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十九大特别策划】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

文钊2017-10-13 22:50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报 文钊/文 欢迎来到2020年。

如果你选择在放开二胎那一年生下第二个孩子,现在他或者她已经上小学了。这个孩子刚刚经历了跟哥哥姐姐也许不尽相同的“开学第一课”。他和他们的同龄人,或许都会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小康一代。没错,他们是中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后的第一代小学生。

生育二胎,是他们的父母家人对于过往那段岁月的共同记忆。只有他们还可能记得,为了生育二胎曾经经历了怎样的博弈,那扇大门怎样一点点开了一道缝儿,然后就再也关不上了:从一小部分专家学者的呼吁,到一种社会共识的形成,进而变成国家意志;从严格限定的二胎、单独二胎到全面二胎。它不经意地改变了无数家庭的生活轨迹,也就此改写了历史。

这样一个中国故事可以看做历史的缩影。这样一段历史要从2012年的深秋说起。中国共产党第十八次代表大会在北京召开。

我们生在这样一个时代,自然见证着历史的进程。虽然每个人的记忆不尽相同。比如说,对于另外一部分父母来说,他们刻骨铭心的可能是自己的孩子从此告别了“黑户”,成了堂堂正正的有户口的人。

还有一些家庭,他们默默打下的印记是从自己的身份从农民转换成市民开始的。但是如果他们身边仍然有留在农村的亲戚朋友,或许那些家庭记住的是一张土地确权证。在农业专家眼中,这张证明浓缩着又一次土地变革的全部信息。他们相信,农村土地所有权、承包权和经营权三权分置,堪比改革开放之初的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

是什么时候,我们开始习惯6.5%的经济增长速度?

要知道就在几年前,我们还相信GDP增速低于8%是几乎不可接受的事情。要问的是,我们失去了什么呢?也许我们丢掉的只是枷锁——如果我们不再像过去那样依赖于要素与资源的投入,更多依靠创新驱动这样庞大的经济航船;如果我们这一代人,能够把青山绿水还给下一代和他们的孩子;如果在我们这里失去的乡愁,在他们手中成为寻找回来的世界。

很多股民记得投资上市公司贵州茅台的一念之差。当中央八项规定落地,反腐风暴初起,这家白酒行业的龙头公司股价一度大跌。当时有人预言茅台好景不再,它的股价可能再也回不到三四百元了。谁会想到,时隔几年,茅台股价一次又一次地创造了历史新高——谁在喝茅台?你不能不承认,它出现在更多普通人的生活场景中,成为更多国民的选择。

无意间,茅台酒成了这种变化的一个注脚——我们见证了官场消费的“黄昏”,却和一个全新的百姓消费时代不期而遇。没有人因此就忘记了反腐风暴,这是一场至今没有停歇的斗争。“把权力关进笼子里”的誓言,就此变成一种承诺,让官员不能腐、不敢腐、不易腐,有一种保障叫做制度。

还有更多新场景出现了。有越来越多的公司,你很难一下子说清楚它到底是国企还是民企,恰当的说法是混合所有制企业——不用再纠结它们的掌舵者是国有企业家还是民营企业家,他们共同的名字叫做中国企业家。虽然混合所有制改革的起点可以追溯到将近20年前,但应该承认,只是在这五年中,混合所有制改革才真正步入正轨。这是体量庞大的国企改革的一部分。

从1978年改革开放到现在,国企改革一直是中国改革的主题之一。这固然体现了国有企业在中国经济中无可替代的地位,但也暗示了在这个领域推动改革的难度——“啃硬骨头”说的就是这样一些领域。“僵尸企业”、“债转股”、“国家公司”,这些名词被打上特殊的年代烙印,成为这个国家近40年改革记忆的一部分。

正是这样的改革历程将企业家重新推到了舞台中央。这样一个群体的回归与崛起,再好不过地证明了“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更好地发挥政府作用”。

高铁、支付宝、共享单车和网购被称为这个时代的“新四大发明”,这些渗透了我们生活日常的创新创造,无不闪耀着企业家精神,以及政府与市场微妙而频密的互动。在这样的互动中诞生的一批世界级公司,将中国经济带入新一轮科技与工业革命的主战场。胜负足可决定中国经济的未来,我们不能输。

当有关完善产权保护的制度和发挥企业家作用写入中央文件和顶层设计,我们或许可以更乐观一些,因为企业家的时代已经到来,我们正经历着史上最大规模的创业创新浪潮。

守得云开见月明,我们有理由期待沉甸甸的果实。

中国和世界的关系正在发生深刻的变化。不同于这个世纪的第一个十年,那时候刚刚加入WTO的中国是规则的接受者,中国以自己的执着和坚韧拿到了这个体系的“优等生”资格。进入后WTO时代,全球贸易保护声浪日高之时,中国成为全球化的坚定捍卫者,这并不令人意外。

这个国家尝试着一个新的角色,他对我们生存的世界的命运和方向有着自己的理解,他希望将东方智慧贡献于世界,“一带一路”是中国答案的一部分。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进程中,中国期待承担与自身经济地位和影响力相匹配的国际责任。重要的是,世界正在倾听他的声音。这是一个国家的成长,和我们每一个人的成长同频共振。

如果你出生在七十年代,或许会觉得惊讶,从来到这个世界上,伴随自己全部生命的国家记忆竟然就是这样一个词汇:改革开放。也许难免兜兜转转,但这艘东方巨轮始终没有偏离主航道。

改革只有进行时,没有完成时。我们经历着个人与家庭命运转圜的悲欢离合,也见证着如此波澜壮阔的大历史。之于我们,这恐怕是更为完整的国家叙事。

我们记住了这样一个词:新常态。也许开始的时候没人可以想象,它会成为我们经历的这段历史的底色。这个时代意味着太多的改变,唯一不变的,也是改变。

在这种改变中,我们也会记住一个中国特色的名词,叫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这是一场触及深远的系统变革的一部分。在政府文件中,它被浓缩成政府、财税、金融、生态、医疗、户籍、司法、文化、社会等等,千头万绪,几乎触及政经与社会的方方面面。

四海之内,这场中国实践是全球结构性变革的一部分;一屋之中,每一个人都可能在看似纷杂的线索中找到自己关切的一切。让贫困永远消失在自己生活的土地,更好的教育、更稳定的工作、更满意的收入、更可靠的社会保障、更高水平的医疗卫生服务、更舒适的居住条件、更优美的环境、更丰富的精神文化生活……在个体体验中,是这些充盈和丰富着国民的获得感。

是的,还有公平与正义,让每个人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能够感受到公平正义。这是通往美好生活之路上最根本的保障。

现在,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代表大会召开在即。从这一刻起,我们已经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这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决胜阶段。

在这一刻,我们向这砥砺奋进的五年致敬;在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国家记忆中,我们向所有改革的促进派和实干家致敬;我们向所有变革年代的践行者致敬;我们向我们致敬——为了梦想,我们倾尽全力。

这是宏大的国家愿景,也是每一个人的中国梦。

经济观察报执行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