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生死45分钟——时代院线发审会被否实录

郑淯心2017-06-10 09:45

经济观察报 记者 郑淯心  5月31日下午三点半,北京的天气闷热,时代院线董事长钱大钧和董秘黄平以及保荐机构摩根士丹利华鑫证券的两个保荐人从上午开始等待,终于轮到他们上会。

四十五分钟的问答之后,等待了两三分钟,有一个通报结果的工作人员告诉他们IPO被否了。

在初审会之后正式上会之前,钱大钧已有感觉。他们从上会问题中感受到,证监会的审核委员认为所处行业已经发生巨大变革,加上公司“盘子太小”旗下很多影院还在亏损中,这次IPO恐有不测。

“2016年全年电影票房市场是负增长”

上会是在证监会一个会议室里,在北京金融街富凯大厦B座17楼,会议室里有一个长桌,七位发审委员坐在长桌两边,对面是记录员,钱大钧、黄平和保荐机构的两人,四个人坐在一边。问答持续了大概四十五分钟,钱大钧和黄平主答,保荐机构说明核查情况。

发审委员先从电影票房整体情况问起:我国电影票房2016年整体增速放缓的原因,2017年市场形势的发展变化情况,对时代院线业务经营的影响?

全国票房收入在连续两年保持了约40%高增长后,2016年的增速仅为不到4%。

第一个问题是钱大钧回答的,他称,“在扣除购票手续费后,2016年全年电影票房市场是负增长”。这和在全国电影票房在“第三方”票补减少、“电影制作小年”、银幕增速过快等因素的影响有关。

钱大钧说,出现这样的情况,既有它合理的一面,也有非合理的因素。合理的是中国电影经过多年的高增长,从2015年起应该进入一个调整期。不合理的因素主要是2015年的增长速度过快。2015年,是网上购票的发力年,众多第三方售票平台,为了扩大自身的市场份额,加大票补力度,例如本来一张电影票从影院给第三方售票平台的价格是25-30元,而第三方售票平台售价出现9.9元、19.9元这样的情况,其实差价是由第三方贴补的,这就造成了票房虚高的现象。

另外,影院快速增长的同时,缺少有一定质量、数量的影片的支撑,也是造成2016年票房下降的原因。2016年,国家有关部门看到了市场不规范的行为,严格规范票补,打击网络购票中的虚假行为,使票房回归合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2016年票房下降使电影市场回归理性,这对中国电影可持续健康发展是有积极意义的。他如是回答。即便是他对记者说话,用词都十分书面。

钱大钧近60岁,从1984年进入电影发行放映行业,曾经分管过影院建设和影院管理。

控股影院整体亏损

接下来,发审委员问到:分账比例、上座率、影院平均利润贡献等指标趋于下降、控股影院整体亏损、参股影院亏损面扩大的原因。

2014年-2016年时代院线票房分账比例分别为 2.38%、2.15%和1.86%,而同期的行业平均值为2.82%、2.76%、2.09%,时代院线分账比例低于行业平均水平并处于不断下滑阶段。

这个问题由黄平回答。回忆到这个问题,钱大钧很激动,2016年开始,一些院线把分账比例降至1%甚至提出了零分账比例加盟的条件,他称这为“恶意竞争”。但另一方面,他又认为,随着数字化放映技术的普及,院线的发行成本随之降低,那么院线下调分账比例就成为一个必然。同时,他也坦言,院线规模大小对议价能力有一定影响,当下院线实力的比拼也进入白热化阶段,规模效应可以带来更多的资源与合作。钱大钧也提到,由于国企决策周期的问题,买影院过程中也会因为竞购方抢先报价而失去一些好的资源。

截至2016年年底,时代院线共拥有219家已经开业的影院,其中控股影院24家、参股影院26家、加盟影院169家。

2016年末,时代院线共有18家控股影院亏损。而在2014年、2015年亏损影院数量占比也过半。其中,桐庐时代金球、衢州时代金球、保定时代金球等影院近四年均为亏损,而开化时代则从2011年至今连续6个年度亏损。

钱大钧称目前电影院都面临着影院设备相对过剩的压力。随着全国银幕供给的增加,单块银幕的平均放映收入下降或增幅放缓,压缩了影院放映收入增长的空间。过去一个30万人口的城市拥有2-3家影院,现在5-6家影院甚至更多也不足为奇,以杭州为例,去年新增影院31家达到120家,银幕增加259块,但总票房比上年下降3.49%。

影院运营管理主要包括三部分:影片放映、卖品销售及增值服务和广告业务。这些业务发生了新变化。票房收入占院线收入的70%左右,广告和运营收入占20%左右,而卖品收入大概占10%左右。2016年票房的增长乏力,也是大部分影院不赚钱的主要因素。受互联网票务平台的影响,电影院的爆米花售卖也受到冲击,之前要提前半个小时来影院排队买票,网上购票后,观众取票直接进场,买爆米花的人也少了,卖品收入也在减少,只有广告收入在上升。

对院线来说,加盟影院以合约的形式进行合作,合约期一般为3年,院线对其管理控制相对较弱。控股、参股影院因有资产链接,除分账外还有投资收入。时代院线不仅控股影院大面积亏损,参股影院亏损也在增大。

钱大钧对记者称,影院有个回本周期,以前一般是两三年,但是竞争加剧后,导致影院的培育期增长。经过这次上会失败,将来也会考虑把亏损影院尽快扭亏或者剥离。

时代院线的影院分布具有明显的区域性,公司219影院中,有152家在浙江省内。

业务结构发生重大变化?

证监会发审委员的问题一个比一个直击要点:2016年电影放映收入和发行收入均同比下降、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净利润比上年下降幅度加大的原因,时代院线业务结构是否发生了重大变化?2017年经营业绩是否存在大幅下滑的风险?

最近三年,时代院线的营业收入为3.52亿元、3.86亿元、4.04亿元,净利润数据为4040.08万元、5069.36万元、3366.85万元。据投行人士称,证监会对IPO公司的持续盈利能力极为看重,如果业绩下滑严重过会很危险。

中国电影发行放映协会的《2015年电影市场报告》显示,2015 年,排名前十大院线票房占据整个城市票房的 66.68%,排名前三为万达院线、中影星美、大地院线,前五名市场份额为44.25%,时代院线的市场份额为3.57%。

钱大钧称,单个影院的票房收入放缓的时候,应该加大在电影衍生产品开发力度,冲抵票房收入下滑带来的影响,“应该讲,在2016年全国电影大滑坡时收到了积极的效果”。2016年,在单影院放映收入下降的同时,非票房收入都有不同程度的上升,这也说明中国电影院的盈利模式已进入一个新阶段。

从2014年开始,时代院线相继成立了电子商务公司以提升线上营销能力,成立工程器材设备公司和广告公司,2017年1-4月,非票房收入与去年同期相比增幅达65.72%。

时代院线这边介绍完,发审委员就广告方面补充了新的问题:时代院线报告期内广告费收入和其他业务收入大幅增长的原因及其合理性、可持续性;与广告收入相对应的主要客户的交易背景、内容和金额,广告投放与电影放映业务规模是否相匹配?

钱大钧数次向记者强调,影院和院线公司的非票房业务收入比重不断上升,不是业务结构和模式的变化,而是电影发行放映产业链更加完善和科学的表现,并称,2017年上半年公司净利润将比2016年同期增长25%左右。

他称,影院非票房收入的比重还会不断增长。纵观欧美影院发展的历史,这也是符合影院经营发展趋势的。

他称,广告收入还会不断增长。

被否

证监会就参股影院补充了几个问题,然后问到政府补贴情况:发行人收到的政府补助的具体依据,是否符合有关法律法规和国务院相关规定?现有政府补助是否可持续?

钱大钧回忆到这里苦笑,“最后发审委员还是觉得我们行业将发生重大变化。大家更多的是看到这些年电影的大发展大繁荣的一面,当出现2016年的突然增幅下降,就对中国电影发行放映行业的未来产生了疑惑。”

他称,尽管时代院线是国企,在政府补贴方面和民企都是一样的,随着国家政策在变动。

时代院线大股东为东海电影集团,共有四个股东:东海集团、浙江出版、产业基金和电视总公司。实际控制人为浙江省财政厅。“我可以拿国企信誉保证时代院线的财务真实性”,钱大钧对记者称,钱大钧不在时代院线领薪而是在东海电影集团,不持时代院线股份。

在5月31日的会上,时代院线董秘黄平回答结束后,钱大钧做了最终的总结发言,就走出了会议室。据钱大钧称,发审委员只是提出问题,他们回答问题,委员也没有反馈。出门,黄平的汗已经将衬衫湿透。

等待的时间很短暂,只有两三分钟。等再被叫进去,发审委员已经离开,只有一个通报结果的工作人员,告诉他们IPO被否了。

6月8日上午,钱大钧、黄平和记者在东海电影集团办公室见面,东海电影集团在杭州西溪创业产业园,这个园区还聚集了一些影视文化公司,从办公室向外望,绿树、湿地、小桥流水,还能听到鸟叫的声音。

钱大钧向记者回忆听到这个结果的反应时称,当时很镇定,定了回杭州的机票,准备回去整改。但在去机场的路上,钱大钧肾结石发作,一身大汗。

中国电影发行放映企业进入资本市场才4家,以后将有更多的发行放映企业谋求上市。时代院线是近年第一家IPO被否的院线公司。

同比四家电影发行放映企业,时代院线是纯粹的院线公司,没有电影制作业务。

IPO收紧

钱大钧认为,“IPO收紧可能也是我们被否的一个原因”。

从2016年下半年开始,IPO加速。每周五IPO批文的数量和融资规模,可以作为了解监管政策——尤其是IPO政策的窗口:2017年近两个月,证监会保持每周五至十家IPO批文的速度。

与此同时,市场看空情绪蔓延,大盘下挫。市场不断有人呼吁IPO降速。

6月2日晚间,证监会下发新一批IPO批文,获批企业数量骤减至4家,与上一周7家的规模相比,进一步收紧。

上海证券研报指出,这基本可以确立监管层对IPO发行做出改变的事实,意味着IPO发行节奏出现了调整,监管层有意平稳市场,提振投资者信心,根据市场可承受力和市场发展情况来调整新股发行速度。

时代院线上会的那周,证监会发审委合计审核15家企业的首发申请,其中11家获得通过,1家取消审核,3家企业被否,通过率仅为73.33%,比在此之前的一周的通过率78.57%再度下降,比今年以来的通过率更是低了不少。Wind数据显示,今年以来发审委共审核238家次,通过率为84%,而2015年和2016年IPO通过率均超90%。

有靠近证监会人士对记者称,尽管短期IPO降速,但从限制定增、减持等政策来看,IPO还将继续有序推进,不会暂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