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页 > 观察家 > 阅读 >
神风特攻队员赴美上学记
2016-07-26 12:18 来源:经济观察报 作者:陈祥 编辑:经济观察网
导语:这是一段狗血的往事,也是一个伟大的故事

 

西山刚到日本就成为媒体的宠儿,他在1949年11月的《美国杂志》上发文《美国对我的意义》,回忆进入拉斐特学院的第一周,“我非常拘谨,担心可能会给别人带来麻烦,但我的担心总是会被美国人的友好化解”。事实证明他的担忧是多余的,曾经兵戎相见、拼得你死我活的对手们很快接纳了他,他们友好对待他,不在意他过去曾试图疯狂地杀死众多美国水兵。

据西山回忆,约翰斯通一家热忱邀请他上门住了一周,他吃惊发现周围的邻居也和主人家一样热情好客,他们纷纷邀请这位日本人来自家进晚餐或聚会。“我希望将来能当一名历史老师,我愿意为增进美国和我的祖国之间的互相了解尽我的微薄之力。”他在《美国对我的意义》末尾说。他还羡慕美国人能在社区一级参政议政。

当时,校园里还有两名日本人——来自冲绳的川平朝生和平良宽吉,他们依靠“占领区治理和救济奖学金”赴美。但两人默默无闻,没有得到校方的宣传和媒体的关注,主要原因在于冲绳居民身份的特殊性。

前神风特攻队员拿奖学金进入美国的校园一事,在菲律宾激起意想不到的争议。1946年1月的《马尼拉时报》报道了此事,文章从菲律宾人的立场出发,希望当日本人暂时无法获得奖学金时,可以把钱颁发给菲律宾人、中国人、韩国人或日本外的其他亚洲人。很快,有9名菲律宾人、1名在菲的中国人提出申请,其中有两名退役军人,一人是日军战俘营幸存者,另一人在作战中手部负伤。但是,拉斐特学院没有同意。

“我会教导日本儿童民主的真正意义”

西山入学的第二个学期,学校出了个大新闻,全校学生示威反对种族主义。美国大学生太阳杯橄榄球赛即将在德克萨斯州举行,拉斐特学院橄榄球队员大卫·肖维尔是黑人,德州禁止他上场,学院教职工投票决定拒绝参赛。学生们咽不下这口气,他们要给保守的德州找麻烦。西山在内的一群学生组织游行,他们来到当地的广播电台和校长家门前,要求带着黑人球员去参赛,校长默许了。德州方面自然不肯妥协,于是拉斐特学院的学生们给杜鲁门总统发电报,谴责赛事举办方。拉斐特学院最终没有参加比赛,而当时2000余名在校学生中只有8名少数族裔,包括肖维尔和另一个黑人、西山在内的三名日本人、一名华裔美国人。

昔日让美国人谈虎色变、万般憎恨的神风特攻队员,就这样大摇大摆走进美国校园,还与当年的仇敌们携手游行,谱写美国民权运动的先声。

“我觉得自己不得不尽力证明,作为人,日本人和美国人没有太大的区别。于是我尽力接触包括校内橄榄球赛在内的一系列活动。”西山在1997年回顾这段往事。初来乍到的西山成为美国社会各界的关注对象,在一年级,他经常不在学校里,为了满足各种邀请,他踏遍了费城、新泽西、纽约,甚至到路易斯安那州,他做演讲,没完没了接受媒体的采访。他一年级时的室友里维斯·本德回忆,西山接到很多电话,不乏出言不逊者,但西山很有耐心地化解了对方的敌意。“西山体现了昔日的日本敌人转而感激美国人,认识到过去同美国为敌是错误的,在西山身上能反映出美国人想要看到的自己最好的一面。”涩泽尚子评价。

西山很聪明,也很争气,他没有辜负约翰斯通家人的一片善意。他小心翼翼经营自己的形象,竭尽所能释放对美国的善意,最终功德圆满。回首这段在战时难以想象的校园经历,西山视为人生中弥足珍贵的经历。仅仅将美国校园生涯与东京外国语大学生涯对比,西山就爱上这片土地,在美国不需要强制参加军事队列训练,不用听政府宣传性质的演讲。在美国,西山的政治实践活动丰富多彩,他参加各种政治话题的讨论,批评的话题从美国国内弊端到驻日的盟军最高统帅部。“当年的日本禁止公开讨论此类问题,我习惯了无条件服从上级命令。”西山回忆,“美国人的辩论,既新奇又让人耳目一新。”

“毕业后,我会回到日本,教导日本儿童民主的真正意义。”西山告诉《兰开斯特新纪元》报纸,时值1948年9月入学季。西山没有食言,虽然他没有成为外交官或教师,但他一辈子投身到日美经济合作中,毕业后先成为美国公司驻日代表。1962年到1985年,西山为一家总部设在宾夕法尼亚州的电子电器配件厂工作,他为该厂建立了日本分部并领导这分公司。他之后担任另一家美国电子公司太平洋地区市场部副总裁,1991年退休前创立自己的咨询和电子出口公司,他经营自己的公司直至80岁。彻底退休后,他依然以拉斐特校友身份为荣,在东京为母校做招生的面试工作。2002年,他回到母校出席第50届班级聚会。

1956年12月26日夜晚,美国广播公司(ABC)的系列节目“航海日志”播放了人物故事“小伙米基”,此栏目得到了国防部和海军部的支持和协助。当天节目的故事以西山作为原型,进行了艺术加工。

一位美国陆航飞行员在日本本土坠机,大难不死的他苏醒后发现身处一个干净的棚子里,一个日本年轻人在照顾他,一个日本妇女在外面放风。日本青年名叫外山干雄,他承诺将和守寡的母亲把美国人一直藏到战争结束。惊讶之余,飞行员表示这会给母子俩带来生命危险,但干雄回答愿意冒这个险,并表示日本偷袭珍珠港是极不光彩的行径。干雄的父亲毕业于密歇根大学,生前曾担任日本最高裁判所法官,因坚守信念并批评军部暴走而被右翼极端分子谋杀。美国飞行员意识到,敌国国民并非全是战争疯子,不乏明智冷静者。飞行员送给日本伙伴一个昵称,米基。

一晃几年过去,这位飞行员已成长为一艘军舰的舰长,他某天看着两名士兵为舰队圣诞慈善活动忙碌时,灵机一动提议舰队募集奖学金资助他的日本恩人去美国上学。两位水兵都反对长官,他们希望捐助横须贺美国海军基地附近的孤儿。他语重心长开导水兵,在美国接受完教育的干雄回日本后可以宣传美国人的真实想法和情感,可以成为亲善大使,有利于阻止日本再次发动战争。舰长成功了,他们筹集了5000美元,将干雄送入密歇根大学。

节目的最后一幕,是舰长带着那两名水兵来到干雄的毕业典礼,诚挚祝贺他完成学业。干雄自然对这份情谊感激涕零,发誓回国后矢志不渝宣传和平理念,增进日美人民之间的理解。扮演干雄的演员是个英俊的亚洲男人,英语和日语都很流利;而之前美国战时宣传制造的典型日本男人形象,是弯腰驼背、有罗圈腿、眼睛近视的人呢,以刺耳的声音吼叫“万岁”。

此时,西山正忙碌与日美贸易工作,而日本已处于战后第一次经济发展高潮中,即“神武景气”。

 

1

相关文章

经济观察网相关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