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产阶级如何应对中年职业和财富危机

张文阁2017-03-22 13:27

经济观察网 张文阁/文 进入2017年,时间好像过得更快了,新鲜事儿层出不穷,让很多人在这快速变化的世界里疲于奔命。最近流传甚广,在朋友圈引起广泛热议的要数深圳某中产男中年危机的故事,题目是《年入50万+深圳两套房,38岁技术男的“中产危机”》。

故事背后一定程度代表了在中国当前经济社会急剧转型背景下,中国中产阶级群体的集体焦虑和面临的全方位的危机,因而具有深刻的现实意义。很值得探析究竟,找出中产阶级中年危机的成因和不重蹈覆辙的对症良方。

主人公(姑且称为H)在帖子最后发出了有中产阶级代表性集体焦虑和诘问:“这么多年来,我时时鞭策自己,从来不敢懈怠,能加班就加班,能早去就早去,领导一点不满,就紧张好多天,生怕丢了工作,可到头来还是不得不离职,入不敷出。那是哪里出了问题呢?是我不努力么,是企业给我的待遇不好么,还是房价带来太高生活成本?”

首先我们看看H的职业发展有什么问题。先说教育。H在2001年本科毕业,工作了两年,然后跟风去读研究生,研究生毕业以应届生的新人身份重新进入职场。相当于中间五年在实践中学习、加薪和常规晋升的机会都浪费掉了,更不用说这五年是中国互联网野蛮生长最黄金的一段时间。

等H从研究生毕业求职面试,估计会意外发现他的面试官和未来的主管竟然是他的本科同学,无论薪酬水平、股票、积蓄和职位都比H要好,还说不定已经低位买房了。而且这五年,尤其是在他读研究生期间,也正是深圳房价开始爬升的期间。等他毕业猛然发现已经买不起房了,深圳平均房价从他2001年刚毕业时的5,531元/平米,涨到他2010年买房时的20,297元/平米。

21

图1 深圳房价走势图(1981-2017),来源:根据公开数据整理

再说H为何中年遭遇职业危机,被逼宫劝退。H从事技术工作,具有很强的知识老化更新和被年轻人超越的趋势,中年人学习新事物的能力、拼劲都下降了,但是工资却是年轻人的几倍,投入产出越来越低,老板自然是希望让你走人。正如任正非在尼泊尔办事处回应网传华为“清理老员工,不为不奋斗者埋单”时讲的,“华为不可能为不奋斗者支付什么。30多岁年青力壮,不努力,光想躺在床上数钱,可能吗?”

那么该如何应对中年职业危机呢?我想,一来要关注世界潮流涌动的趋势,顺势而为,不能只顾低头拉车,也要抬头看路。仅举一例,未来几十年AI人工智能对低创新性、重复性的工作替代效应很值得关注。根据麦肯锡报告《我们的未来:自动化、就业与生产率》,以人工智能为代表的自动化技术将影响中国3.94亿人的饭碗和价值4.1万亿美元的收入所得。处于职场的我们都时刻要有危机意识,时常想一想自己的工作是否未来会被人工智能或自动化的机器代替。

22

 图2受自动化技术影响的劳动力数量,单位百万人,来源:麦肯锡

二来,要将自己打造成一专多能的多面手。所谓一专,就是努力成为某个领域的专家。当今是知识大爆炸的时代,分工越来越细,成为通才越来越难,工业4.0时代更崇尚匠人精神。多能就是跨界的能力。这是一个变化的世界,很可能一个很辉煌的行业和公司,瞬间就消失了,比如柯达、诺基亚、雅虎、雷曼兄弟。如果你只掌握一门技能,在快速变化的世界里长期来看就冒着很大的风险。2000年,高盛在纽约总部的美国现金股票交易柜台雇佣了600名交易员,但今天,这里只剩下两名交易员“留守空房”。去年冬天香港高盛投行部的经理刚去纽约参加完他负责的某快递公司的上市敲钟仪式,回到香港就被裁掉了。

现在美国华尔街的金融人才在大规模往西岸科技公司迁徙。LinkedIn的数据显示,Google 4.75万员工里,有1,200人曾经在全球排名前十的投行工作;Apple至少有750名员工来自投行;Uber员工中有10%-15%来自金融行业,其中5%更是来自高盛。美国金融巨擘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 & Co.)专门设立了技术中心,聘用约4万名技术工人员,专攻大数据,机器学习和云基础设施,半年多前推出合约分析智能软件COIN,可代替律师及信贷人员审查合约文件,将原本每年所耗费的处理工时约 36 万小时,缩至短短几秒钟內就能完成。而且,不仅错误率大大降低,它还不用放假。

 23

图3摩根大通AI将36万小時的工作缩至秒级,来源:北京新浪网

三来要保持持续学习的能力。《庄子•内篇•养生主第三》开篇即提到,“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在知识大爆炸和快速迭代的今天,人更要“活到老,学到老”。现在技术更新之快,基本毕业时学校学习的知识都过时了,走上工作岗位还得重新学习,持续充电。常在飞机或地铁上看到老外看书,而中国乘客往往在睡觉、看视频、打游戏或刷微信。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第十一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结果显示:2013年中国国民人均纸质图书阅读量为4.77本,电子书阅读量为2.48本。同期韩国文化体育观光部调查结果显示,韩国成年人年平均阅读量为9.2本,是中国的近两倍,但在34个经济组织成员国(OECD)中位列下游,与日本的18本,美国的25本有很大差距。

说完了职业危机。我们接下来再看看本人的主人公H有什么理财危机。我们先来看看H的家庭资产负债表。H的资产由属于非流动资产的市值合计约550万元的两处房产,属于流动资产的价值70万的公司虚拟股票组成,总负债本息合计约500万(此处根据H自述采用经济学分析),资产负债率高达91%。一般认为,根据资产的流动性和个人承担风险的能力,资产负债率的适宜水平是40%~60%。基于目前中国家庭大多被房产绑架,其中自住房是不能考虑出售的,家庭的资产负债水平最好控制在45%以下。从更重要的现金流角度来看,H家庭一年中大部分时间(扣除发奖金的月份)的现金流是负的,相当于在踩钢丝。

而且H买两套房子的时点均是房市的高点和拐点,加上房贷利息导致H投资房产的回报率不高。而且H买第二套房时采用的抵押贷方式属于短贷长投,在资金操作上是非常不建议的,也是国家不允许的。放贷审批部门一般要求贷款人家庭的月现金流入要高于月供的两倍以上,以维持正常的家庭生活开支安全边际。而H家庭的三项月供总额已经高达30,000元,而H家庭不算奖金的正常月现金流入只有20,000元,已经是严重入不敷出。

我们评估一个人或家庭的财务健康程度要看三个指标:挣多少钱,能挣多长时间,承受多大风险。在H的案例中,H家庭的主要收入来源是非常单一的,只是H的个人的劳动收入。考虑H从事的技术工作性质(知识淘汰很快)和公司文化(末位淘汰,清理34岁以上老员工,45岁以上强制退休)以及人到中年的现实(34岁<38岁<45岁),H的收入已经接近职业顶峰,未来收入增长不可持续,甚至可能下降甚至没有收入。H去市场上找工作遇到的残酷现实证明了这一点。

H在2015年底买第二套房时还是夫妻两个人工作,次年生了第二个孩子,H的妻子选择辞职在家照顾两个孩子,家庭收入锐减,而房贷月供加上二孩的支出却都在增加,相当于开流节源。根据网上一位家长的分享,在深圳生二孩需要的成本保守在100-200万,而H并没有新增收入来源。而且可以预期的将来随着两个孩子的长大,父母和自己上了年纪,医疗和教育方面的支出也将大幅增加。所以H的财务状况是不可持续的,面临潜在的风险。而H的妻子要带两个年幼的孩子,无法出去工作。H家庭成员较多,新买的小学区房不适宜自住,可能也不适宜出租,如果出售如H所述也遭遇有价无市。

上面分析了H遭遇财务危机的成因,接下来我们探讨一下H该如何理财才会更好呢?俗话说“你不理财,财不理你”。可是财该怎么理,无论是在中国的家庭教育、学校教育还是走上社会财商教育这一课都是缺席的。反观美国从幼儿园、小学的课堂就开始财商教育了。

首先为什么要理财呢?不理财行不行?这里边要理解随时在偷偷吞噬我们财富的通货膨胀率CPI的概念,如果你的收入增速(包括工资收入、经营收入、财产收入及其他收入等)跑不赢CPI,你手里的钱其实就一直在贬值,通俗的讲,就是同样的钱买到的东西更少了。举个例子,1978年全国平均月工资51元,可以养活一家人,今天51元只能喝西北风了(北京2011年的低保线是430元/月)。

南方基金高级研究员万晓西先生查询了1978年北京、广州、上海三大城市的主要单品价格,包括食品、医疗、衣服、交通、烟酒和居住等6大类,然后和2009的价格相比,估算出78年的51元的购买力,大概与09年北京3000元相当。31年贬值了58倍,换算成通货膨胀率的话,高达每年14%!中国M2数据自1990年12月的1.53万亿,增长至2016年12月份的155万亿,26年增长超过一百倍,年均复合增长19.2%,尤其从2008年以来印钞机更是加大马力印钞,随着GDP增速的放缓,意味着通货膨胀或更严重。同一期间,美国的M2仅增长了2.78倍。2016年末中国M2/GDP的比值超过208%,这已经不是往酒里兑水,根本是往水里兑酒了。

 24

图4中美GDP和M2走势比较,来源:价值投资导航

80年代万元户还是富翁,到现在谁家里如果只有一万元,跟赤贫也没大区别了,财富就是这样被消灭的。无论手里拿的是存款、保险、债券甚至还有基金,只要是钱,在14%的通胀面前每5年就会损失过半。 市民能够跑赢通胀的投资品,可能也只剩房地产了。有人说现在是负利率的时代,其实一直没“正”过。在银行存钱多的那个人一定不是富豪,富豪都是从银行借钱的,如果能拿到6%的贷款,那么他已经在“赚”钱了,看看是十年前买房的那些人,现在基本上都富了。这就是中国人攒点钱都拼命买房子的经济学原因。

 

25

图5民国末年百姓被通胀所苦的景象,来源:慢钱头条

经济全球化的今天,除了考虑本国的通货膨胀,我们还要考虑汇率因素。2014年以来人民币面对主要国际货币持续贬值,在2015年11月到2016年11月的一年之内,人民币对美元就贬值了7.7%。人民币仍在超发,购买力在下降,如果你的孩子在国外读书,你就需要支付更多的人民币交学费和生活费。这就是为什么大家拼命换美元以及在美国投资房产和股票的原因,本心都是为了抵御人民币持续贬值的预期。

26

图6过去的一年内人民币对美元累积贬值7.7%,来源:中国人民银行

27

图7津巴布韦货币危机,来源:VOA

既然必须理财,首先要有财可理,其次要做好平衡。先说收入,中国人的收入来源一直以来都非常单一,对工作和雇主依赖程度过高,“公司到底是不是家”的问题成为中国特色之问。据中国国家统计局统计,2012年在居民收入构成中,城镇居民财产性收入比重只有2.6%,主要为银行利息。中国人因为缺乏安全感,不敢投资,成为全球储蓄率最高的国家,储蓄率超过50%,总额高达43万亿元的储蓄余额趴在银行账户上(其中活期存款超过16万亿元,定期存款超过27万亿元),长期忍受“负利率”的侵蚀。

根据梁达2013年的对比研究,在发达国家中,财产性收入是居民家庭收入的重要组成部分。以美国为例,财产性收入所占比重达到40%,仅次于薪资收入,有90%以上的美国人拥有股票、基金等有价证券。而在高净值人群中,随着富裕程度的升高,工资性收入在总收入中的占比越来越低,财产性收入所占比重却越来越高,当财产性收入超过工资性收入,一个人也就在理论上实现财务自由了。

中国人不是不愿意有更多财产性收入,不是不愿意投资于股市,实在是中国股市太奇葩,伤害太深。中国股市的特点是牛短熊长,而且股市走势与经济形势可以无关。如果你不幸在2007年10月的股市高点进入,那么将近十年后的今天,你依然被牢牢套住,亏损高达40%。

28

图8中国沪深300指数在2007年至今下跌40%,来源:谷歌财经

说完收入,再说支出。我们首先要对支出进行分类,可以粗略分为消费性支出、保健性支出和投资性支出。消费是损耗性支出,保健是维持挣钱能力,投资是未来能带来预期增量收益的。举例来说买车就是消费性支出,买房和教育深造就是投资性支出,医疗保险就是保健性支出。在有余力的情况下,除这三项外还可以再加一项公益慈善支出。比如同样在2005年左右,身在北京的你可以花40万买俩好车,开出去很拉风,也可以在北京海淀万柳社区按揭买两套可以上人大附小的学区房,每平米6000元。十年后的今天车已到报废期残值接近于零,而同样的房产,今天已超过15万一平米,翻了25倍。

理财具体操作可以参考标准普尔家庭资产配置模型。标准普尔为全球最具影响力的信用评级机构,曾调研全球十万个资产稳健增长的家庭,分析总结出他们的家庭理财方式,从而得到标准普尔家庭资产象限图。此图被公认为最合理稳健的家庭资产分配方式。标准普尔家庭资产象限图把家庭资产分成四个账户,分别为日常开销账户、保险杠杆账户、一般投资收益账户和长期保本收益账户。这四个账户作用不同,所以资金的投资渠道也各不相同。只有拥有这四个账户,并且按照固定合理的比例进行分配才能保证家庭资产长期、持续、稳健的增长。

29

图9标准普尔家庭资产配置,来源:壹读

这四个账户就像桌子的四条腿,关键在于平衡,少了任何一个就随时有倒下的危险。如果发现缺少哪个账户就赶紧补上,如果发现不平衡,就想办法平衡。开篇案例中提到的H遇到的财务危机,就是因为H把收入的几乎全部都投到房产投资上,没有做好其他象限生活、保险和教育养老账户的平衡。

上升到哲学层面,关键是要知足知己。老子说过:祸莫大于不知足;咎莫大于欲得。故知足之足,常足矣。最大的祸害是不知足,最大的过失是贪得的欲望。我们对投资收益应该知足,不少人动辄要求年化50%以上,制定很高的投资目标。其实,市场有其自身运作的规律,“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是不以个人意志转移的。越保守、要求的越低,追求不亏损、控制好风险,时间长了,在复利效应下,收益反而会是最高的那个。

老子也说过:知不知,尚矣;不知知,病也。知道自己有所不知,是很明智的,所谓自知者明。不知道却自以为知道,就很糟糕。这句话和巴菲特“能力圈”概念不谋而合。不懂的就不触碰,我们的能力有多大并不重要,关键知道是不是在自己能力范围内很重要。投资中切忌对自己认知不足,对小道消息捕风捉影又或受媒体蛊惑或盲目从众。下面这幅图展示了散户的经典心理,教训不可谓不深刻。股海深深,深似海,便纵有千种孤独,更与何人说。

 

30

图10 经典散户心理图,来源:《主动投资组合管理》

投资理财是很专业的事,涉及账户平衡,抵御通货膨胀和货币贬值,又涉及不计其数设计复杂的金融产品,还要面对风云变幻、黑天鹅频现的资本市场,所以最好交给科学专业的机构去做。私人银行和家族办公室服务周到,可是动辄千万的门槛,一般中产阶级可望而不可即,是否只能望洋兴叹?不然,近年如火如荼兴起的互联网普惠金融、智能投顾等新工具值得尝试。感兴趣的读者可以参阅笔者发表的其他互联网金融领域分析文章。

最后回到开篇H的故事,并非如男主公众号文章中提到的自己不努力(有时候选择比努力更重要),不是企业给他的待遇不好(没有活少钱多离家近的工作),也不是一线城市房价太高惹的祸(树挪死人挪活,你永远有老家可以回),重要的是人到中年,要及早树立危机意识(未雨绸缪),抓好人力资本(human capital)和财富资本(financial capital)两副牌,开启二轮驱动,让家庭走在平衡中庸的大道上,获得稳稳的幸福。

2017/3/13于芝加哥

(张文阁,美国芝加哥财经专栏作家,北大光华MB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