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个税改革必须抓牢起征点这个要害

陶舜2017-01-11 19:17

经济观察网 陶舜/文 个税改革已经到了不改不足以安民心的时刻。

近日财政部部长肖捷表示,研究推进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个人所得税改革,是今年的工作重点之一。随后有专家对媒体透露,2017年上半年有望出炉改革方案,对于这个消息,我基本上是喜忧参半。

喜的是期盼和呼吁了多年,终于要动真格了,略有“守得云开见月明”之感。忧的是,专家已经提前说了,提高起征点不再是改革的重点,新的改革重点应该是在征收模式上,要把11类合并为综合所得,再保留一部分分类所得,成为综合和分类相结合的个税制度。这种表述难免要让普通民众掉入迷魂阵,云里雾里,老百姓并不关心纷繁复杂的分类计算和专项抵扣办法,人们最关心的是,改革之后我的个税真能减负吗?进一步说,我的生活质量是会提高还是下降?

目前来看,专家给不出答案,财政部也没有打包票。所以对于今年可能实施的个税改革,我保持审慎观望态度,就目前所能接触到的消息来看,我认为其象征意义大于实质意义。一定程度上可以视为一种改革的姿态,改革的力度恐怕有限。作为一种安慰剂,给久久盼望的民众的眼神回以一个淡淡的微笑。

个税起征点是个税改革的关键,抛开这个关键谈改革,好比抛弃树木的主干而奔向枝叶的修剪,很容易跑偏。历史地看,个税起征点从1980年的800元,在2005年、2007年与2011年分别调整到1600元、2000元、3500元,表面数值确实有所提高,但实事求是地从当年的收入比值(姑且称之为“相对的事实起征点”)来计算,个税起征点不仅没有提高,反而下降了。换句话说,三十多年来的个税改革,改来改去,老百姓的税负不仅没有下降,反而越来越重了。

我们来算账吧,1980年全国职工的年均工资是762元,月平均工资是64元,当时的个税起征点是月平均工资的12.5倍,有资格被征个税的,确实是极少数的高收入者。今天呢?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全国职工平均月薪为5169元,个税已经基本上人人有份了。《人民日报》就曾对此提出坦率批评:个税征收不能“见鹅就拔毛”。

如果说上面算的是微观的个人账,那么我们再来算一下宏观的国家账。考察2000年到2015年的国家个税收入,这十几年来,个税占财政收入的比重长期在6%上下浮动,我们的经济一年年在稳步增长,国家的个税收入也一年年增长,2000年是660亿元,2015年已达到8618亿元,增长了13倍。这种增长是以不断降低事实起征点、不断扩大征收面、不断提高征收值为代价,从而实现的。换句话说,是不计其数的“见鹅就拔毛”汇集成了个税收入的13倍增长,8618亿元的豪华个税账面背后,有许许多多工薪族的饥寒与辛酸——而这些,仅占国家总税收的6%,占比并不大,这也是许多忧国忧民的有识之士时常呼吁废除个税、还惠于民的原因。

起征点是个税改革之树的主干,税率是枝,抵扣办法是叶,主次关系不能乱。现在税率档次比较多,最高的竟然达到了45%,这对于工资收特别高的人,比如具有创新能力的人,容易挫伤创新和奋斗的积极性。应该认识到,社会列车的整体向前,优先于国家收入的得失。高收入者往往处在火车头的位置,如果他们因为税负原因失去了积极性,那么这个社会不会好,整体看也不利于中国经济走出L型的沉闷期。个税改革太慢,容易拖住经济发展的后腿。

现在最大的问题还不在此,而是许多城市里的低收入者被当作“高收入群体”征税,此前的12万元高收入标准引发热议,就是这种社会焦虑的集中表现。实际上在北上广,人才机构的数据显示,上班族的平均月收入是9000多元,除去房租和日常支出,原本就所剩无几,事先还被视为高收入征个税,可谓苦不堪言。

因此,接地气的个税改革必须保持一定的弹性,与当地的中位数收入和支出相适应,并结合家庭因素做出安排。这种弹性表现在数据上应该跟房价挂钩,表现在时间上,至少应该一年一个办法,甚至根据经济指数一个季度一个办法。希望决策者和专家学者们能够脚踏实地制订改革方案,抬起头来走路,抓准个税改革的主要矛盾,从主干到枝叶,各个击破,只为苍生谋福利。

经济观察报评论版 主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