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少林寺何以屹立千余年?马云想留下的不仅仅是一座“达摩院”

胡群2017-10-12 15:11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网 记者 胡群

马云为阿里巴巴设计的年限是102年,但他显然想留下更多。

“我希望阿里巴巴有三样东西可以传承下去。我个人希望第一是阿里巴巴留下这个实验室,它活得要比阿里巴巴长;第二留下一所湖畔大学,培养企业家,把自己所有的得失告诉人家;再一个,阿里巴巴的公益基金会活得很长。有一天阿里巴巴不在了,这三样就是我们留给世界最好的东西。”10月11日上午,马云在2017杭州·云栖大会上称。

马云说的阿里巴巴的实验室是刚成立的“以科技创新世界”的阿里巴巴达摩院。

“达摩院”背后的“江湖”

达摩院是少林寺功夫秘诀的收藏之地,古代中国功夫的众多门派高手如过江之鲫,但其门派不过各领风骚仅数十年,并未能有效传承,而少林寺却始终傲立江湖之巅。这背后原因是什么?少林寺有文化的传承,因为少林寺坐拥藏经阁和达摩院。

藏经阁中收藏的不仅有佛经,更有武功秘笈,而达摩院旨在挖掘、收集、整理、弘传少林传统武术和少林寺看家功夫,达摩曾在此著有《易筋经》、《洗髓经》,奠定了少林武术的基础,并成为禅武文化交流中心。

正是由于藏经阁、达摩院等机构对少林寺文化的研发、弘传,才使得少林寺屹立于少室山一千五百余年。

少林寺和达摩院是金庸先生武侠小说中经常出现的名字,身为金庸先生同乡的马云极为推崇其作品,这位花名“风清扬”的企业家显然也深谙“文化传承可保基业长青”的道理。在《笑傲江湖》中,风清扬凭“独孤九剑”而名扬天下,却至残年而无徒可授,若不是偶有机会遇到令狐冲,独孤九剑可能成为绝响。

当今中国互联网江湖的顶级机构是BAT,马云坐拥阿里巴巴和蚂蚁金服两大集团,而腾讯、百度在新金融、人工智能等领域正加快研发,冀图狂奔。

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经济学和金融学教授许小年在其最新著作《回荡的钟摆》中写道:“德鲁克说,企业家精神不仅是经济和技术的,也是文化的和心理的。我非常认同,从交易到创新的转变,障碍主要是思维方式、文化上和心理上的。”

而马云寄望于达摩院,能为阿里巴巴从文化上传承企业家精神。

三年投入1000亿

最近教育部、财政部、国家发展改革委发布了“双一流”(即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简称“双一流”)大学和学科的名单,其中清华大学以233.35亿排在第一位,也是唯一一个预算超过200亿的大学,其次是北京大学193.45亿,浙江大学150.47亿。

“未来3年内,阿里巴巴在技术研发上的投入将超过1000亿人民币。”阿里巴巴集团CTO张建锋宣布达摩院将进行基础科学和颠覆式技术创新研究。

与国内“双一流”大学和学科的科研人员相比,达摩院的学术咨询委员会阵容毫不逊色,首批公布的十人中有三位中国两院院士、五位美国科学院院士,其中包括人工智能领域世界级泰斗Michael I. Jordan、“人类基因组计划”领军人物George M. Church。作为最高学术咨询机构,学术委员会对研究方向、重点发展领域、重大任务和目标等学术问题提供咨询建议。

在中国科学界,同样覆盖了多位前沿科学家:中国工程院院士、北京大学数字媒体研究所所长、系统芯片研究所所长高文,青鸟系统主要创始人、北京理工大学副校长、中国科学院院士梅宏,浙江大学校长、之江实验室副理事长吴朝晖,“最年轻的中科院女院士”、纳米技术领域权威学者黄如。此外,全球科学界的开拓性人物包括提出分布式存储设计思想的科学家李凯、哥伦比亚大学数据科学研究院主任,定义了计算思维的周以真、华盛顿大学计算机科学与工程学院院长Henry M. Levy。

这显然是一支堪称豪华的研究团队。

“达摩院要做的,就是真正要把技术进行普惠。如果不能把技术做得普惠,让更多人分享、享受技术的红利,我相信第一是一定走不久,第二走久了也会被推翻。”马云表示,1000亿资金只是创业基金,达摩院要有挣钱意识,希望即使阿里巴巴死掉后,达摩院还能活着。

马云曾在过去数年中多次提及阿里巴巴未来二十年的目标与路径——构建世界第五大经济体,为世界解决一亿就业机会,服务跨国界的二十亿人,为一千万家企业创造盈利的平台。“达摩院”正是为达到此目的解决问题而创立。

“解决社会问题是阿里巴巴始终贯彻的技术研发逻辑,阿里巴巴已经不是一家普通的商业公司,我们在这个国家、在这个时代担当有巨大的责任。阿里巴巴必须是一家创造未来的公司,要成为国家和社会乃至于世界创新的发动机。”马云称。

汇聚全球顶尖的科学家、前沿的科技研究中心以及阿里巴巴内部的2.5万名工程师和科学家,三年内投入1000亿,能否有效研发出有效创新产品?

彼得·德鲁克在其著作《创新和企业家精神》中阐述,什么是企业家?他引用了法国经济学家萨伊的定义:“企业家是敢于承担风险和责任,开创并领导了一项事业的人”。 

许小年认为,企业家承担的不是一般的风险,而是前人和同行未曾承担过的风险,“开创并领导一项事业”意味企业家做的是前人和同行没有做过的事,如果做同行和前人做过的事,这是职业经理人,而不是企业家。承担这种独特的风险,并对后果负责的人才能称作企业家。

许小年进一步阐述,创新活动可分成两类:一类是攻关式创新,另一类为随机性创新。攻关式创新有着明确的目标,但在很多情况下,特别是互联网、移动技术的时代,很多创新都是随机的,事先并不知道这项创新能实现什么目标,带来什么效益。相对于传统工业技术,今天的互联网和移动技术更加不确定,更难以预测,迭代升级也更快。

对于随机性创新,德鲁克的忠告时刻提醒,不要忘记商业的常识,创新归根结底是商业活动,不过形式特殊一些而已。许小年则进一步表示,很多机构创新谈的都是技术、流量、用户数,很少有人问成本是否可控,什么时候赚钱以及从哪里赚钱,这就违反了商业的基本常识。

而这恰是马云对达摩院的定位:1000亿创投基金用完之后,就要靠自身盈利来维持生存。

“我们这个实验室定位是什么?我觉得不应该是Research for fun(为快乐研究),也不应该Research for profit(为利润研究),而是Research for solving the problem with profit and fun(为解决问题研究并带来利润和快乐)。二十一世纪的公司,只有解决社会问题才能活下来,不解决问题活不下来的。”马云称。

风口群猪与荒野孤狼

亚马逊多年不盈利,近年开始盈利,但利润并非来自主营业务电商,来自云计算。现在亚马逊已不再是一家电商公司,而是云计算的技术提供商。

“阿里是一个电商,其实电商只是阿里巴巴20%的东西,我们以电商出名,以电商作为切入口,但本质上我们不是一家电商公司,九年以前已经把自己定位成为一家数据驱动的公司,九年间阿里巴巴成为当今少数几个能够处理丰富数据源的公司。”马云说。

创立于2009年的阿里云正成为阿里新引擎。而未来,人工智能将成为新的发动机。达摩院首批公布的研究领域包括:量子计算、机器学习、基础算法、网络安全、视觉计算、自然语言处理、人机自然交互、芯片技术、传感器技术、嵌入式系统等,涵盖机器智能、智联网、金融科技等多个产业领域。作为最高学术咨询机构,学术委员会具有的前沿学术思维与阿里巴巴的人才、技术、数据、平台有机结合,将为科技进步和人类未来生活带来极大的想象力。

“坚持差异化,坚持自己的特点,别每天老想着怎么成为风口上的‘猪’,风口上的‘猪’太多、太拥挤,给你留下的空间很小。大家都做同样的事,那不是创新,创新是荒郊野地里的‘孤狼’。”许小年写道。

自诩技术落后的阿里巴巴实际上在相当长的时间内扮演着技术引领者的角色。

支付宝从发展以来,推动了支付行业的创新,包括担保交易、快捷支付、移动支付、先享后付和刷脸支付,在这些创新的背后,是蚂蚁金服技术的基础能力,蚂蚁金服CTO程立将其总结为BASIC:Blockchain (区块链)、Aritificial intelligence(人工智能)、Security(安全)、 IoT(物联网)和 Cloud computing(云计算)。

“这些‘基本款’技术支持着支付宝走到今天。”10月11日,程立在ATEC大会上称。

彼得·德鲁克认为,创新一定要高科技的观念实际上是错误的,它无法解释市场上发生的现象。高科技企业的常见模式是闪耀登场,快速扩张,突然跌落,直至消失得无影无踪,在创新成功的概率及持久性方面,还不如传统行业。许小年表示,创新,不仅仅是中国经济也是企业渡过目前L-型难关的最关键一环。

金融市场部记者,曾在每日经济新闻及中国经营报从事金融领域报道
主要关注银行、信托、fintech领域市场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