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卖出阿里巴巴、买进ARM 软银孙正义为何要开始一场豪赌?

冯庆艳2016-07-23 07:35

经济观察报 记者 冯庆艳 “这次投资很孙正义”,外媒如是评价道。

一位熟悉软银的企业人士对经济观察报称,“这体现了孙正义惯用的激进投资模式”。当上一个软银史上最大笔投资带来巨额债务压顶之时,眼看自己多年缔造的信息技术投资帝国传奇不再,即将退休的孙正义却以更大规模投资芯片设计公司英国ARM的手笔,来宣誓自己的“王者归来”。

这次并购拟斥资243亿英镑(折合约320亿美元)溢价43%,且在软银自身背负债务约1120亿美元的当口,不仅突破了软银投资史上最大记录,更是以科技界大手笔投资的典型案例,与DELL收购EMC、Arago收购Broad-com、微软收购LinkedIn等比肩。

更让人震惊的是,即将60岁退休的孙正义放弃退休重回“战场”,做出的决定就是调整软银架构,将以往最成功的互联网领域投资的大笔资金撤出转而投入物联网领域。目前软银集团董事会已经批准收购交易,只待ARM公司股东大会和英国相关机构批准这一交易。

而在此之前,软银已经出售阿里巴巴部分股权套现100亿美元左右、出售日本游戏公司GungHo股份,有报道称还在谈判出售芬兰游戏公司Supercell估值可能37亿美元的股份……

一边是巨额的债务压顶,一边却是频频出售与并购的大手笔资本腾挪,老骥伏枥的孙正义能否靠对ARM的投资,让犹如互联网时代红利收割机的软银,再次成为下一个物联网时代的“赢家”?

“一拍即合”背后

曾经软银对美国Sprint的收购是日本公司对外国公司规模最大的收购交易。而如今对ARM的收购意义则更加不同。

孙正义在上一次Sprint控股权抢购案中,击败亿万富豪、Dish董事会主席查利·埃尔根,这一次如能成功收购ARM,无疑证明着他再一次击败了另一家著名的公司苹果,因为五年前苹果曾试图以80亿美元收购ARM,但未能成行。

五年前苹果欲收购ARM之时,是手头有417亿美元现金的金主,面对营收不到6亿美元的ARM,似乎胜券在握,但ARM当时的CEO伊斯特却决然拒绝称,“谁都没有收购ARM的必要。这是本公司商业模式的意义所在”。时隔五年,ARM董事长Stuart Chambers却公开表态称,公司董事会认为,软银提出的收购条件对公司股东是具有吸引力的,不仅能为股东带来足以反映未来价值的丰厚现金回报,同时也让该公司能继续在英国的商业体系中扮演重要角色,并持续发展最新科技。

缘何拒绝苹果的ARM,在五年后的今天会与软银一拍即合?

ARM的CEO西蒙·希加斯一语中的,“一是每股17英镑的收购价格较为理想,二是ARM与软银对未来的看法一致”。

软银从最早投资互联网、游戏、宽带、固网、移动再到如今频频出手布局的物联网,其一贯延续着大胆激进的投资风格。虽然之前的两年间,孙正义从谷歌以三顾之礼请来的接班人阿罗拉让软银从攻转守,短暂地失去了此风格。

而原本明年将是孙正义早前设定自己退休、阿罗拉上位的时间,但今年6月却出现了戏剧性的颠覆,因为孙正义告诉阿罗拉“自己打算继续担任社长”。于是,那个科技投资帝国一直激进大胆的脸谱,将随着孙正义的延迟退休而持续下去。

如今ARM创始人依然认为,ARM被软银收购是“英国科技业的悲哀”,因为他觉得它是一家“决定下一代微处理器架构的英国公司,该架构将被用于所有的下一代手机以及意义更加重大的下一代互联网。”

但这也正是孙正义所看重的,孙正义认为收购ARM 标志着软银的转型,从传统的移动/互联网行业转型为IOT(物联网),收购ARM 是一项早有准备的长期投资。

上述业界权威人士对经济观察报分析,孙正义看的是未来十年的发展潜力,而根据以往的投资成绩,孙正义的眼光还是比较独到准确的。

作为靠授权芯片设计架构IP的独特商业模式发展起来的ARM,创立于1990年,位于英国剑桥,公司所设计的微芯片被广泛用于智能手机,其中包括苹果和三星的产品,目前共有超过3000名员工。

它的竞争对手英特尔自己研发处理器,在自己的工厂制造,以向整机制造商高价出售处理器获利;而ARM只研发统一的处理器架构,授权给各家芯片设计公司自行研发处理器,再找第三方代工厂制造,ARM只收平均不到1美元的授权费。这种模式让其在智能手机迅速发展起来,同时获得了无可替代的地位。根据业界预计,ARM占据了智能手机、平板电脑IP核99%的市场份额,而英特尔以及其他公司占比不到1%。“ARM在手机端的市场占有率碾压英特尔。”一位手机企业内部人士对经济观察报称。

截至目前,ARM向全球250多家公司出售了800多个处理器许可证,ARM架构在95%的智能手机、80%的数码相机以及35%的电子设备中得到应用,总共销售了超过200亿个基于ARM架构的芯片。

不过,ARM最主要的投入是人力成本,而且研发创新产品迭代,需要持续大量资金投入,数据显示去年ARM投入在研发方面资金的增加占全部新增运营成本的65%,所以靠上软银这棵大树,便可解除后续大笔研发投入的“后顾之忧”。

另外,软银作为投资型企业,与五年前同样现金充足的苹果收购ARM不同,苹果有可能以收购ARM来打击自己的竞争对手,比如诺基亚、RIM、HTC等,而ARM被收购之后,也同样意味着大批客户可能被苹果撬走,而软银却意在未来无限增长潜力的物联网领域,抢占投资制高点,显然格局和境界与苹果截然不同。

但外界担忧的是,千亿美元负债压顶之时,320亿美元收购ARM的资金来源如何化解?

资本大腾挪

在阿罗拉离职之前,已经有孙正义收回公司控制权再战物联网时代的信号。

今年3月份孙正义对软银整个集团的架构重新调整,分为两大块,一块为日本国内业务,重点是电信业务,专注移动业务,预计未来增长缓慢,一块为海外投资业务,并且投资方向从原来的互联网、电信等转移到机器人、物联网、人工智能等领域,预计未来增长快速。

孙正义24岁时曾立志“要掀起一场信息革命”,于是他用了35年以投资的模式缔造了一个传奇的信息技术帝国,其中不乏经典案例,比如几千万美金投资阿里巴巴,成为其第一大股东获得估值最高约700亿美元的收益,另外1995、1996连续两次投资雅虎,2003年投资盛大,都获得无数倍的收益,这都是以超前的战略眼光用小投资赚大收益。而当年用150亿美元收购日本沃达丰、2013 年以220亿美元买下美国第三大通信商Sprint,则是大手笔投资魄力的显现。

孙正义的软银曾被看作是管道化模式,就是在全世界范围做调查及时掌握用户的需求,开发出迎合客户需求的商品,当然它主要靠投资方式实现。投资日本沃达丰便是典型案例之一,收购后采取价格战并于2008年获得日本销售苹果iPhone的独家代理协议,最快缩短与竞争对手的差距,从而在日本电信业站住脚跟。

而早在上世纪90年代到本世纪初,互联网时代还未到来之际,孙正义却投资了大量的互联网初创企业,中国的有阿里巴巴、盛大、人人网等等。他用极少的投资资金赚取了无数倍的财富和所投公司的控股、参股权。

但就在雅虎让孙正义失望的同时,收购后的Sprint表现更让孙正义投资界“赌神”的名誉大受损伤。此时的软银正遭受Sprint的业绩拖累,截至今年3月底,软银付息负债为11.9万亿日元(1120亿美元),其中Sprint就占4万亿日元。目前,软银净债务相当于核心利润的3.8倍。因债务过于庞大,美国评级机构穆迪已把软银的长期信用评级降至垃圾级。

不仅如此,2014-2015财年,Sprint出现15亿美元亏损。美国雅虎的经营持续恶化,日本雅虎准备与之切割关系。为了缓解现金流压力,上一财年,软银发行了80多亿美元的企业债。但情况并不乐观,软银5月公布的财报显示,软银集团第一季度利润同比下跌30%。

而如今,孙正义的投资魄力并未随着自己的年龄递增而减弱,不惜举债也要买下ARM。

为此,孙正义不断出售旗下优质资产股份,6月6日,软银又被爆出抛售其持有的日本GungHo在线娱乐的大部分股份,金额为730亿日元(6.85亿美元)。在此前,软银曾大甩卖似的接二连三的出售所持的阿里股份,金额高达100亿美元。且早在5月23日,软银出售芬兰手游公司Supercell股份的消息也被传出,交易可能带来37亿美元收益。

有媒体报道称,软银之所以不出售Sprint资产,可能是仍在等待监管环境有所改变,从而重新启动T-Mo-bile收购案,实现Sprint与T-Mobile的合并;另外一个原因是,美国市场对孙正义的“缔造全球举足轻重的企业”的长远构想至关重要。

日前孙正义对外表示,过去数月,公司通过包括出售阿里巴巴股票在内的资产剥离措施,募集近2万亿日元(190亿美元)现金。软银还称,它还从瑞穗银行获得1万亿日元(94.2亿美元)过桥贷款,为收购ARM交易融资。

布局物联网

即将59岁的孙正义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我感到我的工作还没做完,我希望激发软银的潜能,让软银迎来下一个发展的春天。”他计划在未来5到10年的时间里继续领导软银。

与之颇为吻合的是,以人为连接的互联网时代正在渐行渐远,而以物为连接主体的物联网时代即将来临,2020年或许将是一个爆发的节点。第三方咨询机构IDC预计,2020年全球物联网市场规模将从目前的6000多亿美元增长到1.7万亿美元。

财报显示,ARM近年来财务保持稳定增长。ARM在2013年—2015年分别实现营收7.14亿、7.95亿、9.68亿英镑,净利润分别为1.53亿、3.09亿、4.06亿英镑。虽然ARM 公司的营收规模和利润并不算巨大,但ARM 在物联网的底层架构上扮演着不可或缺,举足轻重的角色。

ARM目前主要的业务增长市场分三类:移动计算、企业基础架构及嵌入智能,目前ARM在这三大市场所占据的市场份额分别为超过85%,15%和 25%。ARM预计到2020年,移动计算市场将增至400亿美元,对于已经占据绝大部分市场份额的移动计算市场,ARM未来的战略是提供更高级的处理器、与行业下游领先厂商更紧密的合作以及对每台设备获得更多的版权收入来提高利润率。对于目前市场份额仅为15%的企业基础架构市场,ARM预计到2020年,市场总额将扩大至360亿美元,其主要目标是扩大市场份额。对于最新的嵌入式智能领域,ARM的战略是研发新的芯片架构、探索新的细分市场领域,从而获得新的营收渠道。

孙正义对外表示,“这是我们迄今为止最重要的一项收购之一,我认为ARM将会成为软银增长战略的重要支柱。”

一位ARM下游客户人士告诉经济观察报,早前软银就开始不断布局机器人、物联网、人工智能等领域。包括2014年收购法国Aldebaran机器人公司,并且后来推出知名的情感机器人Pepper。收购ARM后,预计将整合两者之间的物联网上下游产业链。

 

经济观察报 公司部硬科技Lab主任、资深记者
曾任职于赛迪集团《中国经济和信息化》杂志、《华夏时报》,关注智能硬件、高端制造、新材料、能源等不可复制性的要素作为核心竞争力的企业和领域,擅长调查、深度及人物报道。
微信公众号:硬科技LA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