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页 > 评论 > 社论 >
若实体忧伤延续,金融岂能独自偷欢
2016-07-16 08:39 来源:经济观察报 作者:社论 编辑:经济观察网
导语:当实体经济的忧伤扩散,金融又岂能独自偷欢?

经济观察报社论 金融机构成为新公布的《财富》(中文版)中国500强最大赢家。在最赚钱的40家公司中,金融机构有24家,在利润率最高的40家企业中则独享31席。这不奇怪,仅商业银行的净利润就占到前500强中盈利企业的44.3%。

如果说哪个行业赚了大钱人们反而不那么开心,有些时候甚至会觉得担忧,恐怕非金融业莫属了。对于今天的中国经济来说,这种担忧并非过虑。实业在荣枯线上挣扎,金融业却能赚到 “不好意思”。按照麦肯锡几天前发布的报告,金融业拿到了中国经济利润的80%。一个最简单的判断是,拿到这么多份额的金融业与其对中国经济的贡献不匹配。

据统计,中国小微企业约占经济总量的60%,就业人数的75%,上缴利润的40%,但是获得的贷款仅占银行贷款总量的18%。问题是,现实中又有大量的货币游离于实体经济体系之外——没有人能说明白32万亿的资管计划中有多少其实与实体经济无关,更何况一些产品设计反而加大了实体的资金成本。相比于GDP规模的增长而言,理财市场的膨胀速度令人惊叹。分业监管格局之下,同样没人能说清楚的是,风险会以怎样的方式蓄积。

不问情由地指责金融业并不公道。市场需求信号没有得到正反馈有很多原因,比如到目前为止获批执业的民营银行只有5家,第二批正在筹建中。尽管一些国有大银行宣称自己乐于向小微企提供服务,但审计署发现一些非小微信贷也被大范围地纳入统计,这是一个残酷的证明。对它们来说,那不是生意,只是需要完成的监管指标。

金融压制与金融过度同时存在,这就是中国金融的现实。二季度中国经济保持6.7%的增速,但民间投资增速继续下行,1-6月增速为2.8%。这与整体投资的反弹曲线形成了一个鲜明的喇叭口。民间投资不振有多重原因,比如很多企业不愿或不敢投资,但金融资源更多向政府和国有投资倾斜,则可能进一步拉低了民间投资的增长曲线。然而对金融机构而言,这是一种理性选择。金融供给的扭曲不仅体现于此,再比如直接融资占融资比重始终难有大的提升。

历史研究表明,金融增长在一定时期是要比实体经济的增长更快。中国银行业从技术破产到资产规模和利润水平居全球前列;证券市场从无到有,直至如今初步形成多层次资本市场。过去几十年间,多数时间是实业的呼喊催动着金融体系的变革与创新。这是一种良性互动——金融的发展促进了资本动员和配置,没有复杂金融体系的发展,市场经济的高度发展几乎不能想象。实体经济的繁荣则进一步激发着金融发展与创新的冲动。但当中国经济引擎切换,逐步减速的实体经济已无法满足金融业对利润和规模的渴望。

中国金融业更多地分享了信贷密集经济增长模式带来的红利,也受困于它可能产生的路径依赖。当金融业者倾向于借助更复杂的产品设计和衍生工具,更频繁的交易延续高增长时代,另类的金融创新和影子银行毫不意外地刻画出金融逐渐偏离实体的轨迹。在这样的金钱游戏中,金融业自身也可能会成为麻烦制造者。尚未远去的2008年金融危机,再清晰不过地说明了这一点。

当实体经济的忧伤扩散,金融又岂能独自偷欢?去产能、去杠杆不仅仅意味着实业的脱胎换骨。去年商业银行利润增速接近于零,比之三五年前30%左右的狂飙突进,这种“断崖式下跌”和坏账率的上升不正是实体经济精确的投影?金融有时或许可以不与实业同频共振,但终究还是命运共同体。所以,我们今天看到的一幕并非开场的狂欢。金融独享的盛宴正在散场,这些“牛市的孩子”必须放下身段寻找与实体经济一起成长的新机会。

 

相关文章

经济观察网相关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