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雀巢的咖啡经

温淑萍2016-04-13 09:57

经济观察报 记者 温淑萍 “一般第一波结的果实不太好。最好的是第二三波,最最好的是第四波的果实,”王忠学生怕别人听不懂,不断地强调咖啡豆的饱满度。因为这决定着他从雀巢装进自己兜里的钞票的厚度。

王忠学,一位地道的云南普洱农民,现在定点种植咖啡。

雀巢公司在全球范围内均不经营任何自有的商业性咖啡种植园,咖啡豆全部来自采购。因为定点采购方雀巢咖啡为了控制咖啡的品质,只要最好的果实,所以王对自己的咖啡豆品质很看重。

早在1996年,王忠学就与雀巢结缘了。事实上,雀巢在更早的1988年就已经扎根云南。1992年,雀巢在云南启动了第一个咖啡农艺服务部门。王忠学那时还在种芒果,在咖啡农艺服务部门成立后,他的邻居们已逐渐与雀巢达成了定点销售的协议

雀巢进入普洱后,带来了新鲜的技术,也带来了经济增收的希望。雀巢注重当地的可持续发展,从种植技术的培训、到帮助生产者多元化经营致富,个个环节都能找到雀巢的身影。在中国,雀巢公司不仅在云南采购咖啡豆,并且在广东省东莞和山东省莱西建立了咖啡生产厂。

“种咖啡只够生活,赚不了大钱。”说完这话,王忠学自己也被自己逗笑了。事实上,王忠学赶上了种咖啡的好时代,凭借种咖啡,王忠学买了楼房买了汽车。咖啡果实彻底改变了他的生活。

近日,雀巢在普洱投资5000万元人民币的咖啡中心正式落成,这标志着雀巢将中国视为全球较重要的市场。而王忠学则希望借此再多学点种植术、或者再新学一些养鸡技术,他想再买一套楼房。

与王忠学一样有,野心勃勃的雀巢咖啡也正在走全产业链格局的发展模式。

深度融入普洱

王忠学的仓库里大约有12吨用麻袋装好的咖啡豆,王忠学称这是最好的果实。打算按照约定卖给雀巢。

这12吨咖啡豆,将为王忠学换来6万元左右经济收入。尽管如此,王忠学却仍然有点遗憾,今年的收成特别好,但全球的采购价格下降,每公斤的收购价从去年18.2元下降至15.52元。

“没有雀巢,我的咖啡豆不会种的这么好,科学确实可以改变一切。”王忠学说道。

雀巢的农艺师每年要到他的咖啡树林转悠两次,教王忠学如何培育出更饱满的果实。到目前为止,王忠学已经参加了10次雀巢咖啡的培训班,他的种植面积也从0.7公顷发展到了4.5公顷。

雀巢公司首席执行官保罗·博凯介绍,雀巢每年会对2500多位咖啡种植人员进行培训,仅在普洱,雀巢就已经培训了16000多人。从事咖啡种植而获得收益的人已经达到36000多人。雀巢公司已经向普洱派驻了包括6位外国咖啡农艺师在内的专家团队,专门解决咖农在种植咖啡方面所遇到的问题,

随着雀巢公司将中国定位为重要市场,现代化的普洱雀巢咖啡中心成为其标志性发展之一。已经在3月下旬的咖啡中心的主要任务就是为咖农提供专业培训,帮助他们正确的种植咖啡。

因为年轻人在从事农业、从事咖啡种植这方面来讲没有太多经验,中心提供一些项目来鼓励年轻一代来种植咖啡,并帮助他们得到相应的支持和机会。

此外,雀巢在普洱还设立了一个奖学金计划,为咖农的子女提供帮助,关注当地未来农业人才的培养,也为云南咖啡产业的可持续发展注入新人才。“雀巢咖啡中心集培训、技术支持、实验和现代化仓储为一体,它将这一合作共赢的努力提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也为我们搭建了一个与科研院所以及全行业开展合作、交流、分享的更大平台。”雀巢大中华区相关人士介绍说。

据了解,占地面积3万平方米的雀巢咖啡中心包括两大功能区,一部分为雀巢咖啡种植培训中心和生咖啡豆检验室,为咖农、农学家和咖啡专业人士提供交流和培训;另一部分为品质保证实验室与综合处理仓储设施。随着当地咖啡豆产量的不断增长,该中心将为保障咖啡豆采购提供产收加工设施,以及基于国际标准的优质采购和检测基准。

都要多元化

“今年比去年每公斤少了2块多钱。”王忠学比划着手,这些咖啡豆换在两三年前绝对可以卖个20多块钱。

王忠学记得,种咖啡以来,他的收入有过两次爆发性的增长,咖啡豆的价格曾一度飙升至40元每公斤。在这两次机遇中,王忠学实现了经济收入的翻倍,花50多万买了楼房,还花10多万买了小汽车。

如果咖啡的采购价都停留在这个阶段,或许种咖啡的人们每天可以开怀大笑,但价格终有回落的时候。王忠学虽然盼着40元的高价机会再度出现,但他也要清醒地面对价格的回落。

今天,他也种芒果,饲养鸡鸭、猪,实现多元化的发家致富之路。

王忠学的多元化,或许与雀巢的多元化发展也较为合拍。两年前,雀巢在黑龙江投资了奶牛养殖培训中心,从牛奶到咖啡,形成全产业链的格局。但在多元化的路上,或许接下来雀巢还会有动作。“我是从来不满足的,日子还很长。”对于雀巢的多元化路径,保罗·薄凯如此回复。另一位雀巢咖啡人士说,“我们一直鼓励咖农,要多元化经营,这样可以提高经济水平或者降低经营风险。”

关于雀巢的发展思路,保罗·薄凯称,雀巢的投资目的是立足于长远的发展,为了向咖啡产业提供更好服务是做这项投资的目的。在全世界范围之内,雀巢与70多万的农户直接打交道,都是类似这样的工作。雀巢根据当地市场的规模和经济形势,已经向世界各地派遣了130多位农艺师。“除了咖啡,我们在另外几个主要原材料方面都是以同样的形式在做。因为咖啡、可可、奶这样的大宗产品对我们非常重要,所以我们对这方面关注非常非常高。我们也会把我们这边种植其他原材料获取到的实践经验跟他们分享。”保罗·薄凯说。“雀巢以普洱为基地,致力于在云南发展咖啡种植。近30年来,通过与当地政府和广大咖农携手合作,不仅提升了咖啡产业,当地农业社区的发展水平和咖农的生活水平也得到了显著提高,这是雀巢创造共享价值理念的生动体现。”雀巢大中华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张国华称。

美丽的故事

几年前星巴克的人来询问王忠学,“如果一个老板出高价买你的地,你卖吗?”

王忠学问,多少钱?那人说一亩地1万块。“你那1万块,我不感兴趣。”王忠学略有点生气,一亩地给他创造的经济价值在2万元左右每年,而且是源源不断。王忠学期望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下去,越来越好。

据相关统计数字显示,咖啡是当今世界最受欢迎的饮料之一,全球每天消费量超过15亿杯。为满足全球的咖啡需求,80多个国家的2500万农民正从事咖啡种植。目前,全球的咖啡年产量超过800万吨,咖啡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农产品之一。

巴西是咖啡生豆生产的世界领导者,它的咖啡供应量占世界总量的三分之一。越南和哥伦比亚紧随其后,分别为世界第二和第三大咖啡生产国。

而普洱,是中国咖啡豆的主产区。

1939年,雀巢研发团队发明了速溶咖啡,“雀巢咖啡”这一品牌随之上市。经过雀巢公司对产品不断的改进和强劲的市场推广后,今天,全球每秒钟就要消费5800杯雀巢咖啡。为了满足消费需求,雀巢公司在全球建立了26家雀巢咖啡生产厂,其中就有2家位于中国境内。“雀巢在中国除了在北京有研发中心以外,其实还有一个研发网络,在北京、上海、厦门、东莞都有研发中心,这个研发网络我们也不只是做技术化生产方法的研究,因为我们也非常偏重对消费者的口味变化和消费者的追求变化的理解,从而运用这些概念研发出新产品。”据张国华介绍,在过去几年时间,雀巢看到有几个非常清楚的发展方向,就是消费者口味的变化,一个是越来越追求健康,一个是高端化,一个是自然的原材料,另外就是产品使用起来的方便性。我们看到无论在饮料也好,在食品也好都有这个共同点。雀巢通过这些研发中心开发出不同的产品去满足消费者在这些方面的需求。

据了解,雀巢在中国有全资的公司,有投资的公司,整个研发网络覆盖到的既有全资公司的产品,也有合资公司的产品其中也包括了徐福记、银鹭的产品,这些合作研发网络研发出新的产品都将推向市场。“我们通过观察消费者口味的变化关注到有人喜欢喝咖啡不加糖或者希望这个产品里面没有糖,于是我们在去年上市了一款无糖的1+2的咖啡,我们研发的这个产品,市场反映非常好,在短短的一段时间里就已经有了很多粉丝。”张国华称。

雀巢希望在与中国企业的合作中获得一个双赢的结果,事实上这个希望也在逐步实现中。雀巢在1999年入资太太乐后,该品牌得到了迅猛的发展。而雀巢在2011年收购了银鹭后,双方协力生产的丝拿滑铁咖啡也得到了市场的认可。“所以我们在做合资方面,除了与当地品牌强强联手,另外一方面就是利用合资企业的能力来提升我们的能力。”雀巢咖啡一位人士说。“雀巢和咖啡是一个非常美丽的故事,在世界很多国家都发生了,而且这个故事持续了很多年。我们雀巢希望与当地人一起创造共享价值。所谓创造共享价值就是把我们公司成功的命运和社区的成功、环境的成功联系在一起。最好的诠释就是像咖啡、像可可、像奶等这些项目在当地的发展,这也是我们对中国长期的承诺,对普洱长期的承诺。”保罗.薄凯说。

或许,雀巢未来在中国还会有更多的故事要讲,而王忠学等种植者的命运与之密切相关。

 

大健康新闻部主任
关注大健康(医疗、医药、食品等)领域的重大事件,解读趋势,发现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