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的体育博弈
2016-08-15 17:45 来源:经济观察报 作者:李正荣 编辑:经济观察网
导语:“首金情结”、“国家体育情结”是所有奥运会参赛国都轰轰然、戚戚然的。包括里约奥运会开幕式那支没有国旗,没有队服的难民代表队也同样如此

李正荣/文

里约热内卢奥运会开幕式上,俄罗斯代表队喜笑颜开,一派“祥和”,尽显“我们来了”的喜悦,一点也看不出“未曾出师身半残”的悲伤。可以说他们如此快乐是要告诉世界:我们冲破赛前围剿,我们杀出制裁重围,我们来了我们赛了我们赢了;也可以说这真是一群不知愁滋味的健儿,一百多名亲爱的队友已经被拦截在里约大门之外了,其中并非都是“有”辜者。

当然,各国媒体不会忘掉刚刚发生的全面禁止俄罗斯参赛里约奥运会的风波,面对这群快乐男女健儿,在场的媒体和不在场的媒体总要“哪壶不开提哪壶”,无不捎带讲述一下索契冬奥会之后爆出的“国家级”兴奋剂黑云。

开幕式的歌声还在绕梁,俄罗斯的奥运会黑色戏剧又再度上演。本来大赛开始,运动员全情投入竞赛,全世界的媒体、全世界的观众也纷纷投入热议赛事之中,而开始淡化兴奋剂黑云了,不料,国际残疾人奥委会完全不理会俄罗斯这个运动大国的喜与悲,“及时”宣布全面禁止俄罗斯代表队参加里约热内卢残奥会的决定,于是,索契兴奋剂黑云又笼罩在里约热内卢的上空,国际体育界的制裁风暴又刮向了莫斯科。我们也由此来了解一下近年来围绕这个“战斗民族”展开的体育博弈。

奥运之旅与丝绸之路

里约热内卢奥运会开赛前夕,2016年的7月18日,全世界媒体被一条消息掀翻了: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向国际奥委会递交了全面禁止俄罗斯参加里约热内卢奥运会的提案。而此时,俄罗斯发起的“丝绸之路”汽车拉力赛的赛手们正热情地飞驰在中国西部的大戈壁上。

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和国际体育总裁法庭掀起的“索契兴奋剂”国际“反腐”风暴,无疑是想让俄罗斯的奥运兵团“未曾出师身先死”,这样的重磅打击,让俄罗斯悲情,让全世界震惊,甚至连高调倡导“清洁奥运”的国际奥委会也感到“太麻烦”。里约奥运还没有开锣,战火已经到了这出体育戏剧的高潮。而此时,“丝绸之路”汽车拉力赛,尽管大漠风尘,尽管万里迢迢,尽管有火焰山的高温,大戈壁的辽阔,却一路祥和顺利。

7月24日,国际奥委会执委会议做出决议,不接受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和国际体育总裁法庭的全面禁赛俄罗斯的方案,把“禁赛权”交给各项赛事项目委员会,紧要关头,俄罗斯奥运体育免遭“未战而全军覆没”的厄运。但是,随着各项赛事委员会公布的“禁赛名单”,俄罗斯田径队全队以及其他项目的运动员被挡在里约奥运会大门之外,俄罗斯体育界内外,他们不得不脱下已经穿戴好了的战袍。而同样在7月24日,“丝绸之路”拉力赛在中国北京的鸟巢热情收车,圆满结束。获奖者、参赛者、组织者、观阵者长时间沉浸在胜利的庆典喜悦中。

7月27日,总统普京在克里姆林宫的亚历山大大厅,为出征里约奥运会残缺不全的俄罗斯奥运军团壮行。兴奋剂风暴还在狂吹,尽管亚历山大大厅金碧辉煌,却是一番风萧萧易水寒的气氛——誓死捍卫荣誉的豪壮中,也有被禁赛者的抽泣。

此时,“丝绸之路”汽车拉力赛组委会已经早已筹划下一年度的赛事了。谁都知道,奥运会是不能和其他任何一类赛事相提并论的,更不能和汽车拉力赛这样边缘的、很机械的、非人类体能的赛事相比附了。只是时间的巧合、背景的暗遇,人们还是可以把“里约奥运之路”和“丝绸之路”拉力赛“同日而语”的。把体育当作“抓手”,振兴俄罗斯的精神,同时把其当作契机,从而实现经济、政治的突破,这同样都是俄罗斯热情投入“索契冬奥会”、“里约之旅”奥运会和“丝绸之路”拉力赛的国家态度。

拉力赛与国家态度

“丝绸之路汽车拉力赛”是一个冠名绝好的拉力赛,但是,很多中国人最初听闻这个名字想当然以为是中国人发起、中国政府支持的拉力赛,而事实上,这一“丝绸之路”赛事完全是俄罗斯政府支持的国际大赛。“丝绸之路”拉力赛在2009年首创,它是俄罗斯卡车赛车队联合法国著名的“阿莫里体育组织(Amaury Sport Organization)”共同发起的,当时把“丝绸之路”拉力赛作为世界最著名“达喀尔”汽车拉力赛系列之一。为了热推这个赛事,俄罗斯曾派全权大使在法国和德国做宣传。现在回头看,俄罗斯政府热情支持这个汽车拉力大赛有两个或三个目标,直接的目标是为索契冬奥会造势,另外的目标就是俄国南方的经济和政治。而这几重目的本来就是俄罗斯的国家态度。

第一届“丝绸之路”拉力赛,从俄罗斯联邦鞑靼斯坦共和国首都喀山出发,经过哈萨克斯坦,终点设于土库曼斯坦的阿什哈巴德。名为“丝绸之路”,其实却仅是丝绸之路的一小段,但是,宏观地看,俄罗斯创办者的路线设计明显显示了政治经济大战略的取向,那就是向南方,向东方。事实上这一届拉力赛的举办,除了体育、体育经济之外,还有俄罗斯“突破封锁”的“战略”意味。这是因为在2008年俄罗斯和格鲁吉亚之间爆发了一场“南奥塞梯战事”,关于这场战事,双方各执一词,都说自己是被动而战。但是,无论是被动还是主动,这场“南奥塞梯之战”无疑是俄罗斯继车臣战争之后实施的“南方战略”的另一行动。战争期间,美国等国家纷纷表示尊重格鲁吉亚的领土完整,对俄罗斯进行了严厉的舆论制裁。因此,这一届“丝绸之路拉力赛”在“南奥塞梯战争”一周年之后的9月举办,当9月13日在土库曼斯坦收车时,时任俄罗斯总统的梅德韦杰夫亲自赶到土库曼斯坦的西部城市“土库曼巴希”表达对获奖者、参赛者、组织者的祝贺。回过头查看第一届“丝绸之路”拉力赛赛程,就会发现,虽然这个赛事名为“丝绸之路”,但是,其路线实则仅仅穿过乌拉尔山脉,围着高加索东部绕了一圈。而“土库曼巴希”这座城市则隔着里海和格鲁吉亚遥遥相对。

当初,俄罗斯“丝绸之路”拉力赛的设计者曾经明确宣称,这个汽车拉力赛的路线由两个古代的伟大道路构成,一个是“丝绸之路”,另一个是“黄金之路”,前一古老的路段包括从俄罗斯的“喀山”到土库曼斯坦。而另一个所谓“黄金之路”则是从斯堪的纳维亚到波斯的伟大古道。

果然,第二届“丝绸之路拉力赛·2010”就从紧邻斯堪的纳维亚的帝俄时代的首都圣彼得堡发车了。它在伟大的冬宫广场出发,一路向南。极有历史“预言”意味的是:赛车路线到了俄国南方之后,既没有转向东方向波斯继续挺进,也没有驶入丝绸之路沿线的各个“斯坦”,而是一下子扎到了黑海岸边的索契。而此时,索契已经被预定为2014年冬季奥运会的主办城市。当然,广义的丝绸之路包括黑海,所以,把索契定为“丝绸之路”拉力赛的终点也不算牵强。

第三届“丝绸之路”拉力赛(2011年)的赛程是莫斯科到索契。起点是俄罗斯现在的首都红场,终点又是索契。

第四届“丝绸之路”拉力赛(2012年)的路线有所更新,但起点和终点依然锁定在莫斯科和索契。但似乎是“奥运咒语”在发力:高加索地区,突然横降暴风雨,黑海北岸、高加索南北发生严重的水灾。拉力赛不得不在另一黑海城市草草收车。

如此细数“丝绸之路拉力赛”历届赛事,是因为这项赛事竟然如此戏剧性地和奥运兴奋剂风波爆发地索契相纠缠。也许正是这个赛事的“索契目标”,让俄罗斯陷入“国家参与兴奋剂”的黑云。究竟真相如何,恐怕又是一个无结局的国际官司。

2013年,由于主办者之一法国的撤出,第五届丝绸之路拉力赛显得很草率,2014年、2015年更没有如期举办。而大家都知道,这两个年度,俄罗斯因为乌克兰危机、因为克里米亚问题正遭遇西方国家的制裁。接下来,时间到了2016年,“丝绸之路”拉力赛以更大的规模开赛了。

2016年,俄罗斯政府大力推进“丝绸之路”拉力赛,拉力赛重整旗鼓重新上路,这一次终点是北京。俄罗斯高度重视这次拉力赛,普京在2月份访问喀山,特别关注拉力赛的筹备工作,7月8日开赛之际,普京又亲自发表贺词,为本次拉力赛鼓动加油。贺词中,普京特别提到本次赛车路线“将穿行古老的丝绸之路,沿途穿越三个友好国家的领土——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和中国。”普京热情预言:“每一个赛段,必将有成千上万的车迷和当地民众欢迎我们的参与者。”

普京说的不错。这一次我国政府的确对2016年“丝绸之路”拉力赛给予高度赞扬。7月4日,国务院副总理刘延东在莫斯科与俄罗斯副总理戈洛杰茨共同主持中俄人文合作委员会第十七次会议。刘延东副总理在谈到中俄友谊的影响力时说:“随着中俄人文合作的不断发展,其影响逐步扩大到多边范畴……丝绸之路国际汽车拉力赛,由莫斯科开始,途经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和中国的数十座城市,最终到达北京。拉力赛以‘丝绸之路’冠名,很有意义,对推动上合组织和‘一带一路’体育合作将产生积极作用。”

在中国提出“一带一路”的发展战略之侧,俄罗斯也在乌克兰危机、克里米亚问题之后,在西方制裁的大背景之下,加速推进俄罗斯主导的“欧亚经济同盟”(ЕАЭС)。近来,关于“一带”与“一盟”对接的议题已经成为中俄两国议论的新重点。在这个“一带”“一盟”对接的路途上,“丝绸之路”拉力赛很是耀眼。显然,“丝绸之路”拉力赛已经摆脱“索契目标”的缠绕,大跨步地向东、再向东迈进了。

奥运首金与总统令

在里约奥运会开赛之际,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和国际体育总裁法庭“根据俄罗斯政府参与索契兴奋剂事件”的独立调查报告,向奥委会提出全面禁止俄罗斯国家队参加里约热内卢奥运会的提案。于是,俄罗斯不得不在“短视的政治家(普京语)”“非法”给予的屈辱之下,“半残”出征。俄罗斯这种“忍辱负重”的选择,显示了俄罗斯务求国际突破,国内振兴的坚决态度。也就是在这个背景下,在里约奥运会开赛第一天,柔道赛场传出捷报,俄罗斯老将30岁的穆德拉诺夫赢得了俄罗斯的“首金”。

首金毕竟是首金。更何况是在“索契兴奋剂”黑云之下。“首金情结”本来就是每一个有可能冲击首金的参赛国家和参赛运动员都热切的,而今,对于半残出师里约奥运会的俄罗斯来说,这一枚首金的意义更是非同一般。几分钟之后,莫斯科克里姆林宫给前方发出贺电,同时,俄罗斯克里姆林宫总统网也发布这道贺信。俄罗斯总统激情写道:

尊敬的别斯兰·扎乌吉诺维奇(穆德拉诺夫的名字和父称)!高兴地祝贺你凯旋般的胜利,祝贺您赢得出征里约热内卢的金牌。

您毫不气馁,与经验丰富的强敌顽强战斗,打出了意志,表现出精神的力量,展示了娴熟的技巧,您当之无愧地站到荣誉之阶的最高处。

对于俄罗斯奥林匹克国家队来说,第一枚金牌的胜利是隆重的,它对于我们的全体运动员来说是隆重的,对于我们的体育爱好者来说也是隆重的。

我祝愿你在生活和体育运动中永远成功!

——弗拉基米尔·普京

这里的“凯旋”、“毫不气馁”、“意志”、“精神力量”、“当之无愧”等等词语都是别有意味的,无不暗指俄罗斯所遭遇的兴奋剂黑云,而三个“对于”显然让“首金”意义极为隆重。其中“体育爱好者”似乎就是“全国人民”的代称。

更有意思的是,这道贺电跟普京的一则总统令密切相关。2016年元旦前夕,也就是2015年12月31日,普京签署了第673号俄罗斯联邦总统令:“根据俄罗斯联邦宪法”,“批准1958年12月2日出生在意大利的埃吉奥·冈姆巴(Ezio Gamba)成为俄罗斯联邦公民。”

埃吉奥·冈姆巴(Ezio Gamba)何许人也?原来他是1980年莫斯科奥运会的柔道71公斤级冠军,随后执教意大利国家柔道队,2008年被聘为俄罗斯国家柔道队主教练。在他指导下成长的俄罗斯国家柔道队在2012年伦敦奥运会上实现零的突破,并且一举拿下3块金牌。而今年拿到“首金”的穆德拉诺夫同样是他麾下的战将。

那么,看到俄罗斯柔道在里约热内卢的“首站凯旋”,大可以说这是“十年磨一剑”了。天下人都知,普京总统是柔道高手,俄罗斯柔道运动的成长壮大,每一步都与普京权任息息相关,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俄罗斯柔道是总统项目。奥运大赛之前半年,2016年的1月7日,普京选择东正教的圣诞节之日来到索契的俄罗斯联邦南方训练中心,亲手把俄罗斯公民护照发给意大利人冈姆巴,然后穿上柔道服装与教练冈姆巴,与俄罗斯国家柔道队高手一一交手过招。柔道场上,只见60多岁的普京总统身手刚健,招数勇猛,一招就把对手掀翻在地。普京当然知道,这是柔道大师们对总统的礼貌,人们更知道,这些动作中含有多少对里约奥运会“首金”的期许。这些对手中有奥运冠军,有世界冠军、欧洲冠军,其中就有本届奥运俄罗斯首金获得者穆德拉诺夫。

2012年之后,俄罗斯很想把“柔道首金”的传统保持下去,投入很多,希望很大,假如7月“全面禁赛”的提议被采纳,对俄罗斯柔道,甚至可以说对整个俄罗斯的杀伤力都是不可估量的。其实,“首金情结”、“国家体育情结”是所有奥运会参赛国都轰轰然、戚戚然的。包括里约奥运会开幕式那支没有国旗,没有队服的难民代表队也同样具有“国家体育情结”,这支方队中的每一位岂不都是祖国灾难的象征吗?岂不都是世界和平政治的宣言吗?实际上,奥运会由各国国家运动队参加比赛的体制本身,就是带有“国家主义”性质的,谁都理解,每一个走到奥运会的运动员都付出了常人无法忍受的艰辛,但是我们也知道,每一个胜利者都有集体的铺垫和牺牲。各国体育代表队自然是“代表”国家在充满硝烟的运动场上拼争。拼争的胜利者高悬奖牌,拼争的胜利国则高悬国旗。我们还知道,石头蹦出来的孙悟空也要拜师学艺的,也要阴差阳错地接受老君炉的丹火的。参加奥运的人固然都是体育天才,但是他们都有教练和陪练,某些项目几乎也都阴差阳错地需要丹金和药石,这也是天下皆知的奥秘。

里约奥运会还在激烈的角逐中,时至9日,继女子击剑夺得一金一银之后,俄罗斯柔道选手哈尔姆扎耶夫代表队又获金牌,俄罗斯代表队已经3金6银3斤的成绩,即使奖牌到此止步,被“索契兴奋剂”黑云打得半残的俄罗斯体育也可以交卷了,而俄罗斯柔道也可以舒口气说:“我们来了,我们赛了,我们赢了!”

(作者系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俄苏文学研究专家)

 

相关文章

经济观察网相关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