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530”魔咒之后,成长股继续“牛”?

任育超 李君行2015-05-30 08:51

经济观察报 记者 任育超 李君行 就像一个黑色魔咒,2015年的“5.28”沪指暴跌几乎被视为八年前的“5.30”股灾预演。

暴跌翌日,市场多头与空头的对决场景可谓波澜壮阔。

只是成长股偏不信邪。5月29日,盘中自我修复的A股在下探4%之后转身翻红,多空的持续对战之下,最终沪指报收4611.74,微跌0.18%。深证成指报收16100.45,涨幅1.18%,创业板指报收3542.84,涨幅3.20%。当天盘中,创业板指数曾大涨近5%。

“在宏观经济环境出现根本变化之前,市场短期内不会出现风格转变。仍然建议投资者在三季度沿政策方向继续配置成长性公司和传统转型公司。”5月29日,国泰君安首席策略师乔永远认为。

莫非“530”魔咒之后,牛市逻辑依然不变?成长股继续“牛”?

在变与不变之间,民生证券首席策略员李少君说,“牛市基调并没有改变,政策暖风的基调也没有改变;需要改变的是节奏和结构。”

李少君告诉经济观察报,节奏上,监管层通过三大药方——关水、发股、查违规——专治疯牛,一方面通过市场化的形式缓解了实体经济的融资问题,另一方面也有利于防范市场风险。结构上,改革和转型的逻辑会向纵深演绎,改革层面,国改落实、相关改革细则落地将是主驱动之一;转型上,传统产业的互联网改造、传统增长方式的质量提升、传统融资方式的转型将是下半年的主线。

A股的大方向或将如此吗?逻辑未变结构调整的背景下,形似、神不同的“530”股灾暗示哪种市场力量更强大?投资者该何去何从?

A股不相信墨菲定律

如果你担心某种情况发生,那么它就更有可能发生,这是经典墨菲定律第四条的描述。

A股的行情再次验证了墨菲定律的存在。但,似乎又不尽然。

从进入5月以来,大盘在经历几天的横盘之后开启了新一轮风格凌厉的逼空式上涨,K线图的上攻走势与大牛市2007年如出一辙,在18日至27日,实现了“八连阳”的大盘将指数推至4941.71点。

不过,在指数快速攀登的那几天,经历了上一轮牛熊转换的投资者们开始担心是不是会出现当年断崖式下跌的“530”行情。

在这种大背景下,5月28日,沪指在一鼓作气上攻5000大关未果后转向下行,连连击破4900、4800、4700点三道整数大关,并最终以6.5%巨大跌幅收盘,造成两市超过500只个股跌停,超过2000只个股泛绿的“盛况”。

当日,除了“530行情”恐惧的大背景下,国家队“汇金”减持四大行、获利盘回吐、券商收紧融资杠杆和新股发行在即等多重因素也被市场认为是导致当日大跌的重要原因。“530行情”之所以让人恐惧,除了财政部半夜提高印花税给股市带来的重大政策利空之外,还因为“530”的断崖式下跌正是大牛市终结的预演。在这轮行情下,“528”暴跌的出现因此而备受关注。

八年一轮回。“528”暴跌之后,是不是会继续“530”后的走势?又抑或,这轮牛市会有什么不同?“530”之后,A股往哪走?

形似,神不同

先回顾一下2007年的“530”股灾。

2007年5月30日凌晨,财政部宣布上调印花税从1‰提到3‰,受此影响,开盘之后的A股开启暴跌模式,在当日下跌6.5%之后,一周内沪指重挫了近千点,从4300点一路狂泄至3400点,众多投资者因猝不及防而损失惨重,被称为“530股灾”。

再看这次528暴跌,外在表现上与“530股灾”同样的前期暴涨和同样的跌幅6.50%,让不少投资者认为在冥冥之中有所契合。但是实际上,两者有巨大的差别,用民生证券首席策略分析师李少君的话叫“形似,神不同”。

在宏观环境下,虽然每次的背景下都是央妈放水的影子,但是两次股灾的内在上却截然相反。上一次牛市时,国家经济高速增长,人民币被低估,导致央行被动放水造成的流动性充裕;而这次牛市的央妈放水,是在经济加速探底,实体经济融资不畅,资本市场承担起促进产业转型,为了鼓励万众创业、大众创新而进行的主动放水,二者具有本质区别。

而在股灾具体原因上,李少君认为,当天出现恐慌式暴跌的重要因素是前期累积的大批获利盘兑现,在诸如“汇金”减持四大行、券商收紧融资杠杆和新股发行等因素的催化下造成的恐慌性抛售。

在最近一段时间之内,A股再次开启了暴涨模式,几乎每天都在刷新着历史,尤其在5月18日至27日的“八连阳”下,沪指一路从4300点突破到4900点,致使沪指大涨了658.22点,涨幅达到15.37%。

同时,两市的成交量正式宣布跨入2万亿时代,5月25至28日,沪深两市总成交量每日都保持在2万亿以上,甚至在28日,成交量突破了2.42万亿元,再次刷新了A股的成交历史,同时,两融余额已经站稳了2万亿大关,截至5月28日已经达到了2.08亿元。

在这种情况下,前期进入的资金累积了大量获利盘,持续暴涨的市场能够带来影响已经不单单是大量收益,对调整预期的情绪上不稳定成为悬在每个投资者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在这种“盼调整”的阶段里,申银万国分析师王胜认为,短期投资者情绪已极度亢奋,申万投资者情绪指数已经处于2012年以来的绝对高位。

在亢奋的情绪和对“530”的恐惧下,“汇金”减持四大行、券商收紧融资杠杆和新股发行等因素直接催化,大盘调整顺势而为,用和熙投资私募经理朱晓明的话说正是“下跌更多的是满足了市场的调整需求”。

5月29日,经过了前一日暴跌洗礼的A股开始进行盘中自我修复,沪指在下探4%之后转身翻红随后宽幅震荡,多空的持续对战之后稳住阵脚,最终微跌0.18%,似乎已经走出了“528”暴跌的阴影;另一边,创业板更快的恢复了元气,开盘下探3%之后即翻红拉升,最终收于3542.82点,报涨3.2%。

逻辑未变结构调整

经过了“528”的调整之后,市场的关注点开始延伸,牛市未来的步伐成为投资者最关注的话题。

南方基金认为,虽然在获利盘压力下出现一定的调整,但调整深度有限,中期牛市格局不变,这一观点得到了大多数分析界人士的认可。

方正证券首席策略分析师郭艳红对经济观察报表示,江苏省地方债新政施行后,对其他省份产生了借鉴意义,地方债违约的风险得以降低之后,股市的安全系数得以提高;同时,管理层在改革方面的持续加速推进,为经济的转型提供了良好的预期,在市场流动性继续宽松的大环境下,这轮牛市可能更加长久。

但是,像上半年一样的持续快速上扬A股走势,在下半年或许再难见到,北京的一位私募人士表示,本轮牛市的一个新特征是杠杆资金不断涌入市场,市场杠杆资金占比的不断上升,直接造成的结果是市场波动放大,甚至一次市场调整可能会引发盘面的巨大波动,管理层正是基于这个原因,正在持续的控制杠杆,当杠杆被控制在一定的范围之后,“快牛”可能会变成监管层希望的“慢牛”。

目前,在融资融券方面多个指标持续攀高,截至5月28日,两融余额再次刷新历史达到2.08亿元,其中,融资余额也已稳稳保持在2万亿以上,达到2.07亿元。同时,两融交易在A股成交中的比例一直保持着较高的比重,据证金公司数据显示,截至4月底,两融交易额占比A 股交易达到17.1%。

即便在5月28日,大盘暴跌6.5%的情况下,融资买入额的资金也再次创下历史新高,达到2,691.39亿元的高水平,仅买入额就占到当日成交量的11.40%。基于此,券商开始有目的的调控风险,在5月初,招商证券下调1352只证券折算率之后,海通证券5月26日下发通知,将全体信用客户融资(券)保证金比例再度上调5个百分点。同日,广发证券也宣布,为控制融资融券业务风险,自5月26日起,将融资融券业务标的证券的融资保证金比例由0.7上调至0.75。

同时,随着监管层关于场外配资“禁伞”、清理券商对接HOMS等动作后,场外配资受到了一定程度的遏制,配资公司及P2P平台正在全面收缩直接对接券商的配资业务。

基于这些动作,上述私募人士判断,下半年杠杆资金流入的速度可能放缓,交易热情趋于平稳后,下半年的投资风格会发生相应变化。

在题材上,民生证券和方正证券都聚焦到了国企改革。民生证券认为,牛市最大主题——国企改革真正利好尚未完全Priced-In,具有真正未来支柱产业的潜力尚未被完全挖掘,直接融资市场的崛起仍在半途,下半年重点关注有密集政策催化的两大主线即为中国制造2025和国企改革。方正证券同样认为,在下半年,国企改革的推进或许比我们预期的还要快,顶层设计形成后,国企改革1+N政策加快落地,各地地方政策都会密集出台,包括央企改革、员工持股计划和资产运营平台的建立,会给下半年带来很好的投资机会。

不过,在投资风格上,由于券商侧重点的不同,在下半年的短期策略的结构调整出现截然不同的分歧。

其中,华泰证券和高毅资产等机构认为,下半年的机会在于具有清晰的行业格局和广阔的需求空间金融类资产。华泰证券分析师罗毅认为,近期监管层出手清查杠杆,虽然流动性好的金融类股票可能受到第一轮的冲击,但是监管层的重点清查对象都是1:3以上高杠杆违规入市资金,和小额、高利率不符合监管标准的这些账户融资,这些融资渠道对应的公司为很多高估值、纯属讲故事的公司。所以,这轮调整之后,金融股会在下半年有一个非常明显的超额收益,建议配置金融类股票。

而国信证券和国泰君安的观点恰巧相反。国信证券从5.30之后A股修复角度出发,提出了强者恒强效应,认为当时的资源类和现在的创业板可以类比,建议在大跌之后应继续重点配置代表新经济的成长股。

国泰君安首席策略师乔永远持有“不必恐高,继续看好成长”观点,认为“风险偏好的提高才是2015 年牛市的根本驱动力”,“在宏观经济环境出现根本变化之前,市场短期内不会出现风格转变”,仍然建议投资者在三季度沿政策方向继续配置成长性公司和传统转型公司。

投资板块上,“不妨关注产业升级,例如中国制造2025,包括机器人、高端数控机床等;关注新兴消费业态,如新能源汽车、智慧物流、智能家居、电商、产业园区和创投;互联网改造传统产业,如农业、医药等。”李少君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