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处置金融风险的风险会出现吗?不能盲目叠加监管政策

李晓丹2017-05-19 16:54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网 李晓丹/文 金融风险到底在哪里,金融杠杆该怎么去?这是监管者和市场都在关注的问题。

5月17日,第十届“中国中部金融发展论坛”在合肥召开,论坛的主题为“金融业的改革、发展与风险防控”。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学术委员会秘书长张燕生在当天的论坛上表示,当前面临的选择有两个,一个是调结构、去产能,另一个是继续增加泡沫,中国经济肯定是选择前者。

“从全球经济来看,谁能挺过产能出清,谁就获得了机会。”张燕生说。

金融去杠杆持续推进,银行表外业务受到清理,市场提出这样一个疑问:处置金融风险的风险会不会也随之出现?

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表示,处置金融风险不会导致出现的新的风险,但是在处置风险的过程中有些问题是需要关注的。

“表外业务是监管者眼中的风险点,监管部门应该加强协同监管,防止出现监管政策叠加增加市场波动。”连平说。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向松祚认为,目前面临的五大风险分别是,非金融企业的高负债风险、地方政府债务风险、民间借贷或高利贷风险、影子银行或金融机构之间各种套利风险、非法或合法的资本外流引发的风险。

向松祚观察到这样一个现象:一季度GDP6.9%,但是股市却出现了向下波动。

“这说明经济结构还存在问题,脱实向虚是中国经济的最大问题。”向松祚说。

向松祚列举出了脱实向虚的几个主要表现:2009年以来,M2增速最高达到27.2%,银行新增信贷每年平均超过10万亿,与此同时政府、企业和家庭的杠杆都在快速上升,大量资金通过关联套利、嵌套套利在金融体系内部循环。

向松祚还特别指出这样一组数据:2016年共有786家上市公司购买银行理财产品,其中购买理财产品超过100亿的有6家,同时,2016年理财收益占公司净利润50%的公司有16家;与此形成对比的是,A股136家上市房地产公司总负债达到4.92万亿,其中万科负债6689亿元,绿地集团负债6556亿元。

“实际上,上述五个金融风险都与房地产密切相关。”向松祚说。

4月底的中央政治局会议上提出要建立房地产的长效机制,向松祚对长效机制的理解是要从土地供应、信贷政策、税收政策入手来稳定市场预期。

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党委书记兼副所长王松奇认为,中国经济目前可以依靠基建、消费、创新、高端制造产业、服务业,但是在这些支撑经济的因素之外,真正应该关注的是国企改革,改革要有进有退,这样才能更多释放经济活力。

对于金融政策的下一步,连平的建议是政策要更有针对性,不是单纯地层层加码,防止去杠杆过程中,对那些需要加杠杆的业务也一起被收紧了;政策安排要新老划段,保持合理的流动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