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两年坎坷恢复上市路一朝告吹 *ST新都经历了些什么

黄一帆2017-05-18 18:24

经济观察网 记者 黄一帆  2015年5月,由于违规担保一事*ST新都被暂停上市。两年间,*ST新都一直在恢复上市之路上蹒跚行走。期间,公司内部经历了不同派系股东之间暗战、结盟和重整后的利益调整。各大股东之间明争暗斗,令*ST新都的处境更为尴尬。

然而,会计事务所一纸告知函令*ST新都恢复上市愿望成为泡影。4月25日,天健会计师事务所湖南分所致函*ST新都称,将2015年度财务报表中确认的2014年租赁期的高尔夫物业租金收入作为2015年度经常性损益事项进行了审慎核查,认为该收入具有偶发性,应被视为非经常性损益。这意味着调整后*ST新都2015年扣非后净利润将由盈转亏。

虽然,公司当即表示公司董事会、监事会、独立董事对天健湖南分所来函均不予认可。然而,就在*ST新都召开董事会的的同一日,4月28日,公司收到了大信会计师事务所同样的业绩调整告知函以及保荐人广发证券告知*ST新都将向撤回恢复上市申请文件。

就在昨日,深交所5月17日公告称,深交所于2017年5月16日决定公司股票终止上市,公司股票自2017年5月24日起进入退市整理期,退市整理期届满的次一交易日,本所对公司股票予以摘牌。

而*ST新都目前正在筹划的拟以现金增资方式取得广州铭诚计算机科技有限公司 51%股权的重大资产重组事项,也因该公司股票终止上市而自动终止。记者多次拨打*ST新都董秘办电话,但无人接听。

恢复上市告吹

5月17日公告称,因*ST新都2013年度、2014年度连续两个会计年度的财务会计报告被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公司股票自2015年5月21日起暂停上市。深交所于2017年5月16日决定公司股票终止上市,公司股票自2017年5月24日起进入退市整理期,退市整理期届满的次一交易日,本所对公司股票予以摘牌。

自2015年5月21日暂停上市后,实际上,公司在披露2015年年报后提出恢复上市申请,深交所于2016年5月9日正式受理了该申请。受理后,深交所依法依规开展审核工作,并就高尔夫物业租金收入会计处理合规性、预计负债计提充分性、子公司业绩真实性等重点关注问题进行调查核实。

而本次这封引起大浪的天健会计师事务所湖南分所告知函就事出于此。4月25日,天健会计师事务所湖南分所致函*ST新都称,将2015年度财务报表中确认的2014年租赁期的高尔夫物业租金收入作为2015年度经常性损益事项进行了审慎核查,根据相关规定,该高尔夫租金收入虽与政策经营业务相关,但鉴于其收入确认的背景及特殊性质,具有偶发性,应被视为非经常性损益。

由于此前*ST新都2013年度、2014年度连续两个会计年度的财务会计报告被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恢复上市的希望就寄托在2015年度经审计的净利润及扣非后的净利润上。而一旦当年的高尔夫租金收入被确认为非经常性损益,将导致调整后*ST新都2015年扣非后净利润将由盈转亏。

*ST新都称,不认可天健湖南所的来函,主要辩解理由在于,惠州高尔夫会所房产租赁期有10年,2014年度涵盖于该租赁期限内,高尔夫物业租金收入具有一贯性,应视为经常性损益;且“自有场地出租”业务为该公司酒店经营以来一直是存续业务;同时搬出此前聘请的独立第三方机构大信会计师事务所出具的复核说明,认为将高尔夫租金收入作为2015年度主营业务收入符合企业会计准则规定。

5月17日,监管层公告称,因*ST新都2013年度、2014年度连续两个会计年度的财务会计报告被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公司股票自2015年5月21日起暂停上市。深交所于2017年5月16日决定公司股票终止上市,公司股票自2017年5月24日起进入退市整理期,退市整理期届满的次一交易日,本所对公司股票予以摘牌。

这意味着,*ST新都这两年为恢复上市的诸多努力,将成为泡影。

这些年的经历

*ST新都命运多舛。

*ST新都是深圳酒店业唯一的上市公司,主要从事经营酒店、商场、餐厅以及酒店附设的车队、康乐设施、自有物业的出租与管理。

事件的起因是源于2015年的违规担保事件,公司也因为被出具“非标”审计意见被降级为*ST新都。

此后,*ST新都于2015年9月15日进入破产重整,并于当年12月29日将重整计划执行完毕。

公司的重整计划获得法院裁定,具体重整方案也已出炉,以广州泓睿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泓睿投资”)为首的重整投资人将接手公司受让的资产和股份,并负责公司未来的经营和发展。

按照安排,按照重整清偿安排,公司拟以现有股本每10股转增3.05股,共计转增1亿股,公司第一大股东瀚明投资无偿让渡50%现持有股份和现持有股份对应的转增股份,合计让渡3664.79万股。其他股东不让渡股份,仍按照每10股转增3.05股享受转增。

瀚明投资无偿让渡的3664.79万股将由重整投资人有条件受让。其中最主要的受让条件包括:按照评估净值5.71亿元购买新都酒店大厦和酒店全部附属设备设施、新都酒店位于深圳文锦花园的24套房屋、应收账款和其他应收款,并按照不低于1.4亿元价格购买新都酒店位于惠东县大岭镇惠州高尔夫俱乐部会所的房产;此外还需要承诺以捐赠或者其他合法方式保证重整后的新都酒店净资产为正,承担全部的职工安置费用等。

重整投资人联合体中的牵头者泓睿投资成立于2015年1月,位于广州天河区珠江新城,涉及互联网移动科技、健康医疗、生态农业等多个高新领域,旗下有网金控股等多家子公司,其中,网金控股开创了互联网交易型银行平台,已经与多家商业银行合作,包括国有大中型银行或股份制城市商业银行,是中国最大的金融互联网运营商。

按照重整投资人的计划,按照重整投资人的计划,首先将剥离公司的低效资产,改善资产结构。随后,泓睿投资团队将介入公司酒店管理和经营,提升管理水平并提高经营业绩。*ST新都未来或转型互联网行业,并在2016年满足恢复上市的各项要求,申请股票恢复上市。

泓睿投资还承诺,重整后通过恢复生产经营、注入重整投资人及其关联方旗下优质资产等各类方式,使公司2016年、2017年实现的净利润不低于2亿元和3亿元。

不过,尽管内部争斗,但业绩的确有所好转。

根据2015年年报,*ST新都2015年实现营收1.17亿元,同比增长82%;实现净利润6971万元,扭亏为盈;净资产为961.59万元。2016年5月3日,*ST新都董事会向深交所提出了公司股票恢复上市的申请。但是,7月11日公司收到深交所通知,深交所根据相关规定,提请相关机构对公司恢复上市相关情况进行调查核实,恢复上市事项此后未见下文。

*ST新都原控股股东为瀚明投资,持股比例为13.83%,自然人郭耀名为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由于破产重整,长城汇理(宋晓明掌舵)协议受让桂江企业所持股份,长城汇理阵营凭借着11.50%的持股比例跃居上市公司第一大股东。据了解,宋晓明旗下基金早在2014年就埋伏了新都酒店,持有4.82%股份。

在2015年6月华图教育终止借壳*ST新都之后,长城汇理一度曾联合桂江企业、贵州经贸、山东信托实施“结盟”,即联合出售手中持股,以此来“架空”*ST新都大股东瀚明投资,以期掌控对*ST新都的重组主导权。

值得注意的是,长城汇理原本有机会从*ST新都处抽身而退,即在2015年10月桂江企业选择脱离盟友单独叫卖持股后,易简投资出面欲收购长城汇理、贵州经贸、山东信托持有的*ST新都股权。

然而不知何故,长城汇理随后宣布不再出让相关持股,同时还以协议方式受让了桂江企业所持股权。

此前《上海证券报》曾报道称,2015年9月长城汇理的掌门人宋晓明曾对记者表示,长城汇理想通过破产重整主导*ST新都重组权,与瀚明投资有所分歧。

*ST新都几大股东为争夺主导权的激烈争夺也使得*ST新都恢复上市之路更为艰难。2016年9月7日,长城汇理等5位合计持股10%以上股东提请发起股东大会,并审议*ST新都受赠东营大海科林光电有限公司100%股权暨关联交易的议案,但因为董事会的反对,长城汇理最后撤回了提案。

2016年9月,宋晓明在其个人微博上称,“自新都酒店暂停上市以来,我们作为主要股东,一直尽最大努力挽救上市公司。在新都酒店2015年被强行纳入破产重整程序、广大中小股民的利益面临极大威胁之时,我们引入了泓睿投资,中途接手破产重整,作为泓睿进入的条件,我们坚持不能调整小股东权益。”

“破产重整完成后,在多种因素的影响下,新都如今又再度面临巨大挑战。”其透露,“目前,有个别股东为了自身利益而置广大股民利益于不顾,为此,我们不惜与其进行坚决斗争。”

或许出于共同利益考虑,今年3月20日,*ST新都公告重大资产购买草案,拟以现金2.04亿元增资收购铭诚计算机51%股权,资金来源于泓睿投资的借款。然而,由于该公司股票终止上市而自动终止。

据了解,公司将于2017年5月24日起进入退市整理期,交易30个交易日,股票的证券简称将变更为“新都退”,股票价格的日涨跌幅限制为10%,预计最后交易日期为2017年7月6日,公司股票在退市整理期间的全天停牌不计入退市整理期。该公司因特殊原因向深交所申请股票全天停牌的累计停牌天数不超过五个交易日。

值得注意的是,随着IPO提速,如何把握上市公司质量成为目前市场关心焦点。“对于达到退市条件的公司,坚决做到‘出现一家、退市一家’。”深交所相关负责人表示,深交所将在中国证监会的领导下,严格落实并不断完善退市制度,推进退市制度常态化,形成“有序进退”的市场秩序。

据了解此前,沪深两个交易所曾对《股票上市规则》中涉及退市制度的相关内容进行了修改和完善,并于2014年11月16日起施行修订后的上市规则。在介绍该次修订时,负责人提及三种退市情形,分别为主动退市、信披违法、欺诈发行。而至去年新泰电气退市,三种退市情况已有完美案例诠释。“ST二重是主动退市、ST博元是信披违法退市、欣泰电气是欺诈发行退市。”而*ST新都是2017年首例退市,有分析人士称,“代表了某种强烈信号”。

经济观察报 金融市场部驻华东记者
关注上市公司的资本运作和资本市场中所发生的好玩的事,对未知事物充满好奇,对已知事物挖掘未知面
关注领域:上市公司、券商、新三板 擅长深度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