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建清和他们的时代:“我们需要的是做银行家的人,不是做官的人”
2016-05-17 16:05 来源:经济观察网 作者:文钊 编辑:经济观察网
导语:毫无疑问,姜建清出色地完成了属于他那一代银行家的历史使命。对于工商银行和中国银行业来说,这不仅是一个人的马拉松,而是一代又一代银行家的马拉松。

经济观察网 文钊/文 姜建清从工商银行的基层柜员做起,最终成为执掌宇宙大行的超级银行家,在工行行长、董事长的位置上做了16年。他所经历的16年中,中国银行业从外资分析师眼中的“技术破产”到经历不良资产剥离、股份制改造和上市,中国加入世贸带来的开放与改革红利,以及此后的中国经济黄金十年,将中国银行业送上了“奇迹创造者”的顶峰。

下过乡、插过队,当过工人,1979年进入工商银行,到2000年出任工行行长,姜建清掌舵一家银行的任职经历超过了与他同时代的几乎所有银行家。这16年是中国的银行从计划经济下的信贷机构真正蜕变为以盈利为目标的商业导向的金融机构的过程,在整个国家和这个体系中间的很多普普通通的员工都付出了高昂的代价之后,出现在我们眼前的是一个崭新的银行业。姜建清接任工行行长之时,当时普遍认为未来的3-5年是关系到工行生死存亡、兴衰成败的关键时期。2006年10月27日,工商银行在上海、香港两地同时公开上市,开创了我国“A+H”股同步上市的先河,并创造了资本市场上的多个历史之最,被称为“世纪IPO”。2006年年末,工商银行资产总额7.5万亿元,营业收入1030亿元,净利润487亿元,资本充足率14.05%。而在2004年改制之前,工商银行的不良贷款率高达24.24%,这其中还没有包括五级分类法和一逾两呆之间的“剪刀差”以及9000亿元左右借新还旧的所谓“常青藤贷款”这类潜在的不良贷款。更早上溯至1999年6月末,不良率的数字是47.5%。 

甘苦自知,不过正是这16年成就了工商银行和姜建清。姜建清是工行不良资产剥离、股改上市的操刀者,他掌舵下的16年,是这家银行脱胎换骨的16年。他将工行从所谓的“技术破产”带到盈利第一、资产规模第一的银行,从一家国内银行带到国际银行业的一员,到目前为止,工商银行的海外战略和布局在国有银行中可圈可点。他还对于网络的发展带有特别的敏感,建立了成熟的网络银行体系。

这16年,当然也是一代银行家成长与成熟的过程,他们在银行业改革的痛苦经历中重新定位银行也重新思考自身的角色和位置,这里面有那一代银行家的坚韧和智慧。姜建清是其中的佼佼者,或者也可以说,他是比较自觉和彻底地完成了这样一种转换的银行家。姜建清对风险始终保持着清醒的认识。2003年当经济过热呼声初起时,全国贷款平均增速21%,工行是13%。在中国大规模投入经济刺激计划的2009年,这家银行在2009年的年度财报中说,在增加信贷的同时,该行特别对贷款的审批采取了严格控制,并对新增贷款进行全面审核,以及时纠正错误,消除潜在风险。 

当很多人为中国银行业未曾受到2008年金融危机大的影响和伤害而庆幸,甚至一些观察者试图以此证明中国银行业比欧美银行业体系和治理要更为先进时,姜建清说, 中国银行业此次幸免于难的很大原因是这种类型的银行在中国几乎没有。其实,我们没有犯错,是因为我们根本没有下水。他警示说:“我们没有犯错的地方,恰恰是我们最欠缺的地方。我们不去学习、不介入风险领域,就根本不懂得如何管理风险,迟早有一天,当我们‘被参与’、‘被加入’的时候,就会陷入全面被动。” 

不过姜建清并非一个保守主义者,他坚信,“从全球范围看,如果工行不向海外发展,在明天与跨国银行的竞争中我们就会重现今天的地区性银行的窘境”。所以他积极推动工商银行的海外布局和并购,对南非标准银行的并购至今仍被认为是中国银行业海外并购不多的成功案例。但是姜建清有一种天然的危机意识。在2014年的一次采访中,当谈及银行业脆弱性时,他说,历史上多少家优秀银行已成过往云烟。前面所说的百年前的世界20大银行,至今只有5家尚存。世界银行业跌宕起伏的历史给我们留下了活生生的案例。  

姜建清的理想是让工行成为世界上最优、最大、最强的商业银行。也许我们可以说,在建设一家世界级的优秀的现代化商业银行的路上,他实现了一个阶段性的目标。毫无疑问,姜建清出色地完成了属于他那一代银行家的历史使命。现在的工行是一家股权清晰、治理较好、战略明晰的现代综合银行。我们应该向姜建清致敬,向和他同时代的那些银行家致敬——这个名单可能会很长,比如马蔚华、杨凯生、李仁杰,等等。如果一定要说,姜建清在这16年中留给银行业最有价值的是什么,也许我们可以回到2004年。在和普华永道的一次对谈中,当谈及工行文化建设的话题时,他坦言需要商业文化。“我们需要的是做银行家的人,不是做官的人”。当然姜建清知道这其中的挑战——他如此判断——如果说,十年是一代的话,这种文化的转变也许需要几代人的努力来解决,但并不是说因为很难,我们就无所作为,我们要努力去改变这种文化。 

毋庸讳言,包括工行在内,中国银行业正在进入一个新的阶段,这可能是银行业又一次的机会,但也可能是最大的考验。中国经济告别了狂飙突进的高速增长期,进入一个中速增长的新常态。中国银行业也已经跟两位数的利润增长说再见,规模扩张的阶段成为过去式。如果说,在经济进入新常态的同时,银行业的发展也将进入一个新常态,那么这会是怎样的一个新常态呢?去年银行业利润增幅已经接近于零,而不良率则开始连续上升。正在推动的去产能、去杠杆也可能将一部分坏账风险暴露出来,尽管这不会导致系统性风险的发生,但当潜在风险变为现实的压力,银行业如何保持稳健可持续增长,正在成为无法绕开的重大命题。

而在国际化和互联网的背景下,在利率市场化已经成为现实,银行业利差不断收窄的今天,银行业如何在创新和风险管控间找到平衡,如何管理系统性风险,也正在成为重大考验。当2008年面对西方金融体系似乎不堪一击的坍塌,我们开始重新思考我们的未来之路。在很多领域,也许我们还会以西方银行业为师,但我们也必须思考,选择怎样的成长和发展路径,才可以避免别人曾经犯过的错误,并且抓住创新的机会以及由此而来的红利呢?姜建清显然思考过这些问题。他曾经说,我们已经看到了别人是如何受伤、如何失败的。在进入高风险市场之前,中资银行的警惕性已经变得很高了,这恐怕是本轮金融危机带给中国银行业的最宝贵财富。 

不过现在要回答这些问题的,已经是他的继任者。对于中国银行业来说,是接棒姜建清和他那一代人,正在陆续走到舞台中央的又一代银行家。在金融迅速变革的时代,只有适者生存,适者就是改革者和创新者。改革与创新需要适合的土壤,需要容错试错的氛围,这有赖于体制机制层面的进一步突破,尤其是,在国有体制下如何更好地解决银行和银行家的创新动力问题,完整的制度设计显得尤为迫切。在交通银行的混改方案获批之后,我们尚未看到更新的动作,对于像工行这样的国有银行来说,想必是更具挑战性的课题。

这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对于银行业来说,非得经历完整经济周期的洗礼,才可能真正证明一家银行生存能力和健康状况。姜建清本人曾经说过,“干银行就像跑马拉松一样,不能只盯着100米、1000米、10000米,不要期待这时候的掌声响起。往往企盼这样短暂成绩和荣誉的选手是跑不到终点的。搞银行管理需要激情、耐力,当然也要技术、速度,更需要默默跑完全程才能获得成功。”对于工商银行和中国银行业来说,这不仅是一个人的马拉松,而是一代又一代银行家的马拉松。

相关文章

经济观察网相关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