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从《四进士》到《人民的名义》官场现形的虚拟现实

宋馥李2017-04-25 11:25

经济观察报 宋馥李/文 京剧《四进士》有个情节,新科进士毛朋、田伦、顾读、刘题四人出任帘外官吏,出京前,四人在双塔寺的文昌帝君神像前盟誓,相约赴任之后绝不贪赃枉法,否则棺木一口,仰面还乡。相互引为“同年”的四进士,意气风发地各自赴任。

时过境迁,若干年后的几位同年,演绎出了什么样的仕途人生呢?

官职最小的上蔡县令刘题,许是觉得升迁无望,便不问政事,整日饮酒作乐,连一桩命案都懒得过问。结果,这桩命案来头不小,犯案人是田伦的胞姐。因为在上蔡得不到处理,蒙冤的杨素贞到信阳州府衙告状。田伦为了助其胞姐脱罪,密扎求情任知府的“同年”顾读。而接到书信加三百两纹银,顾读片刻犹疑之后,便全然依信从事,将一桩案子黑白颠倒。

刘题好酒贪杯,不理民词;田伦密札求情,输送利益;顾读贪赃枉法,匿案准情;在这样一个官场生态下,冤案怎么可能翻过来。剧中的孤胆英雄宋士杰那句念白说得好精准:要申冤情,先告赃官。所幸遭遇了毛朋这位青天,不徇私情,为民请命,最终扫除了田伦、顾读和刘题一干腐吏。

这情节,像极了《人民的名义》中的几位出身于汉东大学的师生,作为电视剧的一条主线,汉大帮的师生们一同步入官场,也是意气风发,想有一番大作为。

可惜一入官场深似海,利益和欲望的驱使,让人逐渐磨掉心智,迷失方向。陈海和侯亮平尚能保持本心,高育良和祁同伟却在师生这层关系之上,演化为一条船上的利益共同体,为了维护利益黑洞,还要不断减除敌手,拉人上船,反腐大义,演化为同门师生之间的对决,显露出难得一见的官场生态。

其突出性在于,在当代的各种文艺作品里,政府官员多数是脸谱化的伟光正,偶尔出现的坏人却坏得纯粹,很少有一部文艺作品,能获准如此大的尺度,去呈现这种复杂和变化。

于是,这部剧得到了热烈追捧。剧中之人,仿佛就是我们身边的某个人,人们说,赵德汉就是魏鹏远,祁同伟就是武长顺……

敢作敢为的达康书记,会犯拍脑袋的失误,丁义珍就是他用错了人;那位没有露面的赵立春,为汉东省的改革大业有过殊勋;做过教授的高育良,也为他执掌的政法委做过贡献。即便是疯狂的祁同伟,也曾经是英雄缉毒队长。这些矛盾体,都能在现实中找到影子。

就像曾经的中部某省,在反腐高压下,不仅是多出大老虎,更重要的是其政治生态出现了问题。当政治生态不良,官员进步被不良生态所左右,人就会异化,使得贪腐成为普遍现象。于是,不会逢迎的易学习,在正处级的岗位上兜兜转转十几年,而找到政治资源的祁同伟,便连续升迁。

而在祁同伟把持的省公安厅,违法乱纪的程度受到重用,亲戚故旧都鸡犬升天,对那些兢兢业业的人,又会造成什么样的冲击,这样的用人倾向,汉东省的公安系统,政治生态肯定不会好。

人是会变的,这是剧中出现频率最高的台词。人们因生态而选择自己的存在方式,而自己也成为生态的一部分。现实生活里,我们又何尝不是屈从于各种各样的潜规则,被这样的生态所异化,并成为它的一部分。

四进士也曾怀着一颗赤胆忠心,希望为民请命。然而行至中途,却因种种原因,违背了最初的誓愿。田伦本不想写求情密扎,被母亲相逼最终就范。顾读笑纳那三百两银子,同时是掂量田伦那八府巡按的权势。

人们为台上的田伦唏嘘,也为剧中的祁同伟唏嘘,并从唏嘘中照见自身:当身处那样的生态中,在考验人性的尖峰时刻,你会向左走还是向右走?

因此,《四进士》的悲喜剧,烛照了现实,成为了经典,《人民的民义》照进了当下,才成为现象级的电视剧。永远在不断变化着的生态,就是现实世界,他不那么美好,常常左右我们的进取和沉沦。

就像毛朋那段念白:“小弟不才,实授八府巡按,查得上三府,官是清官,民是顺民。查得下五府,官是赃官,民是刁民。查来查去,这赃官二字却应在我们年兄弟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