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暗战债权融资

胡中彬 周雅珏2013-09-10 11:43

经济观察报 记者 胡中彬 周雅珏 近期,北京巨人环球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巨人教育)创始人尹雄顺利完成了MBO(管理层收购),从之前的股权投资人手中回购了公司股份。而在这一交易背后,尹雄正是通过宜信卓越财富投资管理(北京)有限公司(下称宜信)与早期股权投资机构华创资本所推出的“高成长企业债”获得了高达1.5亿元的资金。

据悉,宜信—华创的“高成长企业债”项目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内已经完成了十余个项目,这与PE/VC股权投资类案例不活跃的态势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在股权投资竞争异常激烈的背景下,债权融资被认作是一片蓝海而受到了不少企业的关注。事实上,九鼎投资近期也开始设立一只百亿元的债权基金发力债权融资业务;鼎晖的夹层二期基金已经投资超过15亿元,鼎晖早已通过夹层基金这一平台实现了“股债结合”的投资结构。

高成长企业债样本

此前公开表示希望于2012年赴美上市的巨人教育未能如愿上市,而在6年前给予该公司投资的三家美元基金则面临着基金到期、LP退出需要套现的问题。当然,这也给了巨人教育创始人尹雄MBO的机会。

公开资料显示,2007年启明创投、海纳亚洲等曾在当年向该公司注资2000万美金。六年之后的回购意味着尹雄需要自己拿出大笔的资金来进行,尹雄该如何来筹措这笔大额资金?这成为了该MBO的最大考验。

经济观察报记者获得的一份资料显示,尹雄最终通过宜信获得了一笔高达1.5亿元的授信支付完成了MBO价款。

据记者了解,巨人教育能够获得宜信方面提供的资金与宜信和华创资本新推出的“高成长企业债”的业务有关。

宜信方面称,高成长企业债是基于债权投资的创新金融模式,本质上是十分简单的借贷关系。

巨人教育的交易方案显示,宜信方面为该项目发行了两期“高成长企业债”的产品。而该产品提供的增信方式是,首先巨人教育公司为本次融资提供连带责任保证,其次,融资人需进行股权质押。借款发放时,作为融资方的尹雄以其持有巨人教育的原有股权提供质押担保,股权收购完成后,尹雄则将股权质押比例进一步提升。

据悉,这仅仅是宜信和华创资本“高成长企业债”项目中的案例之一。华创资本该项目的负责人吴海燕称,自去年下半年开始尝试和宜信合作推出“高成长企业债”项目。

华创资本是一家早期创业投资机构,高成长企业债成为了它的一个新业务品种。创投机构通过和第三方财富管理公司进行合作,发行固定收益类产品,为企业或股东提供贷款,这样的模式在业内尚不多见。

吴海燕称,该业务是由宜信和华创资本共同发起,华创资本方面主要是向宜信推荐和提供有融资需求的创业企业,并由其完成初步的尽职调查和筛选,而宜信方面则在二次尽调基础上,再通过宜信财富募集资金。

据悉,该业务将主要针对一些接受过风投或即将接受风投的创业企业,其选择的基本标准大概有三项:第一,公司的商业模式获得证实或者初步认可,具有一定的行业美誉度;第二,企业已经或者即将得到著名风险投资机构的股权融资;第三,企业的现金流或者未来可预测现金流能支持还款。

宜信副总裁侯琳称,该业务的交易架构通常是,宜信财富作为有限合伙企业的资产管理方 (GP)来管理项目,同时募集有限合伙企业的投资人份额(优先级LP),投资人作为LP,出资到有限合伙企业中,有限合伙企业将资金通过银行委托贷款的方式给到需求企业。

据悉,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双方开始探讨尝试这样的业务,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该项目已经完成了十余单,行业基本不限,已经完成的项目主要分布在电商、零售、教育培训、能源环保、健康医疗等多个行业,借款金额小到几百万人民币,大到上亿。

发力债权类融资

“高成长企业债”,是美国比较普遍的一种融资方式。据统计,在美国近2/3有风投投资的初创公司都用过这种融资方式。每年都有大约30亿美金的新增借款投入市场 , Youtube, Facebook, Etsy, Skype, MySQL,优酷等著名公司都曾使用过这种融资方式。

宜信称,高成长企业债可以帮助轻资产的高成长公司,在不大量稀释股权的前提下,让高成长公司有能力补充运营资金或者购买设备,并且有更多的时间去发展以获得更高的估值。不仅如此,高成长企业债还可以优化初创公司的资本结构,对于这类企业来说,债权融资比股权融资成本更低。

事实上,固定收益类产品在中国理财市场中的吸引力和市场份额与日俱增,企业通过债权方式融资者也越来越多,不少股权投资类机构也都纷纷涉猎到这一市场中。

九鼎投资近期也正准备推出总规模高达100亿元的债权基金,主要是通过债权方式借给九鼎所投资过的企业,以此获得新的业务收入。而鼎晖投资也早从2011年起推出夹层融资业务开始涉猎这一市场。尽管各个机构的业务模式、产品类型尚有一定差异,但本质上都是瞄准了中小企业债权融资这一广阔的市场空间。

吴海燕也谈到了企业对于债权类产品的需求。“风险投资在国内已有10多年的发展历史,获得优秀机构投资人支持的高成长企业已经数以千计。这些企业大部分具有创新的服务模式或者技术,代表了新兴的生产力发展方向。但是,相比于传统企业,它们一般都是轻资产的,没有房产和土地可以抵押,因此,在其发展历程中,很难获得银行的贷款支持,不得不屡次靠稀释股权进行融资。对于高成长性企业来说,股权是最有价值、增值最快的资产,股权融资的代价经常过于高昂。我们希望找到一种方式可以帮助高成长企业改善流动性,又不稀释股权”。

一般而言,监管体系内的中小企业私募债、以及投资机构们灵活创新出的各种债权类融资产品,往往会比银行贷款等传统融资产品显得更为灵活。而资金成本则会略高于银行贷款,但是却因为审批时间更短、用款和还款方式灵活而提升企业运营的效率,从而降低企业的综合融资成本。以“高成长企业债”为例,其并不强求土地房屋等抵押物,可使用股权、专利甚至数字版权等无形资产或者知识产权做质押,较迎合具有“轻资产”特征的新兴公司的现实需要。

鼎晖投资早在2011年时便看到此类投资机会,其为此专门成立了夹层与信用投资部门。据鼎晖投资该业务部门相关人士公开表示,鼎晖投资的夹层二期基金于2012年12月募集完成,规模约10.3亿元,目前总投资额(含项目优先级资金)达到15.2亿元,超过一期基金的规模。据悉,鼎晖于2011年发起的第一期夹层基金目前已经进入退出期,第1个项目已实现顺利退出,收益达15.5%。

与股权投资投资期限较长不同,债权投资的期限一般能更灵活,短至几个月,而从产品的风险角度考量,通过设计担保、抵押、信用评估等风控措施,风险较股权投资低。

对于长期关注股权投资的投资机构而言,这一新业务并不会和原有业务造成冲突,是在原有资源体系基础上衍生出的增量业务。

不过,目前涉足该领域的股权投资机构依旧寥寥。华创资本和宜信方面均未透露双方在“高成长企业债”项目中的利益分配机制,但侯琳也坦言,尽管宜信本身有KPCB等更为大牌的VC股东,“但相对而言,这种项目的回报不如创投数倍、数十倍甚至百倍的回报,还是不是所有机构都看得上”。

不过尽管收益不如股权投资,在股权投资业务市场竞争激烈、优质项目少的格局下,这一业务也开始凸显出吸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