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朗读者》:董卿的转型“遇见”了什么?

刘晓林2017-03-01 15:32

经济观察网 刘晓林/文  作为大龄女青年,第一次追星,竟然追的不是电影明星,而是一位主持人——董卿。随着第二届《中国诗词大会》在春节期间的异军突起,央视当家主持人董卿也瞬间成为众多国人的新女神。在董卿制片的《朗读者》的媒体发布会,背负着作为诗词大会和董卿铁杆粉丝的老爸和小侄女的热望,笔者挤上前台,讨要了签名。

过去一年中,有两位董姓女子成为国民新女神,一位是董明珠,一位是董卿。前者是呼吁支持中国制造并敢作敢为的商业女强人,后者是主持多年央视综艺节目,最终因为在一档文化栏目中显露出不为人知的知识底蕴而被点赞的女主持人。

董明珠的走红是契合了商界“走红体制”的必然结果,但董卿晋升新女神除了惊喜,还有惊险。在“金花”辈出的央视,以董卿的年龄,留给她在黄金节目时段继续唱主角的时间并不多了,而从网上传出的董卿与倪萍泪眼相看的新闻就可以看出“杀猪刀”对这个行业毫不留情。庆幸的是从事22年主持职业的董卿终于迎来与她最登对的节目。

但这种险中求胜不得不让人有点唏嘘。在被选手形容为有“诗词心”的美人之前,董卿和所有的央视“金花”们一样,经受着褒贬不一的舆论点评和猜度。诗词大会播出后,“一夜爆红”的董卿经历了形象“重塑”——书香门第的出身、严苛的家教渊源,从小就是学霸、从业后用读书深造来度过困惑迷茫期……同样的一份成长履历,此时却作为“女神成功样本”被深挖并传播。真真儿的应了白岩松谈到主持人职业时所说的,“你用你的嘴活,而你也活在别人嘴里”。

诗词大会让董卿第一次摆脱了央视综艺女主持人这样一个单调而多义的标签,也兑现了董卿当年说过的一句话——“我始终相信我读过的所有书都不会白读,它总会在未来日子的某一个场合帮助我表现得更出色。”而事实上,为了不再仅仅靠“嘴”活,这位新晋女神在过去一年都在为身份的转型而奔波。与演员“演而优则导”一样,董卿选择从她站了22年的台前走向幕后,首次以制片人的身份推出了全新的访谈类节目——《朗读者》。当第二届《中国诗词大会》在2017年春节期间被全体国民点赞时,《朗读者》也已经瓜熟蒂落,趁着诗词大会的余温,华丽丽的浮出水面。

“朗读者”这三个字并不是第一次带着书名号出现,2009年,电影《朗读者》(《The Reader》)斩获一座奥斯卡奖杯,获四项提名。女主角饰演者凯特·温斯莱特饰演的党卫队成员—文盲汉娜在阳光少年的朗读中,获得尊严和灵魂的救赎。董卿版的《朗读者》想要达成什么目的很难说,因为没有人能左右观众的解读。对其定义,有说是文化综艺节目,也有说是文化情感类节目。无论如何,值得一提的是,《朗读者》并非简单的找嘉宾来读经典著作,其所选取的每段文字都是嘉宾一段人生经历的投射。这也是《朗读者》的核心策划所在。

另一点需要提及的是,“看书”和“读书”是不一样的,这一点很多人并未意识到。古人看书都是要读出来,包括诗经等作品甚至是和着吟咏的节奏而成的。所以中国的学生学习时也被要求大声朗读,“朗朗读书声,声声入耳”成为对校园最经典的意境刻画。《朗读者》显然想要凸显这一点,看进眼里和读出声来显然是不一样的,只有读出来才知道“蓝瘦,香菇”与“何事秋风悲画扇”的表达效果差的有多远,在网络语言泛滥的当下,这也可以被看成是对中文之美的唤醒。

2月18日,《朗读者》第一期播出,主题是“遇见”,董卿念出了堪称年度最美的开篇词,但站在宏大“书架”前的董卿难掩紧张,无意间加快的语调、不够放松的表情,都显示她在发布会上提及的“忐忑”。这并不意外,严格意义上讲,《中国诗词大会》只是她的一项主持任务,而《朗读者》却是她的事业。而对于在周末黄金时段播放非真人秀和非娱乐综艺节目的后果,并非没有前车之鉴,所以此前央视都很自觉地让出了这个时段的收视率。在各卫视当家综艺节目集中抢观众的周末黄金时段,在央视一套和三套分时播放的《朗读者》是否会重蹈央视其他周末鸡肋节目的覆辙?这显然是让董卿忐忑的原因之一。

因为这依然是一碗心灵鸡汤,有着“感动中国”和访谈类节目等多个节目形式的痕迹。但董卿在《朗读者》发布会上一再提到一个概念——素人嘉宾,“素人”也即普通人、非名人,第前两期的嘉宾中,有多位素人。在董卿看来,“明星毕竟还是有距离感,但素人更容易引起观众的共鸣”。这些素人都有着特殊的经历,这使得他们的朗读更让人动容。因为这些文字因为其人生的投射而充满感染力。当然名人的感召力是不容忽视的,包括在儿子婚礼上发言的柳传志、与父亲互动的郑渊洁,纷纷站在舞台,读出半百人生的感悟。

当名流与素人的“鸡汤”勾兑,没有人能拒绝这一道文化大餐。借助央视大气场的舞台设计和精良制作,董卿成功的像给高汤撇沫一样撇掉了观众最担心的矫情和煽情,克制与精炼,成为这一节目另一个特色。据称,《朗读者》首播后,豆瓣评分高达9.2,许渊冲先生的书上了当当热搜、学者发文称其为央视文化综艺的突破。

从《中国诗词大会》到《朗读者》,这两个被称为“清流综艺”的文化综艺节目会引发如此高的关注。或许就连董卿自己都会觉得意外。在网上汹涌而至的各种分析中,提到的成功理由大多耳熟能详。比如:这是个信仰缺失的年代,现代人太过浮躁,需要静下心来重新读书……吧啦吧啦之类已成体系的说辞。“信仰缺失”?过去几十年中难道不缺失吗?

至于为什么会被追捧?与同行聊起来,有人说这就是“差异化”的效果。放在两年前,这档节目不一定会受到关注,彼时真人秀正处巅峰,大家的周末时光欢乐而丰富,沉浸在明星卖力的搞笑、刻意的出丑,以及在低智商游戏中“被整”而带来的各种愉悦。无可否认,无论真人秀、才艺秀还是脑力秀,其娱乐性和刺激性都符合“焦虑”的现代人减压和放下手机就无所事事的周末休闲需求。但如今,这些“秀场”节目,尤其是泛滥的真人秀已经步入收视疲倦期。

所以有人说,《朗读者》的出现,恰遇见了当代中国人的精神空窗期。《朗读者》和真人秀的观众群体并非完全重叠,这也意味着,至少两类人是需要这一节目的,对各种秀类节目步入厌倦期的观众以及周末无固定的心仪节目可看的观众。尤其对于所谓的社会中坚一族(也是“中间层“)而言,聆听与自己更贴近的“素人”的故事,及久违的“文字语言之美”,成为突然展开在面前的一条压力纾解通道。而至于这90分钟的“洗礼”带来的是回忆、安慰、还是改变,这都很难说。最直观的效应是,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意识到并承认自己“没文化”了。

另一类观点认为,从“颜值”走向“才值”,无论是《诗词大会》还是《朗读者》的价值取向,满足的都不仅仅是精英阶层的心理空窗期,也是焦虑情绪的出口,在他人的人生和借以投射人生经历的文字朗读中,与自己和解、与当下和解、与社会和解。

看好这期节目的人会从更高的角度去解读,认为《朗读者》准确的踩上了主旋律的鼓点,贴合主管部门要求加大严肃文化的传播、提升文化影响力的要求。而董卿也并不避讳这是央视要扛起文化大旗的需求她要做的就是用有足够吸引力的形式唤起“素人们”内心同样的需求。

对制片新手董卿而言,最大的挑战是寻找赞助商,这需要放下高高在上的“颜面”,在向企业“金主们”推销节目的同时还要讨价还价。据悉,在董卿苦寻赞助方不得的时候,机缘巧合在某活动上“遇见”北汽集团的高层,《朗读者》的定位让北汽集团如获珍宝,作为本土汽车集团中的后来居上的梯队代表,北汽比其他几大汽车集团更急于提升品牌影响力。因此,虽然为了保证节目独立性,董卿在商业露出上要求苛刻,但独家赞助的北汽集团显然认为,只要北汽集团的LOGO能与《朗读者》这样高大上的节目合体出现,就已经达到了提高品牌知名度的最大目的。一拍既合、皆大欢喜,用白岩松的话说,《朗读者》几度山穷水尽,但最终都能柳暗花明。

事实上,文化节目并不是初次进入观众视野,《汉字书写大会》让参赛的中学生火了,缺点火候的《中国成语大会》同样有自己的拥趸。加上诗词大会,三个“大会类”的节目为《朗读者》的面世做了足够的铺垫。这种影响甚至已经延续至现实生活中,最典型的例子就是诗词大会第二名彭敏,一个曾经过着凄凄惨惨不得志日子的北漂一夜间变成被追崇的“才子”。尽管在他看来,再多的诗也买不起一平米的房,但满腹诗书带来的社会肯定至少让他感觉好多了。

一个电视文化栏目的小阳春就在眼前,但董卿说,“我并不认为因为《中国诗词大会》或者《朗读者》得到了大家的关注,就标志着今天中国文化类节目开始大火,或者说真的迎来了一个新的春天”。传统文化内容本身处于传播弱势,因此,节目形式很重要、嘉宾选取很重要、时间点很重要,各种主客观因素都要恰到好处,这并不容易。《朗读者》一大革新之处是,将效仿时下综艺节目的制作方式,以“季”为单位播出,一季12集,每集6位嘉宾。能否出现排队等着上节目的现象,将是决定朗读者是否成功的指标之一,明星效应当然也必不可少。目前来看,至少卖力义务主持发布会的白岩松,对于自己已经排上队表示很高兴。

经济观察报资深记者 关注汽车产业发展趋势、行业性事件、企业动态;全程记录国内新能源汽车的发端、升温、爆发,以及每一次新技术浪潮;对自动驾驶、造车新势力、汽车行业投资、上市公司资本运作以及汽车产业政策变动进行持续性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