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黑客勒索”事件余音 比特币价格仍在飙涨

宋笛 张文扬2017-05-20 10:00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报 记者 宋笛 张文扬 比特币投资者张章在5月12日夜间看到了“病毒勒索”的信息,他立即打开了电脑扫了一眼比特币行情,“还好,价格还在1500美金以上。”1500美元,是张章为自己确定的比特币第一支撑点。

从5月12日开始,一种被称为“Wannacry(想哭)”的黑客勒索病毒在全球爆发,并在国内快速蔓延,一天内国内近三万个IP感染病毒。

与张章密切相关的是黑客向世界范围内感染病毒的电脑使用者所开出的条件:300美元的比特币,三天内不交赎金(按照目前的比特币价格计算大约是0.2个比特币),金额翻倍。

比特币本身正处在一个微妙的时刻:在持续超过一年的上涨周期后,比特币的场外市场正在暗潮汹涌;政策影响下的场内交易市场前景难测 。而就在这样一个时刻,黑客勒索事件突然大规模爆发,席卷着新的不确定性波及到比特币这一已绷紧的市场。

5月13日,在张章的多个比特币投资群里出现了担忧情绪的蔓延。这种担忧并非毫无原因,比特币具有匿名性和无法回滚(撤回交易)的特性,因此在海外一些案例中,比特币成为了黑市交易的“货币工具”。

比特币投资者担心的是,黑客事件会否造成比特币价格的动荡?

但出乎意料的是,尽管出现了两次震荡,截至发稿,比特币的价格依然在不断攀升,据国内比特币交易平台OKCoin币行行情数据显示,比特币价格 在5月18日冲破了11000元线。

场外的表现更为异常,目前一个比特币的场外价格已经攀升到13000元人民币,比国内交易平台的场内价格高出近2000元。一些庄家也在陆续进场,并囤积货币——一家私募机构意向要在比特币市场配上亿元的资金。这让一些散户投资者甚至出现了短时间在场外市场找不到比特币的现象。

尽管比特币仍然在上涨,但是在量化投资人陈可(化名)看来,这次事件在长远尺度上的影响依然有待判断。“就像打开了一个盒子,我们很担心其他黑客会模仿这一行为,用比特币作为其他形式病毒的赎金,从而影响监管者的监管判断,尽管它本身只是一个工具而已”。一位比特币矿主对经济观察报表示。

震荡的担忧

“您可以在网上找找恢复文件的方法,我敢保证,没有我们的解密服务,就算老天爷来了也不能恢复这些文件”。

5月12日,在突然蓝屏后,浙江一所高校的大三学生木塔力甫重启了自己的电脑,重启后的电脑运行变得缓慢,所有word文档失效,桌面随即变为黑色,一个红框的窗口弹出 ,里面写着包括这句话在内的数段文字。

木塔力甫被黑客勒索了,同时被勒索的还有同宿舍的一位室友。这是一种被称为“Wannacry(想哭)”的黑客勒索病毒,在中毒后,黑客会要求被勒索者支付300美金的比特币到指定账户,如果三天内不支付,金额就要翻倍。

5月13日,在病毒大规模爆发之后的一天,一些比特币投资者开始担忧事件对比特币价格的负面影响。

作为一种去中心化的数字“货币”,比特币基于一种被称为“分布式账本”的技术基础,这种技术决定了比特币一旦完成交易就无法撤回。同时,比特币持有账户人的匿名性使得追踪账户拥有者极为困难。

这两种特性使得比特币在一些海外黑市交易中充当着“货币”的角色,而这类事件的曝光,往往会影响比特币价格的走势。在2013年美国丝路网站被查封时——这一网站号称是已知的全球最大非法网络毒品黑市之一,在这一网络内,比特币就是作为“货币”进行流通的,在网站被关闭时,联邦调查局查封了近3万个比特币——比特币的价格就曾经出现了15%的大幅度下跌。

比特币投资者担心此次事件会否像“丝路”事件一样,造成比特币价格的大幅震动。

5月13日,张章几乎一整天都挂在电脑上盯着比特币的走势,情况并不算太坏,在5月13日当天,比特币价格出现了小幅度的回落,但是整体价格依然在张章自己认为的第一支撑点“1500美元”之上。

场外市场的商机

在张章盯着比特币价格的同时,场外交易中一些机构还是从这次勒索事件中嗅到了商机。

5月13日,在多个比特币投资群中出现了一张来自场外交易机构的广告,在这份专门针被勒索者的广告中,这家机构许诺会提供技术服务、比特币知识讲解、甚至是愿意为从场外购买比特币作为赎金的被勒索者减免相关的手续费用。这家机构还提醒一些被勒索人要谨慎选择购买渠道,如果是在场内交易平台上购买,就无法提币并支付给黑客。

如果仅以国内市场的角度出发,这样的提醒还是很有必要的。在2017年年初,央行加大了对于比特币市场,特别是比特币交易平台的监管。这种监管带来的一个结果是,多家大型比特币交易平台已经停止了提币业务,这意味着即使被勒索者在这些平台上购得比特币也无法从平台上取出比特币,并交付给黑客。

在最近的一个月时间中,国内比特币的场外交易价格正在不断攀升,目前单个比特币的场外交易价格已经达到了13000元,这一价格是对标韩国场外价格的结果,比国内平台交易价格高出了2000元。

另一方面,一位投资人感觉到了场外流通的比特币数量正在减少——有时候一两个小时都找不到愿意出售比特币的零售商,而这样的情况在近期变得越来越频繁,在这位投资者看来,这种比特币的紧缺是由于一些大型庄家正在囤积比特币。

确实有一些大买家尝试进入这一市场。两周前,一家私募基金机构找到了比特币量化投资人陈可(化名),表示了要投资比特币的意愿。但是私募基金希望购买的金额让陈可惊讶,上万个比特币,亿元的资金规模。“我不建议他们收这么多,实际上,也很难收到这么多,这个市场非常敏感,买一两千个可以,再往上,卖家就会停止向市场出售比特币了。”陈可表示。

此次的黑客勒索事件则吸引了更多投资人关注到了比特币场外交易市场。一位比特币矿主表示,在黑客勒索事件爆发后,向该矿主咨询比特币的投资者数量突然增多,在这位矿主看来,这次事件仿佛是给比特币打了一个广告一样。“有一些此前没有接触过比特币的投资者都还以为比特币已经完全被禁止了,但是这次黑客事件却让他们发现比特币价值还在上涨。”这位矿主对经济观察报表示。

松了一口气?

比特币交易平台OKCoin币行CTO孙忠英不认为此次的黑客事件会对比特币价格带来什么影响,在孙忠英的判断中,这一事件谈不上是比特币的利好或者利空消息。“在这件事情中,比特币只是一种工具,世界对于比特币价值的认可让黑客选择了这种工具。”孙忠英对经济观察报表示。

事实也似乎如孙忠英所说,黑客勒索事件对于比特币市场的短期影响在6天之后被证明是极为有限的,这让张章暂时松了一口气。

截至5月17日,根据腾讯反病毒实验室对Wannacry病毒账户的监测数据显示,约200个受害者支付了价值37万人民币的比特币。如果按照这一金额和目前比特币场外价格计算,交付的比特币数量约在极为有限的30个左右。

5月15日,在又一波震荡之后,比特币依然维持了上涨的趋势,并在5月18日冲破了11000元线。

但是仍然有两份悬而未决的政策决议还埋伏在比特币行情的前方。

一些比特币投资者认为今年6月,央行将会出台新的比特币管理条例。同时,5月15日也是比特币ETF(交易型开放式指数基金)请愿审核文件在美国证劵交易委员会请愿审核文件的截止日期,在这之后,审核者随时有可能就这一申请表明态度。

比特币市场对于政策具有着高度的敏感性:它的上涨一部分源于对于一些地区政策波动的避险效应——一些比特币投资者认为近一年比特币价格的上涨都与国际多个经济体政策摆动所相关。同时,主流市场的监管加强也有极大的可能带来行情的波动,2017年年初,央行对于比特币监管的加强同时,比特币价格就曾经出现过大幅的下降。

从这个角度,此次黑客事件对于比特币的影响是否终结,尚是一个未知之数。一位比特币矿主看来,这次事件对于比特币而言,最可怕的影响就是它带来的示范效应,它让其他黑客发现了比特币这个跨境收款的渠道,同时这一渠道又如此难以被监管者追踪。

陈可也持有类似的观点,“如果有更多的黑客模仿这一行为,监管会变得更严格吗?”陈可对经济观察报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