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欧”对世界的三个后果:英国政坛将面临一场大地震!
2016-06-24 17:05 来源:经济观察网 作者:陈季冰 编辑:经济观察网
导语: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现在的确没人知道。只能说,考验欧洲乃至西方领导人智慧和勇气的时刻到了。

经济观察网 陈季冰/文 年轻的戴维·卡梅伦在他首次当选英国首相以来的6年里经历了三次重大的民意考验,前两次分别是2014年秋天的苏格兰独立公投和去年春天的英国大选,他和他的保守党主流派都涉险过关,他在党内的权威也因此显著提高。但这一次,他遭遇了滑铁卢,而且看来是他自找的。

当北京时间今天中午计票结果显示英国脱欧公投局面大势已定后,有三个后果是可以预期的——

短期来看,全球金融市场将会出现持续剧烈震荡

伴随着公投计票结果朝脱欧一方倾斜,在汇率市场上,英镑一度跌至1.3305美元,创下31年来最低水平,欧元跌破1.1000美元,人民币兑美元早盘跌幅一度达到0.6%;全球股市大跌,其中日经指数跌幅超过8%,触发3年多来的首次熔断;在商品市场,纽约商交所原油期货跌5.2%,至每桶47.53美元,布伦特原油期货跌5%,至每桶48.39美元,而作为保值避险产品的现货黄金则触及近两年高点,达每盎司1328美元……

应该说,出现这种状况是在许多人预料中的。几个月来,包括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和经合组织在内的几乎所有国际组织,都警告过英国脱欧将会对英国和全球经济造成不利影响。各国央行和主要证券交易机构,也都在很早就试图作出评估并未雨绸缪,为一旦出现公投不利结果对市场造成冲击而提前做好准备。

预计英国央行行长卡尼和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都将在晚些时候发表声明,“采取一切必要的行动”保持稳定,而美联储主席耶伦在上周的新闻发布会上,也强调了对英国脱欧的担忧,她表示,英国脱欧公投是美联储在6月份的会议上决定不加息的原因之一。

在未来几个月甚至更长时间里,围绕英国脱欧的信息将始终是全球金融市场中最大的不确定因素,市场也会随着政治局势的变化反复拉锯,但英镑、欧元和全球股市的下跌注定是一个大趋势。另外,市场的波动性也可能会增强。

曾在1992年的“黑色星期三”中成功狙击英镑、迫使它贬值并退出欧洲汇率机制的资本大鳄乔治·索罗斯的预计最为悲观,他在最近发表在英国《卫报》(The Guardian)上的文章中警告,脱离欧盟将使英镑兑美元汇率下跌至少15%,甚至有可能超过20%。索罗斯开玩笑说,到了那时,英镑就变成了欧元(欧元目前的汇率差不多就在这个水平上),英国就可以自然而然地加入欧元区了。索罗斯认为,脱欧所引发的英镑危机将会比1992年自己率领量子基金攻击英镑所造成的那场危机更为惨烈。

在亚洲货币中,日元和人民币将会因为英国脱欧而走势截然相反的走势——有预测称,英国脱欧将使日元上涨超过10%,人民币和卢比下跌超过5%。

金融市场的动荡,毫无疑问会加剧正在艰难复苏中的脆弱的全球经济所面临的风险。

中期来看,英国国内政坛将会面临一场大地震

最新的消息是,戴维·卡梅伦已宣布将在今年秋天辞去首相职务。

卡梅伦以及他的得利助手、财政大臣乔治·奥斯本都主张英国留在欧盟,他们当初之所以决定举行脱欧公投,一方面是为了回应党内不同派别的压力,另一方面也是出于分化竞争对手英国独立党(UKIP)的考量——后者是强烈主张脱欧的右翼民粹主义政治势力,近年来因其极端政治理念而异军突起,抢走了保守党的不少传统地盘。

最近几个月里,卡梅伦一直在积极活动,反对英国脱欧。但他的努力失败了。

虽然卡梅伦在整个宣传活动期间一直声称,不论公投结果如何,他都将继续留任首相,然而一些分析人士和卡梅伦所在保守党的成员们认为,如果脱欧派在公投中取胜,则卡梅伦所坚持的留欧立场很可能令他的首相宝座岌岌可危。即便他不自动辞职,保守党也有迫使他离职的机制。

实际上,卡梅伦可能会在不信任投票中被自己党内的议员免去党魁的名号。这将引发一场为选出替代者而进行的激烈竞争,这一过程可能会花上好几个月的时间。英国甚至可能举行新的大选——英国法律规定每五年举行一次大选,虽然下一次大选的时间是在2020年,但在绝对多数议员的同意下可以提前召集大选。

虽说最新消息表明,已有80多位保守党议员公开声明力挺卡梅伦继续担任首相,但在富有政治魅力的党内脱欧阵营代表人物、伦敦前市长、脱欧阵营代表人物鲍里斯•约翰逊的有力挑战下(卡梅伦昔日的盟友、司法大臣迈克尔•戈夫也倒戈支持脱欧),卡梅伦显然不可能赢得自己所在的保守党半数以上议员——也就是160位——的支持。此外,内外交困的他恐怕此时也无心代表英国政府去同布鲁塞尔展开接下来的马拉松谈判。

这场脱欧公投无疑将导致保守党的分裂,同时它也是党内两颗冉冉升起的新星——鲍里斯•约翰逊与乔治·奥斯本——个人前途的一次对决。现在的结果预示着,“造反派”约翰逊将会胜出,而“保皇派”奥斯本很可能黯然退场。

英国最大反对党工党则一定会联合自由民主党、苏格兰民族党等其他主张留在欧盟的在野党对保守党政府发起猛烈攻击,他们会指责卡梅伦和他的保守党错误地发起了一次不负责任的公投,从而将英国引向歧途。

另一个不确定因素是,苏格兰是否会再度掀起独立呼声?在23日的公投之前,苏格兰首席部长、民族党领袖尼古拉·斯特金曾表示坚决支持首相卡梅伦关于英国应当留在欧盟的呼吁。但如果英国投票决定退出欧盟,那么她将举行一次新的公投来决定苏格兰是否退出英国——而一旦退出,苏格兰将以独立国家的身份重新加入欧盟。

长期来看,这次公投有可能给英国、欧洲乃至整个西方世界造成不可估量的影响,但这取决于不同人的立场

鲍里斯•约翰逊将2016年6月23日称为英国人民挣脱布鲁塞尔“枷锁”的“独立日”,而更多人则担心这一天将是“欧洲的雷曼兄弟时刻”。

接下来将会发生一系列漫长的谈判,这些谈判决定了英国退欧的大部分后果。

但有两点恐怕难以避免。

首先伦敦作为全球金融中心地位的下降。

虽然英国并未加入欧元区,但伦敦目前却是欧洲外汇及欧元计价的金融衍生产品的主要交易中心。这看起来相当反常,其原因正在于欧盟单一市场的所有便利政策都适用于英国。任何一家金融机构都可以在伦敦为28个欧盟成员国提供服务,而无需在每个国家获得监管批准。如果英国脱离欧盟,那么欧盟其他国家会与英国开展长达数年的艰难的讨价还价,不管最终结果如何,伦敦金融城都将丧失大多数与欧元相关的业务。届时,政治地位更具优势的法兰克福和巴黎将会在很大程度上取而代之。

伦敦金融城不仅是全球最重要的金融中心之一,也是英国迄今为止仍然保有巨大优势的少数经济支柱,它占英国经济总量的大约十分之一。目前近四分之一的英国金融服务业务涉及欧洲单一市场,相当于英国GDP的2%。伦敦金融中心的繁荣直接关乎整个英国经济的命运。

其次是英国与欧洲大陆的经济贸易联系,将会因脱离欧盟而蒙受重大不确定性和负面影响。

欧盟为英国提供了世界上最大的单一市场,英国对外贸易中的将近一半发生在与欧盟国家之间,欧盟也是英国最大的外来投资地。这并不是说英国脱欧以后,它对欧盟的这部分出口就会全部化为乌有,但这无疑将会使英国失去通向这一拥有5亿人口、享受世界上最高生活水平的市场的VIP门票,大大提高英国产品和服务的进入门槛,进而直接影响到英国在这方面的商业成功。

接下来,英国不仅需要同欧盟各国展开谈判(这个过程可能需要2到4年),还需要与世界上其他许多经济体重新进行贸易投资方面的谈判。这是因为,欧盟已与世界上50多个经济体达成了经济协议,作为一个单一市场成员,欧盟内所有国家都自动享有这些协议带来的权益。一旦英国脱离欧盟,那么许多国家未必会同意让英国自动享有过去欧盟的待遇。美国总统奥巴马就曾明确说,一旦英国脱欧,就需要与美国重新签订贸易投资方面的协议。这可能需要花费很长时间。

综合起来看,根据英国财政部先前的研究,脱欧将给英国经济带来“立即冲击”和“永久损害”。脱欧两年后,英国GDP将下降3.6%,失业人数将增加52万人。在更糟糕的情景下,GDP可能下降6%,失业人数增加82万,英镑下跌15%。

因此,国际三大评级机构标准普尔、穆迪和惠誉先后都已表示,退出欧盟很可能导致它们调降对英国的主权评级,而这又将引发进一步的金融动荡。

至于政治和社会领域的更大的影响,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现在的确没人知道。只能说,考验欧洲乃至西方领导人智慧和勇气的时刻到了。

相关文章

经济观察网相关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