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探秘乐视终端:架构、资本、供应链与内部交易的真相

冯庆艳2016-07-16 08:36

经济观察报记者 冯庆艳“硬件是商业逻辑的躯壳,生态服务是商业灵魂。”乐视移动负责人对经济观察报如是说。

乐视产品的背后,是基于乐视生态模式的4层架构(平台、内容、终端、应用)以及三核驱动(大屏生态、手机生态、汽车生态),乐视拥有硬件收入、内容收入、广告收入、应用分成收入四重盈利模式。在乐视的故事里,四重的盈利模式最终将让乐视彻底摆脱行业旧有的对硬件利润的依赖。

但无论如何讲述,终端的硬件是乐视帝国回避不开的领域。可以说,贾跃亭缔造的乐视帝国里,终端是大厦的地基,平台、内容、应用都要靠强大的终端来支撑。这个终端涉及到的产品包括电视、手机、PC、平板、汽车、智能硬件等。

到目前为止,做出规模的只有电视和手机,PC、平板没有开发产品,汽车和智能硬件均在前期融资或小批量销售阶段。

不过,在独特的生态模式的故事中,乐视终端的业务,由一群纷繁复杂的公司网络来运作,而其具体架构、投资布局乃至供应链等的独特逻辑到底是什么,在这个纷繁复杂的公司网络背后,又隐藏着什么样的故事?

架构

如我们在上一篇报道(《乐视是谁》,经济观察报2016年6月20日刊)所说,乐视控股(北京)有限公司(下称乐视控股)是乐视帝国的金字塔尖,而乐视网信息技术(北京)股份有限公司(乐视网,300104)则是贾跃亭布局里的上市公司。北京百乐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下称百乐文化)则是贾跃亭缔造乐视帝国的另外一个重要平台。

未上市部分的业绩数据信息并不对外公开,而乐视网则是要向公众定期公布详细业绩数据。或许正因为此,乐视给人的印象总是影影绰绰、并不清晰。

在终端板块,有属于乐视控股旗下的资产,有属于乐视网旗下的资产,期间关联交易诸多,难免有让人感觉纷繁。

作为乐视终端板块的关键产品,乐视电视由乐视致新电子科技(天津)有限公司(下称乐视致新)主导生产。

乐视致新是乐视网的控股子公司,乐视网持股58.55%,其他股份被乐视控股、鑫乐资产管理(天津)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北京贝眉鸿科技有限公司瓜分。

乐视致新旗下,还设立了一家全资子公司,乐视致新电子商务(北京)有限公司(下称乐视致新电子商务),这家公司销售前者的产品。加上去年底成功以18亿元入股TCL多媒体。如此,乐视电视从上游采购、生产到下游销售自成一体。

乐视致新的发展可以追溯到2012年。这年的年初,梁军从联想入职乐视,担任乐视网副总裁兼乐视TV事业部总经理,六个月后,事业部从乐视网分离,成立乐视致新。

如今,乐视致新除了电视及配件、乐视盒子外,还负责孵化类似于“乐小宝”、乐视超级头盔等智能硬件,这个路径就是复制了乐视手机的发展模式。

乐视手机最早孵化在乐视致新,和电视业务线有所重合,直到原联想集团副总裁冯幸加入,2015年1月28日,冯幸正式加入乐视的同时,乐视移动智能信息技术(北京)有限公司(下称乐视移动)揭牌。

乐视移动是乐赛移动科技(北京)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而后者的唯一股东为乐风移动香港有限公司(下称乐风移动)。公开资料显示,乐风移动的股东包括乐视网董事邓伟、乐视网副总经理贾跃民,最初是为乐视移动公司融资搭建的资本平台。

事实上,早在2014年5月,乐视移动便注册成立了,这个过程中,手机业务逐渐从乐视致新剥离,注入乐视移动,去年底,乐视移动才正式宣布独立运营。

乐视移动与乐视网的关系,则为受同一控制人控制的关联方。2015年的乐视网年报显示,两者存在大量的关联交易。

在手机产品的布局上,除了冯幸掌舵的乐视移动,乐视控股在2015年10月注册成立了全资子公司,乐视移动终端投资(北京)有限公司,该公司与自然人段炜、极客(深圳)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一起,投资了深圳众思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深圳众思科技)。

深圳众思科技法定代表人是吴世敏,他原来是华为前北京研究所所长。无独有偶,华为荣耀总裁刘江峰辞任后,不仅创造了Dmal-lO2O平台,还在2015年5月份,以众思科技CEO的身份,出席了一家乐视投资的游戏公司的硬件发布会。众思科技目前团队成员主要来自华为,且今年4月底,刘江峰已参与到公司的经营决策中。

据了解,众思科技将从事智能手机、穿戴、家居、机器人等智能硬件产品的研发和销售。未来乐视致新孵化智能硬件的功能,是否与该公司相关业务进行一个整合,仍是一个未知数。

通过并购,乐视手机板块纳入了酷派(02369.HK)。

乐风移动自去年至今,连续两次入股酷派集团,终于成为后者第一大股东,成功入主曾经的手机第一阵营“中华酷联”之一的酷派。

与乐视致新一样,乐视移动同样设立了一家全资子公司,名称为乐视手机电子商务(北京)有限公司(下称乐视手机电子商务),负责乐视移动生产的产品销售。

这些产品销售平台,和在乐视网上市部分一起,共同形成了乐视帝国的销售平台。

乐视商城是乐视网的核心销售平台之一,这个平台归属乐视电子商务(北京)有限公司(即乐视商城),乐视网持股30%,乐视控股持股40%,其将40%的表决权交给了乐视网。另外30%股份由贾跃亭的百乐文化通过乐荣控股(北京)有限公司间接持有。

在终端销售方面,还有一个在企业级用户的布局,乐视网直接持股20%,与新余智达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等合资成立了北京智驿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王征任乐视新成立的商用事业部负责人,为酒店旅游、军政系统、物流产业、广电系统等领域的企业级用户提供运营服务。

资本

贾跃亭的乐视系,缔造了一个令人震惊的有交易的朋友圈,包括郑海若的富邦系、李侨峰的硅谷天堂、夏鼎湖安徽中鼎系、李开复的创新工场系,乃至马云、阚治东、王思聪……

聚焦到智能终端,乐视致新天津的合作伙伴里,有一家公司叫北京贝眉鸿科技。这家公司的法人为汪华,与创新工场同处一屋檐下,是创新工场系的投资公司。公开资料显示:汪华生于1978年,毕业于美国斯坦福大学。是创新工场创始人、管理合伙人。

乐视致新的另一股东,鑫乐资产管理(天津)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其法定代表人、执行事务合伙人为乐视互联科技发展(北京)有限公司(下称乐视互联),乐视互联在乐视系扮演了独特的角色,管理了一批资产投资管理等的有限合伙企业,进入了包括电商、房地产等多个领域,曾投资过乐视移动的北京锦一资产管理中心(有限合伙)、北京锦天资产管理中心(有限合伙)均在其管理下。

乐视互联2014年5月股东做了变更,变更之前股东为乐视控股,变更后为赵凯和张榕两个自然人。赵凯现任乐视网董事会秘书一职。张榕还是乐视互联、北京网酒网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等的监事。

值得关注的是,自成立至今,乐视移动的股东也变更了多次,最早法人股东为乐视网、乐视控股、乐视致新,2014年12月,股东在原有基础上增加了上述提及的,北京锦一资产管理中心(有限合伙)、北京锦天资产管理中心(有限合伙),这意味着张榕曾作为乐视的合伙人,短暂投资过乐视移动,而到了去年3月,法人股东又变更为乐视网、乐视致新、乐风移动科技(北京)有限公司,今年4月25日是至今最后一次股东变更,乐风移动成为其唯一股东。

正在筹备新一轮融资的乐视致新,对融资并不陌生。早在2013年4月乐视网发布公告,乐视致新获得3.37亿元融资,除了乐视网、乐视控股,富士康旗下子公司深圳冠鼎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下称深圳冠鼎)也对乐视致新增加融资1.3亿,并持股20%。而2014年6月乐视网再发公告,乐视网、鑫乐资产管理(天津)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对乐视致新增资,乐视控股、北京贝眉鸿科技、深圳冠鼎放弃优先认缴出资的权利,股权被稀释,深圳冠鼎从 20%降低为15.24%,北京贝眉鸿科技从1.02%降低至0.78%。

值得关注的是,从持股20%到15.24%,再到如今深圳冠鼎已经不在乐视致新的股东之列。

面对烧钱的智能终端板块,在不断引入外部资本之时,贾跃亭也不断大手笔并购投资。去年12月11日乐视网公告称,乐视网通过乐视致新在香港设立的全资子公司,以约18.17亿元入股TCL多媒体,成为后者第二大股东。

6月17日酷派集团发布公告称乐视控股旗下的乐风移动香港有限公司收购酷派集团股份成为其第一大股东,乐视两次入股共花了30.8亿元,持股28.9%。

更早前的2015年年报称,报告期内,公司重要子公司以及关联方与重庆市政府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在云计算与大数据、大屏智能终端代工生产、金融等多个方面达成深度合作。

供应链

富士康不仅早前入股乐视致新,而且还是乐视电视一直以来最主要的代工厂。这是2012年6月贾跃亭利用引荐仅用5分钟说服郭台铭的后续佐证。

2012年贾跃亭提出做互联网电视,遭到内部强力反对,而且彼时贾跃亭想在亦庄自建生产线,后搁浅,这也侧面说明一个视频网站企业跨界到家电制造业的难度,而寻找实力强大的代工厂成为关键一步。后续才有了贾跃亭的掌故:在遭到富士康高管“闭门羹”后,在一次会议上巧遇郭台铭并利用短短的5分钟,说服了郭台铭。故事的真实性无从证实,但这从侧面反映了富士康之于贾跃亭的关键作用。

继富士康深圳宝安和湖南衡阳基地之后,2013年9月16日,乐视TV·超级电视烟台富士康生产基地投产,专门为乐视生产60英寸液晶电视,乐视40S、50S等由冠捷及其他代工厂生产,包括设计谷、冠捷青岛基地、山东潍坊的歌尔光电、浙江嵊州的天乐数码以及广东惠州的TCL都为乐视提供过加工服务。虽然生产厂商有多个,但所有电视的制造商都标着“乐视致新”,显然这是乐视内部电视生产销售的唯一主体。

去年底,乐视砸18多亿元,与原本对手的TCL多媒体结为“秦晋之好”,宣布双方以股权为纽带,互相深入合作,其用意是什么?而业内人士对经济观察报分析,除了对外公开的双方代表的互联网+制造业的深度融合,乐视此举另一大用意是从华星光电购买液晶面板,保证供应链完整稳定;而TCL为其面板找到一大稳定买家。占电视成本60%以上的液晶面板采购难题,一直是中国传统家电企业之痛,乐视也不例外。早前乐视与夏普曾因是否采用夏普十代线液晶面板而打口水仗,乐视称其面板来自于鸿海与夏普共同运营的子公司,而另有消息称,50S以下面板主要采购自冠捷与LG合资公司。

在乐视手机板块,代工厂则包括了联发科、仁宝、和硕等。乐视移动在冯幸掌舵下,乐视手机硬件的卖点,一是全金属,二是无边框,而软件卖点就是乐视体育、乐视商城、乐视网内容及平台账号等以及手机和电视互相串连。

贾跃亭通过不断积聚手机明星团队来实现手机落地。包括魅族副总裁马麟、联想副总裁冯幸、华为荣耀总裁刘江峰等,如今的乐视手机已有三支舰队:冯幸的乐视移动、刘江峰的众思科技、资本并购的酷派集团。

乐视通过并购成为酷派第一大股东之后,6月23日,酷派集团发布内部信,正式公布酷派未来发展的方向。内部信中提到,乐视入主酷派后,酷派管理团队不变,Coolpad和ivvi品牌将在既定战略基础上进一步引入互联网生态模式。酷派总裁李斌表示,将继续发展线下渠道,加强线上销售能力,提升产品及品牌竞争力,构建基于生态模式下的厂商一体化模式。

乐视移动负责人对经济观察报称,成为酷派最大股东,对乐视的生态手机战略至关重要,乐视与酷派的战略、人力、技术、品牌、产品、专利、渠道、全球化等资源的整合将进一步加快。

“乐视成为酷派第一大股东,将强化行业话语权,并影响手机行业格局。乐视+酷派的生态化反,或将打造中国最强的手机组团。”乐视移动上述负责人说。

不过,来自奇虎360的人士称,360与酷派之前共同成立了奇酷手机。奇酷手机“吸收了酷派手机的精化部分”,包括研发、设计、产业链管理等关键人才。“酷派只剩下品牌和一些工厂。”

无论如何,乐视看上去在谋求对手机制造方面更多的话语权。今年6月份,乐视与重庆市政府、富士康和智慧海派两大知名企业合作投资电视和手机生产基地,另外,乐视移动与和硕旗下的旭硕科技(重庆)有限公司就超级手机生产项目签订合作协议,今年3月底,重庆市第一条智能电视整机生产线——富士康乐视智能电视生产线正式投用,年内目标产量100万台。

内部交易

贾跃亭提出“平台+内容+终端+应用”的生态模式,并且以生态贴补硬件,甚至于硬件免费。

乐视电视和手机都宣称“低于量产成本定价”,一位手机代理商对经济观察报说,网上炒价格很低,网上的卖价,实体店进价都不够,所以只是因为客户点单要乐视手机,我们才会按进价销售,纯粹为了维护客源。

乐视终端通过线上和线下渠道进行销售。

线上方面,渠道包括自有的乐视商城、第三方平台(天猫、京东)的旗舰店等。

线下方面则包括了运营商、LePar,迪信通等传统3C渠道;国美、苏宁等大型实体店;乐视也采取了代理分销的模式销售手机。

不过,由于乐视手机的收入构成非常复杂,包括了硬件销售收入、会员费等。因此,乐视手机销售的结算亦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过程。

制造手机的并不是销售主体。以乐视商城为例,乐视商城是乐视在电视、PC、手机、平板等各个端口的官方线上销售平台,乐视网持股30%、乐视控股持股40%。在这个平台上销售的乐视手机、电视产品,采购自乐视移动、乐视致新。

乐视移动的手机产品,大部分是通过旗下全资子公司乐视手机电子商务进行销售。

乐视致新的电视及配件等产品同样是如此。

京东商城自营的乐视旗舰店显示的授权方也佐证了这一销售路径。京东自营的乐视超级电视旗舰店展示区显示,授权京东的主体为乐视致新。京东自营的乐视手机旗舰店授权源自“乐视手机电子商务公司”。

乐视的LePar亦成为主要渠道乐视商城官网显示,截至7月7日,全国已经拥有5000余家LePar实体店。

乐视致新和乐视手机电子商务公司并非乐视网的全资子公司。这就引出了一个结算问题。乐视网的年报为我们透露了部分这些内部交易的信息。

2015年乐视网关联交易信息显示,乐视网从关联方采购商品或接受劳务金额最大的便是,乐视移动和其全资子公司乐视手机电子商务。乐视移动约为3.46亿元,性质为会员分成及货款,乐视手机电子商务为17.72亿元,性质为货物采购。

乐视网对关联方销售商品或提供劳务金额最大的,也是乐视移动和乐视手机电子商务,其中乐视移动约9.71亿元,性质为会员、广告、技术使用费收入。乐视手机电子商务约1544万元,性质为技术使用收入。

从数据来看,乐视网、乐视移动、乐视手机电子商务直接的收入并不匹配。

乐视移动及旗下的电子商务公司,自乐视网获得了21亿元的收入,而其又通过支付广告费、会员费等,又支付给了乐视网9.8亿元。单从与乐视网的收入看,乐视移动体系的净收入是11亿元。

不过,由上两组数据可知:乐视移动在乐视网打广告,乐视网则自乐视移动、乐视电子商务采购手机进行销售,销售的手机产生的收入中,很大部分成为了乐视网的会员、广告、技术使用费等收入。

这个复杂的结算,构成了一个典型的乐视式收入模型。这是贾跃亭构建的硬件收入、内容收入、广告收入、应用分成收入四重盈利模式的一个实战案例。收入模式非常清晰,但是收入如何在上市部分、非上市部分分摊,并没有详细的数据。

结算的细节,没有更多的信息披露。很多数据我们只能粗略的估算。

乐视手机电子商务的产品主要是手机,而乐视手机的价格范围为799至2099元不等。从京东乐视手机旗舰店的评论数看,899元与1099元的用户评价数最多。若以单台手机价格1千元为基准,21亿元收入假设全部都是销售手机的收入计算,则对应的是200万台手机的销量。这200万台手机对应11亿元的净收入,乐视移动体系从每台手机中销售的净收入是550元。乐视网则通过广告和会员费,每台手机获得了490元的收入。

这个算法不一定准确,但大体反映了可能的收入水准,显然对于乐视移动而言,这个收入水平是很难覆盖成本的。

确实,即使有渠道的完善和硬件销量飙升,智能终端的亏损额度却越来越大。以电视终端运营主体乐视致新为例,其在成立的第一年,就亏损了1502万元;2014年,亏损额达到了3.86亿元;到2015年,亏损额已经放大到了7.31亿元。

2015年乐视网年报显示,终端收入60.89亿元,在营收中占比近一半,但81.86亿元的终端成本,意味着其终端业务出现了20.97亿元的亏损。

不过亏损总是需要弥补的,从现金流上看,亏损的窟窿要么通过资本金,要么通过负债去填补。近期传来,乐视手机对供货商的货款将账期从90天延长至180天的消息,不过,这个消息后来遭到乐视控股副总裁暨亚太区执行总裁莫翠天否认。

4月14日“硬件免费日”上,贾跃亭宣布视获得超20亿元的会员费收入,试图证明硬件免费、价值重构的正确性。

今年6月16日,深交所对乐视网存货等飙升等问题进行了问询。在乐视网的年报中,公司存货由2015年期初的7.38亿元增加至期末的11.42亿元,其中库存商品由期初的4.1亿元增加至期末的10.7亿元,而根据2016年第一季度的财报显示,存货余额为15.95亿元,深交所要求乐视网解释2015年及2016年第一季度库存商品增加较快的原因等。

战争远没有到结束的时候,而乐视终端板块的融资也正入高潮。只是,智能终端不断掀起融资热潮之时,该板块亏损额度也不断加大。

继巨资入股TCL多媒体、入主酷派等大动作之后,7月14日有消息称,乐视超级汽车即将完成首轮融资,乐视致新新一轮融资正在进行中。此前的7月7日,乐视虚拟现实部门对外确认,正在进行一轮3亿元融资,另外,今年3月刚A轮融资10亿元的乐视云又掀起A+轮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