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本市场想听贾跃亭讲啥故事?这次是生态手机?

欧阳晓红2016-08-18 10:20

经济观察网 欧阳晓红/文 又一次飙升!8月17日,酷派集团(02369.HK)早盘涨幅逾5%,报1.61港元/股。同日,乐视网(300104.SZ)盘中涨幅近3%,报48.97元/股。

也许是搭上“深港通”的顺风车,8月16日,《深港通实施方案》正式获国务院批准;也许是受利好消息提振——同日,在乐视体育生态中心,乐视+酷派首发新品cool1 dual生态手机。这也是乐视入主后,酷派召开的第一场新品发布会。就在这一天,贾跃亭以视频的方式对外宣布,前华为荣耀总裁刘江峰将出任酷派集团CEO一职,与酷派集团总裁李斌搭档。

上一次是8月8日,酷派集团股价高开高走,收盘大涨20.15%。因前一交易日(8月5日)酷派公告,乐视创始人贾跃亭获任酷派董事会主席及提名委员会主席。

此次乐视和酷派联合推出的cool1 dual生态手机,双方均称优势互补,被赋予诸多想像空间。目前酷派累积专利总数超过7000件,海外专利逾500项。酷派集团执行董事刘弘说,希望今年达到五千到六千万台的销售目标,达到行业前四。“华乐欧米阵营是否成为现实,大家可以拭目以待。”

而酷派与乐视网股价短期双双走高——暗示资本市场想听贾跃亭讲故事?

“Cool is dual. LeEco inside,真双摄,酷生态的cool1生态手机,和你一起开启生态生活。”贾跃亭这样告诉他的目标群体——性格青年。

 12

掐指算来,这不过是贾跃亭履新酷派董事会主席的第12天。这一天,颇有刘布斯风范、履职酷派CEO首日的刘江峰俨然成为发布会的主角。如此,资本市场也是见证了乐视速度;市场或许也在观望其新目标。

按照酷派方面的说法,未来五年,目标销量过亿,酷派手机重回行业第一,酷派集团市值过千亿。而截至8月17日,酷派集团市值80亿港元。这意味着,2020年之后,酷派集团市值较现在需飙增逾12.5倍。

这是一个可能实现的任务吗?

刘江峰有些不以为然。才“抖”去一身蔬菜绿叶,半年前离开其创办的生鲜电商平台多点回归手机圈的他说,很多人认为现在手机市场是红海、血海,但仍有一些人能看到一片勃勃生机的新蓝海。酷派作为传统手机行业的代表,二十多年来坚持技术路线、工匠精神。乐视作为新时代的生态型企业的代表,观念遥遥领先于时代。但在前进路上,免不了外界的嘲笑与质疑。“正因为这些善意或者恶意的声音,才让我更加坚信,乐视和酷派的联姻,必有未来。因为我相信,那些不被嘲笑的梦想,是不值得去追求的。”

不过,这到底是怎样一款生态手机?预约价格1099元的cool1能否承载上述价值诉求?

发布上,刘江峰称,cool1将会采用乐视的操作系统,全面接入乐视的内容和会员资源。在他看来,今天,传统的硬件制造业大佬酷派,和新时代的生态型巨头乐视的战略整合,是要给用户提供些不一样的产品,它不仅仅是手机硬件、不只是信息和内容的堆砌,它是打破硬件、软件、应用、平台和内容的边界,更好地连接人与虚拟世界的一个全新的智能终端和生活方式,是一个全新的物种。

“这种理想与现实之间的距离虽然很远,就像地球到火星的距离一般,但从未阻止人们对火星的向往。”通往生态之路的刘江峰很自信。他说,歌手华晨宇是新生代性格青年的典型代表,在现场,他成为cool1 dual的第一个用户。

刘江峰并不讳言,前两年当乐视推出超级电视的时候,也有很多人发问——喝牛奶为什么要去养一头牛?事实上,之前也有很多电视机的硬件厂商和视频网站合作,和内容供应商合作。但最终都是以失败而告终。为什么会这样呢?

“因为只有资本深度的融合,成为一家人,才会打破平台、内容、硬件、应用这四层边界。当其真正公开、透明时,才能让用户的体验达到最极致。所以,我们坚持跟进乐视强关联、强化反(化学反应)的产业,用资本组合的方式。目的就是要为用户提供最极致的体验。只有通过资本上的融合才能实现它。” 刘江峰说。他直言,没有与资本签任何业绩对赌协议,不关心酷派一年卖多少。

  资本融合之后

而历时数年的酷派易主乐视便是类似的深度资本融合。

2015年6月,以每股3.508港元,折合21.8亿元人民币入股,占比18%的乐视成为酷派第二大股东。一年之后的6月,又以每股1.90港元,计10.47亿港元(约折合9亿人民币)代价增持酷派股份至28.90%,变身其第一大股东。但双方的接触始于三年前。

尽管酷派目前1.60港元/股的价格远不及乐视此前入股价,但相较酷派30天均价1.41港元,仍表现不俗。资本市场开始期待——“乐视+酷派”双品牌战略所结出的果。

贾跃亭此前曾表示,在渠道上会实现线上线下的全面融合,但会有职能与价值的区隔;在供应链上,双方会实现产研、供应、专利、渠道、销售以及售后等全产业链的深度整合。

接下来,至于与李斌的分工,刘江峰透露,其初步沟通大概是:由CEO统筹全局,进行管理;李斌则主管研发和供应链。作为在酷派20多年老将的李斌,其几乎是跟原酷派执行董事、原董事会主席郭德英一起打天下。酷派能够有今天,离不开他们。因此,要尊重酷派历史。在后期,不光是跟李斌,可能还跟酷派众高管一起——进行转型,包括产品研发、销售、营销、供应链等方面。

另外,也有人说,贾跃亭未来很可能将乐视手机资产打包装入酷派集团,借壳港股上市,拥有酷派之后的乐视,有此可能吗?

刘宏则称,尚无此考虑。他解释,乐视收购酷派,市场应该会感兴趣背后的故事。前不久贾跃亭在收购VIZIO的发布会上称,就此追求了三年。同样,乐视追酷派也追求了三年。

业界分析认为,从乐视投资酷派、TCL多媒体和Vizio三家公司可以看出乐视的投资逻辑,乐视擅长的是内容和用户经营,缺少的则是终端产品和制造业的核心技术,而TCL和酷派则是从智能电视和手机两个领域补足乐视短板。

实际上,“从TCL欢迎乐视入股、参股,到酷派融入乐视生态世界的大家庭,再到美国VIZIO都愿意开放自己,拥抱变化,大家可以看到,生态化进程正在加速,不再是乐视在高空中孤独地呐喊,然后无人理睬,更多的企业们已经开始主动拥抱,这就是未来,它用自己开放的胸怀开始迎接这个到来,全球配合协作的需求在此。” 乐视控股战略副总裁阿木说。

于是乎,乐视用资本去补自己的“短板”,而资本亦乐听其故事。这一次大概是生态手机。

然而,最难的莫过于资源与文化的深度整合。资源方面,乐视的利器之一是EUI;文化整合而言,或是一个不小的挑战。

诚如刘弘所言,乐视的手机,或者乐视的整个生态将与酷派进行深度地整合。就像之前并购美国最大的本土智能电视VIZIO一样,均会进行深度地融合。不过,在这些方面将会保持一致的风格:如,底层的云平台,贯穿所有终端的EUI系统(Eco User Interface,纵贯生态、横跨终端的交互中枢),以及内容资源,包括手机或者电视终端的应用商店等等。

李斌则坦言,酷派的变化在于:工业时代向生态时代的进化过程中,将借助乐视强烈的化反(化学反应)。此间,最需要改变的恰是文化。如此,酷派以后的文化将会更加开放,更加互联网化,更有活力。

至此,“乐视+酷派”双品牌战略到底会结出怎样的果?如何规避“蛇吞象”式的消化不良? 让时间、市场去证明与回答。

经济观察报编委、首席记者兼金融市场部主任 长期关注宏观经济、金融货币市场、保险资管、财富管理等领域。十多年财经媒体从业经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