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页 > 商业评论 > 特写 >
汇通窝案周年记:拯救资金链
2015-03-21 13:38 来源:经济观察网 作者:李超 编辑:经济观察网
导语:防止个案的风波演化为区域性的金融灾难并切断其漫向实体的链条,这是一年以来,汇通担保窝案带给我们的思考,且至今仍需寻找答案。

经济观察网 记者 李超 再有几天,汇通担保窝案就满一周年了。去年此时,这家四川最大的担保公司因资金链断裂倒台,并迅速引发连锁反应,四川担保、理财、小贷公司倒闭、跑路者众多,人们对民间金融的信心降到谷底。

足足一年,四川官方都在为重建本地的金融生态努力。这场金融风波给本地实体企业带来灾难性的影响,一场弥漫于实体企业的资金链紧张局面仍在持续,且引发了越来越多的焦虑情绪。

在过去一年中,四川等西部地区的实体企业感受到了压力,以川威、科伦等为代表的企业仍在饱受资金紧缺的困扰,当地政府不得不组建工作组进驻予以化解。对于大部分中小企业来说,他们面临的问题已经不再高成本的融资,而是“根本无资可融”。

在宏观经济下行的背景弄下,这种焦虑的情绪在制造类企业和工业型城市尤为盛行。焦虑产生于中国经济转型升级的换挡期,如果我们已就“今年面临的困难可能比去年还要大”这一判断达成共识的话,实体企业资金链持续紧张将会是一个重要的原因。

人们会用脚投票,资本也会用流向做出选择。这种大幅度、持续流出实体制造类企业的现象说明,在未来的中国经济模型中,传统的经济元素正在被抛弃,这种抛弃来的非常直接,毫无遮掩。

在过去一年中,出于对风险的恐惧,银行系统切断了对四川部分实体企业的贷款支持,在这个博弈的过程中,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没有本质的差别:前者,国有资本注入大大减少,导致其贷款额度下降,利息升高,贷款成本增加,最终纳税人背负了负担;而后者,只能直接面对惨淡的现实,民营企业家的政治地位也丧失了保护性。

情况足够糟糕了吧,但事实可能会更糟。在以往的经济危机和经济下行中,中小企业往往最先受到冲击,因为鉴于其融资难、融资贵的先天不良,其抵御风险的能力也不足。但这一次的危机来的足够凶猛,大企业最先受到冲击,出现轮番倒台的多米诺骨牌效应。这显然超出了人们的心里承受能力,当资本开始一刀切抛弃实体的时候,拯救的可能性还有多大?

这种断裂引发了系统性的反应。绑定在实体企业之上的借贷市场、民间投资、信用体系和社会稳定相继接受考验。更大的问题在于,这种断裂直接切断了实体制造企业转型升级的可能性——命都没了,拿什么升级呢?

官方注意到了这个问题并感受到了压力,尽管官方否认经济出现“断崖式”的下滑,但困难的局面已经再明确不过。在四川各地,由政府组织的“银企对接会”以一种特殊的方式尴尬上演,这种政府推动型的会议以前只会见诸于招商引资的活动上。而如今,政府必须挥舞着“讲政治,讲稳定”的大棒,外加各种优惠的条件和“企业倒了,政府兜底”的承诺来换取银行的支持。

政府可以做更多,但似乎只能做这么多了。技术因素上看,在资本加快自由流动的前提下,财政政策的作用也在削弱,传统的刺激方式已经走到尽头;而大环境上,官员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不敢突破禁区半步。

这是一个无法躲避的阵痛期,痛点在于,“旧的已经推倒,而新的尚未建立”。仍处在旧时代的中国工业人们似乎看不清未来的方向,转型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这个过程可以维系的根本在于“企业还活着”,如果企业“猝死”的频率在资金链崩盘的背景下越来越多,这场关于未来的转型就有可能变成无根之水。

在重塑金融生态和实体经济格局的同时,越来越多的人试图理解通往未来的道路是怎样的,我们该如何到达理想中的乐园,打开这扇大门的钥匙有很多,这其中包括互联网+、工业4.0和刚刚上升为国家战略的大众创业以及万众创新。

这将是一场足以载入历史史册的工业革命,人们寄予了太多的希望,那些所有关乎未来的公司和商业模式被热切的追逐。为什么不呢,人类的工业模型诞生于最初的刀耕火种,历经手工生产和大机器生产,最终进入电气化生产时代,而如今,我们正试图触摸智慧生产的门槛,每一次跨越都带来一次响亮的历史回音。

但有一个问题要抛给所有人,在我们努力追求转型的同时,我们应该如何对待巨大的经济存量,有没有可能找到一种渠道,将这些原本需要逐渐淘汰的存量转化为改革的动能,从而为我们正在经历的转型赢得新的空间。

防止个案的风波演化为区域性的金融灾难并切断其漫向实体的链条,这是一年以来,汇通担保窝案带给我们的思考,且至今仍需寻找答案。

 

 

   

 

 

 

                                 

相关文章

经济观察网相关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