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稀客”来华 通用汽车铁腕女掌门明天会被问到什么?

刘晓林2017-09-14 12:42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网 记者 刘晓林 对手齐聚法兰克福时 通用汽车铁腕女掌门却飞抵中国……

当全球车企老总在法兰克福车展上不断曝出猛料时,9月15日,美国通用汽车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玛丽•博拉(Mary Barra)将现身上海,举行“2017通用汽车中国新闻发布会”,与中国上百名媒体面对面沟通。作为德国车企的老家,法兰克福并不是通用汽车的主场,相比之下,中国对此刻的通用而言更为重要。

之所以特别强调这场发布会,一是因为与宝马、奔驰、福特等其他跨国车企老总至少保持一年一次来华与媒体公开交流的频率相比,玛丽博拉算是“稀客”。通用内部人士称,玛丽•博拉平时也会来到中国,但大多都是行程匆忙。此次考虑到时间尚允许,所以通用力促成这场难得的发布会。

二是最近一周发生的新变化,可能会让玛丽·博拉已经准备好的演讲稿面临重新调整,而且记者们的问题也可能在预期之外。这些新变化包括中国政府宣布正在拟定燃油车禁售时间表、捷豹路虎和奔驰相继宣布在2020年和2022年实现产品的全面电动化、大众汽车大幅提高新能源战略目标等。

“汽车行业在车展上为自身所获得的荣耀庆祝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一切照旧将无法满足发展需求”,在法兰克福车展上,大众集团掌门人穆伦不无感伤的宣布,关于城市驾驶禁令、柴油车和电动汽车未来发展趋势的激烈讨论揭示了一个事实:上一个燃油车的辉煌时代已经结束,属于电动车汽车新时代已经开启。

而反观通用汽车今年截至目前的战略举动,重心仍放在了“放缓全球化进程上”。虽然新通用已诞生8年,但危机感时时萦绕。因此,通用全年仍围绕一个关键词——重组展开,具体而言,包括“裁员、出售、退出”等大尺度动作。这并不意外,玛丽·博拉在就职之初就开宗明义的宣布,会将提升通用汽车的赢利能力放在第一位,将把资本和资源更加集中地投入收益更高的市场机会。为此,玛丽·博拉充分展示了其果敢作风和善于化繁为简的优势,将通用旗下鸡肋板块一一切除。

而呈现给外界的是通用前所未有的“瘦身”运动:今年3月,出售旗下的欧宝/沃豪公司和通用汽车金融欧洲业务给标致雪铁龙集团;5月,宣布一系列重组其海外市场的重要措施,包括雪佛兰将退出印度、南非,裁员新加坡的国际运营总部,从180人裁至仅剩50人。

这些动作看似与中国无关,实际上紧密相连。简单而言,中国就是通用眼中投资回报率更高的市场。所以,当雪佛兰排着队从欧洲、印度、南非等一个个市场推出时。却在中国大张旗鼓的实现“复兴”战略,别克也再一次向高端定位发起冲击,凯迪拉克更是开了挂式的以利润换市场。

但是,传统燃油车市场显然已经不是潜力板块,中国政府在几天前宣布正在考虑制定燃油车禁售的时间表,积分制也即将落地。过去几个月中,各车企都在忙于应对中国的汽车新政,匆忙上马的新能源合资企业就是明证。但与大众等跨国车企不断游说、施压双积分制延后实施的高调举动相比,通用给外界的感觉是反应平平。

事实上,从2016年底到2017年以来,在双积分的威慑下,被指责“在新能源布局上不积极的”合资车企们开始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争先恐后的发布了更为激进的在华新能源布局计划,通用汽车也公布了“到2020年在中国市场发布10款电动及油电混动车型”的目标,这一目标属于车企的平均水平,并无太多惊艳之处。

相比之下,其老对手大众似乎更加激进,通过与江淮的合资,大众引领了新能源汽车合资的新热潮。在宣布了车企在华最高新能源销售目标之后,最新消息称,大众又一口气宣布了总计近800亿的电动车投资,并将之前定下的“2025年前设计出30款电动车”的目标提升至近80款。按照计划,2018年,大众江淮的第一款合资车型将推出;到2025年,大众全球电动车销量的65%也即150万辆都将在中国实现。

在外界看来,与竞争对手相比,通用将更多的重心放在了更有优势的自动驾驶技术、网联技术,以及共享出行上。事实上,通用在电动化上启动很早,但坚持走插电、增程混动路线。来自通用总部的研发信息显示,通用汽车已经在“智能化、电动化、共享化、网联化”四化上重金投入研发,攒下大量新科技储备。

但外界看到的是,通用目前虽然在中国投放了几款新能源车型但销量平平,远达不到新能源积分需求。最新的新能源热点车型是即将引入中国的雪佛兰沃蓝达(Volt)混合动力汽车,这款车将不会悬挂雪佛兰标志,而将贴上别克的标识进行汽车销售。

外界期待看到多种技术路线的交锋、各大车企巨头在中国新能源市场上拿出全部实力的较量,更不介意通用与大众新一轮势均力敌的比拼。因此,可以想见,在同行对手纷纷启动汽车新时代的竞争时,通用在中国的新能源计划是否也会跟风升级?无人驾驶车辆什么时候在中国上路?这些都会是产业迷和技术迷的关注焦点。而凯迪拉克“非主流”增速引发的质疑、与大众的较量、在新能源技术研发上与上汽的互动,显然也都会成为玛丽·博拉可能面临的追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