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页 > 生活方式 > 旅行 >
丁丁历险记与布鲁塞尔
2014-08-20 08:16 来源:经济观察报 作者:埃尔冷 编辑:经济观察网
导语:到布鲁塞尔,“丁丁迷”最想探究的是埃尔热的踪迹和其创作《丁丁历险记》的过程。

QQ图片20140820081145

经济观察报 埃尔冷/文超现实主义艺术狂热粉丝而言,布鲁塞尔属于雷内马格利特,而对于全世界的漫画迷尤其是看丁丁历险记长大的几代人,布鲁塞尔属于埃尔热和他创造的丁丁。布鲁塞尔有很多蜿蜒的小巷子。在观光客最云集的大广场上多走些时间,都会发现许多的出口,每一个出口通向一条小巷,每条巷子通向另一个未知的世界。菲利普布克大街33号那座红色小房子,看起来和旁边的建筑连成一片,虽然如今已不属于埃尔热家族了,但外墙上挂了一块写有“埃尔热1907年5月22日出生”的纪念铭牌。你需要知道的是,丁丁这个虚拟人物与他的创造者在布鲁塞尔留下的痕迹,可以构成一个蜿蜒错综的网络。

让我们姑且在这里先不说比利时皇家建筑和马格利特等大师给这座“欧洲的心脏城市”留下的印迹,在这里我们单单跟随丁丁,游历这座童心永恒的城市。

如果要像《独角兽号的秘密》里在大广场游逛的丁丁一样游荡布鲁塞尔,在你被某艘玻璃箱里的古帆船模型彻底迷住之前,大广场的市声首先会象潮水一般朝你涌来,那一刻,你倒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在欧洲的心脏布鲁塞尔,首先你只会觉得举着冰激凌的自己在整个喧嚷世界的中心。这个闻名世界被称为欧洲最美丽广场的地方,并不能确定你看到的是不是最美,但可以保证的是你会看到任何一个欧洲城市都不可能与之比拟的汹涌人群。那一刹那甚至可能产生这里就是一个世界总和的错觉。多元化这个中性词也许在文化和政治领域常常被当作一个褒义词使用,但在比利时,作为一个观光客,也许这在某种程度上是个贬义词。我其实想说的是,看紧你的随身携带物,就像你在巴黎和意大利一样。

你相信埃尔热在创作《丁丁历险记》时基本上没有迈出过布鲁塞尔吗?是的,埃尔热也是一个靠想像力和阅读游历世界的艺术家,他完全可以把世界各地的景物和风韵描绘得如同幻想一样迷人。被哥特式、文艺复兴式、路易十四式的建筑所包围的大广场(Grand Place)被大文豪雨果誉为“世界上最美丽的广场”。其中最高大的建筑是市政厅,对面为“国王之家”,是比利时的国家博物馆。市政厅左侧的白天鹅咖啡馆还是马克思和恩格斯共同草拟《共产党宣言》的地方。广场附近的大街小巷和建筑,更是多次出现在丁丁系列中的《红海鲨鱼》、《“破耳朵”的故事》、《奥托卡王的权杖》漫画中。

不过游人再多外来移民再混杂,比利时人对文物和旧城的热爱和保护,使我们可以走上一条关于丁丁的“创作之路”。到布鲁塞尔,“丁丁迷”最想探究的是埃尔热的踪迹和其创作《丁丁历险记》的过程。这就必须牵扯到布鲁塞尔市郊。所以如果你不想支付高昂的出租车费,在游历前查好去郊区的电车地图。南郊是漫画大师埃尔热最后生活过的地方。就在这里的天文台,埃尔热曾在这里仰望星空,为的就是绘制《神秘的流星》里夜空下天文观测台的轮廓。这里的森林葱郁景色优美,埃尔热后来干脆把家搬到这边,附近的一些建筑物也被他收入漫画中。他离世之后,也选择在这里长眠。

当然既然作为丁丁迷,如果想去拜访酗酒家兼航海家阿道克船长和他的朋友们,埃尔热博物馆是不得不去。建筑师花了近10年的时间把埃尔热的漫画转化为建筑语言,为漫画家设计出一个丰富而富于纪念性的空间。博物馆位于布鲁塞尔西南30公里,馆内藏有大量的埃尔热速写手稿和各类文献,是了解丁丁“出生”和“成长”的必游地点。《丁丁历险记》系列自1929年问世以来,迄今已在世界各地被译成60余种语言,销量超过2.2亿册,而这座由法国建筑家克里斯蒂安·德·波特赞姆巴克设计的埃尔热博物馆,建筑本身就可以当作一个艺术作品。这座蝴蝶形的建筑被抬高到空中,在四周树林映衬下分外清新。通往博物馆的人行桥有埃尔热的签名字样,左侧则是以《丁丁历险记》之《金钳螃蟹贩毒集团》为原型的画面。巨大的玻璃窗让光照把埃尔热的世界变得明朗活泼,没有丝毫幽暗感。是埃尔热的遗孀芬妮为博物馆建设赞助了1500万欧元。她曾说,只想将博物馆建在和埃尔热的生命密切相关的布鲁塞尔。

埃尔热在1927年服完兵役后,来到《二十世纪日报》当摄影师兼美工。1929年1月10日,《丁丁历险记》开始在报社的刊物上连载。如今,《二十世纪日报》虽然已不存在,但你可以去大名鼎鼎的卡斯特曼(Caster-man)出版社,这里不仅是《丁丁历险记》的总出版商所在地,还汇聚着众多丁丁和埃尔热的研究专家。

电影里,丁丁几乎和007一样用过各种交通工具,甚至包括火箭。漫画里的各式汽车也令人目不暇接,埃尔热让丁丁开着不同汽车在世界各地奔驰,全因为有汽车世界博物馆。博物馆是1880年比利时纪念建国50周年兴建的,旁边还有皇家军事博物馆和军事历史与皇家艺术历史博物馆。当年埃尔热就是泡在汽车世界博物馆里,把需要的汽车画进漫画里。现在,博物馆里藏有400多辆罕见且古老的汽车,包括各路名人的座驾,而曾经被丁丁“驾驶”过的,后面都会有当页漫画的放大展板,方便“丁丁迷”们对照参观。

布鲁塞尔还有《丁丁在刚果》的创作素材,埃尔热从来没去过非洲,漫画书里的雕像、独木舟等,都源于布鲁塞尔的非洲博物馆。上世纪初,刚果是比利时的殖民地,比利时的市郊建有非洲公园和非洲宫,作为非洲博物馆,这里收藏着刚果的各种风物。非洲博物馆位于戴尔维汉林阴大道尽头,景观多是欧式的,非洲元素只是点缀。但在馆内,却可以看到丁丁和土著人一起“坐”过的船、土著人雕像等曾出现在漫画书里的物件。其实在街头多加留心,比利时艺术家们在很多房子的墙上画了巨幅的连环画作品,“阿比兄弟”(BOULE&BILL)、“好运卢克”(LUCKY LUKE)等动画人物时常在欧洲老建筑之间跳入眼帘。是埃尔热给布鲁塞尔永恒地打上丁丁的印迹,而童心永恒的比利时人,选择留住它们,即使漫画书早已在岁月的箱底。

 

相关文章

经济观察网相关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