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人保资本谭国彬:不良资产投资会是一个方向

姜鑫2016-07-12 09:32

经济观察报 记者 姜鑫 欧阳晓红 在去年笑傲金融领域江湖后,险资在今年遇到了难题,经济形势不乐观,股市疲弱、利率中枢下行,信用风险频发,高速增长的险资在资产配置上面临着诸多不确定性。

近日,保监会修订了关于险资间接投资基础设施项目的试点办法,不但简化了新政许可审批事项,还拓宽了投资空间,使得险资与保险主业的协同性进一步加深。

过去几年,人保资本在基础设施领域,特别是在交通和能源等行业,进行了深度布局。对于保险资金在基础设施建设领域的投资与运用,更是有着自己的理解。

变数之下,看千亿资金如何应对市场。经济观察报险资领军人物系列访谈之十二,聚焦人保资本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投资一部总经理谭国彬,听其诠释不一样的保险资产配置战略与战术。

经济观察报:可以介绍一下我们跟广东省政府合作的项目吗?

谭国彬:人保资本和广东省在两个方面进行了合作,一是150亿元的常规的债权投资计划,主要投向广东省道路交通基础设施建设;另外一个是广东人保粤东西北振兴发展基金,基金的首期规模是121亿。

其实粤东西北振兴基金是一个以时间换空间的概念,像广东省财政实力很强,长期来看是不缺钱的,但如果时间拉得太长,广东粤东西北与珠三角的两极分化会越来越大,地区发展不平衡,所以广东省委省政府提倡要举全省之力,快速地让粤东西北发展起来,缩小地区发展的差距。其中很大的工作量就是基础设施建设,包括交通、道路、土地的平整、城镇化等基础设施建设,需要大量的资金。当时除了保险资金外,别的资金做资本金投资都有很多限制。当时保险资金刚好是被鼓励以债权和股权方式投资基础设施建设,在广东省与人保集团战略合作框架下,我们就具体开展了与广东省的合作。

该振兴发展基金具体是人保出资60亿元作为基金的优先级,广东省财政资金出资40亿作为基金的劣后级,广东省粤财控股旗下的中银粤财做管理人出资1亿元,建设银行出资20亿元作为中间级。基金期限是9+1+1年,当时我们在顶层是严格按照保险资金风控要求来设计的,每年有一定的当期收益,有差额补齐和回购增信,有银行的流动性支持等等。人保资本参与基金的共同管理。但在基金投资决策层面,我们完全采取市场化的运作,基金管理人、基金优先级、中间级、劣后级代表组成基金的投资决策委员会,分别拥有一票否决权。在项目的立项、规划、投资建设等阶段全程介入,深度分析和锁定第一还款来源,只有符合条件和现金流回报的项目我们才参与投资,完全穿透基础资产,并且采取了项目的封闭运作,增加了项目建设期的备付金和一定的增信手段。

经济观察报:您怎么看保险资金参与PPP(Public-Private Partnership,即公私合作)项目

谭国彬:我们也参加了一些财政部、发改委召开的关于PPP的研讨会,一直在密切跟踪和关注PPP项目建设,保险资管协会也多次组织我们开展了研究讨论。我认为目前保险资金全面介入新增的PPP项目建设,还需一个循序渐渐的过程,特别是保险资金的负债特性,安全偏好,希望追求的当期收益都无法保证。同时,项目本身现金流的不确定性,使保险资金实现当期收益和到期有效退出存在不确定性,严格来讲,有一定现金流经营性PPP项目,政府无法兜底。相对来说,对于目前新建项目,其实保险资金比较适合做纯公益性的PPP项目,项目本身的投资回报和退出可以采取政府购买服务等方式来实现,收益回报和退出路径相对清晰。相对而言,保险资金久期长、追求收益相对稳定,比较适合投资已建成的有较好现金流的PPP项目,甚至长期持有,包括政府存量债务的置换等。同时,我们也希望国家相关的PPP立法和配套政策尽快建立和完善起来。我们也一直在与各地政府探讨PPP项目合作模式,目前也在推进几个PPP投资项目。

经济观察报:那我们在参与PPP项目时,如何解决上述问题,又是如何介入到项目中去的呢?

谭国彬:因为保险资金的负债特性和安全偏好,我们在PPP项目上主要采取几种策略。一是与地方政府合作,选择一些财政支持力度大政府合作,严格意义上还是要跟城镇化基金思路差不多;还有一个对于新建项目,我们与PPP项目施工方合作,组成项目招标联合体,我们提供资金,施工方参与项目承建;同时,对于已建成项目,我们也与项目运营方开展合作。

经济观察报:您对不良资产这一块怎么看?

谭国彬:2003年-2007年期间,包括在雷曼兄弟工作的时候,我从事过几年的不良资产投资和处置工作。现在保险资管协会也在组织行业关注、研究和探讨保险资金参与不良资产投资的可行性,我本人也一直在关注。特别是在当今大资管时代,不良资产的出现肯定是个常态。所以说不良资产投资怎么去介入是今后保险公司、保险资管公司值得关注的事情。除了保险资金投资的存量资产,今后还有银行、信托、基金等机构投资的资产一定会出现一定规模的不良资产。这一块其实有很多机会,包括现在银监会也在鼓励银行利用市场化的手段,消化和盘活不良资产,包括债转股等。银行可成立专业的资产管理公司来做这块业务。同时,除了华融、信达、东方和长城四大资产管理公司外,现在每个省也成立了一个省级的资产管理公司,专门从事存量资产的管理、盘活和不良资产处置,我认为其实保险公司参与不良资产投资应该是今后的一个方向。

经济观察报:您怎么看很多行业存在的信用违约情况,如何评估潜在的风险?

谭国彬:有些行业的周期性很强,说完全没有信用违约是不可能的。其实很多的信用违约都是企业的资金流动性出了问题。同时,原来政府和平台没有规范之前,可能通过借新还旧、短贷长用,政府和平台交叉举债,资金互相混用等很多方式来弥补这个流动性,但现在规范后分得很清楚了。我认为信用违约其实是不可避免,就是你在做投资的时候,还是要做实,一定要穿透基础设施资产去做,比如保险资金参与的债权投资计划、股权投资计划、项目资产支持计划等金融产品,都反复强调一定要穿透基础资产,不鼓励多层嵌套。

经济观察报:在另类投资方面,公司有怎样的策略?

谭国彬:其实现在情况都差不多,每个公司各有他的优势。对于作为人保集团名下专门从事另类投资的全资子公司,背靠人保财险、人保寿险和人保健康险,很大一部分资金是我们集团内部的,相对来讲,整个人保集团会有一个统一的风控体系。我们现在保险的另类投资绝大部分还是保险内部的资金,有少部分是银行资金、年金或基金的钱。人保资本做另类投资,我们是特别关注民生的,这跟公司本身的定位有关,目前,我们在大力推进普惠金融、支农支小投资,养老产业投资等。还有一个是在做投资的同时,要保证投资收益的同时,我们也特别注重与保险主业的协同,目前,我们在大力推进一些投贷保一体的投资。第三个方面就是做另类投资时,我们非常注重结构方面的创新。

 

经济观察报 金融市场部记者
关注证券、新三板、保险行业与上市公司相关领域,擅长深度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