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环亚创投:温州PE这五年

迟有雷2013-12-06 09:09

经济观察报 记者 迟有雷 温州人做PE一度是参与度最广、规模最大的。只要有好的项目,好的概念,只要有钱赚,他们就会蜂拥而来,而一旦有风吹草动去的也快。正是源于这种根深蒂固的投资惯性,使得温州PE几乎在一夜之间蒸发殆尽。

作为温州第一家PE的发起人,温州环亚创业投资中心(以下简称“环亚创投”)主席胡旭苍见证了温州PE从狂热到消失的五年。“对我们来说,投资是副业。”胡旭苍认为,三年前,整个PE市场就已经到了一个不理性的状态,完全是一个泡沫。而自认为有着让LP有投票权的联席会议制度和良好的心态,也无能拯救环亚投资的业绩。而其投资额度从动辄上亿元,到了现在的1000万元以内。

从简单的一种制造业或者小商品贸易上解放出来,进入资本市场,是温州人的一个梦想。而“偶然的机会介入、半路出家、当做一种副业操作,从事制造业十几年,并小有成就,”便成了温州PE的真实写照。而正是“副业”的做法,使得主业一旦发生资金链危机,副业的经营便直接受到冲击。现在,PE在温州无踪迹可寻。

集体转型

2007年,温州诞生了国内首家有限合伙企业,专门从事PE投资。此后,它迅速成为温州最热门的一种投资方式。由于民资充裕,国内外大量的PE机构跑到温州募集资金。同时,温州本土也涌现了大量的PE机构。

然而时过境迁,在全民PE的盛世狂欢后,留下了一地狼藉。温州曾经上演的PE理财热、PE募资和培训的人流冷却下来,温州PE协会里再也见不到嘘嘘嚷嚷为行业发展献计献策的争吵声。取而代之的是会员之间的低价转让项目亦无人接单。

而随着IPO关闸,行业转冷,各种问题滋生出来。胡旭苍说,三年前,整个PE市场就已经到了一个不理性的状态,完全是一个泡沫。如今,环亚创投已经放弃PE投资,转向VC投资。而其同行的伙伴们则绝大部分凋零、转行。

胡旭苍接受经济观察报采访时表示,做PE投资已经没有什么机会了,等到市场回归理性后,再做PE投资也不迟。而现在整个中国都进入了一个创业大潮,VC投资相比PE更有广阔的投资空间。

现在,PE在温州无踪迹可寻。

随之而来的各种问题也如同打开潘多拉的魔盒释放出来:PE关门、携款潜逃、裁员重组……各地政府打造的“金融中心”、“PE高地”,也都人去楼空,名不符实。态势的蔓延,让产业链陷入了一种恶性循环。

即便是管理资金庞大的PE也要勒紧裤腰带过日子,一方面承受基金到期的压力,一方面需要面临再募资金的困难。东方汇富创投管理有限公司(简称“东方汇富”)总裁阚治东直言不讳地告诉经济观察报,“影响很大。”

“这两年,我们几乎没做PE投资了。”胡旭苍说,环亚创投开始专注项目早期投资,也就是VC投资。

PE的投资逻辑是从市盈率低的地方投资,从市盈率高的地方退出,以获取收益。收益核心是赚取资本市场一、二级市场的价差。

IPO迟迟不开闸,使得一级市场陷入被动,而二级市场也并没有因此活跃起来。胡旭苍说,现在二级市场有些公司的股票已经很低了,为什么一定要去投资一级市场的公司。

这也是环亚创投转型舍弃PE投资,转向VC投资的重要原因。

PE和VC的区别在于,VC伴随着高风险和高收益,主要在企业成长的早期和成长期活动,而PE则集中在企业的中后期和Pre-IPO阶段。

胡旭苍形容做VC是买彩票:风险高,但是收益也会更大。VC没有所谓的时机,需要靠智慧的去“赌”。PE投资是需要时机的。他说,至少这两年是做PE是没有机会了。

从去年开始,环亚创投开始转向VC投资,边转边摸索。时至今日,环亚创投投资的项目只有个位数,投资标的额度也都在1000万以内。而以往,环亚创投的PE项目都是1亿元以上规模。

环亚创投做VC的资金来自第一期基金。据经济观察报了解,环亚创投成立至今总共募资了一期基金,规模达到10亿元人民币。做PE投资时,总共投资了10个左右项目,总共退出了2-3家。胡旭苍告诉经济观察报,这退出来的项目基本都是依靠IPO,而募资的本钱也已经退出来了。

依靠第一期的资金,环亚创投没有再做募资。不过,另一个重要原因是,如今PE/VC融资的几率也比以往小了很多。“项目退不出来,IPO通道不畅,PE、VC很难融资。”一位国外私募基金的主管合伙人说,即便是一些知名的PE/VC这两年市场上也很难融到钱,基本都是靠过去融资的钱去投资,甚至不再投项目。

吸取了PE投资时的教训和经验,胡旭苍说环亚做VC投资时主要看三个方面,行业方向,看是否是国家所鼓励的方向;成功空间,这公司是否有好的成长空间;最后,看团队,是否是干活的团队。

环亚做VC投资的几家公司里,集中在环保和互联网领域。胡旭苍说,环亚做VC投资的领域都是紧跟着民生的行业。他举例,环保节能、互联网、物联网等可持续发展和高科技的领域都是环亚关注的重点。

彩票式赌注

环亚创投建立了联席会议制度,对待每个LP都是有严格的审核制度。有限合伙制的基金投资者作为LP,只承担有限责任。而基金管理者一般作为普通合伙人,掌握管理和投资决策权,承担无限责任。

胡旭苍说,我们基金在法律上来说,是有限合伙制,但是同时也是有限责任公司制,LP甚至也有投票权。

这种综合体的模式,环亚创投从PE开始沿用至今。另外,基金的成员和其他VC也有所区隔。

由于是企业家出身,甚至基金的LP很多也是企业家,做投资并不是他们唯一的事业。“对我们来说,投资是副业。”胡旭苍认为,这决定了环亚做投资的心态和其他的创投是不一样的。

但是心态并不是VC能否成功的充分条件。VC需要对行业的理解,团队的认知,以及宏观大势的判断。事实上,VC比PE有着更高的投资要求。

与做PE投资不同的是,环亚不仅投入资金之外,更为重要的是帮助公司成长起来。“这个不仅是投钱,更是投资智慧。”胡旭苍说,眼光一定要“毒”,有可能一个成功了,会顶上投过几十个。

相比PE投资的公司,VC投资的公司还处在初创期。这也意味者投资的风险也会相应的加大。胡旭苍说,VC做起来很累,重要的是慢慢的去做。“我们宁愿少投点,也希望能够多成功点。”

就是这种“彩票式”的投资,对做VC本身有着极高的要求。环亚创投团队从去年开始慢慢摸索,并不贪图多,而是力求精品。

一个初创公司的团队,产品,抑或是市场、盈利模式都会被作为重要指标而影响每一个VC的投资决策。“初创企业的死亡率非常高,即使有VC的支持,最终也只有1/3能较为成功,1/3可以维持生存,另外1/3则以失败告终。”TMT分析师王鹏辉认为。

VC机构进行投资时,通常会要求被投企业对未来三到五年的资金流走势作出预测,以此了解企业的资金拐点将在何时出现。投资风险如此之高,那么对VC机构来说,“很重要的一点是要投自己看得懂的项目。”一位不愿具名的VC投资人表示,如果是投早期项目,投资人就一定要掌握精深的专业知识。

事实上,这对于传统企业家出身的环亚创投来说,也是一种考验。另外,整个资本市场环境仍然不乐观。

根据ChinaVenture投中集团旗下金融数据产品CVSource统计显示,2013年前11月,共有83家中国企业完成 IPO,累计融资800.95亿元,数量和金额分别占2012年 IPO总量的 37.2%、48.1 %,IPO企业数量及规模自2011年以来连续三年持续下滑。

无论最终采取何种方式退出,在整个市场情况走弱的情况下,即便是VC投资,也不可避免受到冲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