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悼念叶选宁兄长

胡德平2016-07-30 02:26

胡德平/文

2016年7月10日凌晨1点10分,选宁兄长溘然离世。当天我即向选宁夫人钱铃戈和其女儿发出唁电。非常遗憾,没能参加14日选宁兄长的遗体告别会。但有一件过往的轶事,我觉得很有意义,值得留下记录文字,以表对选宁大哥的怀念。

大家都知道的一件事是:1976年10月6日,党中央果断处理了“四人帮”一案。父亲第二天就知道了这个消息,消息是当年在中央调查部工作的姚仲康告诉他的。此后,选宁两次来家,代表叶剑英同志看望父亲。父亲向叶剑英同志提出三条今后治国的意见。这三条意见已收入中共中央文献编辑委员会审核出版的《胡耀邦文选》中了。

另有一个历史故事,知道的人则不很多。“文革”中,选宁大哥手臂残废后,获得自由,他便常到我家看望父亲,有时就在家中吃饭,不时带来许多消息,天南海北、古今中外,什么都谈,当然最重要的还是互相交流“文革”对国家命运的看法。加上选宁大哥的岳父钱益民同志又是父亲在延安工作时的同事、好友,彼此住处不足百米,因此彼此相处交谈没有一点隔阂。父亲的书房也是选宁经常光顾的去处。

不久,选宁参加了华罗庚先生的讲学活动。华罗庚先生的讲学活动,是把应用数学和工业、农业的生产实践紧密结合起来进行的。具体讲就是推广统筹法和优选法。这项活动起于1965年,“文革”开始后受到严重破坏。华先生于1970年又重新开始活动,并组织了一支三十人左右的推广团队,业务骨干陈德泉、计雷分任正副队长,其后叶选宁任政委。

选宁参加了这一工作,觉得很充实,也热爱这项工作,把应用数学的方法在生产实践中运用,这对国民经济的规划、效益、核算,是一件多么有价值的事情,能置身于“文革”之外真是让人羡慕。选宁工作之余又安排了叶剑英元帅和华先生的见面。紧接着选宁又着手安排父亲和华先生的见面。

上世纪七十年代一个深秋的夜晚,选宁安排了一辆小车,从灯市口富强胡同六号我的家中,秘密接走了父亲,送到北太平庄华先生的家里。在会客室里,父亲和华先生展开了故人般的倾心交谈。父亲开门见山,笑吟吟地问道:“你可不可以谈谈这几年来到乌蒙山区、大渡河畔、白山黑水,把数学应用于实际的情况和体会?”华先生讲:“我想要用自己的一技之长为人民服务,就必须改变过去那种理论脱离实际,脱离生产,脱离工农的状况!”接着华先生把统筹法、优选法的核心思想“大统筹、广优选、联运输、大平衡”都告诉了父亲。父亲诚恳地谈到自己的想法:“我赞成你的方向和到实践中去找课题的道路。但是你所提到的十二个字能不能改动一下。其中平衡是暂时的、相对的,一切事物在发展,所以最后的三个字可否改一下。”华先生思索片刻即说:“把‘大平衡’改为‘策发展’是否好些?”父亲笑着点头回应。夜深了,清秋凉意袭人,父亲告辞,仍坐着选宁安排的小车回家。父亲这次外出,去何处,见何人,家中的人全然不知,也不知选宁参加谈话否。以上的对话,均取之于《华罗庚传》。

前几天我在京西宾馆参加“华罗庚金杯少年数学邀请赛三十周年纪念大会”。金杯的题字是父亲1986年题写的,改革初期,父亲和华罗庚仍保持通信、交流思想。会上遇到了中科院科技政策与管理科学研究所的计雷研究员,他告诉我过去讲学队伍的队长陈德泉已去广州参加选宁大哥的告别活动。我们都提到选宁大哥的往事。选宁派车送父亲去华先生家中的事,就是他在会上告诉我的。“文革”期间,由于严重混淆了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党内政治生活受到粗暴的践踏,大批干部和知识分子受到迫害。而选宁大哥身残志坚、大度壑然,为人做事,肝胆照人,勇于任事,团结被打击的专家学者,鼓励由于家庭问题被打成黑帮子弟和狗崽子的青年,选宁大哥敢于担当的豪气,永远留在我的记忆之中。

选宁大哥两次看望我父亲,我认为是极有意义的值得纪念的事情。

(作者系原中共中央统战部副部长、全国工商联党组书记、十届全国人大常委、十一届全国政协常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