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服务业成世界价值洼地?欧美资本正加速抢滩圈地

张文扬2017-01-12 10:28

经济观察报 张文扬/文 外资正在加快进入中国服务业市场。商务部外国投资管理局近期的一组统计数据显示,2016年1-11月,服务业实际使用外资金额5133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8%,显著高于同期全国实际使用外资3.9%的增速,在全国总量中的比重也达到了70.1%。

经济观察报从商务部外国投资管理局了解到,2016年1-11月,全国实际使用外资金额7318亿元人民币(折1137.9亿美元),同比增长3.9%(未含银行、证券、保险领域数据,下同)。

1月6日,商务部副部长王受文在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上表示,2016年中国利用外资总体规模预计和2015年持平。据统计,2015年实际使用外资金额为7813.5亿元人民币(折1262.7亿美元)。

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副院长李光辉对经济观察报表示,2016年吸引外资总数约一千二百多亿美元。他认为,对华投资形势与世界经济形势、中国产业结构的转型升级等因素密切相关,中国吸引外资进入了稳定发展时期。

商务部外国投资管理局的统计数据显示,2016年1-11月,美欧对华投资继续保持较快增长势头,美国、欧盟28国对华投资同比分别增长55.4%和43.9%。欧盟28国中,英、德对华投资大幅增长,实际投入金额同比分别增长120.2%、87.2%。

增长

商务部外资局给出的数据显示,外资正在加速进入中国服务业。

2016年1-11月,服务业实际使用外资金额5133亿元,同比增长8%,显著高于同期全国实际使用外资3.9%的增速,在全国总量中的比重也达到了70.1%。

在国家发改委对外经济研究所副研究员李大伟看来,外资加快进入中国服务业市场,看中的就是其发展潜力。他预测道,涉及技术、信息等领域的现代服务业表现将会尤为突出,按照中国经济结构转型升级的趋势来看,未来一段时间,中国服务业的良好发展势头会得以延续。“随着中国营商环境的不断改善、服务业对外开放程度的持续增加,外资肯定还会继续增加对中国服务业的投入,特别是现代服务业。”李大伟说。

“高技术”成为亮点。商务部外国投资管理司司长唐文弘介绍道,在服务业中,高技术服务业增势迅猛,2016年1-11月实际使用外资881.4亿元,同比增长9.7%。高技术制造业实际使用外资547.3亿元,同比增长3.6%。

从技术工人的高薪酬背后,也许可以窥见外资企业对于中国技术工人水平的看重。经济观察报记者在查询大街网招聘平台时看到,西门子的电气工程师工资从5500-12000元不等,平均收入约8700元。

小李是一名工艺整合师,硕士毕业的他目前就职于浙江一家中型美资企业,公司生产半导体、集成电路等产品,已经工作四年的他,目前月薪约为1.5万元。他对经济观察报说,“像我们这样对技术要求比较高的企业是不会去东南亚设厂的,虽然那里廉价劳动力比较多,但是技术型人才很匮乏。而相较于美国,中国的技术型人才要价还是低,所以有一大批企业愿意来中国设厂。”

而在中国,仅2016年一年,全国新设立外商投资企业就有24,000多家。

除此之外,李光辉认为,美欧对华投资的增长,与自贸试验区的建设息息相关。商务部外资局数据显示,2016年1-10月,仅在上海、广东、天津、附件等四个自由贸易试验区,共吸收合同外资5492.2亿元人民币。

上海自贸实验区是中国首个自贸试验区。上海商务委主任尚玉英在介绍自贸试验区发展经验时表示,以负面清单管理为核心的投资管理制度和以贸易便利化为重点的贸易监管制度激发了各类市场的活力。

目前,商务部正会同有关部门及7省市人民政府,抓紧落实在辽宁省、浙江省、河南省、湖北省、重庆市、四川省、陕西省新设立7个自贸试验区的后续工作。

2016年11月29日,中国德国商会发布的《2016年德国在华企业商业信心调查》(以下简称《调查》)显示,2017年只有1%的企业由于劳动力成本增加、销售额和利润下降的原因要撤离,上述企业或许会转移到周边国家。中国德国商会华北及东北地区董事会主席赫尔曼介绍道,中国本土企业竞争压力、政策法规不完善、以及产能过剩是这一年造成德企担忧投资环境的主要因素。“转移肯定是存在的,但是出现转移的大多数集中于过去的劳动密集型企业,比如服装制造、制鞋企业等。”浙江某工业园区的负责人对经济观察报表示。

李光辉认为,劳动密集型企业属于再投资转移,与欧美所代表的高新技术型企业有很大区别;而个别企业不具备代表性,担忧也不代表撤资。

德国驻华大使柯慕贤(Michael Clauss)在2016年11月29日《调查》的发布会上表示,中德双边贸易额在全球经济低迷的大环境中,依然呈现“逆势增长”的态势。据商务部外资局数据,德国在2016年1-11月对华投资比去年同比增长87.2%,实际投入金额约为29.2亿美元,约占欧盟28国对华投资实际投入金额的41%。

西门子(中国)有限公司总裁兼首席执行官的赫尔曼则对经济观察报表示,中国拥有多样化的市场需求和巨大的客户群,是进行世界级创新的理想之地。《调查》中也显示,89%的企业认为凭借着自身的技术优势可以应付经济增长放缓以及市场方面带来的负面影响。

业内人士称,在中国,外资制造业企业的客户群正从以往的金字塔尖逐步向中层发展,客户数量快速增长;一些二线城市的业务发展极快。离客户更近是这些外企新建工厂的重要原因,在当地直接为客户提供更快服务,才能满足日益增长的市场需求。

日企也在刚刚过去的2016年看到了转机。日本贸易振兴机构(JETRO)于2016年12月21日发布的针对进驻亚太20个国家和地区的4642家日资企业的问卷调查结果显示,在中国扩大业务的意愿达到40.1%,比上一年提高2个百分点。中国人工费上涨已告一段落,日本的制造业等似乎出现了“回归中国”的趋势。在服装等纺织相关行业,开始出现重新评价中国的原材料采购成本、再次扩大在中国生产的趋势。

王受文表示,整体来说,中国去年外资吸引的规模能够保持稳定,结构能够优化,主要是由于两个方面的因素,一是中国经济比较好的增长,中国的社会比较平稳,提供了一个好的投资环境;二是中国的国内市场是一个非常大的、有潜力的市场,具有很强的吸引力。

变革

商务部发言人孙继文在1月5日的新闻发布会上透露,近期商务部正会同相关部门,着力推动进一步扩大利用外资工作。

2016年12月28日,国务院第159次常务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扩大对外开放积极利用外资若干措施的通知》(简称《通知》),其重要内容之一是修订《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简称《目录》)。孙继文介绍道,《目录》在2015年大幅度开放的基础上,将93条限制性措施减少到62条,进一步放宽服务业、制造业、采矿业等领域的外资准入限制。

据唐文弘介绍,2016年,推进外商投资管理体制改革的相关文件还包括: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修订的《外资企业法》等四部法律,将不涉及国家规定实施准入特别管理措施的外商投资企业设立及变更事项,有审批改备案;商务部发布的《外商投资企业设立及变更备案管理暂行办法》;商务部会同发改委再次修订的《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拟进一步放宽行业准入限制;启动修订的《中西部地区外商投资优势产业目录》,扩大中西部地区鼓励外商投资范围。

唐文弘对投资者的建议是,关注中国消费市场的特点,抓住投资机遇。他认为,经济新常态下的消费特点是高品质商品的提供与高品质服务的需求;而潜藏着巨大商机的广袤的农村消费市场,在2020年的规划中,其交易额预计达到8千亿元;中国的互联网人口将达到7.1亿元等,都存在着巨大的机遇。

目前,一些外资企业正在加大对中国市场的投资。德国高端制造业企业——埃斯维机床有限公司近期正在苏州工业园区开设新工厂。“我们2010年进入中国,已经取得近50家客户,总销售额实现快速增长。这与中国市场快速发展分不开,也证明了中国市场的战略重要性,同时也得益于中国用户对新技术很高的接受度。”集团销售董事莱纳·傅瑞斯介绍道,公司未来还计划在中国建立智能组装线、成立自动化生产部门。

 

经济观察报 要闻部记者
曾工作于BBC Voice,关注国际金融、国内国际经济政策、中国与海外投资、相关企业等领域,擅长调查、深度和人物等报道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