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江歌案的惨痛教训与社会情绪的平衡

陶舜2017-11-13 19:55

经济观察网 陶舜/文 江歌案的审判尚未到来,幸而媒体促成了一次会面,乐观地看,离和解或许近了一步。

回顾一下事件的基本过程。2016年11月3日,女留学生江歌在日本公寓门前,被前来借住的室友刘鑫的前男友杀害,刘鑫先江歌一步进门得以幸存。江歌死后,刘鑫没有参加葬礼,双方的通联不算通畅,以至江歌的母亲江秋莲不得不通过网上公布刘鑫个人信息的方式逼她走出来面对,导致双方在网上发生冲突。在这过程中,双方都有很大的耗损。

按理说,捅死江歌的犯罪嫌疑人陈世峰才是江母最大的敌人,没想到其与刘鑫的关系也会如此剑拔弩张。作为单亲妈妈的江秋莲失去了独生女,她的痛苦可以想象,当她在《局面》视频中哭道“痛死我了......痛死我了”,碓心之痛令人揪心。刘鑫和独身的江母看似是共同受害人,可由于刘鑫案发后的态度令江母不满,使得关系越来越紧张。

可如果江母没有公布其私人信息,刘鑫会严肃面对江家的诉求吗?根据常识判断,刘鑫不可能不知道凶手是谁,可在警方公布之前,她对江母称不知道凶手是谁,而后又沿着这个错误越来远越远,直到这次会面,在江母单刀直入的问话下,才承认了这方面的错误,时间已距离案发将近一年,这样的沟通成本可谓高昂。

江母陷入了“两线作战”的境地,在另一头,按照日本法律,凶手陈世峰可能不会面临死刑,江母对此无法接受。今年11月4日起,江秋莲开始在日本街头和中国网络征集网友签名,呼吁判处陈世峰死刑。

法律是什么?法律是排解怨气的天平。江母的怨暂时来说无法排解,是可以理解的。而正是这样的怨无所诉,维持并加剧了江母的抗争,同时在互联网上,激起了万千同情者,这些网民支持江母的抗争,给她捐了一些款,同时也放大了她的声音,这种蒙冤的共情,汇集成了一种社会情绪,这社会情绪在大环境中试图自我平衡和修复。

所谓宽容,说易行难,对当事人来讲,尤其如此。除了当事人,外人无权要求宽容。但是纠纷必须从技术上得到解决,以帮助怨气的消散。

江母与刘鑫及其家庭之间存在一个心理博弈。刘鑫可能会认为自己是无辜的,所以一度采取舵鸟政策,而这让自己陷入困境,江母希望获取更多事实,也在情理之中。据江秋莲称,江歌之所以遇害,是刘鑫提前进屋并反锁了房门,导致无助的江歌不能进屋而被活活捅死。假如这是事实,那么很难说刘鑫对于江歌的死没有责任。

要合理划分责任,还需更多犯罪现场的事实细节,在开庭之前很多事还很难完全肯定。刘鑫当然不是杀人凶手,但确实是她将江歌卷入到是非之中。据澎湃新闻报道,微信聊天记录显示,当时刘鑫一人在家,想让江歌回来赶前男友走,江歌要报警,刘鑫阻止了,说“我在这住不合法”。公寓是江歌一人租的,两个月前和陈分手后才搬来住。江歌从外面回来,请陈世峰离开,与其发生争执。据朝日新闻报道,当天傍晚,住在附近的一名70岁老太看见,两女和一男在公寓2楼走廊用中文吵架。之后,三人移动到了公寓一楼入口处,争吵持续了20分钟左右。这里可以确认两点,一是江歌被动卷入是非,二是刘鑫当时低估了陈世峰的危险性。希望在将来的庭审中能够公布更多的细节。

很多网民对于刘鑫在案发后的日子里还能做头发晒剪刀手照片表示愤怒,听起来很无厘头,却有其情感的原因,刘鑫当然有自在和快乐生活的权利,这大家都懂,但她的这种悠然与在事件中的消极态度形成了巨大的反差。刘鑫当然应该自我保护,但正如江母所质问的:难道你的名誉比江歌的生命更重要?

理性地看,江母既需要一个或几个公正的判决,也需要相应的死亡赔偿金和精神损失赔偿。但是这里面也有很多不确定因素,比如根据日本法律,这些赔偿金怎么计算,犯罪嫌疑人有没有赔偿能力等等?此外,虽然案发是在日本,由于涉事三方都是中国人,诉讼有没有可能在中国额外发起,尤其是民事赔偿部分?这都是值得考虑的。

一切事变都是感情的事变,情感的逻辑贵在有互动、能平衡。陈世峰与刘鑫之间没有处理好情感的离合问题,导致冲突升级,处在中间帮忙的江歌被杀害;刘鑫没有处理好与江母的关系,导致江母对事实掌握得不够充分,更无法原谅她,社会情绪也对刘鑫不利。这些教训太惨痛,令人不寒而栗。对普通人来说,生活中应当学会知人,远离这些情感分寸拿捏不准的人,当出现予盾的时候,为这种人挺身而出是不值得的,更是非常危险的。实际上刘鑫虽然对一些事情的处理并不妥当(她自己也在视频中承认了这一点),但趋利避害的能力她还是有的,陈世峰在网上被曝有打前女友的现象,谨慎推测,或许生活中刘鑫也有过被殴打的经历,关于这一点,希望在未来的庭审中也能有所涉及,这有助于评估刘鑫可能存在的赔偿责任问题。

看完这一系列的事件过程,一些人也开始担忧网络舆论对人的压力,我认为大可不必,应该乐观。表面看,网民的愤怒看似是对刘鑫个人权利的“打扰”,实际上从整体角度看,是一种社会心理的平衡和补偿的机制,如果没有案发之初刘鑫的佯装不知和后续的舵鸟政策,江母不必用曝光信息来逼她表态见面,这些网民的“打扰”也就不会发生了。为什么陈世峰的家人没有受到江母和舆论的影响?因为陈世峰已经归案,法律责任在等着他,而江母希望的杀人偿命很可能不会发生,那么让她的这部分怨气多找几个合理合法的渠道排解一番,不也是一种“正义”吗?

经济观察报评论版 主编