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汽车电子再下一城 得润再启并购背后

刘创2017-07-17 15:38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报 记者 刘创 “有一些股民,在网上质疑我们的并购,说我们的并购项目不赚钱。”7月14日,这是记者见到深圳市得润电子股份有限公司(002055.SZ)董事长邱建民时,他的第一句话。

过去几年里,得润电子都在做一件格力电器的董事长董明珠一样希望极力推动的一件事:通过收购,跨界进入汽车领域,并最终完成公司的业务转型。

得润电子以生产、销售电子连接器和线束为主营业务。邱建民说,从90年代开始公司为格力、海尔、TCL等等国内第一梯队的家电企业供应电子连接器和线束,曾经家电市场的快速增长使公司在产业链中得以壮大,但如今国内家电市场天花板逐现,公司必须谋求业务转型,目标是汽车电子领域。

得润电子的并购从2012年开始。第一笔重要的收购是2500万元并购意大利Plati公司,到2015年收购意大利Meta System公司的金额升至4.2亿元,最近的一笔收购,是柳州双飞汽车电器配件制造有限公司(下称“柳州双飞”)60%的股权,作价6亿元。得润电子的对外投资的金额在飞速增长,并购开始前的2011年,得润电子的对外投资金额是0元。

股民们所称的“不赚钱”,是因为得润电子的净利润近三年在持续下降。去年,得润电子净利润为4186万元,同比下降约51%。巧合的是,净利润的降幅与营业收入的涨幅数字一致,去年得润电子营业收入恰好同比增加51%。并购的几年里,得润电子的营业收入与净利润,呈现出两个方向的趋势,前者不断增加,后者不断下降。

邱建民说,公司利润走低的原因,主要是收购意大利的Meta Sys-tem后的投入非常大,不断增加的新订单要求公司不断增加研发投入,利润受到了影响。对于海外收购而言,不仅仅是短期内的利润受影响,更是对企业掌舵者管理能力的挑战。

海外并购的管理痛点

“我去欧洲被收购子公司的第一件事,就是放深圳的宣传片,告诉他们我来自深圳。”邱建民说,而每次有欧洲的领导层或员工来到深圳,邱建民的第一件事就是开车带他们在深南大道走一圈。

邱建民说,他这么做是为了消除外国员工内心对中国企业的不信任与偏见。得润电子在2015年收购的Meta System是一家意大利的汽车电子产品与解决方案提供商,拥有电动汽车车载充电模块、车联网模块等产品与技术。邱建民说,欧洲的员工对中国企业家有不太好的印象,觉得中国人就会山寨,抄袭欧洲企业的技术,拿回去一改,就变成了自己的。

“所以我让他们看一看深圳,这座30多年建成的年轻城市。”1986年,邱建民来到深圳,他属于当年从政府机关下海经商潮中的一员,之前是一名警察。邱建民会跟那些外国员工讲,他是属于第一批到来深圳的人,是他们这代人的努力把深圳建设成今天这副模样,那些外国员工会觉得很震撼,在心中更加平等地看待中国的企业家。

但这只是见面的第一步,更为困难的是双方由于市场环境、工作方式不同所带来的隔阂。Meta System是宝马、奔驰和大众等整车厂商的零部件供应商,得润收购Meta System后希望能够在充电桩等Meta System拥有核心技术的业务加大市场扩展与项目投入,但当地的员工并不理解这样的“进击”。“他们问,为什么我们要扩展,为什么我们要做大,为什么我们要做世界第一。”邱建民苦笑着告诉记者,那些国外员工的思维是,目前公司的技术与服务已经做得非常好,继续保持现在的状态是最佳选择,而中国企业的市场扩展战略,是他们所不习惯的。这还不是外国员工最担心的,他们最为担心的是,中国企业是否会在将他们的技术学习完毕后,便转头回中国,关闭欧洲的工厂。“这些困难是非常多的,不仅需要做大量的沟通工作,还需要拿出实际行动来让别人看到你到底是想做什么。”邱建民告诉记者,他给欧洲本地员工的承诺是,不辞退、不关厂,并且还要加大投入,招聘新员工,这是给员工们吃下定心丸。去年,得润电子在Meta Sys-tem投入了1亿多元,用于支付新订单所带来的研发、生产和管理成本。

在领导层的管理上,邱建民告诉记者,公司的一把手和财务都是从得润电子派遣过去的中国人,但在其他岗位,则招聘了大量的当地员工,有德国人、意大利人。“当地公司原来有股份的管理层,一些人拿了钱就走了,退出公司了,对于那些还继续愿意留下在工作的,我们就返聘回来,他们继续留下来工作。”邱建民说,高层次人才方面,欧洲与深圳的人力资源成本其实差不多,欧洲比中国昂贵的用人成本主要是在基础工人方面。

收购进军汽车电子

对汽车电子业务的进军,这实际上是得润电子的第二次出击。邱建民告诉记者,早在2000年,公司就开始尝试进入汽车线束业务,最早是给东风汽车做汽车线束,不过当时采取的路径并非并购,而是自己尝试建立全新团队。“一直到2012年,我们都没有什么收获。”邱建民说,2012年公司的主要收入仍旧来自于传统家电与消费电子的线束、连接器和相关零部件的制造销售,汽车产业技术、时间与人才的门槛,是公司在早期进入但收获不大的原因。

邱建民告诉记者,收购的目的是希望获得规模与技术,并缩短公司进行跨界的时间。在邱建民所规划的战略中,通过汽车线束保障公司在线束领域的规模与利润是公司在当下的目标,同时进军新能源汽车、物联网汽车产业链则希望瞄准未来的产业布局。

在对Meta System收购中,Meta System的核心竞争力在于电动汽车车载充电模块、传感器与车联网平台,目前是宝马i3的车载充电模块独家供应商。而目前正在收购的柳州双飞,以中低档的汽车线束为主要目标市场。

“我国国内汽车厂商集中度不高,大多都有自己的供应链,所以其实国内的汽车线束行业的集中度同样不高。”邱建民说,自己刚开始进入线束领域时,看到柳州双飞的产品以成本低为主要竞争力,当时认为这家企业不能长久,但没想到数十年来柳州双飞的规模、利润越来越大,令他刮目相看,于是产生了收购的念头。

在中低档汽车线束市场,以成本竞争为主。柳州双飞在2014年、2015年、与2016年1-9月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9.02亿元、13.36亿元、11.77亿元,净利润分别为0.48亿元、0.99亿元、1.27亿元。邱建民称,除了成本控制,柳州双飞所拥有的上汽通用五菱、东风柳汽、北汽福田等主要客户群,这都是得润电子在此次收购中非常看重的资源。

邱建民告诉记者,对柳州双飞的收购项目披露后,一些线束行业的小厂商找到他,私下里问“能不能把我们也收购了”,还让他保密,不要泄露消息。“怕员工、客户知道了,情绪不稳定,也怕万一别人知道了,最后收购没谈成,丢人嘛。”“柳州双飞为什么愿意卖?他的业务很单一,看中的就是我们这几年在汽车电子行业的布局。”邱建民告诉记者,这项收购与柳州双飞董事长前后谈了一年,见面三四次,双方便基本达成了意见。收购完成后,柳州双飞的董事长仍旧会在公司任职,得润电子会派财务等人员到柳州双飞进行管理。

邱建民拿出几张照片,上面是一座新厂房。邱建民说,这是得润电子在重庆在建的新厂房,占地10000平方米,计划明年投产,对于的业务主要是新能源汽车电池模组、车联网数据采集模块以及车联网数据平台相关系统。邱建民说,如同在家电与消费电子的线束与连接器供应,公司的目标是成为在新能源汽车电子硬件领域的供应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