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欧公投:一场缺乏政治担当的豪赌
2016-06-22 09:15 来源:经济观察报 作者:沈建光 编辑:经济观察网
导语:脱欧对英国经济而言有百害而无一利,是其内部政治领导力缺乏的体现,也是一场缺乏担当的豪赌。

经济观察报 沈建光/文 近期日元作为避险货币大涨,亲欧盟英国议员遭遇枪袭身亡等事件,显示6月23日英国脱欧公投已成为全球金融市场的最大风险点。尽管大多数经济学家与各国政要均认为英国脱欧是自毁长城,但英国最新民调结果显示支持脱欧的比例正在上升,大部分民调结果显示“脱欧”派超过“留欧”派,显示这一看似荒诞的结果发生的几率已经大大增加。

对于这一黑天鹅事件,美日央行均在最新一次会议上宣布维持利率不变,并明确表示英国脱欧公投对金融市场的冲击是二者货币政策的重要考虑因素,静待英国脱欧公投结果。而欧央行与英国央行也做出计划以防止“雷曼式”的冲击。受此影响,日元作为避险货币暴涨,英镑/美元今年以来贬值3.42%,期间对美元最差时跌破1.4。

在笔者看来,脱欧对英国经济而言有百害而无一利,是其内部政治领导力缺乏的体现,也是一场缺乏担当的豪赌。一旦发生,必将对英国乃至全球金融市场造成非常负面的影响。具体体现在:    

第一,欧盟是英国最大的贸易伙伴,脱离欧盟,英国经济必将遭到重创。当前,英国的经常账户差额占GDP比重达到5%以上,创1948年以来最高。而最近的一次政府财政盈余是在2001年,如今财政赤字约占 GDP的4%。而相比之下,欧元区经常项目盈余,公共财政赤字低于英国,二者占GDP比重分别为2.8%和1.9%。经济再平衡的需求使得英国很难离开欧盟,不难想象,一旦脱欧,情况会更加恶化。

此外,在笔者看来,脱欧者期待的“友好离婚”乐观前景也颇具理想化色彩,接下来英国面临的,是重新争取欧洲单一市场的准入与展开谈判,时间跨度或长达数十年,期间还不可避免的面临着法律,政治多重不确定因素。与英国和欧盟去年贸易额近4000亿欧元相比,免交给欧盟财政的每年80亿英镑所获得的收益不值一提,而且英国所承受的潜在损失与不确定前景难以估量。

第二,劳动力市场是忧非喜,伦敦金融城地位遭到冲击。对大量移民英国抢占本地人工作机会,推升英国特别是伦敦房价,增加生活成本是脱欧派的抱怨,但一旦脱欧成立,大量企业移出英国,金融城高端人口加快流失,也必定对国际化都市的地位造成重创,缺少高端产业吸引力的都市也恐怕难以摆脱就业机会减少,收入下降,房价下跌,信心丧失等负面冲击,进而影响伦敦引以为傲的金融城定位。

上述判断并非耸人听闻。为保持英国脱欧后的市场占有率,预计大量制造业与跨国公司或将搬离英国。根据英国《卫报》报道,一项贝塔斯曼基金会组织的调查结果显示:近三分之一的英德公司表示,将在英国退出欧盟后考虑撤离。

第三,货币贬值,股市下跌,金融动荡或将加剧。当前全球资本市场动荡加剧是对英国脱欧公投临近之下,投资者风险避险情绪增加的反应。但是在笔者看来,这远远没有反映出一旦事与愿违,脱欧小概率事件成真后金融市场可能面临的真正冲击。

考虑到英国脱欧对投资者信心的影响,其对金融市场的冲击或不亚于1992年英国退出欧洲汇率机制之时,英镑遭受的危机。1992年9月15日,英国被迫退出欧洲汇率体系(ERM),不计前期的英镑贬值,其后5个月内,英镑/美元从1992年9月15日的1.8625贬值至1993年?2月12日的1.4164,贬值幅度24%。

第四,很可能触发苏格兰脱英,政治风险进一步上升。早前苏格兰首席大臣、苏格兰民族党 (SNP)党魁斯特金表示,大多数苏格兰人希望留在欧盟,若英国最终选择脱欧,苏格兰或再次举行独立公投,争取以独立成员国身份加入欧盟。此外,脱欧之后的英国,与德国、法国的间隙已经产生,与美国的关系也尚待修复,甚至会影响早前中英的一些投资意向,无论对内还是对外政治而言,均是赔钱的买卖。

从这个角度而言,笔者认为,务实的英国人最终通过脱欧公投,从目前看还是小概率事件,但也不可掉以轻心,一旦事件朝预想相反的方向演化,还需警惕其对欧盟与全球经济的负面影响,并做好应急预案。

当然,对于欧盟来说,英国脱欧难免使其短期内受到外界对于欧盟一体化的担忧,并由于投资者避险情绪上升而引发一系列金融市场动荡。但好在当前已有一些应急准备工作出台,包括英国央行通过6月14日、21日和28日分三次执行的特殊资金操作,保证银行体系在公投前后有充足流动性,以及欧洲央行允许英国银行和清算行从英国央行借入欧元,欧洲的金融机构也可以借入英镑等等。

此外,尽管英国退出欧盟对欧洲近一个世纪的一体化进程是个沉重打击,但考虑到英国并非欧元区国家,其在欧债危机之后,与欧盟财税一体化进程的分歧便越加明显。缺少了英国的欧盟,核心国争议减少,徳法领导力与控制力增强,或许能够趁机加强财政同盟,甚至向政治同盟迈进,坏事变好事,也未可知。

而对待英国脱欧对全球金融市场的冲击,人民币汇率也难免出现异常波动,应有充分预期。综合考虑下半年美联储加息路径不确定等因素,笔者认为在9月杭州G20峰会,以及10月人民币正式加入SDR之前,维持汇率稳定仍是应对外部风险的最佳策略。同时,考虑到国内经济下行压力仍然较大, 去产能仍需迫切推进,防范汇市、楼市、股市、债市风险连锁反应引发的金融动荡,也是加速推动结构性改革和经济企稳的必要条件。

(作者系瑞穗证劵亚洲公司董事总经理、首席经济学家)

 

相关文章

经济观察网相关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