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页 > 评论 > 时评 >
对贿选窝案就该“零容忍”
2016-09-07 11:39 来源:经济观察报 作者:佘宗明 编辑:经济观察网
导语:如今郑玉焯因涉嫌贿选被“双开”,也意味着对当地贿选窝案的打击力度和广度,在朝着“全覆盖、零容忍、无盲区”的方向加码。

经济观察报 佘宗明/文 辽宁贿选窝案,又有涉案“老虎”被双开。据中纪委通报,辽宁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郑玉焯因涉嫌拉票贿选、索要财物,已被“双开”并移送司法机关。而郑玉焯也成为继原辽宁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王阳、辽宁省政法委书记苏宏章后,辽宁第三个被通报“拉票贿选”的副部级高官。

在国家发改委印发《推进东北地区等老工业基地振兴三年滚动实施方案(2016~2018年)》,再提振兴东北经济的当口,辽宁系列贿选案,也正聚拢无数人的眼球。本质上,中央严查辽宁贿选窝案,也能“澄清万里埃”,塑造清明的政治生态与施政气候,进而为经济发展营造更健康的外部氛围。

要知道,拉票贿选、买官鬻爵,向来是大忌中的大忌:这既败坏了党风政纪,损害干部选任机制的公信力,也会影响党政系统组织纪律的严明度,在用人层面伤公共治理体系的“筋”动“政治生态”的骨。而比起之前衡阳、南充,辽宁贿选涉及的官员层级更高,波及的是省一级的选举,其危害程度或许也更严重。

得看到,辽宁贿选乱局有迹可循,它呈现出了某种特征:中央第一轮巡视组的巡视反馈中,就曾专门提到,当地“在执行党的政治纪律方面,政治敏锐性不够强,对选举中组织工作纪律出现的问题重视不够;在执行民主集中制和干部选拔任用方面,选任干部沟通酝酿不够充分,干部任用领导打招呼、拉票跑要之风较为突出。”这直指选举舞弊、贿选等现象的严重。

这是个伏脉,也成为当地官场地震的震源——一年半后的2016年2月,辽宁就成为了首批中纪委“回头看”的省份。而这轮“回头看”,也循着“选举中拉票跑要”的线索循迹深入、一查到底。今年三四月间,辽宁省两名副省级官员及省委原书记王珉先后被查,他们无一例外都涉嫌在辽宁“拉票贿选”;除了这些“老虎”,包括已落马的盘锦市政协原副主席刘铁鹰、沈阳市政府原副市长祁鸣、铁岭市委原书记吴野松等厅官,也都被指与贿选有关。

如今郑玉焯因涉嫌贿选被“双开”,也意味着对当地贿选窝案的打击力度和广度,在朝着“全覆盖、零容忍、无盲区”的方向加码。

8月25日辽宁省委发布的辽宁省“回头看”整改通报就表明,拉票贿选不仅在省委、省人大存在,司法机构省法院、省直部门发改委以及大连、鞍山、朝阳等地级市也同样存在。且这里面的多起贿选案均发生在十八大之后,属于顶风作案,在“十八大后仍不收手”之列,这太目无法纪。在中央高压反腐、纠治贿选之风不避“打虎”的情况下,那些贿选涉及的人和贪腐链条,势必也会被连根揪出。

本质上,贿选之恶,还在于它常伴有的沆瀣一气的“腐败同盟”结构与恶性循环的为恶特征,拉帮结派、违规用人,都是其衍生乱象。从以往的案例来看,贿选案多有周密部署,牵涉面也很广泛,像湖南衡阳贿选案,在差额选举湖南省人大代表过程中,共有56名当选的省人大代表存在送钱拉票行为,有518名衡阳人大代表和68名大会工作人员收受钱物,而那一届总共参加人代会的代表才527名。贿选涉及的台面上,唱戏的固然够醒目,伴奏的、报幕的、打光的,也都难将自己从这责任链中摘除。

值得注意的是,那些贿选者运作手法也有如出一辙之处:贿选后,他们也会靠贪腐“回本”,甚至转身成为被贿选者。像这次郑玉焯就涉嫌受贿罪、破坏选举罪“两宗罪”。

在此情境下,中组部此前将衡阳南充贿选案制成教育片要求干部必看,中纪委对此严查,都是对此类严重违纪腐败现象的夕惕若厉和严加治理,这也是维护党纪国法之需。在2014年衡阳破坏选举案发生后,在中共第十八届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第三次会议上,习近平总书记曾追问“衡阳的共产党员到哪儿去了?”;而今辽宁贿选窝案曝出,不难料定,法治锤子也必定会高高举起,辽宁省委方面的“彻查”表态,就是其决心昭示。

而这对其他各个地方也是种警示:要加强对选举选拔程序的监督与制衡,将法治“透视眼”纳入选举全过程,对每个环节都严密把控,绝不能容忍贿选损害公共治理生态,不能让暗箱操作扭曲选贤任能的用人机制。

这是肃清腐败正风气之需,也是营造良好发展环境的必要前提。之前辽宁省委书记李希就曾表示,辽宁经济出现的困难,有结构原因,有体制机制原因,也有政治生态的原因,几个原因搅和在一起,成为辽宁困顿的枷锁。而彻底肃清贿选窝案余毒,也是为其发展解开枷锁。

对贿选窝案,就该绝对“零容忍”,这是中央严查辽宁系列贿选案释放的坚定信号,也是吏治法治化、规范化的内在诉求。

(作者系资深媒体人)

相关文章

经济观察网相关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