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页 > 生活方式 > 艺术 >
春风十里 人比花妍
2015-03-12 15:07 来源:经济观察报 作者:手卷 编辑:经济观察网
导语:在往昔,“游春”真的是全民热情参与的一桩盛事。

u=1226065445,1527771322&fm=21&gp=0

经济观察报 孟晖/文 唐末诗人牛峤有一首《酒泉子》词,回忆他在长安曲江畔看花时望见的美丽少女:“记得去年,烟暖杏园花正发,雪飘香。江草绿,柳丝长。钿车纤手卷帘望,眉学春山样。凤钗低袅翠鬟上,落梅妆。”

杏花烂漫、柳长草绿的春天里,长安城中的居民竞相奔赴曲江,投身赏花的集体狂欢。按照当时风俗,家境殷实的女性会乘坐装饰华美的牛车或马车出行,便出现了这样的场景:其中一辆车上,车中女子用手搴起车帘,凝眸向外观看,欣赏远远近近的水影花光,同时,她的粉庞也显露在旁人眼里,但见半卷的帘下妆容雅致,凤钗高袅,环髻奇巧,尤其是额头上贴的一朵梅花钿娇俏醒目,让恰好置身附近的诗人一见倾心,事后久久难忘。

在往昔,“游春”真的是全民热情参与的一桩盛事,也称“踏青”或“赏春”,属于中国传统文明中最为古老、持续最久的风俗之一。早在周代,逢春天来临,人们便走出家门,前往山清水秀、花繁林茂的野外,进行采集香草、对歌、到河中沐浴等各种民俗活动,倾心感受大地回春的美好,享受生命的快乐。到唐代,游春变为以“赏花”为主,如长安人便喜欢到城南曲江一带欣赏桃花、杏花、牡丹等各色佳卉次第开放,每逢花期,曲江岸边笙歌喧天,锦帐相望,与其说是欣赏花光,不如说是人们以奢华与春天争胜。

到了宋代,随着城市规模的扩大,也随着私人园林的兴盛,“赏春”的形式发生重大变化。在大中城市,居民们游玩的重点不再是天然风景,而是一所又一所“名园”。这些园林均为富贵人家精心构筑,本来仅供园主人独家享用,但从宋代开始却形成了一条良俗,每到春天,作为回馈社会的一种义务,私家园林大多主动向公众开放。

要知道,古人的“赏春”活动会持续整整一个春季,《邵氏闻见录》中就记载,北宋时的洛阳,从梅花开一直到牡丹歇,将近三个月当中,各家园林的大门都要向公众敞开,社会各个阶层的人不需要和主人打招呼就可以自由入园。结果是游客们扶老携幼、呼朋唤友,带着酒肴到名园中团坐宴饮,江湖艺人也纷纷来园内赶场做戏、卖艺赚钱。南宋人洪迈《夷坚志》“胡园荔枝壳”条亦讲道,有位胡姓人士“居姑苏,有名园,当春时,纵人游赏。至三月将暮,芍药盛开,天气清和,士女群集”,可见同样的风气遍及大江南北。

自家花园内都要任由陌生人来来去去,对园主来说肯定是负担,但传统观念却认为这样服务公众理所当然。到明清时代,在春季开园之前,私人园林一般都会着意修饰亭台,整理花木,养喂禽鱼,尤其重要的是,选择位置幽静、光线明亮的轩堂辟为“临时展厅”,在其中张挂本家收藏的名人字画,同时将文物、法帖、珍版古书也陈列出来,实际上是举办一场小型的文物展览。这样,游园众人不仅赏花看景,同时还获得机会欣赏到平时难得一见的私藏珍品。

对于传统社会中的女性来说,游春赏花是她们一年当中走出闺房、参与社会活动的重要时刻。因为习惯上往往由一家作为主人,邀集家族女眷乃至邻居、友人的妻女一同出游,所以,每次赏春出游,女性之间实际上也借机展示最新时尚,默契的发起一场彼此争胜,互相借鉴的比美活动。在一些风气比较开放的地方,女性游春时可以于公众场合现身,展露自身形象,如清初小说《儒林外史》中写到西湖的热闹气氛,便是“那些富贵人家的女客,成群逐队,里里外外,来往不绝。都穿的是锦绣衣服,风吹起来,身上的香一阵阵的扑人鼻子”,尤其有趣的是,这些很有身份的女性甚至故意当众更换外衣:“西湖沿上柳阴下系着两只船。那船上女客在那里换衣裳:一个脱去元色外套,换了一件水田披风;一个脱去天青外套,换了一件玉色绣的八团衣服……那头上珍珠的白光,直射多远;裙上环佩,叮叮当当的响。”如此在大庭广众之下集体上演更衣秀,其实就是免费贡献一场服装表演,借着难得的机会炫耀一下闺中的精美服饰,让不相识的路人共同欣赏。

因此,对于女性们来说,春天集体出游,实际是顶级重要的时尚交流会,大家都会以款式最新、最精致贵重的服饰穿扮起来,为春天増妍,让世界惊艳。大约在唐宋时代形成的风气,女性的服装用料需按季更换,三月换穿罗衣、四月换穿纱衣,衣裙、佩饰上的纹饰则需与所置身的场合、参与的活动在主题上配套,赏桃花杏花时,便该穿着绣有桃、杏诸花的服装,同理,赏藤花时,一身服饰中也该适当出现藤花的形象,赏牡丹花时则必须以牡丹为主打纹样,即使财力上做不到,那么至少也要在手中所持手帕、团扇上呈现应景的春花。虽然年年都是重复的主题,但具体的风格形式却会屡屡翻新,今年时兴生动的写意折枝,下一年也许就改兴团花。另外,流行风气还会忽然出现跳跃性的变动,如北宋末年时兴过“一年景”,即女性首饰、衣服上要将桃、杏、荷花、菊花、梅花等四季花卉一起加以呈现;康熙年间,杭州女性流行穿着绣有“西湖十景”的彩裙前去游湖。

同样,发髻、簪钗的样式等也是随时出现新款型,让人不能不在出游前着意用心,免得被姐妹们比了下去。春游途中,依照风俗,一定会采摘当令的鲜花插在头上,即使这样一个微末细节也存在着时尚潮流——插花的方式不停变化,例如,从清代中期起,便讲究利用一支长耳挖式簪从花心当中穿过,再插入髻中,这样,耳挖簪的昂首翘头便从花朵正中扬起,宛如一条长长的花须。总之,对于出游女性来说,全身上下需事事精心,一饰一物都要雅致又时新,不可落伍,以免被笑为懒惰或愚笨。

于是,那些在春天的场景中惊鸿一瞥的女性身影,便以美妙的姿影,宝光射人的珍饰,玲玲悦耳的环佩音韵,乃至随风轻散的香气,惊动了路人的眼光和心灵。也于是,人们游春当中印象最为深刻的倒是幸运地偶然撞见的美丽女性,对她们的瞩目,要远胜过年年盛开的繁花,即使春去花歇,美感的余韵却萦绕不灭,浮沉徘徊。

 

 

相关文章

经济观察网相关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