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樊纲五问中国房地产:高房价的根源是什么?

张凤玲2017-06-13 13:45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网 记者 张凤玲 6月13日,北京阴雨绵绵,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国民经济研究所所长樊纲出现在第十四届2017中国蓝筹地产年会上。

樊纲的演讲题目是《中国城市化进程与房地产市场发展》。

他直言,产能过剩还没清理完毕,债务没有清理完毕,民营企业投资艰难,所以对中国经济,他个人的情绪没有那么乐观。

当然,在总基调上,他亦不是完全的悲观论者,具体在房地产领域方面,他觉得中国高增长的故事依然没有结束,房地产市场走了一段弯路,潜力依然巨大,在演讲中,他通过五个方面剖析,房地产如何正常稳定增长。

第一、需求上,缺乏房产税这样的自动稳定器,如果需求方有了自动稳定器,就用不着限购,用不着采取行政措施,税收和杠杆自动可以起到稳定房地产的作用。

第二、供给上,最大的问题是城镇化战略出了问题,以前是城市化政策,现在是城镇化政策,鼓励小城镇发展,限制大城市发展,相应地,小城市供地用不完,但这30年,绝大多数人口是向大城市迁移的。

城市化的基本逻辑是经济效益,规模效益,聚集效益,是因为大城市能够节约资源,能够为更多的企业创造发展条件。土地节奏没有跟上人口城市发展规律,这是一个问题,当然国土部声明了,减少或者停止向人口流出的小城市供地,增加对大城市的供地,这是开始进行调整的迹象。

第三、解决房地产问题的根本还是需要解决战略性和制度性的问题,而不是简单地把房地产问题归结于货币问题,这次钱没有去股市,说去了房地产,这次怎么就到了大城市,没有到中小城市去?得给解释呀,货币多了是一个似是而非的说法。

第四、中国经济的问题是产能过剩、库存积压等结构性问题,结构性改革与企业的改革、经济周期等有关。他以房地产为案例,房地产过剩就会造成泡沫,甚至崩盘,但具体在中国房地产市场,连首付都可以是贷款了。

樊纲认为,在这种紧急情况下,政府采取措施对的,后面要加紧做一些正确的事情,改变一些过去的战略,过去的政策,过去的做法,使房地产市场能够稳定健康发展,然后逐步地要退出行政性的手段,退出有钱不让买房子的使人搞离婚买房的行政措施。

第五,房地产与地价的关系。为什么房子贵?是因为地价贵,土地是拍出来的,因为预期是这个地方未来的房价比现在的房价高。是预期导致了价格提高,土地的价格是房地产价格的派生价格。假如政府不管,就让市场继续热着,价格会涨两三年,放任大家炒房,地方政府地价卖高了,收钱多了当然也高兴,房地产商也高兴,投资者们也高兴,终于有投资机会了。然后呢?两三年以后呢?那就是什么叫硬着陆,什么叫崩盘,什么叫危机呀。

最后,他认为,解决房地产问题的根本还是需要解决战略性和制度性的问题,中国房地产的问题,和中国经济问题是一致的,都是产能过剩、库存积压等结构性问题,结构性改革与企业的改革、经济周期等有关。

面临中国经济的走向,他研判道,“这一轮的问题还没有清理完,还要清理一段时间,多长我不知道,但是借鉴上次恐怕有一段时间,现在就想想多少过剩产能没有清理完,多少债务没有清理完,压着民营企业投资很难上升,经济就很难恢复正常增长,加上国际经济逐步恢复,大概就是这样一个基本的判断,我们的L型走到底了,在徘徊,我们要用历史的眼光,前后的眼光看中国的经济。”

经济观察报资深记者
关注地产新闻,曾供职于泰康、中国房地产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