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张磊:三次创业 三种风景

白金蕾2016-04-15 09:03

经济观察报 见习记者 白金蕾 “我们设想会有这样的一种场景:一束光把你投出来,然后我们开始聊天,有虚拟的地图导航、课堂讲座,甚至在线直播……”在北领地的一间极简风格的会议室里,张磊将这次创业的初衷娓娓道来,没有人到中年的发福、没有发际线后移,清爽的衬衫、干净的短发、金属框眼镜,虽经历了三次创业,谈起理想产品的他依然是此间少年。

张磊口中的这个集合虚拟现实和语音通讯的产品就是YeeCall(一块超级电话),它能将周围环境的噪音过滤干净、在极差信号环境内保持正常通话,并在打电话的同时,实现共享图片、同步涂鸦等,YeeCall还是唯一一款能在巴基斯坦的2G信号下正常使用的语音应用。这次,与他一起“造梦”的是因《华为十年》爆红网络、有着“千万年薪副总裁”之称的徐家骏。

早晨十点的阳光洒进来,照亮张磊身上“创新工场第一毕业生”、“前点心移动创始人兼CEO”、“百度移动安全总经理”的光环,明亮甚至有些许刺眼。在他看来,第一次创业,纯粹是为了经济自由,什么赚钱做什么;第二次则承载着更多理想主义色彩,一心想把点心移动做大;这一次想讲讲理想和情怀,让YeeCall切实地做些改变身边人生活的事情,“比如帮太太指路”,他笑道。

耿直的“技术男”

“我这个人说话比较直接,不擅长和媒体大交道”张磊的第一句话就坚定了我对他“技术男”属性的判断。在我进门的几分钟,他还在不停的收发邮件、处理事务,对他而言,见记者也不需要刻意整饬形象,“直接”和“素颜”是他最舒服的选择。

南京航空航天大学毕业、加入华为并负责多个重大项目部署、成为华为技术和管理骨干……张磊的履历在2008年前都是一副“完美”的“技术男”上升曲线,顺利到没有波澜,如果没有辞职创业,这条曲线应该会按照既定的路线继续上升或者平稳运行,直到生命终结。

“我第一次创业其实很土,就想赚个钱,解决一下财务自由。没有想过高大上的理想。”2008年张,磊放弃了舒适的工作,只身来到北京,开始了第一次创业。从工程师到社会人,离开了华为“巨人”的庇护,他不得不硬着头皮去面对很多原来不认可、不擅长的事情,拉人脉、找关系、请客吃饭……赚钱之余,他开始怀疑最初的选择。

一次被灌醉后,他在毫无意识的情况下签了自己并不认可的合同,酒醒后,辗转难眠。凌晨,他拨通妻子的电话,“卖掉南京的房子,来北京,至少一家人在一起。”在张磊看来,社会很丰富,有形形色色的人,不能单纯的用自己的价值观去判断别人,“你处理不了,那就是你没有本事。你这时候要么选择放弃,要不然选择把他解决掉。”而他,选择坚持。张磊在华为的前同事评价说:他一直想得比较少,能按照选定的路径前行,遇到了困难也不放弃。他这种人往往比那种聪明的、喜欢不断寻找机会的人走的远,那种人还在山脚下的时候,张磊已经爬到半山腰了。

在赚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后,考虑到2008年的金融海啸的影响,张磊逐渐从第一次创业的公司中退出,转身加盟百度,任职移动搜索部经理,任职期间一手规划了百度无线的产品和技术体系,是百度无线最早的核心成员。戏剧性的是,2010年,他离开百度成为创新工场孵化的首个明星项目点心移动CEO;2013年,点心纳入百度公司麾下,张磊成为百度移动安全总经理;创办YeeCall后,他再度离开百度。两进两出,张磊依然和百度人保持着良好的关系,原因无他:张磊和百度人都是奉行简单、直接、高效原则的“技术男”,他们不懂什么叫办公室政治,也从来不会勾心斗角。“我觉得我互联网的很多技战术,对行业的认知,都是百度教给我的。所以我对百度一直都心存感恩。”

张磊的耿直也让他获得了很多业界好友,李开复评价他是“少数对互联网、电信、移动、大企业、创业都有经验的专家。”而在他创办YeeCall时,徐小平甚至还不知道他具体要做什么项目,就已经决定投资了。在点心移动面临战略分歧时,他甚至含泪辞退了一直追随自己的老员工、老朋友。

这种耿直甚至体现在创业决策上,2011年点心移动因与夏普合作生产智能手机而获得千万美元级投资,张磊却看到国内安卓手机制造即将变成“红海”的事实,也就是桌点心上一批手机的利润是每台10美元,但下一批可能只有2-3美元。他决定放弃硬件生产专注系统工具矩阵的开发。经过和金沙江投资人激烈的协商,张磊的直率打动了他,点心移动成功转型,旗下的安卓优化大师(既后来的百度手机卫士)、点心桌面、点心省电均冲进各自细分领域市场占有率前三,最风光的时候,点心移动和腾讯、百度均签有战略合作协议,即使后期被百度收购,点心移动的产品依然是百度移动旗下的重要产品。

敏感的决策者

作为公司决策者的张磊无疑是敏感的,从第一次创业的审时度势、迅速抽身,到点心移动时期的众多战略调整,再到现在YeeCall的出发再创业,张磊始终是站在行业“船头”的瞭望者,“转型是一种有逻辑的行动,它不是布朗运动。得利用行业趋势,利用自己的能力,找那个点,找到之后努力去做。”

点心移动最初做手机操作系统,创意源自创新工场CEO李开复和创始合伙人汪华,张磊成为李开复钦点的CEO。创业之初,点心移动就面临了人才困境,当时的创业环境远没有现在的成熟,很难聘用到经验丰富的技术人才,招聘的差不多的都是刚毕业的学生。张磊能切身的感受得到,刚刚见面时大家眼睛里的渴望,也能体会到做不出产品时那种发自内心的沮丧。他果断地对人员进行了重组,“愿意相信我、也相信这个项目的,我们可以去搏一个未来;不愿意相信我的,可以离开了,再做下去也是没有意义的……”一场动员大会后,点心移动为数不多的老员工都离职了,但剩下的团队却出奇地齐心。张磊砍掉了60%到70%的规划内项目,集中力量在突破安卓手机系统,最终,三个月内,通过和夏普的合作,点心移动发布了全国第一台可以量产的智能手机。

凭借这个成绩,点心移动拿到了上千万美元的A轮融资,公司同事欢呼之余,张磊又敏感的计划起来新的转型,“刚起步时只有三家公司能做这个事,但是三个月以后可能就变成30家,深圳、上海的设计公司进来后,甚至不止300家做这个事,还有山寨手机厂商也虎视眈眈。我们唯一强的地方是比他们早进场半年。”张磊说。

张磊觉得点心创业的初衷不是做硬件,也不想被硬件的两端挤压变成一个渠道或者营销公司,这也不是他所擅长的,而且当时的利润也逐渐摊薄。2011年3月,张磊做了一个当时不被所有人理解的决定:放弃手机OS方向,把操作系统的应用服务剥离出来,专做系统优化工具。为了做这条产品线,点心移动收购了安卓手机卫士,自己团队没日没夜的做出了27款工具。

但事实证明张磊的选择是正确的,从2011年3月点心转型做系统工具矩阵开始,一直到2014年张磊离开百度,点心移动的产品线的用户有4亿多,在海外市场的占有率排名第二,在国内排名第三,营收也达到了几十万美金一天的程度。张磊甚至略带自嘲的说:“整个点心移动操盘下来,我觉得所有的决策做得都很烂,只有这个决策做得非常好,就是做对了这一件事情。”

2012年下半年,韩国论坛上的一款手机软件引起了张磊的注意,它不仅下载量高居榜首甚至还是付费试用的,而这款软件其实就是韩国人“盗版”过去的点心省电韩语版。当时安卓系统还存在各种漏洞,但国外还没有国内这么完善的工具矩阵,仅有的软件也简陋不堪。张磊抓住这个机会,组织海外小团队,团队的增长出乎意料的快,并入百度后,这个海外产品线依然被独立保留了下来。点心省电的用户在国外超过2亿,优化大师1亿,点心甚至和猎豹一起联手“清扫”了全球的安卓市场。

其实,早在2012年张磊和徐家骏就注意到了第五代场通讯协议站的优势,但YeeCall的基础算法过于复杂,整套基础构架就搭建了三年,2014年虚拟现实方兴未艾的时候,两人双双从百度辞职,创立了YeeCall。面对创业,张磊一以贯之的思路就是要找准行业风口,做蓝海领域,“创业公司不要参与红海竞争,一定要找蓝海;但大公司一定要在红海中碾压性地干掉竞争对手,维持自己的竞争壁垒,不断地抬高它的竞争门槛。”

理想的创者者

创业再出发,张磊不再急功近利、不再受困于经济,一起都始于理想,归于情怀“最开始是发现老婆不认路,打电话也说不清楚。于是干脆在地图上叠加了一个电话。”张磊说。这让张磊再次找到了小时候第一次用螺丝刀和锤子的兴奋感,于是一发不可收拾。

也正因为这样,在做YeeCall这款产品的时候,张磊非常重视用户的真实需求和乐趣。“我们发现女生视频通话的时候,总是把自己的窗口开的很大,把对方的放的很小,就设计了美颜功能,但是我们的美颜很自然,不会过多的降低像素也不会‘蛇精脸’”。逐渐的,有很多英语老师、音乐老师利用YeeCall进行网络教学,他们就加入了涂鸦和白板功能。其他的网络电话打不通的时候,YeeCall成了游戏指挥的神器,张磊也为此加入了群组通话的功能。

工程师出身的张磊十分醉心技术研究,公司刚刚创立时,他和徐家骏两个人一起窝在50多平米的小屋子里钻研技术,他说:“做有趣的事,每天要做18小时”。经过长期的钻研,YeeCall的技术成为了国际领先水平,国际上唯一一款能在运行的地铁上保持正常通话的网络电话,移动网络丢包率达到百分之七十时照样视频聊天。现在的YeeCall已经搬进了北领地明亮的办公室,台球、吧台、无人机……涌动着欢快和轻松的气氛。但即使是这样,YeeCall团队却自今年2月连轴转到了现在,没休息过一天。张磊更是两点前没睡过,他笑称“我们几个老腊肉带着一群小鲜肉,正在做真正有趣的事。”办公室内不时能看到张磊的PS漫画,他和90后团队成员的和谐关系也可见一斑。

据张磊介绍,“我们的技术在全球排进前五,可与Skype较量,参与世界级竞争。这个行业还是蓝海,机会窗口大概1、2年。我们可能只有小半年的技术和运营壁垒。”这也是他每天工作18小时,时刻不敢放松的原因。

张磊在商业模型和盈利模式上面也有了自己的规划。个人方面会选择偏娱乐场景的方向,比如在打牌、聊天时的时候,加入一些增值服务。汲取点心移动在海外市场的经验,张磊驾轻就熟,一上来就铺了60多个国家,几个月间,留学生、外企员工口口相传、社交媒体中推荐,紧靠口碑传播就积累了大量的用户。

除了工作的越来越以兴趣为导向外,张磊在生活中也是一位重情义的好男人,他坦言,和妻子从认识到现在,从来没有吵过架、红过脸。创业成功,他最想感谢的就是家人和太太,甚至还有年仅十岁的小朋友,“现在只能抽周末陪孩子,有些惭愧”。

像多数创业者一样,张磊视自己的创业公司如孩子一般,离开百度时正好赶上他出差,一下飞机,收到内部邮件,感谢了他在这几年的贡献,同时,他一手缔造的百度移动安全部门(前点心移动)也被分配给不同的部门管理,一瞬间,他泪洒机场,哭的像个孩子。

 

经济观察报 公司部记者
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硕士研究生毕业。重点关注泛娱乐领域的IP转化、商业模式、资本运作及战略合作,同时负责连续创业者专栏的相关报道。写作方式以深度报道、分析报道、人物特稿见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