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一封大理洱海民宿老板的来信

T老板2017-06-30 12:42

经济观察报 T老板/文 按大理市政府3号公告,自4月10号关停以来,我们已经停业两个多月,迄今大理市政府对何时复业,复业要求如何等问题没有确定答复,我们依然“被自行停业”着。

从决定来大理洱海边开客栈的想法诞生开始,我从未想过自己一手建起的客栈会以“污染洱海”的罪名停业。

作为环洱海周边的客栈业主,“污染洱海的罪名”似已坐实。

其实,洱海周边客栈民宿早已经将污水管道接入村落污水处理系统,而非直排洱海;在去年年底,近半数客栈装配了生物膜污水处理系统;且在污染源层面而言,客栈民宿产业属于点源污染,其对洱海产生的影响本来有限。

大理市的洱海整治保护办法本来就是以面源整治为主,同时加强客栈民宿管理,对直排洱海的行为予以严厉惩罚,甚至停业整改。

目前大理正在进行的环湖截污工程就是一例,环湖截污工程原本的设计思路就是将地面可能直接流入洱海的污染源截断,统一收集,通过污水处理、沉塘净化等方式,人工和自然净化后流入洱海。

同时,洱海西侧的居民用水不再采用苍山水源(苍山十八溪),而是在洱海西岸建立自然水厂,抽取洱海水处理之后供应各村居民及客栈民宿。

环湖截污工程是前瞻性的工程,其污水处理量能满足未来快速增长的游客和本地居民的需要,但环湖截污工程施工周期相对较长,而大理面临的现实问题是既有污水处理设施远远满足不了客栈民宿产业增长的需要。

新形势需要洱海迅速改善水质,于是暂停洱海周边客栈营业,减少游客数量的休克疗法成为选择。

因为看到城市管理者的难处,面对要求民宿停业的3号公告,大多数洱海周边客栈采取了配合态度,并且期待环湖截污工程能顺利竣工,政府能规范客栈民宿及洱海周边产业行业,让我们安安心心经营下去。

新的民宿业主,以城市中产阶层居多,一直以来,理性应对政策是洱海周边大多数客栈民宿业主的共识,理解城市管理者面临的困境,配合主动停业是我们对洱海保护最大的支持。

我们希望社会能够正确的看待我们,请你们原谅,我们不愿也不能承担污染洱海污名,我们希望我们和我们的家人能够有尊严地活下去。

我们希望城市管理者能以理性的态度看待洱海保护,看待洱海周边民宿行业存在的事实,协调环境保护与产业发展,我们愿意为保护洱海尽我们的责任,我们理解城市管理者的处境,但同时我们也应该保护我们的财产和我们家人对基本生活的需求。

如果最终无法协调,我们仍希望城市管理者和民宿业主之间,能彼此尊重,在法律程序上解决问题。

大理客栈民宿行业在中国民宿业中有自己特殊的地位,他们承担了中国小型旅宿产品由客栈向民宿过度的使命。精品化、个性化的民宿,由大理和莫干山两地向全国蔓延,新的小型旅宿业态也逐渐成型。民宿的直接功能是造就一个以民宿旅居为目的的休闲旅游目的地。

此次洱海周边客栈停业,整个产业一片哀嚎,其中上升到一定高度的论述是:此次关停对发展中国的民宿产业是一次巨大的伤害。

这样的说法言过其实。中国新民宿业态的探索仍在进行当中,并且无论在政府还是资本层面都得到了追捧,大理市关停洱海周边客栈民宿之后,云南腾冲、普洱,贵州兴义、荔波等地都积极在大理招商,希望能够引入成熟的民宿业主去当地再创业。

在更早的两年前,浙江已在大理完成了一轮成功的招商。与之同时,资本开始涉足民宿产业,并提供民宿品牌连锁化的扩张路径。起步于丽江的“瓦蓝”,在大理双廊有了成功案例之后,已经进行了两轮融资,目前在北京及浙江均有新项目在实施。

然而,无论是贵州还是云南,目前民宿产业发展所面临的问题依然存在,在大理受伤的民宿业主们,面对各种诱惑,依然小心翼翼。可以说大理客栈的关停,是民宿产业自身缺陷使然。

民宿需要一个“养育”的过程。从设计到建成,从迎来第一个客人到形成固定客户群体,再到稳定的入住率,民宿有一个逐渐发现“自我”的过程,其最终呈现的是一个有极强辨识度、提供个性居住和旅行体验的产品。

这个过程很漫长,从建筑层面而言,民宿可能要不断修正、改造最终实现民宿业主心中理想的产品。从服务流程而言,属于民宿自己的服务标准和服务个性成熟与完善同样需要一个过程。服务与建筑最终能成为民宿个性的辨识度。

一个15间房以下的民宿,其前期投入在500万元以上,对于一个城市中产而言,这样的投入可能是其一生的积蓄。民宿从设计、投资到盈利可能需要4-5年的时间,盈利能力远远不如外界所认知的那么快速并且暴利。

此次大理关停民宿客栈业,对很多民宿业主而言,成本尚未回收,抑或处在成本回收后转向盈利的关键性时间,这也是民宿业主备受困扰的地方。

一个个刚刚养育成型,开始产生盈利的民宿被关停了。政策性风险成为主要并且发生了的风险,在这样的风险面前,我们没有相关法律法规保护。

成本回收周期长意味着稳定的产权制度是发展民宿的优良土壤,但迄今为止,大多数民宿都是租用农村宅基地,租期15-20年不等,成本回收与租期之间的矛盾使得民宿业主很难在产品文化上有更多的思考。

相比而言,台湾地区成熟的民宿产品,很多来自于业主自己的土地及拥有自己产权的房屋。在大陆并非如此。当逐利成为民宿的第一目标时,民宿就失去了特性与价值。

资本更为可怕,他们对民宿利润的要求远远高于民宿自己的盈利能力,最终在资本推动下的民宿渐渐走向小型精品酒店,但此类小型精品酒店却无法提供传统精品酒店所能提供的精致服务。

精致的标准化服务与民宿个性化的服务有本质的不同,例如,悦榕庄可能提供其特有的SPA,而一间好的民宿可能提供的是一杯业主自己口味偏好的咖啡。寻找欣赏这一杯咖啡的客户群,就是民宿养育的过程,如何找到一杯自己喜欢,同时也让自己的客户群接受的咖啡的过程可能恰恰是民宿最终走向成熟和自我的过程。

让一杯咖啡和建筑空间以及周边环境形成一体的体验,是民宿存在的价值。旅行体验同样如此,一条新奇有趣的旅行路线会让民宿留住自己的客人,同时也为民宿在地留下自己的客人,这是民宿能够为在地旅行带来最本质的变化,以民宿为目的地的旅行不是一次性消费,客人们可能会时常回到自己喜欢的民宿里去住上两天。

我的观点是,中国民宿诞生的土壤与国外及台湾地区不完全相同,它有城市中产对新生活憧憬的理想因子,在一个民宿中寻找生活的种子,舒缓而放松地忙里偷闲。这意味着民宿本身应该代表一种生活的态度和价值观。

民宿养育和成长的时间注定需要一个稳定的经营环境,民宿是长期的投资,市场、技术、和环境的变化都在不断影响着民宿。没有长期稳定产权的土地和房屋,很难讲民宿可以用心去做,所谓匠心精神,在对民宿而言,至关重要。

国内对旅宿产品的管理依然繁琐,而对客栈民宿这样的行业,管理制度上依然是不完善。

酒店行业接受工商、公安、消防、卫生、环境五个部门管理,涉及餐饮的,可能还有食品监督,民宿如是。酒店行业能够由单个部门统一按相关标准管理相信是所有酒店业者的心声,对于民宿从业者而言,民宿到底应该归纳于酒店行业,还是作为单一行业制定标准,政府应该有所行动。

此次洱海客栈民宿关停,大多数客栈民宿缺少消防安全合格证和特种行业许可证,办证但办不全证件;容许洱海周边民宿发展,但在政策需要时,可以通过证件不齐来抑制行业发展,甚至全行业暂停营业。

一个行业天然就是在不安全的环境中去寻找理想的。这种理想主义终究会退潮,在资本帮助或政府许诺下再上路,直奔利益而去,受过伤的民宿业主们极容易将民宿本身作为吸引资本,抑或炒作的工具,沉淀的匠心精神不再。

丽江,已然是一个个活生生的例子:如今在丽江,从居住到旅行的每一个环节都有服务,但每一个环节都有隐形的服务收费,最终的结果是住宿产品换代与升级荒置,住宿体验无法满足当今中产阶层的需求,在旅游人次稳定的情况下,古城和束河的客栈入住率却不尽人意。同时,作为游客,人们无法计算自己在丽江可能产生的消费,势必降低居住体验在旅行过程中消费的占比。

当逐利充斥了民宿经营的每一个环节,丽江的故事必然发生。民宿应该是以居住体验吸引客户的旅宿产品,其收益应该纯粹来自于房费收入,民宿应该纯粹。

我相信支持行业发展的最切实行动,是让这个行业在理想化的道路上经历市场的检验,给他们一个稳定的,安全的发展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