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补贴审核变严 2016年首批新能源车申报近10%遭拒

耿慧丽2017-05-19 15:52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报 记者 耿慧丽 还想通过新能源汽车骗取国家补贴?专家组的眼睛里可不容沙子。

5月17日,工信部网站发布了“关于2016年度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补助资金初步审核情况的公示”(以下简称公示)。公示结果显示,共有20个地区、50余家车企、85094辆车通过专家组的初步审核,这些车将获得补贴金额近58.6亿元人民币。

这是今年3月底发改委、工信部、科技部、财政部四部委联合下发2016年度新能源汽车补贴清算通知后,首批申请补贴的情况公示。

根据此次公示披露的信息统计,此次企业共申报车辆94072辆,涉及补助资金64.15亿元。其中有8979辆车,因为与公告参数不符、行驶不满3万公里等原因,被取消补贴或削减补贴,涉及资金5.55亿元。

“国家对于新能源汽车补贴的审核严格力度,超出我的预期。这表明国家打击新能源骗补的决心和力度非常大。”看到公示结果后,第一时间对公示的车辆和数据进行统计分析的全国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说。

这次公示也表明,国家对于新能源汽车推广情况的监督管理,将由此前的定期检查,转向与财政补贴挂钩的常态化监管。

在为政府严加监管拍手叫好的同时,也有业内人士担心“矫枉过正”,比如,“不满3万公里无法领取补贴”将对新能源汽车企业带来收款难题和资金压力。”

申报比例偏低

看到公示的第一时间,崔东树便结合一些行业数据,对于公示披露的信息与数据进行统计和分析。

根据中机中心的合格证统计,2016年我国共生产新能源汽车52万辆。但公告披露的情况显示,此次仅有65家企业,申报了94072辆车,申报资金总额为64.15亿元。崔东树的统计显示,此次申报比例只有18%。即便是刨除陕西、广东、四川、贵州、吉林、广西、内蒙、海南这8个尚未进行申报的地区,已经申报的北京、上海、浙江、江苏、安徽、河南、山东、黑龙江等18个省市和直辖市,去年总共生产了41.199万辆汽车,申报比例为23%,依然偏低。

车已经卖出,企业为何不着急申请补贴拿钱?

申请时间短是原因之一。今年3月27日,四部委联合下发了《关于开展2016年度新能源汽车补贴资金清算工作的通知》,申报的截止日期是4月30日。“去年整个行业都笼罩在新能源汽车骗补的阴影中,政府说要严加核查,因此2016年的补贴如何申领一直不明朗,3月底才有明确政策,申请时间只有一个月,企业有些措手不及。”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客车企业人士表示。

在崔东树看来,新能源汽车企业申报比例偏低的原因,一是企业生产节奏偏后,主要集中于下半年。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的统计数据显示,2016年上半年,我国新能源汽车共销售17万辆,而2016年全年销量则为50.7万辆。

近三分之二的销量集中于下半年,造成一些企业和地方来不及申请。比如,深圳市新能源车推广办公室主任助理陆象帧就对媒体表示,目前深圳市各区正在核查新能源汽车推广的企业和车型信息,审核完成再进行申报。

二是新能源汽车单位购买比例偏高,而根据四部委发布的《关于开展2016年度新能源汽车补助资金清算工作的通知》非个人用户购买的新能源汽车申请补贴,累计行驶里程须达到3万公里(作业类专用车除外)。

崔东树估算,在乘用车领域,2016年个人客户占比是48%,单位客户购买的比例是52%。在商用车领域,单位客户购买的比例会更高。

江淮汽车相关负责人就表示,江淮2016年新能源汽车销量为1.8万,这次申请了1.4万辆,基本达标,还有4000多辆销售对象是非私人用户,目前还没有达到3万公里,还没有申报。

3万公里的威力

尽管2016年新能源汽车骗补曝光后,汽车行业对新能源汽车补贴发放门槛提高、标准变严有所准备,但2016年补贴的首次审核之严,还是超出不少业内人士的预期。除了崔东树这样的专家表示超出预期,直接影响到利益的企业更是觉得“压力山大”。

“2016年年底发布的调整政策(《关于调整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财政补贴政策的通知》)明确提出次年结算和三万公里的指标,大家已经意识到今后的补贴不好申请,但没想到指标和材料审核真得这么严。企业因为申报车辆信息与目录对应的参数情况不同未能获得补贴,有些是生产一致性不过关,有些则是技术与供应商有所调整,没来得及更新推广目录。”上述客车企业人士表示。

崔东树的统计显示,在取消或减免补贴的原因中,占第一位的是电机,“电机额定功率与公告参数不一致”的车辆高达6799辆。其次是电池问题,总共有1000多辆,其中,电池单体、电池组、驱动电机与公告参数不一致的有869辆,电池成箱型号与公告参数不一致的有217辆,电池单体、成箱型号与公告参数不一致的有197辆。而非私人购买仅累积行驶里程未达3万辆的,就有104辆;续航里程不符合国家补贴标准的,为103辆。

还有79辆车,不在新能源汽车的推荐目录内,也来申请政府补贴,其背后的企业分别是上海沪光客车厂、中联重科股份有限公司和长沙梅花汽车制造有限公司。

崔东树的统计显示,尽管企业申请的总量不高,但通过率还比较高。北汽新能源、奇瑞、东风日产、郑州宇通、江铃控股等企业,通过率为100%;江淮、吉利、长安、东风汽车、中通客车等企业,通过率也都在90%以上。同时这些企业也都是申请数量较多的企业。

意外的是,上海汽车的审核通过率仅为37%,10693辆乘用车申请补贴,仅有3985辆汽车获得审核。公告信息显示,未通过的原因分别有电池、电机与公告参数不一致,续航里程达不到国家标准等。上汽荣威的CSA7154TDPHEV车型 (荣威E550)6605辆车,因为“电机额定功率与公告参数不一致”没有通过专家审核。

但影响威力最大的莫过于“三万公里指标”。2016年很多已销售的新能源汽车由于不满足这一指标,无法申请补贴,尤其是服务于公共领域的客车、专用车。

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的统计数据显示,2016年我国共推广新能源商用车16.3万辆,销量前十的7家主流客车企业,2016年共销售新能源客车近6万辆,但从此次申请看,仅有5348辆车申请补贴。

车卖出去钱却收不回来,这对任何企业都不是什么好消息。实际上,这已经成为客车企业沉重的负担。客车行业龙头企业宇通2016年年报显示,政府应收账款由2015年的99亿上升到150亿;其中来自中央政府的新能源客车补贴应收账款为101.6亿元,2016年收到新能源补贴仅9.95亿元。

虽说政府欠的帐比较放心,总会还的,但对于企业而言,无疑大大加剧了资金压力。对于行业龙头企业而言,这或许不是什么问题,但对于一些中小企业而言,则可能面临资金断裂的危险。媒体报道称,南京金龙客车制造有限公司董事长黄宏生甚至表示,自己的房子都已经抵押。

“3万公里的指标打击骗补的用意是很好的,但对生产企业造成很大资金压力,也给新能源汽车的销售增加了额外负担,车卖出去后还得总盯着,要不然拿不到补贴。而且有些政府部门、机构采购新能源汽车,就是作为班车,跑得里程很有限。建议以后审核时能区别对待,对于那些确实没有骗补嫌疑的,及时发放补贴,鼓励企业生产销售新能源汽车的积极性。”崔东树认为。

2017申领补贴更为不易

“对新能源汽车补贴进行审核,不仅打击骗补的企业,让其没有漏洞可钻,也敦促企业改善生产一致性的问题,很多未通过车型多是由于生产一致性不达标。”崔东树说。

此次补贴审核,主要依据去年年底公布的《关于调整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财政补贴政策的通知》以及《新能源汽车推广补贴方案及产品技术要求》两大文件。这两大文件,已经对新能源汽车补贴收紧了门槛,堵住了以往企业容易钻空子的漏洞。

除了上述提及的非私人购买车辆累计行驶里程达到3万公里才能申请补贴外,对于纯电动客车,要求续驶里程不低于200公里。电池系统总质量占整车整备质量比例(m/m)不高于20%;非快充类纯电动客车电池系统能量密度要高于85Wh/kg,快充类纯电动客车快充倍率要高于3C,插电式混合动力(含增程式)客车节油率水平要高于40%。

对于纯电动乘用车,则要求30分钟最高车速不低于100km/h;动力电池系统质量能量密度不低于90Wh/kg,高于120Wh/kg的按1.1倍给予补贴;对纯电动乘用车工况条件下百公里耗电量进行明确规定等。

从续航里程、电池能量密度、整车能耗等多个方面提出更高的要求。此外还规定,一年内仍没有实际销售的车型,取消《目录》资格。而初次补贴审核的结果显示,要想达到这一标准并非轻而易举,即便是新能源汽车的龙头车企,也会在生产一致性上不达标。

一方面,补贴的技术门槛提高,审核加严;另一方面,根据新标准规定新能源汽车补贴将分阶段退坡,2017年开始,新能源汽车国家补贴在去年基础上减少20%,同时地方补贴最高不能超过国家补贴的50%。不少地方从今年开始减免对新能源汽车的地方补贴。

目前已经有北京、山西、西安、甘肃、江苏、天津等省市明确了2017年补贴标准。从各地发布的地方补贴政策看,北京、青海、内蒙、吉林等地,按国标50%补贴,并且规定了国家和本市财政补助总额不超过车辆销售价格的50%-60%。

而有些地方的地方补贴则更低甚至全部取消,比如山西省出台的地方补贴政策表示,对新能源汽车按国标50%补贴,取消省级推广应用补贴;宁波、芜湖2017年补助标准在2016年基础上下降20%;湖南则规定新能源乘用车按国标10%补贴。

对于新能源汽车企业来说,政策的紧箍咒越来越多,想要获取补贴越来越不容易。以新能源汽车龙头企业比亚迪为例,去年新能源汽车销售超过10万辆,新能源汽车业务整体收入约 346.18亿元,同比增长约80.27%,占比亚迪总收入的比例增至33.46%。新能源汽车的收入成为支撑比亚迪利润增长的主要来源。但今年一季度,比亚迪的新能源汽车销量同比下滑47.6%,其公司财报显示,比亚迪一季度营收210亿元,同比增长3.75%,净利润6.06亿元,同比下降28.79%。市场分析人士认为,新能源汽车销量下滑与政府补贴退坡,是其利润下滑的一大原因。

但就目前而言,补贴政策明朗并且开始落地执行,对于新能源汽车企业而言已经是“久旱甘霖”一般的好消息。“由于补贴政策不明和新能源汽车目录更新的影响,去年前4月新能源客车卖了近2万辆,今年前4月只有4000多辆,政策就是新能源汽车市场的指挥棒,政策明朗了,车才卖得动。”上述客车企业人士感慨道。

经济观察报 公司部资深记者
关注汽车行业十余年,对自主品牌、新能源汽车、智能化、汽车营销等领域关注较多。
部门微信号:@头条汽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