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美日俄谁是谁的“第三者”?

孙兴杰2016-12-20 10:42

经济观察报 孙兴杰/文 时隔11年,普京再度访问日本,而安倍为了这次会面也是等了一年又一年,终于在美国总统奥巴马即将下台的时候,日俄实现了在东京的首脑会晤。不能不说,在2016年即将结束的时候,日俄首脑会晤又成为一个不可预测的变量。安倍在本月也会会见奥巴马,而且是在奥巴马的老家。看起来,安倍已经当下大国游戏的焦点人物,但是从盘面上,总是给人以“第三者”的感觉。在这里,“第三者”并不是贬义词,因为国家与国家之间并不可能结婚。

日美俄的关系似乎一直没有形成真正的互动,日本在美国面前一直以来就是小弟,是个半主权的国家,二战结束之后,日本的外交和安保基本就外包给了美国。日美关系永远是日本对外政策的前提。安倍上台之后,试图改变这种不平衡的状态,在几次的外交活动中,都占了奥巴马的小便宜,包括“忽悠”奥巴马公开声明日美安保条约第五条适用于钓鱼岛;以及奥巴马在广岛的演讲,虽然没有对广岛核爆进行道歉,但也为安倍即将进行的珍珠港之行做好了铺垫。但是,当美国要求日本不要邀请普京访日的时候,安倍也没有办法,从2014年开始,一直拖,拖到2016年在奥巴马临近下台前一个月,安倍终于在东京见到了普京。

安倍上台之后,就忙着解禁集体自卫权,升级日美军事同盟,通过绑定美国,提升日本的国际地位,不能不说,安倍将日美关系提高了很高的水平。强化日美同盟,也提高了日本的分量,尤其是美国处于权力紧缩的时候,无论奥巴马还是特朗普都在调整美国的战略,以盟友的网络来减少美国的负担,尤其是特朗普,会将驻日美军当做生意来经营,不过,也顺应了安倍的心思,如果日本承担得越多,那日本腰杆就越硬,说话分量也就越重了。日本要成为“正常国家”,这是安倍的终极目标,在外交和安保可以更有更多的自主性,最终成为大国游戏的玩家,而不是一个旁观者,或者“第三者”。

美日俄的三角关系随着日本自主性的增加而有了可能,这一次,安倍在东京见安倍也是下了不小的赌注。上个月的时候,华盛顿通过不同的渠道向安倍表达了美方的意见,那就是不要在东京与普京会面,原因很简单,如果日俄首脑大张旗鼓地见面,意味着美国主导的对俄罗斯的制裁同盟解体了,而制裁,对普京来说造成了很大的麻烦,即便是硬汉,也有无米之炊的痛楚。只要普京出现在东京,至少可以在外交上打破僵局,打破G7对俄罗斯的围堵。安倍并没有服从奥巴马的意见,在特朗普胜选之后,安倍在第一时间与特朗普会面,双方到底谈了什么,也没有对外界公布,显然,安倍已经“抛弃”了奥巴马,在夏威夷会面,也是对奥巴马去年的广岛之行的“回礼”,完成美日之间在政府层面的和解。特朗普上台之后,美俄关系可能会有所改善,而且新提名的国务卿蒂勒森与普京的私人关系还是不错,美俄关系如果“重启”的话,安倍岂不是“春江水暖鸭先知”,防止美国对日本的“越顶外交”。

正基于此,安倍对普京的这次访问当然是高度重视,不仅在老家的温泉旅馆谈谈领土问题,还要去东京谈谈经济合作的问题。如果安倍能够押对了的话,在未来的大国游戏之中,就占据先机。而对于普京来说,访问日本,也是一种试探,在日美同盟关系之间,俄罗斯才是第三方,但是日美同盟关系也有可以发掘的缝隙。安倍二次上台的时候就把解决领土问题作为外交的目标,上台都四年了,北方四岛问题甚至没有被提上日程,安倍肯定无法兑现自己的诺言了。日俄首脑会晤在安倍眼中,那就是解决领土问题的钥匙,能不能在俄罗斯处于困境的时候,“雪中送炭”,打动普京,在领土问题上松口呢?安倍的美好愿望直接被普京打脸,临行前普京接受日本媒体的采访的时候就说,哪有什么领土问题,只是日本自己认为有领土问题,不过呢,这个问题也可以谈谈。对于普京来说,俄罗斯能够“谈”的东西不过是把齿舞、色丹两个小岛给日本,前提当然是日本要拿出经济合作的诚意。而安倍的设想则是整个北方四岛,虽然在利马的时候,安倍也很风光,但是跟普京谈完之后,不能不说,领土问题解决并不容易。

普京的目标当然是要搞掂美国,现在开始示好于特朗普,普京早已做好准备与特朗普见面了。普京还“忽悠”特朗普,如果我们在某段时间以前就共同努力,那么就可以避免很多问题,至少这些问题不会如此尖锐,尤其强调了不会出现如此尖锐的难民问题。美俄之间的合作那是“战略性”的合作,尤其是在中东反恐问题上,美俄之间早已开始合作,普京并不是为了反恐而反恐,而是要拆解美欧日的制裁和围堵,如果特朗普放松对俄罗斯的制裁,国际油价上涨的话,日本的价值就会下降。普京还是把日本当成“第三者”了,因为他追求的目标是美国,是特朗普。

日俄首脑会晤,是一场外交仪式,至少他们心里的目标都不是彼此,而是美国,这也是当下大国关系的一个底色。什么时候日俄可以把美国当“第三者”了,可能世界秩序就真的变了。

(作者系吉林大学公共外交学院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