当于给一个本来就奄奄一息的人,再打一棒子。”万喜河手中现在还握有银行的10亿元授信,这是新武安钢铁集团的保命钱,但并不是每一家钢厂都要保。万喜河说:“政府给我的任务是保住新武安集团这块牌子,在集团不倒的情况下,我不能确保集团下面的每一家钢厂都能活下去。”

新武安钢铁集团与河北钢铁集团一样都是在河北省政府力推区域兼并重组的产物。2006—2009年间,河北省的钢铁公司退出了分别与宝钢、首钢等跨区域重组而成的集团公司,抱团组建河北省自己的钢铁联合体。2006年,武安地区的12家民营钢铁集团联合组成了新武安钢铁集团,集团产能规模1500万吨。

屈秀丽说,随着市场的恶化,中央对违规项目的停贷等原因,确实有部分钢铁企业资金链断裂的可能。中国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院长李新创判断,中国钢铁行业迟早会出现系统风险。他建议,相关政府部门提前做好部分钢厂破产的准备工作。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所发表点评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经济观察网观点)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经济观察网相关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