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易到易主 乐视系股权更迭大戏不断

冯庆艳2017-07-02 20:12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网 记者 冯庆艳 曾热衷做加法的乐视系正在不断做减法。

6月28日下午,身着黑色运动外套的贾跃亭,在乐视网(300104)2016年股东大会上仍以微笑示人,称“再给乐视两到三年的时间,我们进行二次创业”。

但从一个“巨人”跌落神坛后再创业谈何容易,当天下午易到易主的消息几乎同时公布,一时间,乐视系资金黑洞及分裂运营引发的投资疑虑骤起。

伴随着的仍有不少坏消息,乐视网20亿元的公司债在6月7日深交所网站上披露被终止发行,易到控股股东更替有“债权变股权”嫌疑,而乐视致新3月公告的新投资者仁宝电脑,却在近日被披露将以乐视还款情况来定是否进行入股,再次伤害了期望以“债转股”方式化解资金链危机的乐视。

乐视生态故事,是曾经那个站在台前高唱《野子》的中年男子和他身后的一群资本大佬一起缔造,然而在如今乐视巨大资金黑洞和生存危机面前,诉求不一的利益博弈和股权更迭大戏却不断上演。谁会是乐视未来的主人?

股权更迭

贾跃亭在股东大会上称,“非上市体系更加聚焦,也会处理一批固定资产、甚至是股权资产”,近期开始已经动作频频,最新公布的易到控股股东变更,还有出售了美国电动汽车公司LucidMotors的股份,近期在谈的世茂工三地产项目出售交易,乐视体育近期新一轮融资后成立了乐视体育战略发展委员会,并且乐视体育管理层和部分老股东拟出资增持公司股份……

与此同时,经济观察网记者查阅北京企业信用信息网发现,贾跃亭构建的乐视生态非上市公司体系塔尖乐视控股(北京)有限公司,在6月13日,已经将法定代表人从贾跃亭改为吴孟,与此同时,公司经理也从贾跃芳改为吴孟,但贾跃亭仍为执行董事,监事仍为赵凯,赵凯还是乐视网董秘。

吴孟是贾跃亭多家控股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包括北京百乐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投资的乐视致乐科技(北京)有限公司、法法互联网智能电动车有限公司、北京百瑞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乐视控股投资的乐视嘉业(天津)投资有限公司、北京优宝科技有限公司、上海达汶商贸有限公司、华运旭阳文化发展(北京)有限公司、北京百鼎新世纪商业管理有限公司、北京财富时代置业有限公司、乐视品牌文化传播(北京)有限公司、旭日天晟投资管理(北京)有限公司等。

贾跃亭为法定代表人的企业比较少,分别有,乐视控股投资的乐视致新电子科技(天津)有限公司、深圳市乐视鑫根垂直整合生态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等。

乐视控股的股东最初是贾跃亭姐弟两个,直到2014年7月14日,汇鑫资产管理(天津)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晨曦资产管理(天津)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加入进来,构成两个自然人和两个企业法人的投资者结构。而后两者贾跃芳均有参股。

汇鑫资产公司的法人代表为乐视互联科技发展(北京)有限公司,乐视互联又是北京尚誉资产管理中心(有限合伙)、北京乐天下资产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北京乐酒客资产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北京锦一资产管理中心(有限合伙)等10个资产管理公司的执行事务合伙人,这10个资产管理公司的股东里不乏自然人吴孟的身影。

乐视网高管信息显示:吴孟,1973年生,中国国籍,无境外永久居留权。吴孟1992年至2002年任职于中国建设银行山西省分行垣曲县支行;2003年至2004年任北京西伯尔通信科技有限公司商务部经理;2004年至今在公司任行政主管;现任公司监事会主席。

然而值得关注的是,6月30日,记者查阅天眼查平台,乐视控股最新股权结构显示,贾跃亭持股比例为13.5%,汇鑫资产为3.21%,晨曦资产为3.21%;贾跃芳为1.5%。

简单计算得知,上述四大投资者拥有乐视控股共计21.42%的股份,其余78.58%的比例的股份到底被谁持有,目前信息并不清晰。

乐视网2017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贾跃亭持有乐视网股份为25.67%,质押比例为97.2%;乐视控股持股比例为0.6%,该栏显示为全部质押;贾跃亭的弟弟贾跃民持股2.2%,显示为几乎全部质押状态。

今年1月,融创驰援资金链紧绷的乐视。融创对乐视总投资达150亿元人民币,包括以60.41亿元收购乐视网(300104.SZ)8.61%股权,以79.5亿元获得增发后乐视致新33.5%股权,以10.5亿元收购乐视影业15%股权。

汽车体系里,塔尖企业是百乐文化传媒,贾跃亭持股99%,其姐贾跃芳持股1%,该公司100%持股乐乐互动体育文化发展(北京)有限公司,后者又持股乐视体育文化产业发展(北京)有限公司(简称乐视体育)30.66%股份。

5月26日,乐视体育宣布B+轮融资进展,海航资本、中泽文化、普思投资、平银能矿、东方汇富、新湃资本、云锋基金和个人股东代表8人,及公司管理层代表1人,共9人组建乐视体育战略发展委员会,旨在确保公司独立运营,同时,乐视体育管理层和部分老股东,计划出资增持公司股份,并对公司股东结构进行深度优化,增持股份所用资金将用于公司后续业务发展。接下来,贾跃亭在乐视体育中的股权比例恐怕会进一步稀释。

易到易主

6月28日下午,易到发布公告称,公司已于近日变更控股股东,已有新的控股股东进入,乐视不再作为易到控股股东,原管理团队继续负责易到的管理、运营等事务。并且拟于7月4日举行媒体沟通会,就具体事宜做出公开说明。

易到在2015年10月被乐视控股,在解了燃眉之急后,旋即进入补贴烧钱的大跃进时代,如今,易到用户充值未提现金额、向中泰创展借款、乐视投入资金仅这三大块分别依次为15亿元、14亿元、13亿元,不包括其他资金缺口,共计42亿元的资金要价,吓跑中国平安之后,到底是谁成为接盘侠?

在易到宣布易主前,其公司全名为北京易到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该公司是北京东方车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的100%控股子公司,而后者的控股股东显示为吴孟,他是贾跃亭多家控股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乐视网监事会主席,持股三分之二,周航及易到创始团队持有约30%股份,其余则来自外部投资人。乐视用7亿美元获得易到用车70%的股权。

记者多方求证,接盘易到的将可能是韩国上市娱乐公司TO—WIN Global,但这家韩国公司背后的实际控股企业在去年9月份更换为TO-WIN INVESTMENT HOLDING LIMITED,后者持股TO—WIN Global比例为60.18%,且后者的实际控制人为中国的温晓东。

而温晓东又是蓝巨投资(全称为蓝巨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创始合伙人兼总裁,韬蕴资本(全称为韬蕴资本集团有限公司)法人代表,其出资比例占韬蕴资本的90%。韬蕴资本又是蓝巨投资的两大股东之一,另一个股东是自然人杜占生。

记者查阅蓝巨投资官网发现,在投资案例一栏中显示,该公司对乐视系多个子项目进行了投资,其中乐视影业、乐视体育投资性质均为权益的市场价值(Equity),乐视影业投资金额保密,乐视体育为3.2亿元,乐视汽车和乐视移动的投资性质则为可转换公司债券(Convertible Bond,CB),前者投资金额为3.34亿元,而后者投资金额为2亿元。

据了解,可转换公司债券是一种被赋予了股票转换权的公司债券,也称可转换债券,一般是投资者不太清楚发行公司的发展潜力及前景时,选择的一种投资方式。区别于乐视影业和乐视体育的权益市场价值投资,这侧面折射出投资者认为,乐视汽车和乐视移动的未来发展存在不确定性。

“债转股”之谜

值得关注的是,早在2014年8月乐视网公布的一则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预案中,便出现了蓝巨投资的身影,彼时乐视网拟向蓝巨投资等5名特定对象募集资金约45亿元,蓝巨投资将出资15亿元,但预案未获证监会批复而最终搁浅。

韬蕴资本对乐视的投资更加公开化。乐视体育拥有王健林、马云、阚治东、王思聪、孙红雷等一众大咖级的投资者,身在其中的韬蕴资本并不显眼,但公开信息显示,韬蕴资本旗下的“北京韬蕴二号产业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就投资了乐视体育,占股1.5978%。

另外,韬蕴资本旗下的韬蕴(北京)影视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投资了乐视影业,占股0.1434%,这还引来乐视方对其的投资互动,2015年5月,乐视投资管理(北京)有限公司入股韬蕴旗下公司“韬蕴(北京)资讯科技有限公司”,占股20%。

今年4月底,有自媒体质疑懒财网股东乐视变相融资上亿元,中间也有韬蕴资本的身影,文章称,乐视在韬蕴资本以年息13%借款2亿元,后来韬蕴资本又以2亿元的债权作为质押,在懒财网发布1亿元的借款标的。公开信息显示,懒财网宣称在2016年8月拿到了乐视投资。

旋即,乐视持股比例不到10%的懒财网曾对外公告称,2016年初,在乐视投资懒财网前,懒财网合作的PE机构向懒财网推荐了韬蕴资本集团有限公司的项目,与韬蕴资本集团有限公司达成了项目合作。同时正是因为这个项目懒财网与乐视结缘,之后乐视参与了懒财网的B轮融资,除此之外,双方并未有开展其他业务合作。

一位曾与乐视有过业务的商业银行投行部人士对经济观察报称,鉴于上述的乐视和易到新控股股东之间,即有股权投资关系,也有债务和债权关系,易到控股股东更替有“债权变股权”嫌疑。

这种方式,在乐视终端的生态链上应用的更为常见。靠股权来还债,可见乐视系的资金黑洞有多大。

在乐视网股东大会上,贾跃亭坦言,非上市体系的资金问题远比想象的要严重,“我们收到97亿(元)资金,事实上还款150多亿元。目前仍然没有获得金融机构的后续资金支持,多数还是观望态度。”贾跃亭表示。

近日台湾《电子时报》报道称,仁宝电脑(Compal Electronics)总裁陈瑞聪日前表示,公司将在月底前完成对乐视的重新评估,以确定新的战略来收回未归还的欠债,甚至不排除诉诸法庭。今年3月份,乐视致新曾公布,仁宝信息技术(昆山)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仁宝”)出资7亿认购乐视致新的全部增资,其中人民币7036万元计入注册资本,占增资后乐视致新总股本2.15%。这并非首个尝试“债转股”的案例,更早一点的2月份,乐视网公告称,信利电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信利电子”)对乐视致新增资7.2亿元,占股2.3438%。信利电子和仁宝一样均为乐视终端硬件的上游供应商。据了解,截至今年3月底,乐视拖欠仁宝应收账款达约9亿元。

上市公司体系也不太乐观,六月初,深圳证券交易所官方网站显示,乐视网规模20亿元的公司债终止发行。该笔债券募集资金用于补充公司现金流,而募集说明书中显示,截至2016年6月底,乐视网在中信银行、兴业银行、浙商银行等多家银行的授信金额均已大部分使用。乐视网在12家银行的授信额度为24.2亿元,已使用额度为22.4亿元,使用率达高达92.6%。

记者采访了解到,交易后,乐视持有的三分之二股权绝大部分将出让,乐视不再控股易到。而此前易到被放在了汽车体系里,除了贾跃亭个人出售了美国电动汽车公司LucidMotors的股份、获得数亿美元资金外,如今将可能获得42亿元的资金,但汽车体系里又少了一个网约车平台板块。

去年底乐视资金链危机之后,乐视生态的构建模型就开始崩塌。今年1月份,孙宏斌携融创中国入股乐视上市公司体系,加速了上市公司体系与非上市公司体系的分离。

经济观察报TMT新闻部主编、资深记者
曾任职于赛迪集团《中国经济和信息化》杂志、《华夏时报》
关注TMT(科技/媒体/电信)领域的重大事件,擅长调查、深度及人物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