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6124点九年图景变迁 那些变与不变

彭友 徐庭娴2016-10-16 09:43

经济观察报 记者 彭友 徐庭娴 又逢10月16日,9年前的这个日子,令中国A股和投资者们刻骨铭心。2007年10月16日,上证指数达到历史的最高点6124.04点,成为中国股市的一段传奇,也在部分投资者心中烙下难以抚平的伤痕。

进入2016年10月,人们正在为上证指数能否有效突破3000点争执不休。然而,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指数迷思的背后,回望这九年间,中国股市实际上已经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翻阅中国证券史,这9年间的起伏往复足以令人喟叹。

指数的记忆

时间回到2007年10月16日上午10点03分,上证指数在群情激奋中登顶6124.04点的历史高位。由2005年中的998点一路上涨,历时29个月,以逾6倍的涨幅,完成了一次波澜壮阔之旅。

2005年,股权分置改革开启,时任中国证监会主席尚福林的一句“开弓没有回头箭”,彰显了监管层的决心。然而,在最初时间里,股指却以暴跌回应。不少市场中的老投资者还记得,当沪指跌破1000点时,券商营业部不少股民起立鼓掌,一种“死透了”的绝望情绪在市场间弥漫。但就在此时,否极泰来,行情在绝望中诞生。

6124点之后是10000点,这是彼时众多股民的共识。遗憾的是,多数人的判断往往是错误的。大盘就此一头栽下,一口气跌到1664点,不少大牛股的股价亦从三位数跌到了个位数。股民经历了一场如露亦如电的梦幻泡影。

美国次贷危机爆发,并扩散为全球性的经济危机。全球欣欣向荣的发展势头,也从此陷入停滞状态。然则在6124点之时,很少有股民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这也导致他们在牛市中攒下的财富被血洗一空。

流水它带走光阴的故事改变了我们。9年过去,回过头来看,市场的高低起伏从未停息,股民也成住坏空地一次次轮回,既涌现了八年一万倍的英雄少年“赵老哥”,也有人在杠杆爆仓之下妻离子散;人们既为“一哥一姐”的迅速崛起而崇拜艳羡,也见证了他们仓促退出历史舞台的各种不同姿势,暗自庆幸自己还存活在这个市场中。2007年5月,一首《死了都不卖》唱出了股市6000多点的盛世华章。2011年,“关灯吃面”一词成为股民最为传神的熊市记忆。

个中变迁

低头细看,实际上,抛开“唯指数论”,中国股市亦并不如通常人们所认为的那么不堪。

2007年10月16日,沪深两市共有1471家上市公司,总市值35.6万亿元。到2016年10月16日,沪深两市上市公司达到2959家,足足翻了一倍有余,总市值也达到49.79万亿元。这还不算逾9000家新三板挂牌公司。

上市融资、资产证券化作为股市最重要的功能之一,A股显然较好地完成了这项任务。虽然不少股民视IPO为洪水猛兽,但近年来,IPO发行越来越常态化,指数也不再因之暴涨暴跌。静水流深,更何况再融资的规模其实已远超IPO。这一切,意味着A股市场的承接能力早已今非昔比,风动旛动,实则只是股民心动而已。

从投资者结构来看,当前股市虽然仍以个人投资者为主,个人账户数量占比超过90%;但在持股市值比重之中,近年来个人投资者和专业机构投资者持股占比均有显著下降,一般法人的持股市值占比提升到一半左右,以上交所为代表的蓝筹股市场个人投资者占比下降得更多。

数据还显示,保险公司在机构投资者中的持股占比从 2009年的4.08%快速上升到2015年第三季度的41.38%的水平,已经超越公募基金成长为重要的机构力量。自2015年“举牌潮”大热以来,尤其在万众瞩目的万科股权之争后,被市场喻为“野蛮人”的险资已来势汹汹地杀入战局,赚足市场眼球。与此同时,近十年来,随着A股解禁限售股的规模上升,产业资本持股比例亦不断攀升,无论从存量还是增量角度,产业资本都已成长为市场上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并与上市公司展开博弈,市场上逐渐有了制衡的力量。

尤为重要的一点改变是,随着去年股市暴跌,大量国家队资金参与救市,有市场人士预计,国家队至少还有3万亿以上的资金沉淀在股市,这将深刻改变A股的生态,其重要性或在未来进一步展现。

遗憾的是,9年过去,投资者的行为模式,似乎还是原来的配方。海通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迅雷曾遗憾地指出,投资者不成熟是普遍意义上的不成熟,机构投资者和个人投资者没有一个明显的区分,在这个市场上同样表现得不理性,同样会跟着一般投资者的偏好去炒概念股、重组股,玩的还是这些过去20年一直在玩的东西。

实业折射

比之9年前,A股最为显眼的一个变化是创业板的推出,大批颇具成长性的中小企业,迅速成为细分领域的佼佼者。

曾记否,2007年,周期性行业、重工业风光无两,“五朵金花”备受追捧,房地产+水泥+工程机械+钢铁+煤炭+有色市值占比最高29.6%。中国船舶的股价曾达300元,如今只有52元(复权后)。此外,山东黄金、驰宏锌锗、天威保变……都曾是顾盼自雄的明星股。现如今,勉强创出新高的也就只有贵州茅台了。

可以说,进入经济新常态以来,中国的转型之路才开始。由此,传统行业的盈利能力日渐衰退,估值一降再降也就在情理之中。苦守这些行业等待野百合春天的股民,是否也该反思一下自己的投资逻辑?国泰君安航运行业分析师岳鑫就曾生动地表达这一业态:“历史上最长的底部,超越了大多数航运分析师的劳动合同期限。”

病树前头万木春,虽然一直伴随着质疑,但以创业板为代表的新兴产业却欣欣向荣,股价弹性十足,估值也长期居高不下。当前,创业板整体市盈率超过60倍,不过惠祥投资总裁殷佑嘉认为:“新兴产业代表了经济的发展方向,在其成长过程中高估是正常现象,纳斯达克同样是这种情况。随着业绩增长,将逐渐消化掉高估的市盈率。正如当前不少大盘股,估值虽然不高,但也没有了成长性。”

是的,股市潜在估值泡沫的发酵膨胀也如影随形。事实上,无论是9年前还是现在,A股估值泡沫始终存在,只是随着中国产业发展重心与商业周期的变化而有所转移。海通证券首席策略分析师荀玉根一针见血地指出:“中国转型才开始,资产配置搬家才开始,而且当前主导产业更偏轻资产,房地产投资属性下降,本轮牛市路途仍长。牛市最后终结,源于主导产业发展动力耗竭,新一轮商业周期结束,如2001年牛市结束源于家电饱和、2007年牛市结束本质上是地产销售进入顶峰等。”

监管进化

时移世易,变法宜矣。近些年来,与市场发展相随,监管层在监管理念、制度建设方面,亦在日积跬步地完善。

上市方面,审核逐渐向注册制看齐,一方面加快速度,实行常态化发行,一方面逐渐以程序判断代替实质判断,强化信息披露,还权于市场。与之相对应,近年来多家上市公司相继退市,其中,ST二重主动退市、ST博元信披违法退市、欣泰电气欺诈发行退市。A股“不死鸟”神话逐渐打破。

在投资者保护方面,加大了打击内幕交易、市场操纵的力度,不少以身试法的监管人员、上市公司高管、公私募基金经理、游资大佬,或锒铛入狱,或市场禁入,或面临巨额罚款。监管层的稽查队伍、交易所的大数据监控平台,技术之先进,能查通讯记录、IP地址、硬盘序列号,已经足以让心存侥幸的“硕鼠”难以遁形。

并购重组方面,证监会的实质性审核、交易所的问询函,同样给予了浑水摸鱼者极大的震撼。“正本清源,要么不要做,要么正正当当做,不要试图在灰色地带游走。”一位资深投行人士如是评价。

9年期间,为时不远且令人深刻的,当属去年年中发生的断崖式股市巨震。在股市疯涨、估值高企背景下,由严查配资导致的暴跌,蒸发了大量财富,也对经济发展和制度建设造成了相当的桎梏。

国泰君安首席经济学家林采宜就曾反思,2015年6月的中国股市巨震,从根子上看,是中国资本市场的制度缺陷使然,市场价格发现机制失灵导致了千股涨停和跌停反复出现。交易制度的缺陷对股灾的发生、演变、加剧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最根本的原因仍然在新股IPO核准制。除了上述因素以外,混业监管机制缺位是本次股灾的制度诱因。最后,金融交易模式创新与市场现状存在脱节的现象,突出体现在量化交易发展过快,规模扩张过大,其跨市套利机制和程序化下单在单边极端行情中更进一步放大了市场波动。

时至今日,象征着股市最辉煌时刻的6124点已经过去9年。对于旁观者而言,这或许可以编成若干可供戏谑的段子。但对于每一位安身立命于此的市场中人来说,A股的体量和重要性日益加大,为实体经济提供的资金支持,为投资人提供的财富回报,比之9年前早已高出数倍。只有全身心沉浸于市场之人,才能深切体悟其间的点滴进化,并衷心希望中国股市能开启数十年长牛,与中国国运重启相伴相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