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页 > 评论 > 社论 >
政商“旋转门”的堵与疏
2016-08-06 10:35 来源:经济观察报 作者:社论 编辑:经济观察网
导语:堵住可能产生利益输送的 “暗门”,疏通有志有识者交流的 “前门”。

经济观察报 社论 上周,金融体系官员离职下海现象,引起新一轮热议。有媒体统计称,自2013年至今,一行三会(指央行、证监会、银监会和保监会)下海官员已有30多名,如果考虑到其他政府机构官员也存在类似情形,那么官员离职下海现象,就颇值得关注了。

从个体而言,寻求更适合自己的平台以实现个人价值,的确无可厚非。来自行政和监管部门的官员进入企业,可以增加其对市场的理解、提升综合能力,进一步拓展职业发展空间。对于企业而言,下海官员熟悉相关政策规则以及行政机构办事方式,也能够帮助企业补其所短。从这个角度看,企业争抢下海官员也不奇怪。

不过舆论始终保持警惕。有评论要求彻底堵死政商“旋转门”,认为这已经成为官场“潜规则”。这当然不是杞人之忧。如果行政部门和监管机构掌控资源配置权力,拥有过大的自由裁量权,下海官员与原任职单位之间缺乏有效的隔离措施,这扇“旋转门”就有可能变成“直通车”,离职官员的确有可能利用当年的人脉关系,为其所在公司打通利益输送关节,从而扭曲市场竞争机制。

基于这样的语义,“堵”的建言确有道理。实事求是地看,对于防范由此而生的腐败,制度层面也不是没有考虑。比如《公务员法》规定,公务员辞去公职或者退休的,原系领导成员的公务员在离职三年内,其他公务员在离职两年内,不得到与原工作业务直接相关的企业或者其他营利性组织任职,不得从事与原工作业务直接相关的营利性活动。尽管有分析认为,“与原工作业务直接相关”这样的笼统表述,很可能模糊了执法边界,导致法律难以落地,但2012年末颁布的《证券投资基金法》做出了更明确的规定,即在《公务员法》规定的期限内,监管机构公职人员离职后不得在被监管的机构中担任职务。2013年中组部发布的“18号文”,则直接对辞去公职或退职官员到企业任职发出限制令,并要求限期清理,由此引发一批上市公司的“官员独董”选择辞职。我们相信,在致力于“堵”的规则设定上,制度缝隙和自主解释空间一定会越来越小。

当然这只是硬币的一面。我们愿意指出,“疏”的一面也该引起同等的关注。这些年来,我们多见行政和监管官员离职下海,少见奋斗于商界的精英转入公职——国企领导人与官员身份切换的通路或是一个特例,但这也容易引起“是官员还是企业家”的另一种争论。从市场层面看,可以认为,这扇人们眼中的“旋转门”大部分时间保持了单向运动,这何尝不是另一种缺憾呢?中国正在深度融入全球经济,中国经济的市场化程度也越来越高,需要一批“游过泳”、“呛过水”,真正理解市场运作的人士进入行政和监管机构。更何况,在这些市场人士中,其实不乏有志于公共服务的精英。

一行三会也需要这样的双向流动。金融监管体系改革已经提上议事日程,建立符合现代金融特点、统筹协调监管、有力有效的现代金融监管框架,核心的要素是人,监管者的与时俱进与理念革新不可或缺。我们有过大规模引入海归人才的先例,这时候更不应让人才缺失成为短板,监管变革需要新的活力元素。何妨不拘一格,创造条件让更多对现代金融有更深刻理解和认知的人才为我所用?

堵住可能产生利益输送的 “暗门”,疏通有志有识者交流的 “前门”。果真如此,人才双向流动再无阻滞,我们眼中的政商“旋转门”也会成为光明正大之门。

 

相关文章

经济观察网相关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