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日本最大的缺点是没追责机制

近藤大介2017-09-12 19:29

【东瀛视角】

今年夏天,日本阴雨连绵。长达21天的雨水天气,让整个天空显得格外阴沉。人们不禁议论纷纷:东京怎么变得像伦敦一样了……简直跟东南亚的雨季不相上下了!

“阴郁的夏天”似乎把人们的心情也弄得很糟糕,家庭杀人案、无差别杀人案、公共交通“咸猪手”等违法案件层出不穷。甚至还有专家分析称,今夏日本犯罪案件增加的原因是“蔬菜价格上涨导致维生素摄入量不足”。

如果问我是怎么挺过这个夏天的,这还多亏了我在旅居中国期间养成的习惯——中午睡一个长长的午觉,晚上随性地看看电视。

我原以为日子会一直这样平静,未曾想一档“特别节目”掀起了轩然大波。8月13日、14日以及二战停战72周年纪念日8月15日,“半官半民”的NHK(日本广播协会)接连三天播放了一档现代史特别节目。第一天的节目标题是《731部队的真相——精英医学家和人体实验》,第二天是《萨哈林(注:日本称“桦太”)地面战:停战之后7天的悲剧》,第三天是《战栗的记录:英帕尔》。这三天的节目有一个共同的主题,那就是“旧日本军的责任”。用一句话来概括节目的内容就是“深刻至极,触目惊心”。

8月是日本的“追述战争记忆月”。1945年8月6日,美军在日本广岛投下一颗原子弹,造成近14万人死亡。三天后的8月9日,美军又在长崎投下一颗原子弹,造成近7.4万人死亡。随后,日本于8月15日宣布无条件投降。因此,时至今日,日本的纪念二战停战特集节目基本上都把日本定义成“战争的受害者”。

这一定义自然与以中国为代表的亚洲诸国的历史观不同。我虽然是日本人,但也对这种对战争的叙述方式深感不妥。然而,这种定义的形成是有其成因的。一方面,作为施暴者的参战士兵们是在“日本国土之外”发动侵略,而且他们当中的大部分人都已经离世;另一方面,太平洋战争末期,无论是美军的大空袭,还是原子弹轰炸,这些事件都发生在“日本国土之上”,并且一部分受害者以及他们的家人都还在世。这些因素交叠在一起,导致迄今为止的8月纪念二战停战特集节目大多是从“日本是战争受害者”的角度展开。

但是,今年NHK“三联播”的系列节目与以往截然不同。它从旧日本军为何要犯下如此惨无人道的罪行这一视角出发,全力追责。

第一集:《731部队的真相——精英医学家和人体实验》

在“伪满洲国”哈尔滨的郊外,日本陆军“731部队”(关东军防疫给水部本部)为了开发生化武器,用大量中国人做人体实验,犯下了骇人听闻的罪行。

我曾参观过哈尔滨郊外的“哈尔滨731部队遗址”,那里展出的大部分资料都是用日文书写的,这一点让我印象深刻。

至于为什么遗留下来的多是日文资料,我个人认为其原因在于掩盖真相。旧日本军的军医们虽然是这段暴行的实施者,但是,战争结束后,他们向GHQ(美国盟军总司令部)提交了所有实验数据资料,并借此摆脱了战犯身份,若无其事地过上了普通人的生活。当然,美军把这段历史列为“绝密”,没有对外公开过任何资料。另一方面,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时,731部队为了消灭证据,秘密处决了3000多名遭受实验迫害的中国人。但是,大多数哈尔滨市民们并不知情,甚至不知道在那个位于城郊的设施里究竟发生了什么。曾隶属于“731部队”的退休旧日本军人在临终前提到的些许细枝末节,或是在日记中记录的零星内容,才让真相得以逐渐浮出水面。

战后,“731部队”炸毁的实验基地被苏联军队接管。因此,这次NHK采访小组远赴俄罗斯展开深度采访,获得了长达20小时以上的录音资料。这些录音的主要内容是在战后举行的伯力审判中“731部队”核心成员的供词。

在录音里,“731部队”的军官们赤裸裸地描述了他们在实验室里的野蛮行径。根据这些证词可以推断,“731部队”并不是日本陆军的一支小型部队,而是一个以日本京都大学、东京大学的医学界精英为首的庞大的国家组织。虽然在初始阶段,有年轻医学家强烈谴责人体实验,但是鉴于“陆军的势力”,最终所有人都缄默不语,并犯下了灭绝人性的罪行。而且,直到今日都没有任何一个人对此承担责任……

第二集:《萨哈林地面战:停战之后7天的悲剧》

萨哈林岛位于日本北海道北端,截至1945年8月日本战败为止,共有40万日本人生活在那里。同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时,旧日本军担心北海道被苏联军队占领,所以命令萨哈林的所有日本居民拼死抵抗。因此,尽管战争已经宣告结束,但居住在萨哈林的日本人与苏联军队展开了为期一周的地面战。由于只有竹枪等简陋的武器,5000多人在战争中丧命。

多年来,当地的幸存者一直保持沉默,直到90岁左右,他们才首次开口,向记者披露了“战后的萨哈林”究竟发生了什么。那是绝大多数日本人都不知道的“另一场冲绳地狱战”。

其实,二战末期,美国明令禁止苏军登陆日本本土,所以日本根本无需担心苏联军队会占领北海道。尽管如此,日本陆军军官依然把萨哈林的日本居民当作盾牌,“死守”北海道。而且,事后没有任何人为众多惨死的萨哈林居民负责……

第三集:《战栗的记录:英帕尔》

日本陆军最不负责任的一场战役,是1944年3月至7月发生于印度和缅甸交接的边境地带的“英帕尔战役”。这次,NHK采访小组首次沿着战役中日本士兵走过的路线,彻底查证了这场“日本陆军史上最荒唐”的战役。

日本陆军第15军司令官牟田口廉也中将制定了英帕尔战役的作战计划,即用3周时间在海拔3000米的缅甸山区地带急行400公里,前去攻打英军位于印度北部的据点英帕尔。师团长以下的所有军官都认为这个计划太过鲁莽,但牟田口中将一意孤行,把将近7.5万名日本士兵送进了鬼门关。由于大部分士兵是饿死或者病死的,所以后人把这条旧日本军所经之路称为“白骨之路”。

但是,牟田口中将并没有对此承担任何责任,他在战后又活了20年多年,可谓“长寿而终”。所以,NHK采访小组在节目中指斥旧日本军最高指挥部“大本营”毫无追责机制可言。

担任这档NHK特别节目主编一职的是我的旧识、日本最知名的昭和史研究学者、现年77岁的保阪正康先生(代表著作《昭和陆军之研究》等)。在节目全部播完之后的那个周末,我和保阪先生相约聚餐。席间,保阪先生对我说:

“策划这档节目,最初是由NHK的一群年轻记者着手调查的素材开始的,他们认为如今的日本人并不清楚二战期间旧日本军的所作所为,质疑新闻界没有承担起传承历史真相的责任。而且,知道当时事件真相的人已经寥寥无几了,所以,现在是拍摄纪录片还原真相的最后的机会了。

我倾尽一生心血研究旧日本军。现在,我最想说的一点就是,日本最底层的民众都是特别善良和忠诚的,然而越是上层就越没有追责机制,这种风气肆意横行。超过300万日本人成为战争的牺牲品,然而众多军官却不用承担任何责任,相反他们战后还获取了高额的抚恤金,过着逍遥自在的日子。日本为什么要和美国为敌,草率地投入到这场战争中去?关于这一点至今都没有人去解开疑团。当下的日本人不能对旧日本军过去的所作所为漠不关心、充耳不闻,我们有必要深入了解这段历史,铭记,并且告诉子孙后代。”

我个人以为,日本民族有着勤劳整洁的优点,但另一方面,最大的缺点就是没有追责机制。实际上,日本甚至没有一座国立纪念馆,用来客观的展现至1945年战败为止的“昭和战争”这段历史。忘却过去的人极易重复过去的错误,这是人类的本性。从这个意义上来看,查证旧日本军的罪行,是为了日本人不再重蹈覆辙,不再害人害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