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总经理陷离职传闻 “另类”兴全基金行至路口

徐唯佳2016-07-23 07:29

经济观察报 记者 徐唯佳 7月中旬,基金业内流传兴业全球基金(亦简称“兴全基金”)总经理杨东已在办理离职流程,该公司将由履新不久的董事长庄园芳全面负责。

对于上述传闻,兴全基金反应迅速,于传闻发酵当天就发布澄清公告,称“今日有媒体报道称兴业全球基金近期有高管人事变动,该信息属不实传闻,特此澄清。”

经济观察报记者致电杨东求证离职事宜,他在电话那头表示:“这个公司已经统一回应了,我不方便说什么了。”

曾在2007年A股6000点高位以公开信形式警示风险,让投资者理性谨慎的公募老将杨东,被赞誉以“业界良心”。2003年其创办兴业全球基金,至今已是第13个年头。他掌舵的兴业全球,以稳定发展不追求规模的标签,在基金行业中占据着一席之地,同时其身上又存在投资与规模发展的争议。

“当一家公司总经理成为‘吉祥物’一样摆设时,走只是时间问题。”一位业内人士在自己的朋友圈中感叹。

新任董事长庄园芳将带领这家“另类”公司如何发展,兴全基金站在了新的路口。

争议兴全基金

公开资料显示,杨东生于1970年,毕业于复旦大学1988级数理统计本科。他的投资生涯始于兴业证券,曾在1992年到2001年连续十年间,为兴业证券自营部门创造了持续盈利无一年亏损的战绩。2002年,他开始筹备组建兴全基金 (彼时公司名称为“兴业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担任总经理一职,并执掌至今。

杨东最为外界所称道的事件是,他曾分别在在2007年和2015年市场处于高泡沫阶段以公开信的形式呼吁投资者考虑下跌风险,冷静面对市场,上述行为被称为业界良心。

不过,相对于各家基金公司争相发行新产品抢市场、拼规模,兴全基金的发展则颇为“另类”,而且颇具争议。公开信息显示,近些年兴全基金每年只发行一两只、不超过三只产品。至今该公司旗下管理着17只公募产品。

从业绩表现上看,天相最新一期数据显示,兴全轻资产以185.42%的净值增长率傲视群雄,年化收益率达到35.9%;兴全基金旗下唯一的分级基金兴全合润近三年实现了171.88%的净值增长,年化收益率18.57%;兴全商业模式近三年的净值增长率达到156.21%,年化收益更是高达27.68%;兴全有机增长则同样在三年间实现净值127.42%的增长,年化收益15.32%;兴全趋势投资三年净值增长97.35%,年化收益率25.71%。而同期上证指数只是从2044.92点上涨至3043.56点,涨幅只有48.84%。

不过,虽然业绩表现良好,但是,兴业全球基金最近几年在几次股市黑天鹅事件中频频“踩雷”,其投资选股能力因此而受到质疑。2011年受创的“瘦肉精”事件的双汇发展、“血站叫停”的华兰生物、“业绩造假”的紫鑫药业、“与山东步长解除协议”的中恒集团、“致癌门”的哈药股份,均是兴全基金的重仓股。2012年及之后,比亚迪、金陵药业、青岛啤酒、全柴动力以及熔盛重工等“地雷”也被兴全基金悉数“踩中”。

此外,从公司发展的层面看,虽然杨东和他所在的兴全基金赢得良好的口碑,公司行业规模排名却踯躅不前。

东方财富Choice数据显示,2014年之前兴全基金规模一直徘徊在行业25名之后,但直到2014年9月,凭借与兴业银行合作钱掌柜货币基金业务,而使兴业全球管理规模首次超过千亿。至2016年6月30日,兴业全球基金规模排在第18名,较2015年末上升3个名次;基金规模达1248.62亿元,环比增长10.43%。如果剔除货币基金,银河证券基金研究中心统计显示,截至今年二季度末,兴全基金全行业资产管理规模排名仅位列行业第24。

今年1月份,兴业全球基金专户投资部副总监吕琪通过其微信朋友圈提示风险,“建议有其他投资渠道的客户赎回,今年本人管理产品大概率不能赚钱。”虽然其本人和兴业全球基金澄清非公司观点,但证监会还是因此对杨东采取了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监管措施。此后,吕琪也被公司撤职并受到经济处罚。

在规模至上的基金行业内,向投资者屡屡公开提示风险甚至鼓励赎回,似乎与基金公司追求规模扩张以及为股东赚取回报背道而驰。

兴全的下一个时代?

兴全基金真的是一家好公司吗?也许在不少渠道和外界看来,这是一家不追求规模,有着良好投资业绩,团队稳定,热衷于公益事业的公募基金中的好同学。但在记者采访的多位基金公司高管看来,上至兴全总经理杨东,下到渠道销售人员,在同行眼中都是较为“另类”。

在他们看来,一家以职业经理人为管理团队的公募基金,追求利润最大化是天然的职业属性。“如果拿着股东的薪水,却追求无为而治,岂不是高薪养闲?”一位基金公司高管如是称。

此前,亦有传言称,杨东与大股东曾就股权激励未达成共识。“我们跑渠道很少看到兴全基金的销售人员,公司不追求规模,所以也没有给他们压力,而市场部的人整天忙碌于公益活动,成立至今发行基金的数量甚至不及个别公司一年的发行量。”一位基金公司人士称,这些也许能给公司带来良好声誉,但却使得贴上兴全基金标签的员工在行业中的价值并不高,“这个行业如果缺乏狼性文化,很难生存。”

来自专门从事于金融人才招聘的某猎头公司副总经理王晓全向记者表示,一直被媒体诟病的基金行业高流动性在他们专业人士看来,却是行业欣欣向荣的标志,“高流动性背后是高竞争下的高淘汰率表现。”

众所周知,国外已发展近百年的共同基金业人员流动率较低,而国内公募基金经理平均任职周期不到2年,其中优秀的基金经理或者“奔私”,或者被其他公司挖角,亦不乏因业绩不达标被公司主动劝退的投资人员。

在王晓全看来,每个行业在不同发展阶段人员流动速率不尽相同,“不能简单得把国外业已成熟的共同基金业拿来类比尚处于朝阳行业的国内公募基金。”

公募基金行业经历了一波又一波的离职潮洗礼,但公募基金行业成熟的人才培养机制为行业输送了大批的投研人才和基金经理,且年轻的基金经理管理业绩并不落后于人,任股市起伏,公募基金依然是广大中小投资者和机构最信赖的资产管理机构。

2014年,兴全基金副总经理兼投资总监王晓明辞职“奔私”,2015年高管杜昌勇及明星基金经理陈扬帆离职。此次被传离职的兴全基金总经理杨东,无论离职与否,却是行业一个缩影。

对于基民而言,可能失去一位在未来市场高点时敢于说真话的公募基金高管;对于兴全基金而言,或许未来逐渐步入“后杨东”时代。

今年5月9日,兴全基金对外发布公告称,庄园芳担任公司新一届董事长,接替原董事长兰荣。这一人事任免普遍被认为是为杨东离职进行铺垫。“一般而言,大股东委派的下属公司董事长要么是兼任,要么是已处于半退休状态的人物,而庄园芳却是兴全股东方兴业证券身居要职的少壮派高管代表。”一位熟稔兴全基金的内部人士向记者表示。

所以,即便在杨东离职消息爆出伊始,兴全基金就以正式公告形式否然该传闻,但业内多位公募大佬,包括一位从兴全基金离职另立门户的投研人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都坦言杨东离职或只是时间问题。

资料显示,在履新兴全基金董事长一职之前,庄园芳历任交易业务部干部、交易业务部总经理助理、交易业务部负责人、证券投资部副总经理、证券投资部总经理、投资总监、副总裁,拥有丰富的投研经验和管理经验,主管兴业证券研究、机构销售、固定收益、自营等多项业务。

作为证券投资领域的老将,庄园芳将带领兴全走上怎样的发展路径?在任职兴全董事长后,庄园芳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高度认同兴业全球基金的经营理念和思路,公司发展并不需要急于求成和全面开花。并表示,接下来会投入更多精力帮助兴业全球基金与兴业银行、兴业证券之间发挥更高效的协同效应,一起开发更有效率的互联网金融服务。此外,探索并完善长效激励机制,应对人才竞争压力,留住核心人才也是工作重心之一。

 

经济观察报 金融市场部驻华东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