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建设具有国际竞争力人才强市 成都让“蓉漂”成为时代风尚

2017-09-25 13:29

经济观察报 孟良/文  9月下旬的清华园,天气清和。但清华大学环境学院硕士毕业生张金山、程珣已无太多闲暇放松,随着在近期“‘蓉漂’人才荟——走进清华大学”活动上的一纸签约,他们加入成都兴蓉集团,从事水务环保工作,成为“蓉漂”一员。

兴蓉集团副总经理周文林表示,公司近两年制定了一个目标,三到五年打造成行业内知名企业,对人才需求很大,“这两位人才到公司来是个开始,接下来还需要清华大量的毕业生。”

张金山和程珣选择成都的理由基本一致:专业对口,宜居,成都作为新一线城市发展很快,对人才吸引力越来越大,甚至拥有不逊于传统一线城市的机会,发展空间巨大等。

清华之外,北京其他著名高校,北京之外的其他人才培育或聚集高地,以及海外,都是成都引才的目光所向。

这也是当下各城市尤其是新一线城市人才争夺战的一个缩影,背后是各城市间产业、经济以及整个城市的竞争发展,正处于关键节点。

在这场愈加激烈的“争夺”中,成都在既有的人才政策基础上,新出台了“人才新政12条”——成都历年来含金量最高、惠及面最广、支持力度最大、针对性最强的人才政策。

在加快建设全面体现新发展理念的国家中心城市的必然要求下,成都树立“不唯地域、不求所有、不拘一格”的新人才观,开启了建设具有国际竞争力人才强市、让“蓉漂”成为时代风尚的新征程。

海归第三城

“我也是蓉漂,现在已经扎根成都。”坐在新清华学堂,与清华学子分享自身经历的邹学明,来成都已10余年。

邹学明辞去通用电气医疗集团公司高管职务,到成都高新区创办了奥泰医疗系统有限责任公司,担任董事长。彼时,创业团队是20余名海归专家。

海归人才是比较务实的群体,在选择创业城市时,其性价比几何是考量关键。“成都的政策好、环境好、发展前景好”,邹学明对比北京上海等城市,几经筛选后,选择了成都。基于城市产业链、人才和市场等角度,他认为成都在引资引智方面特别到位,成都有着很好的高科技制造业的生产能力,尤其在大型医疗器械方面。

多重利好因素下,邹学明和他的团队研发制造出中国第一台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1.5T大孔径超导核磁共振医学成像系统,打破了国外在这一领域长达25年的技术和市场垄断。

国内经济持续快速稳定发展,培育出大量就业和创业机遇,助推海归潮出现。人社部官网4月消息显示,2016年一年新增留学回国人员超43万人,引进教授级人才数量是1978年至2008年30年引进总量的20余倍。

扩增的“邹学明群体”,引来诸多城市的争抢,各施其策,成都的表现相对傲然。

此前,全球最大的职场社交平台领英发布的《中国留学生归国就业趋势调查报告》显示,通过对该平台上100多万名中国大陆归国就业留学生的公开信息进行深度数据挖掘后发现,成都在海归吸引力上升最快城市榜单中排名第三。

今年8月12日,中国与全球化智库(CCG)与智联招聘发布《2017中国海归就业创业调查报告》,成都以6.6%的占比,位列海归创业最爱选择的城市第三名,仅次于北京和上海。

正如邹学明回顾在成都创业历程时所说,如果一个城市有很高的战略目标,特别是在创新创业生态链上,已做出很大的布局,那么企业老板做好企业就很容易。

成都已构建出优质的创新创业环境;国际化氛围浓厚,281家世界500强企业落户成都,西部对外交往中心加快建设;“成都人才新政12条”中,提出发放“蓉城人才绿卡”,体现对高端人才的礼遇......深度影响着海归人才的城市流向。

更深层面来说,在国内经济面临下行压力时,成都经济依然增长强劲,去年以12170亿元的GDP总值继续排名全国副省级城市第三位。另在固定资产投资总量、工业投资增速、进出口增速方面,均位列全国副省级城市第一位。

这为海归人才来到成都发展,提供了心理后盾。

成都吸引力

作为智联招聘CEO,郭盛对人才流向及各地人才政策都甚为关注。在仔细研读了“成都人才新政12条”后,他觉得有感动、惊讶或兴奋,因为12条人才新政中有7条与年轻人相关。

这包括鼓励青年人才来蓉落户,具有普通全日制大学本科及以上学历的青年人才,凭毕业证来蓉即可申请办理落户手续;加大人才公寓保障力度,青年大学生可申领“蓉城人才绿卡”等。

在郭盛看来,高端人才也很重要,但更多的是吸引年轻人才,这是成都人才政策和其他城市的一个很大不同。成都是一个历史名城,具备丰厚的历史传承,“但第一印象反而是它的年轻、青春与活力”,他说,成都正成为一个时尚青春的城市,这和其他城市也不一样。

他秉持的观点是,当一个城市有年轻的素质,在未来会有巨大的发展。成都的弯道超车,来自高端人才,但更多来自年轻人,他们有着更多冲劲。

换一个角度来说,高端人才与年轻人才并不冲突,他们既有区分,也有重叠。不算很年轻的高端人才,为城市迅速在竞争中赢得先机或优势,提供了更多可能;而年轻人是另一种力量,在更为绵长的城市未来竞争发展中,将提供延续许久的动能和基础。

成都的这种动能正日渐累积。

猎聘网近期发布的《2017年人岗争夺战及职场流动力大数据报告》显示,在2017年上半年全国主要城市人才净流入率排名中,成都位居第三名,高于北上广;另在智联招聘发布的《2017年夏季中国雇主需求与白领人才供给报告》中,成都位居“十大最受求职者欢迎的城市”第四位,得分与第三名上海几无差距。

这造就了成都的城市经济活力。

启迪控股股份有限公司总裁袁桅这几年回到老家成都,都能够感受到年轻人的激情,“这是最富创新活力的城市,到天府新区、高新区、菁蓉荟体会一下,充满创新热潮。”

她的清华学弟学妹们,已经且继续在用脚投票。据清华大学学生职业发展指导中心提供的最新数据显示,清华大学毕业生在各省会、直辖市、计划单列市等36个城市的签约人数总量上,成都排名第5,仅次于北上深广,是新一线城市第一名。

在“‘蓉漂’人才荟——走进清华大学”高端人才双选会上,北京大学法学院研究生白云峰表示,学成后第一件事就是回成都。他认为,成都发展不亚于国内一线城市,不少岗位薪资比北上广还高,“无论是从现在的‘性价比’还是未来的发展潜力看,回成都都是我最正确的选择。”

不同于白云峰是成都人,来自河北的姚振宇非常看好成都的生物医药产业,其是清华大学基础医学与生物材料专业学生,曾在辉瑞等很多制药公司实习过,“它们跟成都的合作都很紧密,可以看出成都生物医药产业发展很好。”

北京其他著名高校学生也期待走向成都,来自北京交通大学学生杨世佳是其中之一,坦言被成都的人才政策所吸引。持毕业证可落户,找工作还有免费的人才驿站,这些政策让其觉得很便利又很实在。

人才与产业高地

龙迪2007年从清华大学毕业回到成都,他估算那时到成都就业创业的清华毕业生一年只有二三十人,现在则有150-160人。

清华校友数量增多,也让龙迪的工作越加繁忙起来。他是四川水木清华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合伙人。该公司主要投资清华校友在川的创新创业项目和清华校友在川企业的股权投资业务,聚焦计算机、通讯、精密仪器、高端和生物医药等产业。

龙迪透露,坐落在成都的清华四川能源互联网研究院下设有十几个中心,每个中心挂帅的基本是清华在职的教授博导,主导的项目有很多产业化的可能性。

他还发现,成都的人才流动频率比北上广低,成都较高的生活质量和较低的生活压力是因素之一,这也使得就算在成都创业不成功,压力也小一些。如成都正在建设的天府绿道,将在全域成都规划形成“一轴两山三环七道”的区域级绿道,不仅是简单的景观提升,更覆盖22个区市县,对城市生态环境改变,城市品质的提升有重要意义。

人才的持续流入并留下,甚至成为“蓉漂”,为成都的产业发展提供了更多可能。成都的人才、企业、产业已形成一个良性循环,互为助力。

公开信息显示,最近注册地在成都的企业,其中电子信息、金融、生物医药、制造、专业技术服务五大行业,对比全国高端人才总量来看,成都成为内地最佳创业城市,成都新增企业数量达到236250家,占四川全省的40.6%;成都创企注册资本逐年增长,且增长率不断上升,创企注册资本达到9228.28亿元;专利申请总量以及发明专利申请量持续上升;成都的创业活跃度高,在西部处于领先地位。

成都的一些产业已处于行业领先位置。比如邹学明的奥泰医疗,还有国家“千人计划”专家王立之博士为核心的技术团队。后者通过两年时间,实现新一代航空发动机叶片研发生产“成都造”,打造出从冶金、制造到维修的完整产业链,成都由此站在该行业的世界高端。

袁桅甚至认为,成都在每一轮最活跃的产业发展变革中,都走在最前面。

在这个变革中,袁桅所在的启迪控股选择与成都更深入合作,参与更多国际层面的产业竞争。启迪控股与以色列康帕思投资集团、成都市政府共建中以创新技术转移平台,推动成都市产业升级和战略新兴产业发展。

在这个平台中,将囊括中以两国双园、中以双孵化器、中以双币创新基金和中以创新平台。

与成都合作,更多的“走出去”,也是高唯已采取的行动。

高唯是新西兰奥克兰大学教授、新西兰皇家科学院院士,他透露自己是从成都走出去的,成都是其第三故乡。在近期的第十六届“海科会”海外人才引进暨项目合作签约仪式上,高唯与西南交大签订协议,成立一个联合实验室,开展高铁材料的国际合作,共同打造中国高铁“走出去”的名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